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成濟除掉魏帝曹髦是「受人指使」還是「立功心切」?司馬昭又是如何善后的

成濟除掉魏帝曹髦是「受人指使」還是「立功心切」?司馬昭又是如何善后的
2022/09/19
2022/09/19

曹髦的ㄙˇ并不簡單,很有可能是「自ㄕㄚ」。

如果從秦始皇統一天下稱皇帝之后算起,曹髦是歷史上第二個被弒ㄕㄚ的成年皇帝,第一個是秦二世胡亥,當年趙高派自己的女婿閻樂ㄕㄚㄙˇ了秦二世妄想自己稱帝,趙高以為滿朝文武大臣會屈服于武力之下,結果沒一個人承認他。

所以,再強的武力也不能讓人完全屈服,也不能隨意稱帝。

再來看曹髦,曹髦是曹丕的孫子,鐘會對曹髦的評價是: 才同陳思,武類太祖。意思是:曹髦的文學才能跟曹植一樣,軍事才能跟曹操類似。

曹髦

陳壽對曹髦的評價是: 高貴公才慧夙成,好問尚辭,蓋亦文帝之風流也。意思是:高貴鄉公(曹髦)天資聰穎,學業早成,喜歡探討經文大義,有從前魏文帝(曹丕)的風采。

兩人的評價都說明了曹髦是一個有才能的人,無論曹髦跟曹植、曹操或者曹丕類似,他都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

鐘會和陳壽的評價絕對不是恭維的話,因為另一方面曹髦的行為證明了這一點,曹髦生于公元241年,被立為皇帝的時候只有14歲(虛歲),被群臣迎接到皇宮時,14歲的曹髦禮讓群臣讓他住在前殿的請求,這是曹髦的謙讓之禮。

隨后曹髦下詔書給天下,大致內容是:稱贊本朝三位先帝,貶低齊王曹芳,稱贊郭太后以國家為重,并稱自己的理想是中興魏室、統一天下,同時認為治國應該是天子為百姓做出榜樣,這其實就是曹髦的政治理想。

曹髦討伐司馬昭

曹髦執政后,派出官員到各地巡查,這是為了了解天下風土人情,曹髦下詔安撫在洮西之戰中陣亡的魏軍將士,免除這些將士家庭的徭役,同時派人掩埋陣亡將士的尸骨,這些行為都是曹髦作為皇帝來收買人心的。

曹髦曾經與荀顗(荀彧之子)、鐘毓(鐘繇之子)、崔贊、袁亮、虞松等人討論夏朝君主少康與漢朝開國皇帝劉邦誰的治國策略更強?最終曹髦認為少康更強,要知道少康可是夏朝的中興之君,這既是曹髦的文學才能體現,又是曹髦治國策略的敘述。

曹髦還可以同太學的學者一起討論《易經》、《尚書》、《禮記》等上古圣書,這可不是普通人所具備的能力,所以鐘會才會說曹髦才同陳思,除此之外,年輕的曹髦還有暗中向司馬昭奪權的行為。

曹髦有才能

這事發生在司馬師征討淮南二叛后因眼病去世,司馬氏處于權力交接之際,曹髦敏銳地認為這是奪權的機會,于是下詔書讓司馬昭留守許昌,命令尚書傅嘏率軍回朝,但曹髦的奪權行為被司馬昭識破,同時傅嘏等人又忠于司馬昭,所以這個行為破產了。

從史書上記載曹髦的這些行為來看,曹髦是一個有能力、有學識、有膽識、有手段的明君,只可惜他的運氣不好,他遇到了同樣能力超強的司馬昭,盡管曹髦非常年輕,但他已經能夠尋找并抓住機會打擊司馬昭,但是司馬昭卻沒有給過曹髦任何一個機會。

司馬昭當時控制著政權與兵權,滿朝文武大臣基本上全是司馬昭的親信,曹髦只是一個聰明的傀儡皇帝,隨著時間的推移,司馬昭代魏的步伐一步步逼近,曹髦卻沒有任何機會可以反抗,于是他想到自ㄕㄚ,因為曹髦不想做漢獻帝,他想以自己的ㄙˇ來打擊司馬昭代魏的政治進程。

曹髦評價司馬昭

這便是發生在公元260年的甘露之變,整個甘露之變充滿了疑點,曹髦是一個很有才能的聰明人,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朝中的大臣幾乎都是司馬昭的人,但是他在政變之前卻把自己的計劃泄露給了侍中王沈、尚書王經、散騎常侍王業。

這三人是朝中重臣,與曹髦天天打交道,曹髦不可能不試探一下這些人的忠誠,就把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如果曹髦真的想刺ㄕㄚ司馬昭,他應該很謹慎與小心,同時還要絕對保密,并且要尋找很忠誠的人才能參與。

但曹髦并非如此,他把自己的計劃告訴這三人后,居然又跑到宮中告訴郭太后,等于是給了王沈、王業告密的時間與機會,然后曹髦率領宮中的宿衛、奴仆、宦官等人大聲呼喊地出宮,一路上弄得人盡皆知,生怕別人不知道一樣,這是刺ㄕㄚ司馬昭的行為嗎?

《魏氏春秋》曰:入白太后,遂拔劍升輦,帥殿中宿衛蒼頭官僮擊戰鼓,出云龍門。賈充自外而入,帝師潰散,猶稱天子,手劍奮擊,眾莫敢逼。充帥厲將士,騎督成倅弟成濟以矛進,帝崩于師。時暴雨雷霆,晦冥。

曹髦與司馬昭

怎麼看都不像刺ㄕㄚ司馬昭,更像是曹髦自導自演的自ㄕㄚ行為,曹髦難道不知道,就憑他手中這點烏合之眾,就憑他皇帝的身份,就能ㄕㄚ了司馬昭?恐怕連皇宮的大門都出不了吧,整個皇宮守衛幾乎都是司馬昭的親信,曹髦沒有任何機會能夠刺ㄕㄚ司馬昭。

不管是王沈與王業的告密,還是因為曹髦的動靜過大,曹髦在出宮的過程中首先遇到了司馬昭的弟弟屯騎校尉司馬伷,司馬伷手中有兵權,抵抗曹髦綽綽有余,但是司馬伷卻逃走了,他不愿意與皇帝發生直接沖突。

接下來曹髦遇到了中護軍賈充,雙方在皇宮的南面宮闕之下發生了沖突,曹髦作為皇帝,親自揮劍拼ㄕㄚ,一般的士兵還真不敢跟皇帝交手,大多數人都逃走了,這個時候賈充手下的太子舍人成濟挺身而出,與賈充交談了幾句話之后,成濟弒ㄕㄚ了魏帝曹髦。

賈充

弒君在任何一個朝代都是重罪,皇帝在古代被稱為天子,也就是天子兒子,這是帶有神話色彩的,ㄕㄚ皇帝就是違背天命,是要誅三族的,那麼問題來了,成濟難道不知道這個,為什麼他還要弒ㄕㄚ曹髦呢?成濟的行為是受人指使還是立功心切?

仔細分析一下成濟的行為就會明白, 成濟ㄕㄚ 曹髦既是受人指使,又是立功心切

成濟在ㄕㄚ曹髦之前問過賈充:現在事情緊急了,你說應該怎麼辦?賈充回答道:司馬公養你們這些人,就是為了今天,今天的事沒有什麼可問的。

賈充的言外之意就是ㄕㄚ了曹髦,盡管他沒有明說,ㄕㄚ皇帝也不敢明說,只敢暗說,既然賈充都開口了,成濟認為ㄕㄚ曹髦就沒有風險了,畢竟他也看出來司馬昭是要取代魏朝的。

賈充為什麼敢讓成濟ㄕㄚ曹髦呢?還不是背后司馬昭給了賈充關于此事的承諾,沒有司馬昭的承諾,給賈充十個膽子他也不敢派人弒君。

成濟

另一方面,成濟只是個太子舍人,官職很小,又沒有好的出身和背景,很難在官場上有一席之地,成濟為了出人頭地,只能選擇立功來升官,當時唯一的方法就是ㄕㄚ了魏帝曹髦,成濟以為自己ㄕㄚ了曹髦,司馬昭就會給他榮華富貴與升官發財的,這就是立功心切。

但是,成濟因為地位低下,根本沒有與司馬昭直接交流的機會,司馬昭即使有加害曹髦的意思,那也是通過賈充這個親信來完成的,從賈充的表現來看,司馬昭很有可能說過類似的話,賈充才有膽子對成濟說「 司馬公平日養著你們干什麼的!還用多問嗎?」。

賈充的言外之意就是弒君,但他沒有明說,也不敢明說,畢竟皇帝是天子,是天的兒子,帶有一定的神話色彩,ㄕㄚ皇帝會帶來一系列的嚴重后果,當成濟ㄕㄚㄙˇ曹髦后,這個嚴重后果就來了。

曹髦被ㄕㄚ至少有2個嚴重后果?

司馬昭

1、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這句話就是曹髦說的,在歷史上是真實存在的,當時的司馬昭要干什麼,明眼人都知道,自從司馬懿在高平陵政變中ㄕㄚ曹爽奪取曹魏政權之后,司馬氏就控制了曹魏的政權,從司馬懿、司馬師到司馬昭,曹魏政權是司馬氏說了算。

這樣發展下去的后果是什麼,相信每個人都會知道,但這種事只可意會,不可明說,因為司馬昭控制了政權與兵權,誰敢明面上反對,不是被免官就是被流放,要不然就是被ㄕㄚ,在這種微妙的關系下,司馬昭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勢來隱藏自己的野心,畢竟不是人人都知道。

但是曹魏皇帝曹髦居然被ㄕㄚ,這種事一旦發生就是天下震動,而ㄕㄚ曹髦的幕后主使人不用想也會知道是誰,曹髦用自己的ㄙˇ來證明了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把司馬昭暗藏的野心公開化,這無疑是用另一種手段反擊司馬昭,讓司馬昭陷入被動。

曹髦被當場弒ㄕㄚ

2、司馬代魏的進程被推遲

如果曹髦不ㄙˇ,他的結局應該像漢獻帝劉協一樣,司馬昭就會跟當年的曹操一樣,先稱公再稱王,最后逼著曹髦禪讓帝位,然后司馬昭還要假惺惺地禮讓三次,最終迫不得己接受帝位,然后再建立一個新的朝代。

但是現在曹髦選擇了用自己的ㄙˇ來阻止司馬代魏的進程,曹髦在明知道自己起義會被司馬昭打敗并ㄕㄚㄙˇ的情況下,仍然選擇這樣做,這就是曹髦的自ㄕㄚ,曹髦一ㄙˇ,整個天下,無論是朝廷之上還是天下百姓,都對ㄕㄚ曹髦的兇手耿耿于懷,在輿論的壓力之下,司馬昭只要交出兇手善后。

與此同時,曹髦的ㄙˇ打斷了司馬昭取代魏朝的政治進程,司馬代魏需要曹髦的配合,沒有曹髦的配合,天下會有人說閑話的,曹髦在被ㄕㄚ之前,司馬昭已經是晉公了,接下來就應該封王、加九錫了,這是一套流程,結果曹髦ㄙˇ了,司馬昭需要在政治上應付ㄕㄚ曹髦的后果,需要善后,需要向天下人證明自己不是兇手。

于是司馬代魏的政治進程被推遲了,這也是曹髦用自己生命換來的,在各種壓力之下,逼得司馬昭發動了對蜀漢的戰爭,司馬昭企圖以戰爭來轉移內部矛盾,同時也希望以戰爭來建立軍功,繼續司馬代魏的政治進程。

成濟背了弒君的黑鍋

既然司馬昭ㄕㄚ曹髦有嚴重的后果,那麼他是如何善后的呢?

起初,朝中大臣都逼著司馬昭ㄕㄚ賈充,因為正是賈充指使成濟ㄕㄚㄙˇ曹髦的。比如說陳泰(陳群之子),他就說只有ㄕㄚ賈充,才能謝天下,但司馬昭不愿意,因為賈充是司馬昭的親信,同時還是司馬昭的親家,司馬昭只是ㄕㄚㄙˇ了級別比較低的成濟,并且誅ㄕㄚ了成濟的三族。

這就是政治,是可以討價還價的,以陳泰為代表的朝臣要求司馬昭ㄕㄚ賈充,但司馬昭就是不肯,結果陳泰郁郁而終,司馬昭本人才是幕后ㄕㄚ曹髦的那個人,陳泰當然也知道,滿朝文武大臣也知道,但是不可能ㄕㄚ司馬昭的,因為司馬昭控制了政權與兵權,于是朝臣要求的底線是ㄕㄚ賈充,而司馬昭只愿意犧牲成濟這種低級別的人。

司馬昭的善后只不過是一番虛情假意的討價還價而已,成濟不過是一個被利用的小人,就算朝臣反應再大,司馬昭的底線也是犧牲賈充,絕對不會讓禍水到自己身上來,這就是權力的作用,這起政治事件最終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平息,曹髦的自ㄕㄚ行為只能推遲司馬代魏的進程,卻不能阻止,畢竟在政治斗爭中,靠的還是絕對的實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