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誅曹操易如反掌!劉協有機會而不動手,是不敢還是舍不得?換您是大漢天子該當如何

誅曹操易如反掌!劉協有機會而不動手,是不敢還是舍不得?換您是大漢天子該當如何
2022/04/24
2022/04/24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曹操是個陰險狡詐的白臉奸賊,劉備則是一心恢復漢室的大漢皇叔。

我們細看正史,就會發現劉備要想當皇叔,至少還得等二百年——當時的大漢天子劉協,足足比劉備高了五輩,得等劉協的六世孫當了皇帝,劉備才有可能名副其實。

劉協是看不到自己六世孫當皇帝的,因為他的大漢天子之位,被舅哥曹丕拿去自己坐了,言不由衷地發表「禪位詔書」的時候,不知道劉禪有沒有后悔:如果當年那一刀砍下去,江山社稷怎麼會如此迅速改姓曹?

曹操早就有機會代漢自立,但最終也沒有邁出那一步;

劉協有無數次機會將曹操斬ㄕㄚ于朝堂之上,同樣也沒有落下那一刀。

曹操和劉協這對君臣翁婿的關系,直到今天也是一個謎:要想監控劉協,曹操舍出一個曹憲就行了,又何苦把三個女兒一起送入宮中,甚至連尚未成年的曹華,也早早成了劉協名義上的妃子。

曹操的心思你別猜,猜來猜去也猜不出來。

這位「非常之人、超世之杰(《三國志》評語)」一向不肯「慕虛名而處實禍」,但是晚年卻一心要「進魏公加九錫」,為此還跟多年摯友荀彧鬧掰——讀者諸君都知道,諸葛亮和司馬懿對加九錫根本就不屑一顧。

「加九錫」禮遇,諸葛亮司馬懿不屑一顧,在曹操眼里卻重如泰山,這說明了什麼,讀者諸君想必也有自己的見解:曹操這個人,好像根本就沒有「雄心大志」,他只是想以「大漢超級臣子」的身份名垂青史。

曹操想做超級臣子,他的兒子卻不讓他如愿,如果相逢于九泉之下,曹操肯定會把曹丕揪過來一頓痛扁:「我要當皇帝早就當了,還用你馬后炮追封?

你為了一點虛名,可把老子坑苦了!」

曹操對漢獻帝劉協,是有救命之恩的,如果不是曹操及時出現并提供生活用品,劉協和他那幫能說不不能做的臣子們早就成了餓殍。曹操對劉協有救命之恩,劉協對曹操,也有不ㄕㄚ之恩——當年劉協要想干掉曹操,那也就是一句話的事兒,可是這句「ㄕㄚ曹操」的話劉協偏偏不肯說。

「衣帶詔」當然是偽造的,因為那個據稱手持衣帶詔的「國舅董承(實為劉協岳父)」本來也不是什麼好人,他不過就是董卓的一個小爪牙而已(董卓女婿牛輔的部曲),這位車騎將軍與曹操之間的爭斗,只關權位而無關忠義。

說劉備和馬騰都在「義狀」上簽字更是無稽之談——劉備在曹操嚴密監視下,根本就不敢見外人,馬騰還在西涼與跟自己的「異姓兄弟」韓遂(桃園三結義不見于正史,韓馬結拜,《典略》中有記載)打架,根本就無暇顧及京城里的爛事。

之所以說「衣帶詔」屬于董承偽造,是因為有董卓前車之鑒,劉協雖然懦弱但并不糊涂:讓董承勾搭馬騰劉備ㄕㄚ曹操,是重蹈何進招董卓進京的覆轍。

劉協要ㄕㄚ曹操,根本就不用大費周章,曹操當年嘲笑何進引狼入室招董卓時的一句話,可以給劉協當做一個好主意: 「世主不當假之權寵,使至于此。既治其罪,當誅元惡,一獄吏足矣,何必紛紛召外將乎?」

劉協ㄕㄚ曹操,僅靠獄吏是不夠的,而且劉協手下也不僅有獄吏,他還有當時最精銳的虎賁軍,這些虎賁軍一向是只聽天子之名,而不知有曹操袁紹的,如果劉協想ㄕㄚ曹操,可比康熙擒鰲拜要容易多了。

《后漢書·卷十下·皇后紀第十下》記載了這樣一件事: 「議郎趙彥嘗為帝陳言時策,曹操惡而ㄕㄚ之。其余內外,多見誅戮。操后以事入見殿中,帝不任其憤,因曰:‘君若能相輔,則厚;不爾,幸垂恩相舍。’操失色,俯仰求出。舊儀,三公領兵朝見,令虎賁執刃挾之。操出,顧左右,汗流浹背,自后不敢復朝請。」

「多見誅戮」是莫須有的污名,曹操只ㄕㄚ了一個議郎趙彥,就已經激怒了劉協,他說的話也可以有兩種理解:其一,你換人;其二,你滾蛋。

曹操當時真被嚇壞了,不但臉色大變,而且磕頭如搗蒜,在得到批準后,才擦著冷汗開溜了。

曹操ㄕㄚ趙彥,是建安二年的事情,這就是說,直到建安二年,曹操的生死還掌握在劉協手中,劉協想ㄕㄚ曹操,只需一個眼色,虎賁軍就會手起刀落。

曹操磕頭認錯,劉協不為已甚,那句近乎決裂的威脅之語,也嚇破了曹操的苦膽,從此連皇帝的面都不敢見了。

于是在天子劉協和司空、行車騎將軍曹操之間多了一個聯絡人,那就是尚書令荀彧,封關羽為漢壽亭侯、把郭嘉的二百戶食邑增加到一千戶,都是曹操通過荀彧,按照規章制度辦的。

從上面的史料中我們可知,劉協是有機會ㄕㄚ曹操而最終沒有動手的,其中的原因,在筆者看來只有一個:在劉協看來,ㄕㄚ了一個曹操,會有無數個冒出來曹操,那些曹操可能是袁紹、可能是董承,甚至也可能是那個長胳膊大耳朵的劉備——這位漢室宗親小時候就想當皇帝(先主少時,與宗中諸小兒于樹下戲,言:「吾必當乘此羽葆蓋車。」

叔父子敬謂曰:「汝勿妄語,滅吾門也!」),如果他掌權,劉協的日子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實話實說,曹操不來朝見,對劉協來說也是一件眼不見心不煩的舒心事兒,曹操很知趣地送來三個女兒,擺明了是要跟劉協搞好關系,給曹家留一條后路。

劉協看得很明白:如果曹操真想篡漢自立,是不需要一次舍出三個女兒的。

至于伏皇后、董貴妃,背后都有一個龐大家族,曹、伏、董三大家族都屬于外戚,誰掌權都可能擅權,以伏董代曹,也是換湯不換藥,更可怕的是那個劉備劉玄德——他篡位不算篡漢,荀彧和孔融也未必會反對,因為那是老劉家的私事。

劉備會不會比曹操做得更好難以揣測,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伏完、董承或者袁紹坐上了曹操的位置,劉協的日子肯定更難過。

有機會有能力斬ㄕㄚ曹操,斬ㄕㄚ曹操的風險并不是很大,當事人劉協之所以遲遲不肯動手,不完全是膽怯,

他最大的悲哀,就是他的朝野上下,除了孔融劉表那樣的坐談客,就是袁紹張魯馬騰韓遂那樣的野心家、割據軍閥,

有曹操活著,劉協還能吃得上飯娶得到媳婦,如果換作他人,劉協除了更早退位,就是被拖著四處逃亡,

請讀者諸君試想一下:換做您是大漢天子,您舍得ㄕㄚ曹操嗎?ㄕㄚ了曹操之后,又該怎樣收拾殘局?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