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個人最大的愚蠢:習慣性反駁

一個人最大的愚蠢:習慣性反駁
2022/10/06
2022/10/06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作家李小墨曾說:

「始終要在言語上勝過他人,是我見過情商最低的行為。」

語欲勝人,或許會有一時的勝利,卻永遠贏不來長久的尊敬。

生活中,我們誰都免不了被反駁、被批評。

但愚蠢的人,會習慣性的針鋒相對,不贏不休;而有智慧的人,面對不同的意見時,先消化,再內省。

人生在世,能夠克制自己的反駁欲,便是最大的自律。

01

不知你是否見過這樣的人:

無論你說什麼,他的第一反應就是針對你,反駁你;

無論觀點是否正確,只要言語勝過別人,他就會洋洋得意、并引以為傲。

可事實上,處處反駁,事事爭辯,只會自斷后路,將自己推向不利的深淵。

在明朝,有個叫王樸的進士,因為反駁欲過盛,時常與朱元璋發生爭辯。

幾次都因觸犯龍顏,被貶官回家。

但朱元璋惜才,不久后便將他召回京,任監察御史。

本以為王樸的性情能有所收斂,沒想到的是,擔任監察御史沒多久,他又在朝堂上公然反駁朱元璋。

朱元璋大怒,便將他送往刑場,想挫其銳氣。

不想王樸不以為然,反而義正言辭道:

「陛下升我為御史,現又將我摧殘污辱到這個地步,我今日只求速ㄙˇ。」

朱元璋聽后勃然大怒,見他ㄙˇ性難改,命令趕快行刑,而王樸就這樣斷送了性命。

有人說: 辯論,是毀掉幸福生活的一大ㄕㄚ手。

與親近之人辯論,會使之冷漠疏遠;與旁人辯論,又會徒增怒氣憤恨。

正如富蘭克林說:

「如果你辯論、反駁,或許你會得到勝利,可那勝利是短暫、空虛的……你永遠得不到對方給你的好感。」

過多的爭辯,并不會讓人高看你,反而會使你陷入生活的陷阱;

學會收斂,懂得克制,才是與世長存的最佳法則。

02

魯迅先生說:沉默是最好的反抗。

比起滔滔不絕,一言不發更有力量;比起錙銖必較,靜而退之更有姿態。

漢武帝時期,公孫弘能從一介布衣到當朝宰相,與他的處世態度有著莫大關系。

公孫弘見多識廣,每次議事,他都會把事情詳細陳述一遍,讓皇帝自己抉擇,卻常常遭到同僚的反對和駁斥,但公孫弘從來不去爭辯。

又因為他在生活上極其節儉,時任主爵都尉的汲黯看不慣他,說他嘩眾取寵,必有奸詐,他亦不解釋。

后來,漢武帝問他:

「你所陳述的事情是對的,可當大臣們詰難你的時候,你為什麼不為自己辯解呢?」

公孫弘淡定回道:「知臣者以臣為忠,不知臣者以臣為不忠。」

面對他人的冒犯,公孫弘從不去計較,而是選擇了沉默與包容,最終封侯拜相。

康德曾說:我尊敬任何一個獨立的靈魂,雖然有些我并不認可,但我可以盡可能地去理解。

位置不同,不必爭辯;層次不同,無需較勁。

君子和而不同,仁者向外兼容。

這世間,總有人會不滿你、反對你;若是一一反駁,難免讓自己滿身戾氣,惹人生厭。

遇事不辯,不是理虧退卻,恰恰是在尊重他人的同時,也保全了自己。

真正有胸懷的人,不會站在某個角度爭論說服他人,而是保持沉默的態度,退而遠之。

03

有人說: 為人處世,反駁是本能,反省是本事。

面對不善的言論,習慣性地辯駁、解釋,往往只會彰顯自己的淺薄和無知。

懂得言遲意緩,向內審查,才能化平庸為不凡。

沈尹默早在浙江任教期間,他的書法就已揚名于外。

一次,他在朋友家,即興作了一首五言詩。

不料,第二日陳獨秀看了卻點評道:「詩寫得很好,字卻不怎麼樣,流利有余,深厚不足。」

于是,陳獨秀準備去見沈尹默,人未到,聲已至。

「我叫陳仲甫,在劉三家看到你寫的詩,詩做得很好,字則其俗在骨。」

沈尹默還沒看清來人,就聽到這樣一句「當頭棒喝」。

心想:如此直言批評,著實刺耳。

他正準備反駁回懟時,又轉念一想,忙招呼客人坐下。

陳獨秀見沈尹默很虛心,就和他談起了書法。

這讓沈尹默大受啟發,于是苦練書法,成為一代宗師。

后來沈尹默感嘆:「如果沒有仲甫兄的批評,我達不到今天的水平,也不會有如此高的成就,我得感謝他啊。」

看過一句話:

盯人之短,則天下無人可交;看人之長,則世人皆可為吾師。

面對批評質疑,愚笨的人,會下意識反駁,將自己困于成長的邊緣。

而聰明的人,會第一時間反省自己的問題,從自身找答案。

正所謂: 弱者自困,強者自察。

當一個人擁有了自我批評的勇氣,也就擁有了快速成長的底氣。

04

有一位教授曾說:

「我們唯一能達成一致的事,就是無法在任何事上達成一致。

但我們可以通過自我成長,使得無法達成一致的事情,變得微不足道。」

無謂的反駁,并不能提升我們的能力,不去辯解,才能騰出足夠時間,去精進自己。

沈從文不僅是現代著名作家,還是歷史文物研究家。

但早年的他,也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招到了很多的批評。

有人嘲諷他是個沒有思想的作家;有人駁斥他的作品里只有淺薄的低級趣味。

但沈從文沒有據理抗爭,對批評也置若罔聞。

后來,他開始歷史文物研究。

又有人評價他「整天玩花花草草,不務正業。」

而他絲毫不在意,也不解釋,只專注文物研究。

他每日晚上12點才睡,早上5點就起來研究文物;無法用手寫時,就堅持口述,讓朋友幫他寫。

最終,歷時15年,他著述了《中國古代服飾研究》一書,在文物研究方面取得了卓越成就。

《道德經》有言:辯者不善,善者不辯。

面對他人的駁斥,多說無益;不進耳、不入心,便不能傷你分毫。

真正聰明的人,不在別人的嘴里淪陷,只在自己的心中修行。

專注于自己的行動,深耕自己的能力,當你到達山頂就會發現,外界的聲音,不過過眼煙云。

看過一個哲理故事:

有人問:「大師,快樂有什麼秘訣?」

大師答:「勿與愚者爭。」

問的人說:「我完全不認同你的觀點。」

大師答:「是的,你說得對!」

習慣性辯駁,是一種本能;但能收斂克制,卻是一種能力。

愚蠢的人,喜爭好辯,自斷后路;仁慈的人,靜而不爭,容納萬物。

和善的人,反求諸己,察而自省;智慧的人,一笑而過,自我精進。

老子言: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