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素書》:善策者才無惡事,無遠慮則有近憂

《素書》:善策者才無惡事,無遠慮則有近憂
2022/06/14
2022/06/14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一個真正稱職的人,應該是在問題出現之前就遠遠地發現可能存在的危險,在沒有形成具體威脅之前預先化解,甚至能夠將此轉換到自己可以利用的發展機會之中,而遲鈍、盲目自大都是人生最應該忌諱的東西,誰犯規,誰就會被踢出局。

這個世界是一個不斷在變化的時代,就好像有一句話說的一樣:世間唯一不變的規則就是一直在變的規律。

所以一個人在這不斷變化之間,唯一能夠讓自己占據主動權的就是在變化之前,從事物的細微細節之處找到事物的端倪,以此來糾正自己的言行,避免可能會出現的問題。

就像《素書》之中所說的一句話: 善策者無惡事,無遠慮者有近憂。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專心致力于籌策謀劃的人沒有險惡的事情發生,沒有長遠謀略的人必定有眼前的憂患出現。

這就是我們通俗所說的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的道理,具備長遠的思考謀劃的思維,才沒有攪擾人心的憂患,無論遇見各種問題,能夠思索長遠,做一個長遠的打算,就能很好地避免險惡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為什麼古人一再強調修身的智慧,因為修身其實就是調整自己的正確狀態,將可能會出現的禍患,提前扼ㄕㄚ在萌芽狀態中。

因為很多時候世間并沒有所謂的天災,多少「天災」歸到根本都是「人為的禍患,原因就是因為在此之前沒能做好長遠的籌措謀劃,或者沒有調整好正確的狀態。

唐朝的郭子儀爵封汾陽王之后,王府建在首都長安的親仁里。

但是郭子儀入住親仁里之后,不允許府中人員進出方面有所約束,每天都是府門大開,任人進出,甚至可以一直走到內宅。

剛巧有一天,他賬下有一個將官要到外地任職,特來向郭子儀辭行,這個將官到郭子儀府上的時候,看到郭子儀府門打開,而郭子儀也像下人一樣在旁邊伺候他的愛女梳妝打扮。

這個將官看見這一幕,當時并不敢取笑郭子儀,但是回去之后就把這件事情講給別人聽,后來這件事情傳遍了京城,也經常被人當成笑話一樣議論。

郭子儀的幾個兒子聽了都覺得臉上無光,就跟郭子儀說:「您功業顯赫,普天下的人都尊敬您,可是你自己卻不尊重自己,讓他們隨意進入府宅,我們認為即使是商朝的伊尹,漢朝的大將霍光也無法做到您這樣。」

郭子儀聽了之后沒有生氣,反而語重心長地說:「我敞開府門任人進出,不是為了追求浮名虛譽,而是為了保全自家人的性命安全,我們郭家聲勢顯赫,再往前走就沒有更大的富貴可求了,但是盛極必衰,又是世間規律,所以說人要學會急流勇退。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我緊閉大門不與外人來往,只要有人與我們結下仇怨,就可以落井下石,添油加醋地制造冤案的,而我現在府門大開,別人就想陷害我們也找不到理由。」

在郭子儀身上這看似不合情理的事情,恰恰是他從未雨綢繆的角度出發,考慮到能夠避開自身禍患的合理智慧。

好的事情都應該是提前謀劃籌策之后,有必勝把握之下再去實行而獲得的福分;反之,所有的禍患也都是在自己大意麻痹、盲目樂觀且沒有預測的情況下突然出現的問題,所以說未雨綢繆,防患于未然是非常有必要的一個智慧。

孫堅曾經參與張溫的軍事謀劃,張溫用詔書召見董卓,董卓過了很久之后才過來,而且言辭相當蠻橫無理。

孫堅這個時候就小聲對張溫說:「董卓目前是身負大罪的身份,但是他在這種情況還敢口出狂言,說明心里一定心懷不軌,你應該以不遵從詔書按時到來的罪名依法處斬,否則后患無窮。」

張溫聽了之后不以為然,后來董卓果然蠻橫的無法控制。

其實在很多看似突如其來的禍患出現之前,都能找到一定的根源,這個根源就在于自己對規律以及人性的把握之中,這是未雨綢繆的具體實施法則,如果不懂得掌握這個法則,到處遺留小的禍患根源,最終一定會釀成大的問題。

《淮南子》中有一句話,叫做:千里之堤,以螻蟻之血潰;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煙焚。「堯戒」曰:戰戰栗栗,日慎一日,人莫蹪于山,而蹪于蛭。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千里長堤經常因為螻蛄、螞蟻的洞穴滲漏而崩潰,百米高的大廈經常因為煙囪縫隙的火苗而被焚毀。堯自我告誡說;‘恐懼戒懼一天比一天小心’,就像人們沒有被大山絆倒的,卻通常被小土堆絆倒。

而這一切問題的根本,都取決于一個人是否懂得謹小慎微,未雨綢繆而帶來的結果,只有一個人懷揣著戰戰兢兢,謹小慎微的心思做事,不盲目自大,不隨波逐流,盡可能的讓自己的所思所想更貼近事實的本質,這樣對未來才會有一個正確的預測。

而在這些預測之中,抓住可能抓住的機緣,才能在危機出現之前就提前避免,否則只能倉促準備倉促應付,這樣事情就很難辦成了。

這也是預則立,不預則廢的道理,所以說凡事謹慎一些,多思考一些總不是壞事。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