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朱棣為何恩將仇報,在北征蒙古部落回歸途中將朵顏三衛剿滅

朱棣為何恩將仇報,在北征蒙古部落回歸途中將朵顏三衛剿滅
2022/04/08
2022/04/08

朱棣造反時,「沖鋒陷陣皆三衛兵」,朵顏三衛替他立下了汗馬功勞。

朱棣得位后,也給了朵顏三衛豐厚的回報,雙方一度保持了很好的關系。

可是,最后雙方的關系還是惡化了。朱棣奪位二十年后,對朵顏三衛發起了猛烈進攻!

曾經的戰友,為何會走到這一步呢?

這背后,是朱棣一個重大失誤!

立有大功的朵顏三衛

朵顏族,原為元之兀良哈,元代中葉部分居住在朵顏山地區。

朱元璋取天下后,朵顏元帥府內附。

此后,朱元璋設朵顏、泰寧、福余三指揮使司,以各部首領自統其眾,歸寧王朱權指揮。

在諸王出賽作戰時,朵顏三衛騎兵驍勇善戰,自然令朱棣垂涎三尺。

朱棣起兵后,決心拉寧王下水,并掌握驍勇的朵顏三衛。

朱棣只身進入大寧城,與寧王交談,暗中使人厚賂三衛。

安排妥當后,朱棣表示離開,旋即,在寧王送他到郊外后,以伏兵劫持了寧王。

接著,三衛騎兵和其他被拉攏的戍卒一呼畢集,迅速控制了大寧!

隨后,朱棣率領大寧兵馬及三衛兵一起南下,并從三衛中挑選三千精銳為奇兵。

「自是沖鋒陷陣皆三衛兵。成祖之有天下,自克大寧始」。——《明史.三百三十二章》

此后,在朱棣奪取天下的過程中,朵顏三衛立下了汗馬功勞!

「蘊含心思」的厚報

奪了天下,自然要論功行賞,報答人家。

朱棣的回報是:「盡割大寧地」,將大寧地區全部讓給了朵顏三衛。

朱棣給朵顏三衛豐厚回報的背后,是他的小心思。

大寧在塞外,必須駐扎重兵。而且,由于遠離南京,統帥必須有高度的自主權。

可是,朱棣本人就是以擁強兵的藩王造反奪位的!他當然不能容忍北方在出現如當年他和寧王這樣擁重兵的王或將領。

另一方面,朱棣奪位,最后是靠長驅直入,直搗南京取勝的,而建文帝更是不見蹤影!

所以,朱棣很長時間內必須留在南京,繼續發揮南京的首都功能,以實現對全國的控制,鞏固其統治,不可能迅速回到北京。

正好,朱棣奪位之初,蒙古分裂,各部與明的關系都還不錯,暫時威脅不大。

因此,朱棣將大寧行都司內遷到保定,將大寧地全部讓給了朵顏三衛。

如此,一來報答了朵顏三衛的功勞,二來防止了再出現「朱棣第二」,你好我好大家好。

漸行漸遠

不管出于什麼考慮,朱棣給了如此豐厚的回報,雙方自然進入了「蜜月期」。

一段時間內,三衛朝貢不絕,朝廷封賞不斷,大家關系良好。

不過,「蜜月」,總是有期限的。

朵顏三衛雖已經歸附大明,但無論是生產生活方式,還是文化認同、ㄒ丨ㄝˇ緣關系,或是在地緣上,都顯然與草原各部天然靠近。

當年朵顏歸附,主要是受到傅友德等人北伐的影響,懾于大明兵威。

如今,當年壓在他附近的寧王走了,燕王也走了。

一方面,大明對他的「威」少了。另一方面,大明能提供給他的保護也少了。

夾在蒙古各部與大明之間,朵顏三衛的處境非常微妙。

一方面,他們「陰附韃靼」,借市馬的機會刺探大明情報,幫助韃靼抄掠邊地;

另一方面,當大明譴責時,他又麻溜認錯,貢馬贖罪。

如果說此時三衛還是兩面討好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就「沒得選」了。

阿魯臺掌握韃靼實權后,利用與三衛首領的姻親關系,極力拉攏。

另一方面,1416年,阿魯臺控制了兀良哈(三衛)部所據有的游牧之地。

大明皇帝遠在南京,而阿魯臺控制著他的命根子(游牧之地),并對你極力拉攏。

如此,三衛「復附韃靼為叛」。

不過,總體上,三衛沒有像阿魯臺一樣公開與大明為敵,關系仍沒有完全破裂。

因此,原本,他并不是朱棣的重點壓制對象。

朱棣的面子

兀良哈只是阿魯臺的依附者,朱棣的主要壓制對象自然是阿魯臺。

1422年,朱棣第三次親征漠北。

朱棣北伐,常常興兵五十萬,耗費極大,因此,此次親征遭到了百官的強烈反對,朱棣堅決否決,堅持北伐。

然而,朱棣北伐,還有另一個特點:線路單一。每次都走一樣的路。

阿魯臺不傻,已經吃過一次虧了,沒必要再吃一次。

于是,阿魯臺遠遁,朱棣勞師遠征,戰果不多。

這下好了,不聽百官勸諫,執意親征,結果勞民傷財卻沒有說得過去的戰果!

朱棣也是要面子的好吧!

朱棣把眼睛一轉,盯上了兀良哈。

朱棣表示:阿魯臺這麼囂張,關鍵就是以兀良哈為羽翼!應當還師剪滅!

領導發話了。

兀良哈,由原本可征可不征的對象,變成了必征的對象!

猛烈攻擊

朱棣以步騎2萬,分5路進攻。

明軍轉兵東南,于七月十五進抵,發現兀良哈部數萬之眾正驅趕牛馬車輛西走。

明軍騎兵二話不說,上來就戰,朱棣親自率領先鋒誅敵數百,兀良哈部潰散。

此地,一面是山,一面是河。

朱棣率領明軍依山而營,登高瞭望,見兀良哈散而復聚。

朱棣以一部從右翼渡河,斷其后路,一部出左翼夾擊,又提前伏神機弩、火銃于敵潰散必經的森林。

明軍夾擊下,兀良哈潰散,潰兵進入了神機弩、火銃組成的伏擊圈,又被狂揍一頓。

朱棣猛追30余里,一直誅到兀良哈營地,斬除部落首領數十人,獲牛馬10余萬,「夷其營而還」。

兀良哈部眾紛紛請降,朱棣下詔班師。

后續:常年為患

明仁宗即位后,朝廷下詔,令三衛改過自新。三衛頭目來歸,關系一度恢復。

此后,三衛時而謝罪入貢,時而抄掠各地。

后來,正是三衛給瓦剌帶路,引瓦剌大軍進入,才引發了英宗親征及土木堡之變。

三衛南遷,不但屢屢威脅大明,更是常常為瓦剌、韃靼為向導,終明一世,始終是大明之患。

沉痛的教訓

朱棣與朵顏走到這一步,正是源于他在封賞時的失誤。

對于崇尚武力的游牧民族,要想搞好關系,必須建立在「兵威」之下。

三衛當初內附大明,不是因為大明的待遇好,而是大明的兵威!

當時,兵威既足以震懾住他,又足以保護他免受其他各部的掠奪!

可是,恰恰是朱棣對三衛不恰當的封賞,使大明兵威大減!

朱棣應當知道大寧意味著什麼!

當年,他父親朱元璋對他闡述「塞外防御」的思想時曾表示:敵人來攻我,要麼攻大寧,要麼攻開平,你們只需兩翼夾擊,就可以殲敵于塞外!

大寧、開平是明北方防線突出于中部的重鎮,由于明軍在此駐有重兵,蒙古如果不攻大寧、開平而攻其他地方,大寧、開平明軍擊其后路,蒙古軍將陷入腹背受敵的危險!因此,蒙古必然只能攻大寧、開平。

如此,盡管明北方防線十分漫長,但敵人可以選擇的進攻方向卻完全被限制在開平、大寧,明軍因此可以不再顧此失彼,完全掌握了戰略主動!

完全掌握戰略主動,大明才有足夠的兵威壓制對手,才可以長期保持與三衛的友好關系。

可是,朱棣拱手將大寧甩出,完全交給三衛。

得到厚賞的感恩之心只是一時的,而安全、利益則是永恒的。

由于大明在塞外力量削弱,大明既不可能控制三衛,更不可能給三衛提供及時的保護!

如此,三衛自然漸行漸遠了!

而朱棣失誤的代價,遠遠不單是失去了三衛這個戰友。

退出大寧,孤立于外的開平也必然不能支撐,整個塞外防御體系將不復存在!

如此,萬里長城萬里長,敵人想攻何處就攻何處,明軍完全無法預料,將陷入徹底被動!

盡管朱棣本人以攻為守,取得了一些勝利,但由于失去塞外據點,大明的戰略主動權已喪失!

如果事情有變壞的可能,不管可能性多小,他總會發生。——《墨菲定律》

朱棣對朵顏三衛的封賞本身就是極為冒險的。

他企圖通過這樣的安排,既拉攏三衛,又改變朱元璋時期「王子鎮邊」的局面,為此不惜冒險將大明塞外防御的關鍵拱手讓與朵顏。

其結果是:朋友也沒了,安全也沒有了!

雞飛蛋D!

朱棣確實是有雄才大略的皇帝,但是···這個失誤,不能不提!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