首頁 » 劉邦誘誅韓信的時候,韓信的親兵為什麼沒來救他

劉邦誘誅韓信的時候,韓信的親兵為什麼沒來救他
2022/03/13
2022/03/13

事情其實是這樣的,蕭何先將韓信騙到皇宮之中,呂后再讓人將韓信除掉,劉邦打仗回來才知道這件事,但他對此表示默許。

至于說為何沒有韓信的親兵來救他,這個就要怪蕭何了,他讓韓信完全沒有防備,一個親兵也沒有帶在身邊。

在垓下之戰中,楚軍被韓信徹底剿滅,項羽自刎于烏江,劉邦自此坐穩天下。

那時候韓信已經是齊王了,掌握著大部分兵權,劉邦甚為忌憚,于是在戰爭結束後馬上就到位于定陶的韓信軍中,奪了他的大將軍印,並改封他為楚王,讓他去下邳(江蘇邳縣東)居住。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劉邦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早在韓信領兵攻打趙國的時候,項羽審時度勢,率兵攻打劉邦駐紮的滎陽,將滎陽團團圍住。

劉邦派人叫韓信派兵救援,但韓信並沒有及時發兵。劉邦不得不暫時逃到成皋,沒想到項羽緊追不捨,又領軍往成皋趕來。

劉邦嚇得不行,又不見韓信的援軍到來,于是再從成皋逃走,往宛城和葉縣而去,試圖引誘項羽南下,從而減少滎陽的壓力。

恰在此時,韓信領兵姍姍來遲,他將部隊駐紮在黃河北岸的修武,但並沒有急著進攻楚軍。

劉邦對此十分不滿,于是跟夏侯嬰偷偷渡過黃河,趁著天還沒亮,二人假裝漢軍信使進入軍營,並偷偷進入張耳和韓信的臥室之內,拿走了他們的印信兵符,然後到賬外召集諸將,將各將領的職位進行了調動和更換。

等張耳和韓信起床後,才知道軍權被奪了。但劉邦並沒有處罰他們,而是帶走了大部分軍隊,只留下一部分趙兵給韓信,讓他跟張耳自己想辦法徵兵,一起去攻打齊國。

漢王出成皋,東渡河,獨與滕公俱,從張耳軍脩武。至,宿傳舍。晨自稱漢使,馳入趙壁。張耳、韓信未起,即其臥內上奪其印符,以麾召諸將,易置之。

讓劉邦沒想到的是,韓信很快就徵集到了許多士兵,並且只用了不到一年時間,就平定了齊地全境。

韓信寫了封信給劉邦,一方面彙報了戰果,另一方面請求劉邦封自己為齊國假王,說這樣有利于穩定齊國的局勢。

漢四年,遂皆降平齊。(韓信)使人言漢王曰:「齊偽詐多變,反覆之國也,南邊楚,不為假王以鎮之,其勢不定。原為假王便。」

韓信其實並不想跟項羽和劉邦三分天下,他之所以提出封王的要求,完全是出于戰略和局勢考慮,這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很有道理的。

但韓信犯了個大錯,那就是他的請求完全沒有考慮到劉邦的感受。

當時項羽剛好把劉邦再次圍困在滎陽,劉邦讀完韓信的信,大罵韓信不救滎陽之急,竟想自立為王。

站在劉邦的角度來看,韓信確實有點要脅他的意思,所以他生氣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張良卻對劉邦說,現在漢軍處在不利的位置,韓信想當齊王,你不封他,也無法阻止他自立為王,不如做個順水風情,封他為真的王,讓他感激你,從而發兵來救援。

劉邦覺得有道理,便派遣張良去韓信軍中封他為齊王,並讓他率兵來救援。韓信被封為齊王后果然很高興,于是答應出兵。

事實上,當時韓信的實力強大,決定了天下大事的走勢,項羽就看到了這一點,也曾派遣武涉去勸韓信與楚軍聯合反漢,但韓信以劉邦對他有知遇之恩而拒絕。

韓信的謀士蒯通也曾對他說,他雖居臣子之位,卻有震主之功,所以很危險。韓信深以為然,但最終不願意背叛劉邦,拒絕了蒯通勸他自立的建議。

韓信雖然對劉邦是忠心的,但他此前數次不聽從劉邦調遣,還是讓劉邦對他意見很大。

在垓下之戰中,劉邦為了讓韓信安心替自己對付項羽,還給了他廣闊的封地,韓信因此答應指揮此次戰爭,並最終取得勝利。

然而項羽一死,劉邦就迫不及待地剝奪了韓信的兵權,沒有給他半點轉圜餘地,還將他打發到楚國養老去了。

項羽已破,高祖襲奪齊王軍。漢五年正月,徙齊王信為楚王,都下邳。

這就表明,劉邦對韓信的已經很不信任了,但念及他的功勞,又不願意把他怎麼樣。

韓信被改封為楚王之後,心情倒是不錯,在楚國找到了曾經給他飯吃的漂母,贈送了千金給她;韓信又找到了曾資助過他的下鄉南昌亭長,但因為此人做好事有始無終,韓信最終只是賞給他一千錢。

至于說當初讓韓信遭受胯下之辱的少年,韓信覺得這不是屈辱,而是對他的激勵,于是將其帶到軍中,封為中尉。

由此可見,韓信有著很質樸的感情,他是個有恩必報之人,對漂母如此,對劉邦何嘗不是如此呢?

當初韓信不被項羽看重,來到漢軍之後,在蕭何的推薦下,被劉邦封為大將軍,韓信因此有了施展抱負的機會,等于是迎來了新生,他怎能不感激劉邦,也必定不會反叛。

不過,韓信雖然是軍事天才,但情商實在太低了,幾次得罪劉邦,加深了劉邦對他的忌恨。

而韓信對此還不自知,劉邦一次次奪他的兵權,他卻一次次忽略危險的到來,選擇繼續效忠于劉邦,這份忠心雖然很難得,但註定沒有好結果。

韓信來到楚國就國之後,又幹了一件得罪劉邦的事情。

項羽兵敗身亡之後,其大將鐘離眛因為跟韓信關係不錯,便到楚國投奔韓信,韓信也很熱情地接納了鐘離眛。

劉邦向來痛恨鐘離眛,他得知此事後,擔心韓信跟鐘離眛一起謀反,于是假裝到雲夢澤去遊覽,實際上是準備去攻擊韓信。

韓信也不傻,知道劉邦是沖著自己來的,內心十分矛盾,想要造反吧,但又覺得自己沒什麼罪過,完全沒必要造反;想要去找劉邦說明情況吧,又擔心劉邦對他不利。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對韓信說,只要除掉鐘離眛,將他的首級獻給劉邦,劉邦就沒有藉口對他怎麼樣了。

韓信雖然不忍心除掉鐘離眛,但為了自保,最終還是這麼做了。韓信帶著鐘離眛的首級去見劉邦,劉邦還是下令將他捆起來。

韓信這才知道劉邦就是要誅功臣,便大呼道,「果若人言,狡兔*,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固當烹!」

劉邦將韓信押解到洛陽,雖然很想除掉他,但也十分感念他的功勞,最終只是免去了他的王位,改封為淮陰侯。

上曰:「人告公反。」遂械系信。至雒陽,赦信罪,以為淮陰侯。

經過此事,韓信這才知道劉邦對他的忌憚已經很深了,他也開始對劉邦有所怨恨,常常稱病不去上朝,整天在家悶悶不樂。

並且,韓信素來看不起周勃和灌嬰這些沒什麼文化的將軍,也很羞恥于跟這些人同為列侯,所以態度十分傲慢,還得罪了不少人。

有一次,韓信去樊噲家拜訪,樊噲十分敬佩韓信,于是跪在地上迎接和送別。但韓信卻對人說,我這輩子怎麼跟樊噲這樣的人同列呢?

信嘗過樊將軍噲,噲跪拜送迎,言稱臣,曰:「大王乃肯臨臣!」信出門,笑曰:「生乃與噲等為伍!」

由此可見,韓信因為自認為才華很高,功勞很大,開始變得有些驕縱了,不把別人放在眼裡。

可韓信忽略了一件事,劉邦也是各大老粗,看不起樊噲就是看不起劉邦;並且,樊噲等人跟劉邦的關係好,得罪他們可不是什麼好事,也少了一個可以幫自己的人。

實際上,韓信也確實看不上劉邦,這也不是什麼秘密的,最直接的案例就是,有一次他跟劉邦聊天,劉邦問以他的才能可以統領多少兵馬,韓信說不過十萬;劉邦又問韓信能夠統領多少兵馬,韓信卻說多多益善。

韓信顯然是看不起劉邦,後來他也意識到劉邦的表情不對,這才說劉邦不善于統領士卒而善于統領將軍,將說錯的話給圓了回去,但劉邦依然很不開心。

韓信在京城待了很久,劉邦都沒對他怎麼樣,但兩人的關係越發疏遠是不爭的事實;再加上呂后的步步緊逼,韓信內心的恐懼也在逐漸增加,最終有了反叛的想法。

前197年,劉邦任命陳豨為鉅鹿郡守。

陳豨是韓信的小迷弟,兩人關係也不錯,在陳豨臨走前,兩人還有過一次聊天。韓信知道鉅鹿郡是精兵聚集之地,他因為怨恨劉邦,便鼓動陳豨到任之後隨時準備造反,還說自己會在京城作為內應,陳豨表示唯命是從。

淮陰侯曰:「公之所居,天下精兵處也;而公,陛下之信幸臣也。人言公之畔,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矣;三至,必怒而自將。吾為公從中起,天下可圖也。」

陳豨到任之後沒多久,果然起兵造反,劉邦便親自率兵前去平叛,好讓韓信一起,但韓信託病不從。

劉邦走後,韓信開始跟家臣密謀,試圖假傳聖旨,將牢裡的罪犯都放出來,然後攻擊呂后和太子劉盈。

韓信為何要一定要攻擊呂后呢?

自從呂后歸漢之後,就逐漸成為劉邦決策集團的重要人物,但隨著劉邦戚夫人和劉如意對太子之位的巨大威脅,呂后意識到朝中支持自己的人太少,需要誅人立威,于是將幾個異姓諸侯王立為了目標。

韓信就是呂后第一個選中的目標,她派了很多人去監視韓信,韓信有所察覺,知道呂后將對自己不利,這才堅定反叛的決心。

韓信部署好一切之後,準備等待陳豨的消息,然後伺機採取行動。

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韓信的一個家臣因為犯錯被他關押起來,並打算將其除掉。這個家臣的弟弟為了救哥哥,便暗自將韓信即將反叛的消息告訴給呂后。

部署已定,待豨報。其舍人得罪于信,信囚,欲誅之。舍人弟上變,告信欲反狀于呂后。

呂后得知韓信即將反叛之後,既高興又害怕,于是將此事告知蕭何,讓蕭何出主意。

正所謂成也蕭何敗蕭何,當初在蕭何的幫助下,韓信得以成為大將軍,並幫助劉邦統一天下;現在韓信要謀反了,蕭何作為他的領路人,自然是最適合對韓信發起反戈一擊的人了,這一點呂后是最清楚的。

對于蕭何而言,他是欣賞韓信的,但他也不願意看到韓信反叛劉邦,還擔心因為拒絕配合除掉韓信而得罪呂后,便無奈給呂后出了個計策,他說會親自將韓信帶到宮中,任由呂后處置。

呂后覺得韓信雖然只是個侯爵,但他善于戰爭,又有很多門客和親兵,如果跟他硬拼的話勝算不大,不如聽從蕭何的建議,將韓信騙到宮中再將其除掉。

蕭何來到韓信府上,欺騙他說,劉邦已經將陳豨給除掉並班師回朝了,現在他人就在宮中,列侯和群臣都要去祝賀,不如我們也一起去吧。

蕭何是韓信最信得過的人,所以他沒有懷疑,一個親兵都沒有帶就跟著蕭何進宮了。

但韓信來到宮中之後,卻發現劉邦根本就不在,等待他的是呂后。呂后讓人將韓信給捆綁起來,並將其帶到長樂宮的鐘室,準備將其除掉。

韓信知道自己難逃一歿,于是大聲呼喊,我真是後悔沒有聽蒯通的話啊,導致現在被婦人小子所騙,這難道不是天意嗎?

信方斬,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計,乃為兒女子所詐,豈非天哉!」遂夷信三族。

韓信所說的婦人就是呂后,小子就是蕭何,不過他的頓悟來得實在是太晚,一手好牌已經被他打得稀爛了,而且還成為了砧板上的魚肉。

呂后最後將韓信斬首,然後誅了他三族,他的家人和門客親兵因此都被謀害。

據說,由于蕭何覺得內心有愧,便派人將韓信的兒子送到了廣西居住,並讓他們取韓字的一半,改為韋姓,現在廣西地區大部分韋姓人都是韓信的後代。

韓信歿後,劉邦這才班師回朝,他聽呂后說韓信已經歿了,感到既憐憫又高興,還問呂后韓信歿前說了什麼話,呂后就將韓信的話一一告訴他。

劉邦十分怨恨教唆韓信謀反的蒯通,便派人去齊國將其抓來。

劉邦問蒯通,為何教唆韓信謀反,蒯通卻說,秦末天下大亂,帝位空虛,天下人都在爭奪,您不也是一樣嗎?我當時只知道韓信而不知道您,所以我跟韓信說的話,是為了他考慮,這並沒有什麼過錯。

劉邦覺得蒯通說得有道理,因為他本人就是反叛項羽而成功的;再加上蒯通在平定齊國之後就離開韓信了,並沒有參與後來韓信跟陳豨的謀反,劉邦因此下令放了他。

蒯通因此成為韓信身邊唯一一個沒有被誅的親信,而且他後來還成為了齊王劉肥的國相曹參的門客,為齊國的發展做出了不小的貢獻,也給曹參出了很多很好的主意,間接影響了後來的誅呂行動,在一定程度上來說也算是為給韓信報仇出了力。

至于說蕭何,他因為說了很多欺騙韓信的話,在誅韓信的過程中起到了十分關鍵的作用,事後被劉邦增加食邑五千戶,親兵增加五百名。

但因為韓信之歿,蕭何內心一直惴惴不安,便開始自汙以自保。但蕭何最後還是被迫站到了呂后的一邊,他幫助劉盈保住了太子之位,呂后因此很感激他,他則在劉盈登基之後二年去世,算是得以善終。

最大的受益者其實是呂后,他先是斬誅韓信,後來又誅掉了梁王彭越,通過一系列鐵腕手段鞏固了自己的地位,也培植起了自己的勢力,最終幫助劉盈穩固了太子之位,劉邦死後她還開始行使國家大權,前後長達十六年之久。

總結一下,韓信本無反心,但他情商太低,看不透人心,也太過于相信劉邦,最後遭到劉邦和呂后的無情打壓,這才有了反叛之心,但終因事敗被誅。

因此,韓信被誅也不完全是被冤枉的,他畢竟造反了,但很多人之所以為他不平,是因為他也是劉邦誅功臣的犧牲物件,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讓人十分同情。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