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皇帝:朕把皇位傳給你,大臣:我才不要,然后大臣廢了新皇帝

皇帝:朕把皇位傳給你,大臣:我才不要,然后大臣廢了新皇帝
2022/10/06
2022/10/06

在《三國演義》之中,劉備臨終之前向諸葛亮托孤,甚至留下了「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的一段佳話。

依照諸葛亮的品性節操以及他于劉備的關系,他自然是不會做出「自取」之事,一直到ㄙˇ,都是鞠躬盡瘁、ㄙˇ而后已地輔佐著劉禪。

但在歷史上,面對權力的誘惑,不是每個人都能如同諸葛亮一般堅守初心的,在權力面前喪失自我,那也大有人在。

曾經便有一人,他面對的臨終皇帝比劉備還要有格局,直接以皇位相贈,他也是做出了和諸葛亮一樣的承諾,要鞠躬盡瘁輔佐少主,但是最終的結果,卻令人大跌眼鏡。

真忠心為主真難啊!

南北朝期間,梁國大將侯景犯上作亂,僅用了幾個月的時間便攻破了梁國京師,擊ㄕㄚ了前來救援的將領陳道譚,將梁武帝幽禁了起來不給吃喝,沒多久梁武帝蕭衍就被餓ㄙˇ了。

侯景則是自立太子蕭綱為帝,自封「宇宙大將軍」(真就叫這個稱號),妄圖把控朝政,但梁國也不是沒有中流砥柱,陳道譚的弟弟陳霸先,便挺身而出了。

陳霸先原本為交州司馬、武平(越南永安市)太守,在交州世家李賁作亂時平定叛亂,從此被梁武帝所賞識,卻也因此得罪了畏懼不前的梁國宗室蕭勃。

此時的陳霸先還是在廣州、海南地區,聽聞京師大變,梁武帝被害,不由大怒,就要起兵為梁武帝報仇。

但侯景那邊有著蕭綱這個傀儡皇帝,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為了能夠師出有名,陳霸先不得不擁立距自己最近的蕭家宗室蕭勃,希望蕭勃可以振臂一呼,出兵北上。

但誰知蕭勃卻就是爛泥扶不上墻,放著這個賭一把就能當皇帝的機會不要,反而派人勸說陳霸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對蕭勃無語的陳霸先只能轉投到了梁武帝第七子蕭繹麾下。

蕭繹果然比蕭勃有骨氣,派出了部將王僧辯和陳霸先一起討伐侯景,王僧辯從西邊進攻,陳霸先從東邊進攻。

經過一年多的征戰,果然取得了很大的戰果,陳霸先也和王僧辯順利會師了。

此時的陳霸先,還是非常忠于梁朝的,在和王僧辯會師之后,由于陳霸先的實力、名望都比王僧辯強,所以王僧辯非常害怕他。

為了能夠團結一心,打消王僧辯的顧慮,陳霸先直接從自己的五十萬石糧草中撥給了西路兵馬三十萬石,這不由讓西路軍大為感動。

沒多久,侯景再次廢了蕭綱,立另一宗室蕭棟為帝,陳霸先心中更是氣憤,直接向蕭繹勸進,但蕭繹卻以天下未定為由拒絕了。

陳霸先見狀,加緊了北伐進程,又過了三個月終于打到了建康,一番大戰之后,侯景被ㄕㄚ,這場叛亂終于平定了。

但與此同時,天下大勢也是風云變幻。

還是我來當皇帝吧!

在陳霸先平定了侯景之后,蕭繹也是終于稱帝,是為梁元帝。

稱帝之后,蕭繹沒有到建康,而是暫時以江陵為陪都,同時為了嘉獎陳霸先,蕭繹封他為司空,依舊讓他駐守京口,卻特地征召陳霸先的子侄進宮隨侍,為自己左右。

陳霸先也是讓自己的兒子陳昌和自己哥哥陳道譚的次子、自己的侄子陳頊一起進宮。

本來以為這是一個在領導身邊學習,和領導加進親密度的機會,沒想到不過八個月,自己的兒子和侄子就被自己的好心害成了階下囚。

原來在蕭繹稱帝之后,他的野心瞬間膨脹,理智瞬間喪失,竟然直接「下旨」給了被宇文家掌控的西魏,要求重新劃定疆域,而且信中言辭極為傲慢無禮,完全就是一副使喚人的樣子。

權臣宇文泰頓時好奇了起來,這新任梁國皇帝,一直這麼勇嗎?

于是很快,宇文泰就給蕭繹上了當皇帝的第一課,國家實力才是勇敢的資本——西魏五萬大軍,兵臨江陵。

一番大戰之后,蕭繹直接投了,但這也就被宇文家上了第二節課,也是最后一節課,皇家無親情、下手就ㄙˇ手——宇文家以梁國之主為諾,令蕭繹的親侄子蕭詧親手用口袋悶ㄙˇ了他。

就此之后,梁國再次群龍無首,只有一個占據了江陵一州之地,不被人承認的皇帝蕭詧,而陳霸先的兒子陳昌、侄子陳頊,都被帶回了西魏幽禁。

與此同時,北邊的東魏也早已經被權臣高洋篡位,建立了北齊,北齊也是威逼梁國,要陳霸先、王僧辯擁立他扶持的蕭家宗室為帝,那就可以不打梁國。

王僧辯骨頭一軟,就要答應,但陳霸先卻為之大怒,梁國的皇帝,哪里用外人插手,便聯合侯安都等將領斬了王僧辯,立蕭方智為梁敬帝。

但陳霸先此舉,不僅惹怒了北齊,也令梁國其他的將領有了小心思,既然你能立皇帝,為什麼我們不能。

更有王僧辯的舊部直接投奔北齊,當了帶路黨,引著北齊前來進攻陳霸先。

此時依舊在建康的陳霸先,卻是非常苦惱,因為建康連年征戰,城中早已是一片瘡痍,軍需補給都成了大問題,難道就要放棄建康,和北齊打游擊戰了嗎?

就在陳霸先一籌莫展之際,他的侄子來了,這可不是陳頊回來了,這時候他還在西魏關著呢,來的是他哥哥陳道譚的長子,陳蒨。

這陳蒨也是一個頗有謀略的將才,陳霸先也就一直把他留在身邊任用,此刻陳蒨見叔叔愁眉苦臉,心中知道癥結所在,便出營五日,再回來時,竟然帶回來了三千斛米,一千只鴨子。

這一下,陳霸先頓時豪情萬丈,這些東西雖少,但也能讓士兵們吃頓帶肉的,只要人心不散,隊伍就好帶。

的確,在那個年代,能夠有口肉吃,絕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美事。

果然,當士兵們看到了自己的飯里夾著鴨肉,頓時眼睛一亮,再加上陳霸先趁機一番慷慨激昂的即興演講,頓時將士們斗志高昂。

不久之后,陳霸先果然一戰擊敗了北齊,保住了建康,之后又是一年征戰,總算是平定了梁國。

但物是人非,曾經忠心梁國的陳霸先,此時也已經成了梁國最大的權臣,看著臣服在自己腳下的眾人,他悟出了一條真理——立誰當皇帝,也不如自己當皇帝。

解決引起問題的人

就這樣,在557年,陳霸先接受了蕭方智的禪讓,當了皇帝,更是直接以自己的姓為國號,建立了陳國。

但這肯定又是一番混亂,大臣王琳擁立蕭家宗室蕭莊為帝,陳霸先特令陳蒨前去征討,并親自為他送行,陳蒨也是出色地完成了這次討伐,這讓他在陳國的名望隨之升高,這也為他繼位做了準備。

沒錯,陳霸先在建國兩年后就駕崩了,繼位的人正是陳蒨。

這陳蒨不過是陳霸先的侄子,怎麼就輪到他繼位了呢?

沒辦法,還是宗法的那一套理論,陳霸先的兒子生的不少,但活下來的只有一個陳昌,可他還和陳頊在西魏關著呢,就算是陳霸先稱帝后屢次遣使交涉,可西魏就是不放人。

這總不能讓一個被囚敵國的人當皇帝吧,有「遙領」太守的,甚至有遙領王爺(陳蒨登基后,陳頊遙領安成王)的,可沒聽過遙領皇帝的。

就這樣,按資排輩,此時陳霸先身邊還就一個陳蒨夠資格繼位,陳蒨就這麼順理成章地當了皇帝。

可陳蒨當了皇帝之后,西魏那邊卻突然大度了起來,我給你把陳昌送回來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想挑起來陳國內斗,可這當事人陳昌卻偏偏就是個瞎子,還在回來的路上,就直接給陳蒨寫了信:「我是先帝嫡子,希望兄弟你能讓位,希望我回去之后能夠立刻參加登基大典。」

好嘛,作ㄙˇ也不是這麼作的,完全沒有一點危機意識。

果然,陳蒨看了信之后,往后一攤,假意對人笑道:「正主回來了,我要退休養老了。」

當初和陳霸先一起斬王僧辯的侯安都起身對陳蒨一躬身:「從古至今,我沒聽過天子還能被代班的,這事包我身上了。」

侯安都便親自負責迎接陳昌過濟江,上了船之后,侯安都跟隨陳昌看風景,眼見四下無人,一腳把陳昌踹進了江里,等陳昌在水里冒了幾個泡,徹底沒影了,方才回了建康。

這一下,引起陳國內斗問題的人解決了,陳國內斗的問題也就解決了。

西魏見狀,也是嘆了口氣,這新皇帝比陳霸先狠啊。

又經過了三年的交涉,西魏干脆把陳頊也放了回來,畢竟留著他也沒什麼用了。

陳頊回來后,受到了陳蒨的重用,畢竟這是親兄弟,不僅王爺的稱號坐實了,還封了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與此同時,陳頊也開始了胡作非為,畢竟關了這麼多年,一出來就是富貴至極的待遇,那肯定是要好好放肆一番,「報復性消費」一波,甚至他王府的屬臣,也開始目無法度。

果然,陳頊的行為很快就被人盯上了。

皇帝哥哥一ㄙˇ我哭了?我裝的!

一日上朝,大臣徐陵參奏陳頊管教不嚴,王府屬臣擾亂法紀。

陳蒨見徐陵一臉嚴肅,舉止浩然正氣,頓時也坐直了身子,皺著眉頭看起了徐陵的奏折。

可這嚇壞了一旁的陳頊,他這麼多年,哪里見過這陣仗,悄悄抬頭一看,只見陳蒨高高在上地坐在皇位上,手持奏折,威嚴畢現,頓時把他腿都嚇軟了。

最終,陳蒨免了陳頊的侍中、中書監等職位,讓人攙扶著腿腳發軟的陳頊回了王府。

但或許就是從此之后,「當皇帝真好」的種子,就在陳頊心中埋下了。

一年后,陳蒨身染重病,彌留之際將一眾大臣和陳頊叫到了床前,對陳頊道:「我就要走了,可惜太子伯宗年幼,我想學學吳太伯,傳位給你,你愿意嗎?」

這吳太伯,就是春秋時期吳國的創始人,他就是傳位給了自己弟弟仲雍。

此刻陳蒨竟然有了如此心思嗎?陳頊一時之間簡直不敢置信。

但好在他比蕭繹、陳昌都聰明多了,這時候就是愿意也不能說愿意啊。

只見陳頊立刻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您活著您是皇帝,您去了我大侄子是皇帝,誰敢奪我大侄子的皇位我跟他拼命,您要再這麼說,那您就是讓我去ㄙˇ啊。」

看著趴在地上大哭的陳頊,一旁的劉師知、到仲舉等人也勸道:「我們肯定好好輔佐少主,安成王要是有異心,我們肯定不答應。」

就這樣,陳蒨安心地駕崩了,他的兒子陳伯宗繼承了皇位,但是這個結局在陳頊眼里卻并不好,尤其是劉師知等人的話更是讓他睡不著覺。

你們活著我就不能當皇帝嗎?那你們就去ㄙˇ吧。

果然,不久之后,這雙方便開始了斗法。

一開始是劉師知覺得陳頊權力日益增大,便假傳太后和皇帝旨意,想把他調出京城,但被陳頊察覺出不對,假意把劉師知請到家中給自己餞行,又派人去皇宮詢問。

果然,太后和陳伯宗都說不知道此時,陳頊頓時得理不饒人,將劉師知下了大獄,當夜就傳旨將他賜ㄙˇ了。

劉師知一ㄙˇ,陳頊權勢更是大的沒邊,到仲舉被他逼得罷官,又假意傳他來尚書省,到仲舉不疑有他,果然一來就被陳頊拿下,當夜就傳旨賜ㄙˇ了。

一下子,陳蒨留下的顧命大臣,除了陳頊自己,其他的都被送走了。

之后的事情,那就如同所有的權臣篡位大差不差了。

光大二年(568年)正月,陳頊加封太尉、司徒,位至三公,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謁贊不名,食邑三千戶。

十一月,陳頊帶兵進宮,傳太皇太后(陳霸先的皇后)懿旨,陳伯宗軟弱無能,難堪大任,廢為臨海王,陳頊登基為帝。

也許陳蒨再投胎多少次都想不到,自己當初竟然把一個沒頭腦的陳昌賜ㄙˇ了,把真正有危險的陳頊給接回來了。

結果到了十幾年后,陳頊病重之時,他的兒子太子陳叔寶和四子陳叔堅都在身邊伺候,這群兒子也是各個心懷鬼胎。

陳叔堅買通了熬藥的太醫,給自己帶來了一把利刃,準備陳頊一ㄙˇ,就刺ㄕㄚ陳叔寶。

果然到了凌晨,陳頊一命嗚呼駕崩了,陳叔堅正要動手的時候,一旁猛地竄出一個人影,一刀砍在了陳叔寶身上。

陳叔寶大叫一聲扭頭就跑,來人緊追過去,陳叔堅仔細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哥哥,陳頊的次子陳叔陵。

頓時陳叔堅凌亂了,咋地,這是輪不到我動手?

不多時,皇后柳敬言撲了過去擋住陳叔陵,也被他砍了兩刀,畢竟不是親生的,下手毫不留情。

看到這里,陳叔堅突然撲了過去勒住了陳叔陵,將陳叔寶母子救了下來。

我想要皇位,但我更恨偷襲!

從此之后,陳叔寶傷勢太重,陳叔堅掌握大權,陳家的后代又開始了爭權奪利,又重演了前輩們的悲劇。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