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順治皇帝福臨在關外已經即帝位,為何入關后再舉行一次登基大典

順治皇帝福臨在關外已經即帝位,為何入關后再舉行一次登基大典
2022/06/13
2022/06/13

多爾袞率領清軍占領北京之后,一邊積極追剿農民軍,一邊安撫北京以及被清軍占領地區的民眾,這些都是明面上的工作,主要是為了大清進一步征服和統治中原做準備。

與此同時,他還暗地里準備另外一件大事,就是為順治皇帝在北京登基做精心謀劃。可以說這件事情才是他所有的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一切明里暗里的工作都是圍繞這個中心工作展開。

1644年10月1日,在占領北京城五個月之后,多爾袞親自為福臨在北京城舉辦了盛大的登基典禮。

我們先來看看順治皇帝登基大典的過程。

這天黎明時分,清政府內院官員奏請順治皇帝福臨前往天壇。于是七歲的福臨身穿天青色禮服,乘坐輦車,出大清門去北京城南的天壇。

在他前面,是由儀仗隊組成的隊列,一路吹吹打打,鑼鼓喧天。在他后面,是攝政王多爾袞率領的滿清眾位親王、滿洲貴族以及文武百官組成的龐大隊列。整個隊伍前后有上萬人,浩浩蕩蕩,首尾足足有十幾里長,恢宏壯觀。

祭天典禮在天壇的圜丘舉行。

圜丘是一座用藍色玻璃磚砌成的圓壇,鑲嵌在外方里圓的兩重高大圍墻里。圜丘主要是祭天的場所,是依據「天圓地方」的概念修筑成一個圓形的建筑。站在圓壇上舉目仰天,只能看到蔚藍的天空,腳下是一片藍色,給人增加了一種「天」的感覺。

從明成祖朱棣打敗他侄子把首都遷徙到北京之后,這里就成了大明歷代皇帝祭天的官方地方,皇帝登基祭天或者重大節日祈福上天護佑時,都在這里舉行登基大典或者祈福大典,以告慰上蒼。

皇帝即位,一直都認為自己是上天之子,自己做皇帝,是代行上天旨意管理民眾,所以到圜丘祭天,就成為了一種慣例。

滿洲雖為少數民族,但對中原文化的依賴卻從沒有放棄過,在某些地方,他們時時處處仿效中原。皇太極登基時,在很多漢族大臣的推動下,他就采取了中原皇帝的登基儀式,首先到盛京(今沈陽)德盛門外的天壇去祭告天地,表明自己「君權神授」,替天行事。

皇太極ㄙˇ后,滿清貴族經過一系列明爭暗斗,皇位最終落到福臨身上。同樣也在盛京舉辦過一次登基典禮。

然而,到了北京,還一臉懵逼的福臨又被多爾袞拉著舉行了這次登基大典。

福臨由昭亨門降輦進入圜丘,百官列于東西兩則。這時候奏樂開始,福臨在樂聲中行至神位前上香、行禮、獻玉帛等,做完這些,接下來就是他親自朗讀祝文。這是整個登基大典的[高·潮],在祝文里福臨宣布仍用大清國號,以順治紀元,定都燕京。

此后,福臨帶著文武百官再次行禮,再次獻禮、祝帛等程序。

舉行登基大典時,天還沒有大亮,圜丘南面的燎爐里,會燃起松柏木、檀香木,香煙繚繞,香氣襲人,也給登基儀式增添了光明,也增添了莊嚴、神秘的氣氛。

儀式結束,侍從就會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黃袍讓福臨穿上,這就是黃袍加身。穿上黃袍的福臨向南獨坐,文武百官列于兩廂,大學士剛林呈上皇帝玉璽,向他祝賀。此時百官向福臨行三跪九叩之禮,三呼萬歲。

至此,整個登基大典結束,告天之禮完畢,福臨正式登基為清朝皇帝。

福臨是個小孩子,做皇帝對他來說,并不是一件讓他多麼感興趣的事情。這一切都是攝政王多爾袞在漢族大臣的精心謀劃下進行的。

其實,在多爾袞進行北京十多天以后,他就在暗地里籌劃福臨二次登基大典的事情了。當時就有漢族大臣督察院參政祖可法、張存仁等人給多爾袞上疏,指出北京城的重要性,認為把福臨皇帝接到北京,才能是大清江山社稷日益牢固。

這些漢族大臣的建議,與多爾袞內心深處的想法不謀而合,于是在北京城漸漸穩定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把福臨迎接到北京城,并積極謀劃了這次與眾不同的登基大典。

其實,在皇太極ㄙˇ后,福臨順利成為大清皇帝,并在盛京進行了一次登基大典,那麼為什麼他要在進入北京后,多爾袞還要為福臨舉辦一次登基大典呢?

首先,多爾袞在內院大學士范文程、洪承疇等人的精心籌劃下,精心安排福臨登基大典,主要的目的還是為強化大清對中原的統治。

以前大清是遼東的一個少數民族,無論是皇太極在盛京登基稱帝,還是福臨在盛京登基稱帝,只能說他們是滿族人的皇帝,而非廣大中原漢族人民的皇帝。他們在盛京稱帝,只能代表著他們是以盛京為中心的少數民族政權最高統治者,而非以漢族為主體的中原民族統治者。

在盛京登基稱帝,只能代表著對中國東北地區的統治,而不能代表對中原地區的統治。只有福臨在中原登基稱帝,在中原人民的心目中,他才是真正的「上天之子」,是上天派到人間的統治者。

其次,燕京是元、明兩代王朝的首都,這里是中原王朝的政治、文化、經濟中心,福臨只有在這里正式登基稱帝,才能代表著滿清王朝正式將統治范圍從關外擴大到關內,已經不是一個偏安一隅的少數民族小朝廷,而是一個地大物博的大國,統治范圍不僅局限于北京、河北地區,還將進一步擴展到中國所有邊疆,要「定天下」,要定中國。

此外,福臨在北京舉行登基大典,無論對于多爾袞還是福臨個人來說,都要比第一次登基意義重大。通過在北京城的登基大典,多爾袞的政治地位又得到進一步提升和加強,而福臨作為皇帝,他「上天之子」、「替天行事」的意義也得到強化,有利于他親政以后施政,讓他成為名副其實的最高統治者。

正因為如此,多爾袞對福臨的登基大典格外重視,為了不讓中原人笑話,他明確告訴范文程、洪承疇等人,要嚴格按照歷代傳統登基制度籌備,要求 「不得草率溷亂,有褻大典」,意思就是要求籌備登基大典的人要完全按照中原皇帝登基的儀式、制度來組織大典工作,讓福臨認認真真做一個中原皇帝。

多爾袞也對大典的諸多細節進行把關,聽取籌備大臣們的意見,積極參與到籌備登基大典工作中去。

有一次,禮部將大典上的奏樂上奏給多爾袞,并請示他定樂章,洪承疇、馮銓、謝升等人提出郊廟樂章的用字,他們這樣寫道: 「郊廟及社稷樂章,前代各取佳名,以昭一代之制,除漢魏曲名各別,不可枚舉外,梁用雅,北齊及隋用夏,唐用和,宋用安,金用寧,元宗廟用寧,郊社用成,明朝用和,本朝削平寇亂以有天下,擬改用平字。郊祀九奏:迎神奏始平,典玉帛奏景平,進俎奏感平,初獻奏壽平,亞獻奏安平,終獻奏雍平,饌奏熙平,送神奏太平、望燎奏安平,宗廟六奏,社稷七奏……。」

多爾袞同意了他們幾個人的建議,采用了他們提出的郊祀、宗廟、社稷樂章。

福臨在北京的登基大典,可以說完全按照中原王朝的登基制度舉行。以多爾袞為攝政王的滿清統治者,通過福臨在北京的二次登基,進一步建立起他們的統治秩序,把滿清王朝在中原的統治又向前推進了一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