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張巡抵擋安祿山叛軍,為大唐贏得「再生機會」,卻有個「洗不白」的污點

張巡抵擋安祿山叛軍,為大唐贏得「再生機會」,卻有個「洗不白」的污點
2022/09/10
2022/09/10

每一個動蕩的歷史時期都會涌現出來很多英雄人物,他們有的功成名就衣錦還鄉;有的卻歸寂于一抔黃土。

唐玄宗天寶十四年(755),安史之亂的塵囂打破了大唐盛世的景象,自此,大唐王朝開始走下坡路。安史之亂之初,由于唐玄宗的昏聵領導,加上唐軍已經許久未經歷戰事,在作戰過程中唐軍節節敗退;而叛軍卻是勢如破竹,僅半年時間就攻下了國都長安。唐玄宗不得已只能倉皇逃往蜀地。

但就在安史叛軍一路所向披靡,大唐江山岌岌可危之際,一座不起眼的小城擋住了叛軍去路,也為大唐恢復元氣爭取了寶貴的十個月時間。

一、安史之亂的另一面

大家都知道安史之亂是一場臣子的叛亂,但它除了是一場內亂外,更是一場胡漢之戰。

首先來說說安、史二人身份,安祿山的先祖是西域粟特貴族,因功受唐王朝賞封賜姓「安」;史思明與安祿山則是同鄉。如此說來,這兩人皆是胡人了。換句話說,這場內亂的頭領是胡人。

歷史學家常將安史之亂的爆發歸結于社會矛盾的激化,顯然在眾多矛盾胡漢矛盾成為了主要的矛盾之一:安史之亂與五胡亂華僅僅相隔三四百年,隋朝建立后才結束了三百年的動亂和分治,唐前期漢胡矛盾并沒有完全消除。那時的北方地區生活著大量的突厥、契丹、奚、同羅等胡人,他們與漢人之間互相歧視,且矛盾日益突出。

而大唐盛世的景象將這一矛盾掩蓋住了,不想安祿山卻將這一矛盾化為己用。早在叛亂之前,他就非常注重團結胡人,同時利用胡漢矛盾擴大自己的勢力,為日后的叛亂做準備。最終安祿山造反的15萬大軍中,大部分是同羅、契丹、突厥、室韋等胡人。從某些方面來說,「安史之亂」是一場胡漢之戰,是五胡亂華之后漢人的又一個生ㄙˇ攸關的時刻,而不僅僅是「統治階級的內斗」這麼簡單。

所以這場仗打贏究竟有多麼重要不言而喻。也幸虧張巡守住了睢陽城,拖住了安史叛軍,為大唐贏得了再生的機會。

二、睢陽血戰

正在安史大軍一路南下之際,一座小城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可想而知這座小城見證了多麼慘烈的戰爭。

唐肅宗至德二載(757),安祿山之子安慶緒派部將尹子琦率領十八萬大軍進攻睢陽。

面對來勢洶洶的叛軍,睢陽城軍民一心,在十個月時間內,以不足一萬的兵力抵抗敵人400余次的進攻,消滅敵軍約12萬人,斬首敵將300余人。每到戰爭時,睢陽守將張巡皆是 「大呼,眥裂血流,齒牙皆碎」。后來文天祥在《正氣歌》中也寫道 「為張睢陽齒」來一表忠心。

十個月后,睢陽城的將士們大都身負重傷,加之城中無余糧,朝廷也不派援兵來救,終于他們再也擋不住敵軍的攻勢,睢陽城陷。守將張巡、南霽云、許遠等人皆被俘,而敵將尹子琦聽說張巡每戰大呼使得目眥決裂,牙齒皆碎,便用刀撬開了他的嘴,嘴里居然只有三四顆牙齒了。尹子琦大驚,為張巡的氣節所動,想要招降他們。但面對敵將尹子琦的勸降,張巡大怒道 「我為君父ㄙˇ,而附賊,乃犬彘也,安得久!」于是英勇就義。

不過,張巡ㄙˇ守睢陽這十個月間,朝廷也得到了江淮地區財務、兵力的接濟,逐漸完成了元氣恢復并開始準備反攻。睢陽城陷的前一個月,長安已經被收復了;城陷10天后,唐軍又收復了洛陽。自此叛軍再也無力南下,唐朝天下得以保全。后來韓愈在《張中丞傳后敘》中感嘆: 「守一城,捍天下,以千百就盡之卒,戰百萬日滋之師,蔽遮江淮,沮遏其勢。天下之不亡,其誰之功也?」

三、英雄還是惡魔

張巡此人雖然為大唐的再生爭取了寶貴的時間,但他在歷史上卻十分有爭議,只因為一件事情:吃人。

睢陽被困的十個月里,張巡他們沒有收到過糧食的補給,他們之所以撐了這麼久,就是因為食人。《舊唐書》中記載 「本州強寇凌逼,重圍半年,食盡兵窮,計無從出。初圍城之日,城中數萬口,今婦人老幼,相食殆盡,張中丞(張巡)ㄕㄚ愛妾以啖軍人」。在最困難的十個月里,有近三萬的老弱婦孺成為了糧食,而張巡甚至ㄕㄚ了自己的愛妾為將士們填飽肚子。如此殘忍的手段也成了他永遠洗不白的污點。

千年來,關于張巡的爭議一直沒有停止過,有人認為他是民族英雄,有人說他是吃人惡魔。但于張巡而言,如果能有一條好走的道路,他又為何要做這被萬世詬病的選擇。他不是沒有向外求援過,但他求援的人嫉妒他名聲威望高而不愿對他伸出援手,甚至氣的前去求援的南霽云寧愿斷指也不享饕餮盛宴。

說到底,唐玄宗和安史叛軍給了張巡一個兩難的選擇:投降?那便可享受好日子,但大唐從此不復存在,甚至再度出現當年五胡亂華的災難;抵抗?城中無糧,只有以人為食,受萬事詬病。如果唐玄宗一直秉持著開明的統治,那麼安史之亂就不會發生;甚至如果唐玄宗在安史之亂初期做出了正確的指揮,大唐江山和子民又何至于走到今天的地步。但好在,即便張巡及將士們食人三萬,睢陽城的百姓也對他不離不棄,這才是真正的軍民一心。

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是每個人在后世心目中都有一個明確的好壞之辨。太多的人,太多的事情都有爭議。就如同當年白起坑ㄕㄚ趙國二十萬降卒,后人批判他殘忍,卻不知長平之戰那年大旱,秦軍的糧食也不夠,秦國自己的士兵也要吃飯。白起此舉也算是不得已而為之。縱然每個人心中對錯標準不一,但我們在判斷一件事情的對錯時,應該從多個方面去了解這件事情,然后再下定論。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