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朱祁鎮僅憑千余人便重奪皇位,朱祁鈺為何對「奪門之變」毫無抵抗

朱祁鎮僅憑千余人便重奪皇位,朱祁鈺為何對「奪門之變」毫無抵抗
2022/06/25
2022/06/25

景泰元年(1450年),在土木堡兵敗被俘的明英宗返回大明,雖被明代宗朱祁鈺奉為「太上皇」,但卻就此被囚南宮長達七年。七年之后,景泰帝朱祁鈺病重,石亨、張軏、曹吉祥、徐有貞等發動「奪門之變」,僅憑一千多人,便兵不血刃的幫朱祁鎮重奪皇位。

「奪門之變」始末,一場幾乎沒有流血的政變

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明代宗朱祁鈺病重,在太子朱見濟早夭的情況下,朱祁鈺即無其他兒子,也未明確儲君之位。皇帝病重而儲君未定,以致朝野上下人心浮動,而在這種背景之下,一些有心人開始行動了起來。

作為明代宗的近臣, 太子太師、武清侯石亨眼見皇帝病重,立即派人找到了中軍都督府右都督張軏和宦官曹吉祥,對二人推心置腹的說道,「如今皇帝病體沉重,如有不測,又無太子,如今朝中議立太子,可這是文官的事情,到時候新君即位,與我等有何干系?不如你我乘勢請太上皇復位,豈不是立下不世之功?」

對于石亨的建議,張軏與曹吉祥當即表示同意,三人又經過細細商議后,決定分頭行事。其中,曹吉祥進宮密見孫太后,取得了孫太后對復辟之事的支持;石亨和張軏則跑去與太常寺正卿許彬商議,許彬聽了二人來意后,雖然表示自己年紀太大,已經無法參與此事,但卻向兩人推薦了左副都御史徐有貞。

石亨、張軏遂又連夜找到徐有貞,徐有貞對于二人的提議當即表示同意,甚至還夜觀天象占卜了一番,表示此事大有可為,三人于是又詳細謀劃一番,決定于正月十六日晚動手。

正月十六日晚, 徐有貞暗訪右都御史楊善和靖遠伯王驥,二人皆表示愿意以ㄙˇ報答太上皇,當時已經七十多歲的王驥不僅親自披甲上馬,甚至還將兒子和孫子都帶在了身邊,之后又與石亨叔侄、曹吉祥叔侄會合。而張軏則以瓦剌擾邊,護衛京城安全為名,調集了大隊京營官兵,在與石亨等人會合后,大隊人馬一同涌向皇城。

夜間的皇城雖然宮門緊閉,但宮門鑰匙卻掌握在石亨手中,因此這支一千余人的隊伍,得以順利從長安門進入皇城,雖然皇宮內守軍對于這大隊人馬十分奇怪,但由于石亨等人的身份,卻也沒人敢阻攔,以致眾人順利抵達了南宮,并在撞塌南宮墻壁后,涌入了南宮之中。

南宮之中,正在秉燭夜讀的朱祁鎮突見大隊人馬涌入,還以為是弟弟派人來ㄕㄚ自己,不禁被嚇的驚慌失措,直到涌入的眾人在自己面前紛紛拜倒在地,朱祁鎮這才回過神來,問道,「莫非你等是請我復位麼?」

搞清楚了石亨等人的來意后,朱祁鎮在眾人的簇擁下直奔大內,見到如此大隊人馬ㄕㄚ來,東華門的士兵本想阻攔,但在朱祁鎮表明自己太上皇的身份后,士兵們也只得低頭放行。于是,眾人兵不血刃的進了大內,并將朱祁鎮扶上了奉天殿的皇帝寶座。眼見天色微亮,石亨當即敲響鐘鼓,召集群臣早朝。

大臣們早已接到了明代宗今天要臨朝的消息,然而當他們來到奉天殿,卻驚訝的發現,皇帝寶座換了主人,還不等大臣們搞清楚事情真相,徐有貞便喊道,「太上皇復辟!」朱祁鎮隨即宣布,「景泰皇帝病重,群臣迎朕復位,你們依舊各司其職」。大臣們見此,只好跪倒參拜。

與此同時,正在乾清宮梳洗,準備臨朝的朱祁鈺,突然聽到奉天殿那邊撞鐘擂鼓,疑惑的問道,「莫非是于謙?」就在眾人不知如何回答時,宦官興安回奏說是太上皇復位,景泰帝朱祁鈺這才連說了三個「好」字,然后喘了幾口氣,重新躺回床上,接受了這個現實。

這場兵不血刃的政變,至此正式告終,被幽禁了七年之久的朱祁鎮,就這樣兵不血刃的奪回了皇位。

面對朱祁鎮的政變復辟,朱祁鈺為何毫無抵抗之力?

縱觀歷朝歷代的政變,就政變成功的簡單程度而言,「奪門之變」絕對可以名列前茅。事實上,在將朱祁鎮幽禁南宮后,朱祁鈺并非沒有防備,他不僅將南宮嚴密封鎖,就連食物都只通過小洞遞入,而且加派錦衣衛嚴加看管,甚至將南宮周圍的樹木全部砍伐殆盡,為的就是防止有大臣秘密接觸朱祁鎮。

那麼,對于「奪門之變」,朱祁鈺為何毫無還手之力呢?

1、參與人員身份特殊,政變過程極為順利。「奪門之變」的參與人數雖然并不算多,但主要成員的身份卻極為特殊,而正因如此才使得這次政變極為順利。其中武清侯石亨,他不僅深受朱祁鈺寵信,而且是武將集團的首腦之一,更直接掌控著皇城鑰匙;右都督張軏則直接掌管京營,可以就近調兵入宮;靖遠伯王驥雖然已經致仕,但卻曾奉命守備南宮,監視太上皇朱祁鎮。此外,由于孫太后同意了這次政變,其兄長孫繼宗、弟弟孫顯宗也率子婿、家奴等四十三人亦參與其中。

憑借這幾人的緊密配合,雖然參與政變的僅僅只有一千余人,但卻足以保證順利的將太上皇朱祁鎮從南宮接出。之后,憑借著朱祁鎮的太上皇身份,以及孫太后的首肯,這些人也足以在皇宮暢通無阻,進而順利抵達奉天殿。 在此期間,朱祁鈺根本無從反應,甚至都沒有得到政變的消息。

2、朱祁鈺膝下無子,皇位重回英宗一脈眾望所歸。由于太子朱見濟早逝,而明代宗朱祁鈺又無其他兒子,因此在其百年之后,皇位傳承無非三種結果:一是上任皇帝、現任太上皇朱祁鎮;二是廢太子朱見深,即太上皇朱祁鎮之子;三是外地其他藩王。

然而,無論是從法理方面,還是從朝廷禮制方面來講,外地藩王繼承皇位的可能性都極小,皇位重回英宗一脈幾乎是眾望所歸,甚至連于謙當時也支持復立朱見深 。如此一來,在皇帝重病而儲君未立的情況下,對于朱祁鎮的復辟,朝臣們從心理上完全可以接受。

3、景泰以來朝臣分化,明英宗不乏支持者。景泰朝大臣的分化,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次源于對待朱祁鎮的態度,朱祁鈺繼承皇位后,曾派右都御史楊善、工部侍郎趙榮率人出使瓦剌,而楊善、趙榮卻在沒有圣旨的情況下,將明英宗迎了回來, 可見朱祁鎮雖然因「土木兵敗」聲望大損,但朝中仍不乏支持者,楊善、許彬便是其中代表

第二次源于改立皇儲事件,孫太后在同意朱祁鈺即位之前,卻先立朱祁鎮之子朱見深為太子,自然是想將皇位留在明英宗一脈,而朱祁鈺隨著皇位鞏固,卻不想再將皇位傳回英宗一脈,于是在景泰三年(1452年),不惜通過賄賂朝臣來獲取支持,從而將朱見深廢除,改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為儲君。

第三次源于代宗病重立儲,前文說過,由于朱祁鈺之子朱見濟早夭,而他又沒有其他兒子,因此導致其重病之時,儲君之位空懸,結果因為立儲朝臣再次分化。其中大學士王文、宦官王誠等意圖擁立襄王朱瞻墡世子,而禮部尚書王直、禮部尚書胡濙等,包括兵部尚書于謙則傾向于復立朱見深。

此外,由于「土木堡之變」中武將功勛集團損失慘重,而于謙等文臣在「北京保衛戰」中的出色表現,導致景泰朝以來出現了以文御武、文強武弱局面,武將集團對此極為不滿,而這也是石亨雖然深受明代宗寵信,卻仍然參與政變的原因。

綜上所述,正是由于政變過程極為順利,而朝臣們又分化嚴重,再加上英宗復辟符合法理、禮制,因此當朝中大臣發現政變之后,雖然一時間驚疑不定,但在朱祁鎮做出大臣們仍然擔任原職的口頭承諾以后,便也迅速接受了這一現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