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李世民稱帝后,為什麼沒有除掉「秦瓊」這些握有兵權的人

李世民稱帝后,為什麼沒有除掉「秦瓊」這些握有兵權的人
2022/04/13
2022/04/13

兔歿狗烹,鳥盡弓藏。這是古代開國功臣常見的宿命。

不過,李世民與開唐名將們大多能善始善終。

這是為何呢?

開國統帥與開國皇帝的權力之爭已經結束

李世民當上皇帝,本身就意味著:開國功臣與開國皇帝的權力之爭已經結束了。

而且,這一局,是以功臣成功奪權結束的。

李世民本人,就是大唐開國的第一功臣。

只不過,李世民既是功臣,也是皇子,因此,功臣與天子權力之爭,是以皇族內斗斗爭的方式展開而已。

最終,玄武門之變,李世民成功奪權,登上皇位。

大唐開國功臣與開國皇帝的權力之爭,以首席功臣的勝利而告一段落。

而這也意味著:再沒有其他功臣可以挑戰皇權了。

再無功臣可以挑戰皇權

之所以要「兔歿狗烹」,主要還是開國功臣的權力、威望過大,對皇權構成了威脅。

比如,劉邦之所以要除掉韓信、彭越、英布等異姓王,主要還是這些異姓王地方權力過大,構成了對皇權的威脅。

這也難怪,當初劉邦被項羽D得喘不過氣來,為了改變局面,不惜「欲捐關東等棄之」,把關東全部封賞出去,以爭取韓信、彭越、英布等人的支持。

因此,彭越、英布都形成了自己的勢力,裂土封王、割據一方,甚至可能威脅皇權。

所以,劉邦當然要迫不及待地消滅英布、彭越了。

對李世民來說,則不存在這些問題。

大唐開國戰爭中,雖然將星閃耀,但大多是在李世民的統一調度下建功立業的,未形成自己的勢力。

只有李孝恭、李靖,獨當一面,平定了南方。

不過,與在征戰中吸納山東豪杰的李世民不同,或許是南方割據政權太不經D,或許是李孝恭、李靖避嫌,也或許是李靖用兵太牛逼,唐軍平定南方風馳電掣,輕輕松松,李孝恭、李靖都沒有時間,也沒有必要吸納南方英雄(只有岑文本后來成為重要文臣,其他人皆沒有進入高級權力圈),形成自己的勢力。

因此,李世民奪權后,沒有形成自我勢力的功臣集團足以威脅皇權!

府兵制,可防范武將尾大不掉

不僅如此,李世民也基本不必擔心武將以后形成自己的勢力。

唐初形勢的府兵制。

府兵們,平時在家務農,并由各衛、率負責組織訓練。遇有調動時,由于天子派出的武將統一指揮。

戰事結束,「兵散于府,將歸于朝,故士不失業,而將帥也無握兵之重,可以防微杜漸,絕禍亂之萌也「。

兵是朝廷的兵,將是朝廷的將。他們不會成為高級武將的私人勢力,也就不太可能對皇權造成實質威脅。

用法得當

當然,制度是歿的,人是活的。再完善的制度,也是可能被」有心人「找到漏洞的。

要不然,李世民自己的「玄武門之變」是怎麼來的呢?

所以,李世民還需要妥善安排武將,避免再有「玄武門之變」的發生。

李世民既要充分發揮武將的才能,又要防范武將形成自己的勢力。

因此,李世民對武將們的安排頗為講究。

1、對于李靖、李勣這樣的統帥人物,李世民采取的方略是「出將入相」。

他們平時一般不統兵,多在朝中為相,參與政治事務。

李靖等人雖然「文武兼資」,但相比于驚人的軍事才能,政治才能與房玄齡、魏征等人還是與差距的,所以,「入相」期間,其實際政治影響不大。

而「出將」統兵,一旦戰事結束,都要回朝,所以在軍中雖然威望高,但是自己的勢力也不大。

因此,「出將入相」,地位顯赫,但無論在朝在軍,其影響力都得到了嚴格控制。

2、對于尉遲恭、張士貴等人,李世民采取的是「定時調遣」。

以尉遲恭為例,他基本上每4年調整一次工作崗位。時而宿衛宮禁,時而去不同地方外出坐鎮。

如此,將領即便有心培植私人勢力,時間也不足,而下面的人知道你隔一段時間就會被調走,也不可能貿然將自己的升遷榮辱、身家性命托付于他。

因此, 貞觀朝的武將們,既能逃脫「兔歿狗烹」的命運,也能繼續為大唐建功立業。

感謝李靖、李勣

當然,如果國防環境長時間高度緊張,那麼,朝廷就一定需要大將長期領大軍,武將仍然可能形成自己的勢力,引起天子的不安。

比如:明初時,軍戶制度理論上已經防范了武將權力過重。

可是,由于與北元的戰爭久拖不決,朱元璋又需要依賴藍玉、馮勝等人長期統領大軍(有時大軍達30萬之眾),東征西戰。

所以,頻繁統領十萬、甚至三十萬的軍的藍玉、馮勝等人自然也就上了朱元璋的「黑名單」。(當然,最后,北方坐鎮的燕王還是奪了建文帝的帝位,只不過和李世民一樣,被歸入皇族內部奪權類)

所以,唐初武將能夠與李世民長期保持互信關系,還得感謝李靖、李勣(尤其是李靖)杰出的軍事才能。

唐初的對外戰爭,往往用兵規模大,且干凈利落。

唐滅東突厥,李靖、李勣統10萬軍,幾個月的時間,就討滅了東突厥。

唐滅吐谷渾,李靖統7萬軍(實際參戰只有4萬),半年即滅人之國。

貞觀朝的對外戰爭,統帥領軍最多不過10來萬,費時通常不過數月,直接滅人之國,干凈利落!

D勝仗,大家都開心;不必久握重兵,大家也都安全!

穩定傳位

功臣的最后一道坎,是天子年事已高,考慮帝位傳承的時候。

一般來說,天子年富力強時,是有信心駕馭武將的,但天子年紀大了,顧慮后代壓不住,才會「拔刺」。

所以,史書給劉邦、朱元璋鏟除功臣找臺階時,都會加上一句「帝春秋高」。

劉邦中年起兵,早在懷王手下時就以「年長」著稱。等到他平定天下時,已經人到晚年,到他快去世時,韓信才30多歲,他怎麼能放心呢?

朱元璋平定天下時,正值年富力強,因此早期也沒有大誅功臣。

直到晚年,深感太子仁弱,才開始「拔刺」。藍玉、馮勝、傅友德,都集中在朱元璋生命的最后幾年被除掉。

李世民參與起兵時才18歲,登基時才26歲,而且在吃仙丹以前身體一直很棒。

所以,功臣宿將們,大部分在李世民身體棒棒時就走了,李世民完全沒必要向劉邦一樣急切地除掉「后患」。

而在傳位問題上,由于李世民的識人之明,他也根本不為傳承擔心。

按道理說,李世民去世時,太子李治22歲,比后來丟掉皇位的建文帝也大不了多少。

可是,與只能留下齊泰、黃子澄、方孝孺等儒生的朱元璋不同,李世民對自己留下的顧命班底很有信心。

「功臣第一」,并一直支持李治的長孫無極,有「忠烈」之名的褚遂良,他們政治能力突出,有門閥基礎,但并無軍事基礎;而李勣戰功卓著,但一來素有「純臣」之名,二來出身寒微,沒有門閥基礎。

同時,當時大唐武將中,薛仁貴、蘇定方已經冉冉升起,但還未成氣候;老一代將領中程知節等人雖位為功臣,但是影響一直不大。

所以, 政治才能出眾卻無軍事威信的長孫無忌、褚遂良,以「純臣」李勣組成的新一代輔政班子,既能確保忠誠,又能壓制任何跋扈文武。

事實也證明:這些顧命大臣能力突出,對大唐忠誠,為大唐的繼續穩定發展立下大功,但其當天子(或武后)因各種要收拾他們時,他們也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君臣都是人,都有感情,但君臣關系的本質仍然是權力關系。

李世民杰出的戰功、能力,使他登基時,滿朝沒有任何可以與之匹敵的功臣對手。

府兵制的完善,從制度上防微杜漸,限制了武將擁兵自重的機會。

李世民對武將的人事安排,又使武將沒有利用職權之便培植自我勢力的機會。

而李靖等人杰出的軍事才能,以極高的效率結束戰爭,又使初唐名將功成名就而不長期領兵,不危皇權,君臣彼此得以融洽想處。

最后,李世民對權力平衡的微妙把控,使他得以確保一個既能平穩過度又能不危皇權的顧命班子,君臣彼此自安,不必「拔刺」。

李世民是幸運的,能有如此多能爭善戰的名將們為大唐建功立業。

貞觀朝的名將也是幸運的,遇到李世民,既能不被「兔歿狗烹」,又能繼續發揮軍事才能,建功立業。

君臣一心,開創盛世,成就一段千古佳話。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