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漢武帝破格選取的接班人劉弗陵,為啥有人說他比文、景更厲害

漢武帝破格選取的接班人劉弗陵,為啥有人說他比文、景更厲害
2022/11/16
2022/11/16

大家好,我是草莓醬船長,歡迎乘坐公主號,帶你遨遊知識的海洋。

西漢多明君,除了漢高祖劉邦,其后的文、景、武、宣,個個睿智英武、受人稱道。但在漢武帝之后、漢宣帝之前,還有一位帝王,假如他沒有英年早逝,西漢的明君隊伍極可能隨之壯大。

這就是漢昭帝劉弗陵,雖然21歲就英年早逝,但歷史上對他的評價極高,甚至認為漢高祖劉邦、文景二帝在某些方面都不如他:「漢昭帝年十四,能察霍光之忠,知燕王上書之詐,誅桑弘羊、上官桀。高祖、文、景俱不如也」。

這也許有些夸張,但在冷靜果斷、英明神武方面,漢昭帝在14歲時的水平,已經遠超歷史上絕大多數帝王。漢武帝挑繼承人的眼光確實獨到。

劉弗陵的出身相當傳奇。

《漢書》記載,漢武帝外出巡狩、路過河間時,身邊術士匯報:「此地有祥云籠罩,必有奇女。」于是漢武帝便命人就地尋找,果然發現了一位趙姓奇女子:長相極美,可謂國色天香、沉魚落雁;但卻身有瑕疵——自其出生那天起,雙拳一直緊緊捏著、無法張開。漢武帝大為驚訝,于是上前親手為其掰拳。說來也怪,趙氏的手竟然輕松而開,并且從此伸展自如,與常人無異。

雖然見于正史記錄,但上述內容顯然是杜撰的,極有可能是那些術士投其所好、故意演戲拍馬屁,以體現漢武帝就是趙氏的「真命天子」;也可能或者是后世人為地將漢昭帝之母傳奇化。

趙氏從此得寵,被稱為「拳夫人」、敕封為婕妤,安頓在鉤戈宮。公元前94年,她在足足懷胎14個月才產下一子,這就是劉弗陵。

漢武帝喜不自勝:「傳說堯帝就是懷胎14個月后所生,鉤戈夫人竟也能給我生下這樣一個兒子!」于是便將劉弗陵出生地的宮門命名為「堯母門」。

公元前91年,劉弗陵年僅3歲時,爆發了「巫蠱之禍」,漢武帝與皇后衛子夫的嫡長子——38歲的太子劉據被迫造反、兵敗身ㄙˇ。此后數年中,陷入哀思的漢武帝一直未重新立太子。

根據傳統的宗法制,劉弗陵本沒什麼機會的。當時的漢武帝還有兩個兒子:老三燕王劉旦,老四廣陵王劉胥。二人雖然都不是嫡子,但根據「有嫡立嫡、無嫡立長」的規矩,新任太子理應從他們中產生。

連劉旦自己也這麼認為。公元前88年,他上書一封,請求讓自己進京侍奉父親,說白了就是暗示讓自己進京當儲君。沒想到漢武帝竟離奇的暴怒,不僅當眾將來使斬于殿前,還以「藏匿亡命」的莫須有罪名削去了劉旦三個縣的封地。

見此情形,滿朝文武吃了一驚,但也得出一個結論:看來太子之位是劉胥的了。

但不久后,漢武帝在甘泉宮養病期間,刻意召來畫師畫了一幅《周公負少年成王圖》,即西周時周公旦背著年幼周成王的場景。這下大臣們終于恍然大悟:這是要立幼子劉弗陵啊!

客觀而言,劉旦、劉胥都不是草包,史書稱「旦辯慧博學,其弟廣陵王胥,有勇力」,一個能文、一個能武。但在漢武帝看來,他們都遠遠比不上幼子。當時的劉弗陵年僅6歲,但卻虎頭虎腦的,身體健壯威猛,而且特別聰明機靈,漢武帝內心中早就將其敲定為自己的接班人。

但他面臨著一個棘手的問題:劉弗陵年紀太小,鉤戈夫人當時也才20歲。一旦自己離世,皇權移位,極有可能面臨兩種場景:又一個呂后臨朝稱制,或者劉旦、劉胥以強力搶奪皇位。

為了解決上述風險,以雄才大略而聞名于世的漢武帝雷厲風行、祭出了兩招:

首先,為了避免「主少母壯」、導致政權混亂,在決心立劉弗陵后,他就毫無緣由地將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鉤戈夫人貶入冷宮,隨后處ㄙˇ。并且,為了避免其他嬪妃趁虛而入、以劉弗陵養母的身份篡權,他還一股腦把其他育有兒女的后宮全部處ㄙˇ:「故諸為武帝生子者,無男女,其母無不譴ㄙˇ」,可謂極端冷血、冷靜。

其二,為劉弗陵精心挑選輔政團隊。公元前87年,他任命霍去病之弟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內附的匈奴王子金日磾為車騎將軍,上官桀為左將軍,桑弘羊為御史大夫,連同丞相田千秋,共同組成了托孤團隊。

兩天后,漢武帝闔然離世,年僅7歲的劉弗陵登基。由于他過于年幼,起初的軍政大事均由托孤大臣們操持。對于這些先帝元老,劉弗陵極為尊重;根據他們的建議,當時的漢帝國推行了許多貼合現實弊病的良政,比如對內多次減輕賦稅、與民休息,取消酒類專賣、活躍經濟,裁汰冗員、減輕負擔;對外減少對匈奴戰爭,結合柔性手段予以安撫。在經歷了過去數十年漢匈戰爭的大背景下,這些措施可謂利國利民,讓幾乎消耗殆盡的國力逐漸恢復,當時的老百姓歡欣鼓舞,對于年輕的劉弗陵極為認可,認為「又一位雄主正茁壯成長」。

也許有人認為上述政績跟劉弗陵無關,他純粹是撿現成的。其實不然,縱觀數千年的古代史,任何王朝從來不缺辦事的人才,最稀有的是能夠容人、用人的帝王。隨著劉弗陵年紀漸長,本就聰明早熟的他很快體現出了過人的天賦,曾兩次冷靜、妥善地處理了復雜了宮廷政治風波,保證了西漢王朝的穩定。

歷朝歷代的輔政集團,大多由位高權重的大員組成,他們長期位居權力中樞,免不了會因為利益糾葛產生沖突,甚至發展為血腥的派系之爭、危及政權安定。漢武帝留下的團隊同樣面臨這樣一個問題。

作為輔政大臣之一,上官桀原本刻意與霍光結交,二人甚至結為兒女親家,上官桀的孫女(即霍光的外孫女)還被運作成了漢昭帝的皇后,兩家人仿佛是穩固的利益共同體。

但后來,上官桀之子上官安,仗著自己是皇后的父親、桑樂侯、車騎將軍,開始驕橫淫逸、胡作非為,而且多次試圖違規在朝廷安插、提拔自己人。但為人謹慎、嚴肅的霍光不僅予以嚴詞拒絕,還依律處理了違法的上官氏黨羽。

上官桀一家從此與霍光反目成仇,為了爭權,他們聯合早就覬覦皇位的燕王劉旦,還成功收買了桑弘羊,試圖尋找機會先扳倒霍光、后廢除劉弗陵,擁立「自己人」劉旦。

但他們的兩次陰謀,都被年僅14歲的漢昭帝化解。

公元前80年夏,霍光離開長安,去附近檢閱御林軍,安排了個校尉代自己照應大將軍府。上官桀等人認為這是搞垮霍光的好機會。于是他們以劉旦的名義上奏一封,控告霍光「出京檢閱軍隊時耀武揚威、僭越私用帝王禮儀,并且私自調動校尉、召回北匈奴扣留多年的蘇武,試圖勾結外敵、圖謀不軌」。他們的盤算,是以這些罪名逮捕霍光,隨后用勤王的名義召來燕王劉旦,再由桑弘羊出面率領大臣逼迫漢昭帝退位。

但漢昭帝的反應卻大出他們的意料:在收到這封寫得有鼻子有眼的告發書后,他一點兒都不震怒,甚至沒有給出絲毫表情,自然也沒有下令處理霍光。

第二天上朝,回京的霍光自知被誣告卻難以自明,只能磕頭請罪。漢昭帝卻微微一笑,當眾宣布奏章是誹謗,理由很簡單:霍光離長安近、劉旦遠,霍光才離京幾天而已,為啥遠在北方的劉旦就知道他要謀反?而且,如果霍光真心想謀反,不可能只調動區區一個校尉。顯然,這份奏章是政敵的誣告。

要知道,當時的漢昭帝才14歲,聽完他的分析,「尚書、左右皆驚」:小小年紀便如此清醒睿智,這是何等人物?!

隨后漢昭帝下令抓捕遞交奏章之人,對方果然已經逃竄。上官桀等人心虛,連忙勸說:「區區小事,用不著窮追不放。」漢昭帝盯了他一眼卻沒吱聲,顯然心里早已亮如明鏡:誣告輔政大臣,竟然被說成小事,這不是做賊心虛是什麼?

因此,后來當上官桀等人再次說霍光壞話時,漢昭帝毫不留情地怒斥,并且宣布:「大將軍是忠臣,先帝托付他輔佐我,誰再膽敢誣蔑大將軍,就問他的罪!」

眼見軟的不行,上官桀等人便計劃來硬的。他們計劃以宴請霍光之際將其伏ㄕㄚ,隨后廢除漢昭帝、改立劉旦。

但霍光的忠誠、威望有目共睹,很快有知情者向朝廷告密。漢昭帝獲悉,毫不遲疑地采取了雷霆手段:逮捕上官桀、桑弘羊一黨,悉數滅族;下達詔書責問劉旦,逼其自縊而ㄙˇ。但在同時,他也并非一味濫ㄕㄚ:未牽涉其中的燕王太子劉建免去ㄙˇ罪、廢為平民,上官皇后安然無恙、未被廢黜。

面對這種錯綜復雜、真偽難辨的重臣宮廷內訌,一般的成年帝王尚且難以應對,更何況年僅14的少年。劉弗陵體現出了過人的果斷與冷靜,作風雷厲風行,下手狠辣卻又不濫ㄕㄚ,成熟老道政治家的風范展現無遺。漂亮地處理完這次政變后,西漢王朝再次邁上穩定軌道,各項事業蒸蒸日上,儼然有文景之治的風采,老百姓們都情不自禁地贊嘆:「孝文、孝景皇帝又回來了。」

遺憾的是,天妒英才,僅僅6年之后,時年21歲的劉弗陵病ㄙˇ在未央宮,一位比肩文、景的明君就此謝幕。

西漢在謚號方面極為嚴肅,而根據《謚法》:「昭德有勞曰昭、圣文周達曰昭」,從此我們就能明白劉弗陵所受到的肯定。

悠悠歷史,浩蕩千年。數不盡風流人物,說不盡傳奇故事。寥寥幾千字,說不盡愛恨情仇,但求拋磚引玉,為歷史增光添色。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