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402年,方孝孺十族盡滅、千刀萬剮后身亡,姚廣孝:讀書種子絕矣

1402年,方孝孺十族盡滅、千刀萬剮后身亡,姚廣孝:讀書種子絕矣
2022/12/01
2022/12/01

1402年7月25日,方孝孺走到了他的人生盡頭。在朱棣的勒令下,方孝孺被迫前往奉安殿,起草朱棣的即位詔書。誰知方孝孺剛一進殿,就跟朱棣大吵了起來。

根據民間傳說,方孝孺的死狀非常凄慘。朱棣曾和姚廣孝有約:「功成之后,絕不誅殺方孝孺。」可是,朱棣卻違背了自己昔日的諾言,他將方孝孺千刀萬剮,凌遲處死,然后夷滅了他的十族。

根據《明史》記載,方孝孺在死前,姚廣孝曾撂下一句狠話:「方孝孺素有學行,請勿殺之,殺之則天下讀書種子絕矣。」

而正是這句話,讓朱棣的后世子孫銘記于心,屢屢推翻朱棣扣在方孝孺頭上「佞臣」的帽子,還將他稱作忠臣,追謚「文正」。

那麼朱棣為何執意誅殺方孝孺?姚廣孝又為何聲稱「天下讀書種子絕了」呢?

讀書種子

眾所周知,方孝孺的早年非常悲慘。從其出身來看,方孝孺雖然貧窮,卻絕非一無所有。他學貫古今,被鄰里鄉親稱為「小韓愈」。在空印案爆發前,方孝孺曾是知府家中的官宦子弟。因為父親方克勤被殺,家中斷糧,方孝孺忍饑挨餓,常年臥病在床,過著饑寒交切的日子。

然而梅花香自苦寒來,在亂世兇年,方孝孺恐怕要泯然眾人矣。然而洪武治世,卻給了方孝孺這個「落魄才子」翻身的機會。他先是拜師學藝,投靠了宋濂,后來又在吳沉的推舉下進入京城。

然而朱元璋麾下才子眾多,對方孝孺的到來并未重用。朱元璋看方孝孺學識淵博,于是便讓他回鄉教學,給朱標備用。

十年后,又有人向朱元璋推薦方孝孺。然而,朱元璋仍不愿對他委以重任。當時,方孝孺已過而立之年。人到中年,所剩無幾,因此朱元璋便將他放到漢中,擔任儒學侍講。

在方孝孺的講學不斷受到推崇之下,蜀王朱椿終于慕名前來拜訪。在這次會面之中,方孝孺的才學得到藩王的極大認可。對此,世子朱悅燫每逢方孝孺,必行大禮,以示尊重。于是方孝孺在朱椿的「宣揚」下,逐漸受到朝中勛貴的青睞。

朱元璋駕崩后,朱允炆將朝政分成兩份。軍事上由他自己帶領,在黃子澄、齊泰的配合下,大力削藩。另一方面則由方孝孺領銜,負責輿論攻擊各地藩王,占領道德上的高地。而這一舉措,也讓方孝孺背上了「激進削藩」的罵名。

在正面,朱允炆攻勢愈演愈盛,朱橚、朱桂相繼被廢。而在方孝孺那一邊,卻屢屢指責朱允炆處置太過,未能堅持「以德服人」。

他忠厚耿直,冥頑不靈,固守己見。他最擅長照搬書本上的教材,以圣人口吻宣傳教化,發揮自己「儒學講師」的優勢,以達到恪盡職守、盡忠報國的目的。像廢除代王朱桂時,他就拿出「仁政」、「德育」勸阻朱允炆。

在連續除掉周、代、齊、岷、湘五王之后,方孝孺帶領的這群「儒生」已經無法說服朱允炆。他轉變思路,積極跟進朱允炆的主張。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朱允炆的終極目標朱棣,突然起兵「靖難」,將削藩這個「不得臣心」的舉動推向了頂峰。原來,朱棣利用裝瘋賣傻,騙過了朱允炆的耳目,竟在燕王府私下打造兵器。不久后,朱棣誅殺北平布政使司張昺,決心做反抗朱允炆的「逆臣」。

寡謀少斷地方孝孺

朱棣起兵謀逆,朱允炆有些興奮,于是率百官祭告太廟,廢朱棣為庶人,令方孝孺起草討伐朱棣的檄文,舉兵北上。然而三年來,朱允炆昏招頻出,耿炳文兵敗真定,李景隆在鄭村壩、白溝河屢戰屢敗,先前巨大的優勢蕩然無存。

方孝孺本是帝王講師,又精通圣人之道,得以輔佐朝政。眼見朱允炆朝不保夕,憂心忡忡。他先是成功說服了黃子澄、齊泰,幫助朱允炆定下了緩兵之計、徐圖后取的策略。

然而百無一用是書生,軍事才能平庸的方孝孺自然也無法窺測朱棣的實際舉動。因此方孝孺的「天氣炎熱,燕軍很快就會不戰自破」淪為朱棣軍中的笑柄,而在構想「赦免朱棣的罪行」,等他退兵時,再發動突然一擊,更是將久經戰陣的朱棣當作孩童看待。

當大理寺少卿薛巖奉命從京城趕赴朱棣大營之時,他竟嚇得不敢說出「令朱棣退兵」的旨意。因此,方孝孺的計劃尚未實行,就已宣告流產。

此時的朱棣已經抱著決戰的信念,縱然朱允炆給予再多名利誘惑,也無法改變他的志向。于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的朱允炆在方孝孺的再次啟發下,做了一件大事。

當時,朱棣兵臨前線,他的長子朱高熾守衛北平,向前線供給糧草、軍需,卻常常受到朱高煦、朱高燧的誣陷,屢受朱棣責備。朱高熾處境危險,急需向朱棣證明自己的忠誠。然而就在這時,方孝孺力勸朱允炆對朱棣父子施反間計,他派錦衣衛千戶張安手持朱允炆親筆信和燕王璽印趕赴北平。

這名使節表示,朱棣謀反作亂、大逆不道,在大明聲名狼藉,日后必定會受到反噬之苦。因此,他希望朱高熾脫離朱棣,自立燕王,保全自己和家人的性命。

朱高熾一聽,簡直笑得合不攏嘴。這是絕渡逢舟、暗室逢燈啊!朱高熾一眼就看出方孝孺的詭計:他這是想借用朱棣的手除掉朱高熾,沒有我,朱棣在前線的戰斗就無法順利進行,「靖難」也就成了無稽之談了!

就當心狠手辣的朱棣派出殺手刺殺朱高熾時,朱高熾卻將張安和朱允炆的親筆信送到前營軍賬。看過信后,朱棣大罵方孝孺:「匹夫,差點害死我的兒子。」

朱棣、朱高熾、方孝孺都明白,如今的形勢對朱允炆不利。朱高熾的傾向與選擇在這場「靖難」中極為重要,他活著,朱棣無后顧之憂。然而,方孝孺的「反間計」,卻讓朱棣更加放心朱高熾坐鎮后方。

就這樣,朱高熾坐穩了世子大位。然而這一舉措,無疑在朱棣與方孝孺之間種下了仇恨的種子。這個仇怨,朱棣銘記終生。

對于這一點,善察人心的姚廣孝心知肚明。然而他所考慮的,并非火上澆油,延續二人對立的情緒,而是化解恩怨,讓朱棣減少對方孝孺的怨氣。因為只有朱棣放下芥蒂了,方孝孺才真正能有活命的機會。

慷慨赴死

不久后,朱棣克泗州、下揚州,兵臨長江北岸,劍指京師。朱允炆下詔征集南方各部兵馬入京勤王,方孝孺卻遺憾地嘆道:

「事急矣,遣人許以割地。」

然而他又突然話鋒一轉,說道:

「稽延數日,東南募兵漸集。北軍不長舟楫,決戰江上,勝負未可知也。」

方孝孺三次上疏,都將主動權放在敵人手上。天熱退兵、疑心殺子、割地緩兵,朱棣深思熟慮后,沒有一條按照方孝孺構想的方式行動過。至于慶成郡主渡江談判,朱棣連聽都沒有聽,就將她禮送回城。

而在陳瑄投奔朱棣,朝廷大勢已去后,朝臣都力勸朱允炆離開京城,獨方孝孺不贊同。朱允炆本以為他有高見,匆忙追問,方孝孺卻從容說道:

「請守京城以待援兵,即事不濟,當死社稷。」

事實上,方孝孺的最后一條建議已經算不上策略了,深受儒學思想影響的他,將自身的意志強加給了朱允炆。如此一來,朱允炆就算想逃,也要背負一個千古罵名。

于是恐懼萬分的朱允炆,只能在京城堅守。誰知李景隆和朱穗偷偷地打開了金川門,讓方孝孺死守京城的計劃也化為流水。而朱允炆更是在一把大火中,消失不見了。

1402年6月,朱棣進入應天,準備稱帝。那些曾經與他對抗的建文舊臣,遭到了血腥屠戮。而在尋找書寫即位詔書的人選時,姚廣孝推薦了方孝孺。盡管朱棣一再邀請,方孝孺都未曾前往宮殿。

俗話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方孝孺遇到朱棣,是他一生的不幸,他不愿入宮,朱棣就抓他入宮。可在入宮時,方孝孺卻身著斬衰,為朱允炆服喪。他甚至將朱棣遞過來的毛筆仍在地上,怒斥道:

「有死而已,詔不可草。」

朱棣勃然大怒,下令將他千刀萬剮,以古代最狠辣的刑罰凌遲處死。而在方孝孺死后,朱棣仍難消心頭之恨,他又誅殺了方孝孺的子孫后代,連他的兄弟姐妹也沒有放過。

方孝孺的弟弟方孝友與他一樣,慷慨赴死,大義凜然。他的妻子和兩個兒子自縊身亡,兩個女兒投秦淮河而死。一門忠烈,古今難有。

而在后世,文人對于方孝孺也極為推崇,為了彰顯他的忠義,甚至用小說的形式,將方孝孺的死加工成「十族盡滅」,以此褒揚他的忠誠。除了文人,朱棣之后的皇帝們對他也極盡追寵,朱高熾稱他為忠臣,南明皇帝追謚方孝孺「文正」。畢竟,除了朱棣,任何一個皇帝都想要方孝孺的這樣的忠臣,而不是李景隆那樣的投機取巧的機會主義者。

縱觀方孝孺的一生,他兩次被朱元璋棄用,朱允炆削藩時,他也只是翰林侍講,從未站在決策者的位置上。他的人格高尚,知識淵博,又對朱允炆忠心耿耿。可他卻寡謀少斷,對戰場上的觀察、把控能力極低,總是以想當然的態度去揣測競爭對手,從而使自己的主張全部淪為過眼煙云。

但他作為讀書人,面對朱棣的謀逆,敢于直面恐懼,為心中的信仰而殉道,足見是個大丈夫,也稱得上姚廣孝的那句「讀書種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