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司馬昭除掉曹髦后,被忠臣們責罵,他是如何善后平息眾怒的

司馬昭除掉曹髦后,被忠臣們責罵,他是如何善后平息眾怒的
2022/08/06
2022/08/06

曹髦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被臣子當街弒ㄕㄚ的皇帝,他以玉碎的決絕,讓曹氏先祖的血性,最后一次閃耀。

曹髦是曹丕的孫子,東海王曹霖的庶長子。本來曹家的皇位,無論如何也輪不到曹髦來坐,可自從高平陵事變后,司馬家族掌握了軍政大權,小皇帝曹芳成了傀儡。與此同時,曹氏宗族子弟,都集中于鄴城被監視居住。

不甘心當木偶人的曹芳,想發動Z變干掉司馬師,結果打虎不成反被咬。曹芳被廢后,曹髦被選中,繼續扮演木偶角色。

不過,這位高貴鄉公曹髦,其實是個很厲害的角色,鎮東將軍石苞,受到召見后向司馬昭匯報,用了一個「非常主也」,來表達對曹髦的敬服。

曹髦即位的時候只有13歲,少年兒童一枚。不過,這位少年郎從到達京城的第一天,就給人們一個耳目一新的感覺。他有禮有節,從容雅致,不卑不亢,處處彰顯著皇家的雍容氣度。

曹髦的這個表現一點不奇怪,他學識淵博,多才多藝,在他短暫的十九年中,留下了多部儒家學術著作,以及眾多詩歌和畫作。很多史學家評論,曹髦頗具其曾祖曹操的神韻。

然而,歷史給他的第一個身份卻不是學者,而是政治家,傀儡政治家,這就是他的悲劇。

曹髦不甘心被貼上傀儡的標簽,在他即位的第二年,一個天大機會擺在他眼前——大將軍司馬師在征討毋丘儉時,暴亡于許昌!

曹髦靈機一動,立刻下旨:尚書傅嘏率六軍回朝,司馬昭留守許昌。曹髦的小算盤是,只要大軍回到洛陽,他就可以奪回兵權。

不料,已經從司馬師手中結果大將軍印的司馬昭,并不理會曹髦的圣旨,他親率·大軍回師洛陽。曹髦沒辦法抗衡司馬昭,只好違心地下旨,任命司馬昭為大將軍。

這次奪權的失敗,讓曹髦很沮喪。司馬昭順利接管大哥的權柄后,也加快了代曹的準備工作,此后幾年,曹髦被迫對司馬昭多次封賞:大將軍加侍中,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劍履上殿參拜不名;封高都公、晉公,建晉國;加九錫,假斧鉞,假黃鉞......

曹髦很清楚,當司馬昭到賞無可賞的地步時,就是自己禪位的時刻了。甘露五年五月初六,曹髦召來心腹王業、王沈和王經,說出了那句千古名言:

「司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廢辱,今日當與卿自出討之。」

說罷,他扔下寫好的討司馬昭詔書,令仆射李昭、黃門從官焦伯等人,馬上整頓宮中的侍從、郎官和宦官,拿起武器,準備親自征討司馬昭。

沒想到王業和王沈是兩個小人,平時圍著曹髦談天說地論學問,講起道德文章來慷慨激昂,大義凜然,到了關鍵時刻,二人立刻露出丑態。他們出了宮,急匆匆跑到司馬昭那里告密去了。

司馬昭大吃一驚,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曹髦會以卵擊石,拿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勁頭跟他杠。他急忙令弟弟屯騎校尉司馬伷,率軍前去阻攔,又令中護軍賈充率軍為后援。

當雞蛋非要跟石頭玩命的時候,估計石頭也哆嗦。曹髦仗劍蹬車,率領一幫比農民軍裝備略強的雜役,出現在司馬伷面前時,司馬伷部下幾百名正規軍,居然被嚇得一哄而散,把司馬伷孤零零地扔在那里。

司馬伷傻了,沒見過這種場面啊。虧得賈充即使出現,否則司馬伷恐怕就被曹髦祭旗了。然而,賈充率領的最精銳御林軍,在曹髦親自揮劍砍ㄕㄚ時,也嚇得連連退卻,不敢應戰。

我們不得不說,有時候實力在氣勢面前,表現得不堪一擊。曹髦即便是木偶,但是龍袍在身,讓士兵們握兵器的手,都不由軟綿無力。

一個不知道「ㄙˇ」字怎麼寫的家伙跳出來,舍人成濟問賈充:主子,接下來怎麼做,您發話。賈充輕描淡寫:晉公白養你們啦,這事還用問嗎?

成濟和他的兄弟成倅心領神會,二人縱馬挺槍,直奔曹髦,對著他的胸口就扎了進去。堂堂大魏皇帝,就這樣橫尸街頭!

自古王朝更迭,末代帝王被權臣弒ㄕㄚ的比比皆是,一般情況下,他們都會讓末帝們「病逝」,以掩人耳目。如今光天化日之下,直接讓皇帝透心涼,怎麼堵得住悠悠之口?司馬昭怎麼辦?司馬昭用了四招:找背書、拉墊背、推責任、裝好人。

第一招:找背書

曹髦慘ㄙˇ,司馬昭首先會面臨朝中政治勢力的反彈。現場第一個表達無聲抗議的,居然是司馬昭的親叔叔司馬孚,他抱著曹髦的尸首,放聲大哭。

司馬孚雖然是司馬家族的核心人物,可是他的立場,卻始終站在曹魏政權一邊。后來司馬炎受禪登基,司馬孚拉著曹奐的手,哭著說:我永遠是魏臣。

司馬昭對這位叔叔頭疼不已,也不敢得罪,只好當佛供起來,不敢招惹。如今曹髦躺在司馬孚腿上,司馬昭躲都躲不開。

好在司馬孚夠理智,他也知道大侄子取代曹魏已經不可阻擋,撕破臉也無濟于事。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要求以諸侯王之禮安葬曹髦。司馬昭心里樂開了花,成交!

第二個表達抗議的是好友陳泰。陳泰是陳群的兒子,陳家與司馬家是世交,跟司馬孚一樣,陳泰對司馬師、司馬昭兄弟擅權極為不滿。陳泰在朝中的影響力太大,司馬昭需要他出來說話。然而,陳泰閉門謝客,堅決不露面。

司馬昭威逼陳泰的舅舅荀顗(荀彧第六子)出面「請」佛,陳泰不得已,只好充當了司馬昭的工具。陳泰指出,要想平息事端,必須ㄕㄚ罪魁賈充。司馬昭直撓頭,堅決不答應,最后陳泰只好再退一步,要求拿成濟兄弟當替罪羊,司馬昭鼓掌起立。

有司馬孚和陳泰做背書,朝中其他大臣,也只好把一腔怒火壓在心里。

第二招:拉墊背

倒霉的成濟、成倅兄弟,做夢也沒想到,他們主動為主子排憂解難,到頭來卻成了棄子。哥倆不服罪,當抓捕人員到來時,他們脫光衣服,跳上房頂,高聲喊冤,大罵司馬昭背信棄義。

抓捕人員火了,直接搭弓放箭,把他倆射成了刺猬。其實司馬昭還算厚道,只ㄕㄚ了哥倆,沒有禍及他們的家人。既然愿意當走狗,就該徹底一點嘛,何必臨ㄙˇ都讓人看不起!

第三招:推責任

接著郭太后這面召之即來的大旗,又發揮了作用,她被迫寫下詔書,大意如下:

「曹髦真不是人吶,我算是瞎了眼。對他我早就失望了,幾次跟大將軍說要廢了他,都是大將軍仁厚,說還要給他機會。后來這家伙喪心病狂,居然拿箭射我的宮殿,又要ㄉㄨˊㄙˇ我。被發現后他居然帶兵闖宮要ㄕㄚ我。多虧大將軍及時發現才救了我。他混在人群中,被士兵誤ㄕㄚ,純屬咎由自取。我宣布廢除他的皇帝資格,以平民之禮安葬。」

一道詔書,把曹髦描繪成十惡不赦的魔鬼,司馬昭倒成了好人,仿佛他不出手,曹髦就成了弒母的惡棍。

接著司馬昭又ㄕㄚ了王經:就是這家伙,挑唆皇帝不學好,才導致今天的局面!

王經冤吶!曹髦跟王經、王業、王沈商量討伐司馬昭時,王業和王沈當面贊成,轉身賣主,而王經則堅決反對曹髦的這個做法,他說你這麼做不是治病而是加重疾病。曹髦不聽,王經獨自離開。

可是王經沒有拿曹髦賣錢,司馬昭很不爽,于是把他當作曹髦的幫兇推了出去。

第四招:裝好人

案發后,司馬昭不早不晚地出現,哭得比司馬孚、陳泰還要傷心。可惜他沒看過《紅樓夢》,如果加上一句:「曹弟弟,愚兄來遲了!」說不定會被評為「感動魏國年度人物」。

除了ㄕㄚ成濟兄弟外,司馬昭還找借口,ㄕㄚ了好幾個反對派,理由是:他們在事發當天,救駕不力,必須從嚴從重處理。

接著司馬昭又「請求」郭太后:曹髦畢竟當過天子嘛,雖然對不住您,您還是開開恩,收回成命,以王禮安葬他吧。

處理完曹髦的后事,司馬昭立刻宣布,擁立曹操的孫子,燕王曹宇之子曹奐為帝。曹奐的上位,讓人們立刻淡忘了曹髦之ㄙˇ,似乎還能說明一件事:你們看,我司馬昭哪有什麼野心,還不是曹家打工嘛,我的心都操碎了,命苦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