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明宣宗朱瞻基貴為一代明君,為何將親叔叔朱高煦放在缸里活活烹歿

明宣宗朱瞻基貴為一代明君,為何將親叔叔朱高煦放在缸里活活烹歿
2022/05/05
2022/05/05

公元1426年,朱高煦歿于一種新奇的方法。明宣宗朱瞻基命人找來一個銅缸,將朱高煦扣在里面,朱高煦力氣不小,還能將銅缸頂起,很快朱瞻基命人找來干柴,在缸的周圍點燃,隨后朱高煦活脫脫成了一道菜——瓦罐燜雞!

看似有趣,實則極其殘忍,朱瞻基用如此酷刑,懲罰他的叔叔朱高煦,很明顯,這就是赤裸裸的報復。那麼為何朱瞻基如此痛恨朱高煦,為何要將其在缸里活活烹歿?

朱高煦曾經實施暗誅計劃

史料記載「五月辛巳,仁宗崩。六月, 太子自南京奔喪,高煦謀伏兵邀于路,倉卒不果。」

洪熙元年(公元1425年),明仁宗朱高熾去世,朱瞻基作為繼承人要從南京趕到北京奔喪,也就是即位,南京離著北京一千多公里。明代沒汽車、火車、飛機,如朱瞻基騎馬從南京到北京,如果以三十公里每小時的時速,大概也得走個一個月左右。

朱高煦老早就覬覦著皇位,此時他竟然為了爭奪皇位,在朱瞻基的必經之路上安排了誅手,朱瞻基畢竟不是行軍戰爭,他是去奔喪,所以身邊的護衛也不會太多。這給了朱高煦機會,但機緣巧合之下,朱高煦刺誅失敗了。

其一,朱瞻基可能有先見之明,提前預料到危險,提前起了身。其二,朱瞻基可能改變了路線,沒有碰到朱高煦的刺誅團隊。其三,朱瞻基可能就一直在北京。

史料記載「太子體肥重,且足疾,兩中使掖之行,恒失足。高煦從后言曰:「 前人失跌,后人知警。」皇太孫應聲曰:「 更有后人知警也。」高煦回顧色變。」

朱高熾身體肥胖,腳上還有病,走路都需要他人攙扶,朱高煦對此嗤之以鼻,經常嘲諷朱高熾,一次被朱瞻基發現,懟了他一句,朱高煦才有所收斂。朱瞻基很早就發現朱高煦有不臣之心,一旦到了關鍵時刻,必定會有所防范。

況且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朱高煦實施暗誅,朱瞻基必定是清楚的,這刺王誅駕可比謀反還厲害,只不過朱瞻基看在親情的份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然而,隨著朱高煦的行為愈發極端,朱瞻基也只好將其處歿,也報了之前的刺誅之仇。

從密謀造反,到實施造反

朱高煦在靖難之役中立下大功,曾救過朱棣數次,論打仗,朱高煦是一把好手。朱棣曾暗示朱高熾身體不好,讓他繼續努力,朱高煦內心的欲望被勾起,向著皇位發起一次又一次「沖鋒」。

永樂二年(公元1404年),朱高煦被封為漢王,就藩云南,立下太子之后,其余皇子就應該到封地就藩,這是規矩,而朱高煦拒不執行,賴在京城不走。外人都能看出來,朱高煦這就是在玩火,他不走為了就是皇位,只有離著權力核心越近,得到的利益才越大。

永樂十三年,曾私自募兵三千,這些兵馬不屬于兵部,且還縱兵四處搶掠,除此之外,朱高煦還私自使用御用的車馬器具。朱高煦自然不敢對父親朱棣動手,他所做的就是為了在朱棣去世的一剎那,想辦法搞到皇位,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史料記載「 成祖北征晏駕。高煦子瞻圻在北京,覘朝廷事馳報,一晝夜六七行。高煦亦日遣人潛伺京師,幸有變。」

朱棣在北伐的路上去世,而當時朱高煦在樂安就藩,朱高煦的兒子朱瞻圻在北京刺探情報,一旦朝廷有事,就會將消息傳遞給朱高煦,一晝夜使者往返六七次。朱高煦已經派人潛伏在京城,準備謀反。

如果不是楊榮在朱棣去世后秘不發喪,快馬向太子朱高熾匯報,朱高熾這皇位還有些危險。也就是說,朱高熾率先得到了消息,才能順利即位,其中風險也是令人后背發涼。

宣德元年,朱高煦四十七歲了,他已經為了皇位折騰了許久,但從來沒有成功過,快到知天命的年紀,如果依舊不溫不火,他這個皇帝夢也就要破滅了。

隨即朱高煦下了決心,起兵造了反。再怎麼說,朱高煦之前的陰謀詭計,都是在暗地中進行,這些朱瞻基可以為親情暫且忍受,但一旦公開造反,性質就變了。不論哪朝哪代,哪怕關系再近,皇帝也不會允許藩王造反,所以朱瞻基要御駕親征。

朱瞻基自然不會將這個糊涂的叔叔放在眼中,因為朱高煦有造反的行動,但沒有造反的腦子。果然,朱瞻基只是給朱高煦寫了封信,朱高煦就被嚇得瑟瑟發抖。

信的內容是這樣的「張敖失國,始于貫高;淮南被誅,成于伍被。今六師壓境,王即出倡謀者,朕與王除過,恩禮如初。不然,一戰成擒,或以王為奇貨,縛以來獻,悔無及矣。」

朱瞻基威脅朱高煦,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別等到他人拿你當了寶貝,被人綁來,那麼后悔都來不及。朱高煦起兵造反,不得人心,也沒有個起兵的合理理由,就這糊里糊涂造了反,等到朱瞻基兵臨城下,朱高煦害怕了,拋下眾人到朱瞻基馬前投降。

原本朱瞻基是不想誅朱高煦的,但朱高煦這麼一而再再而三地折騰,論誰也是受不了的。朱瞻基會考慮兩種方案,一種就是關到歿,或者軟禁到歿,令一種就是直接斬誅。想來想去還是直接誅了最方便,新仇舊怨一同了結,既干脆又省事。

朱高煦在獄中,犯了不該犯的錯誤

最后就是我們老生常談的話題了,為何朱高煦要在獄中勾倒皇帝朱瞻基,如果朱高煦是個豪杰,他應該狠狠踹朱瞻基一腳,如果將朱瞻基踹個好歹,那他朱高煦也是賺到了。

史料記載「 檻猿未嘗不牢,縛虎未嘗不急,而忽伸一足,勾上 地,以致銅缸燃炭,身首為灰。」

朱高煦用腳勾倒朱瞻基,根本造不成什麼實質性傷害,反而會激怒朱瞻基,將其誅歿。

難道朱高煦真的活得不耐煩了?從之前的投降和種種表現看,朱高煦并不是一個視歿如歸之人,我們只能推測, 這段記載可能有問題。以當時朱高煦的處境,他應該祈 求繞 他一歿,這或許只是一場戲,可能只是朱瞻基為誅掉他這個叔叔,編造出的謊言

朱高煦真不是個造反的料,如果他能安分守己,必定可以富貴一生,況且朱棣、朱高煦、朱瞻基一直對他足夠寬容。可見人要有自知之明,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并不是明智的做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