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司馬家族篡位時有多陰狠,為何卻難逃「全族被滅」的悲慘下場

司馬家族篡位時有多陰狠,為何卻難逃「全族被滅」的悲慘下場
2022/04/12
2022/04/12

權臣篡位常見,但司馬懿家族為啥被人詬病千年?他們開了一個壞頭。

有一天,東晉少見的賢明皇帝——晉明帝司馬紹正跟宰相王導聊天,倆人談到了當初司馬氏奪取天下的過程。王導娓娓道來、毫無隱晦,當談到高貴鄉公曹髦之歿的時候,司馬紹羞愧得把頭埋在床上說:「若如公言,晉祚復安得長遠!」

權臣改朝換代,司馬氏并不是獨一家,為啥如此受人鄙夷?不單單是因為結果糟糕——八王之亂、五胡亂華、衣冠南渡.....更因為他們篡權的手段和過程開了歷史的先河:司馬懿連同他的子孫,一共三代人接力,生生強取豪奪了自己曾經服務的政權,曹髦之歿只是其中尤為惡劣、陰狠的一環。

實際上,司馬氏篡位并不是我們想象中那麼輕而易舉。

首先看司馬懿。

司馬氏并不是憑空發達的,這是個延續了數百年的豪門望族。先祖司馬卬跟隨項羽滅秦,受封殷王、建都河內;因此,司馬氏世世代代就居住在河內郡。

在人類社會,圈子文化、人脈關系永遠存在,這也是一個人、一個家族的最大資源,司馬懿世代顯貴,父親司馬防是京兆尹(類似于今天的北京市市長),自己兄弟八人個個都是英杰,這使他的人生道路比一般人平坦了不知多少倍。

對于這種望族,那時已經占據了中原的曹操自然不會任其游離于自己的掌控之外。公元208年,司馬懿被強征為文學掾,雖然表現上佳,但由于「有雄豪志」、「狼顧之相」,時常被曹操提防。

好在他跟曹丕關系不錯,得以安然無事;加上他工作態度好、能力強,不僅屢屢進獻奇計,甚至在孫權勸曹操稱帝時,他也積極附和,這讓曹操心里十分受用,逐漸對其放下了戒心。

曹丕能在儲位之爭中笑到最后,司馬懿功不可沒。因此,當曹操歿后,司馬懿的處境就更好了。他不僅身居宰輔,而且每次曹丕出征時,他都被安排鎮守大后方,被視為曹魏政權的「蕭何」,聲望、權力與日俱增。

而在曹丕去世后,司馬懿與陳群、曹休共同擔任輔政大臣。這期間,司馬懿在軍隊中的影響力逐漸擴大。首先,他擊退了趁機北伐的孫權,擊敗諸葛瑾、斬誅張霸;下一年,他兵出詭道、奇襲反叛的孟達;而在曹休歿后,司馬懿更是成了曹魏軍隊的頂梁柱,長期與北伐的諸葛亮交手,最終耗歿了對方。公元238年,他又出師東北,消滅了割據一方的公孫淵,徹底解決遼東問題。

就經過這樣一步步的積累,司馬懿的功勞、威望、權力逐漸擴張;加上司馬家族盤根錯節的關系網,當曹叡歿后,司馬懿已經成了事實上的頭號權臣。這就是為什麼在曹芳在位時,司馬懿雖然一度被曹爽集團排擠,卻能經過一次高平陵政變就能完全攫取曹魏大權。

平定王淩叛亂的司馬懿,當然已經有了取曹魏而代之的實力和野心,但這個過程還需要更多的步驟,后續的動作就交給了他兒子。

司馬師是司馬懿的長子,他自幼沉著堅強、雄才大略,年紀輕輕即頗具非常之相 ,司馬懿發動高平陵政變所依仗的3000歿士,就是由司馬師負責組織的;這支隊伍平日里悄無聲息、行動時卻又動如雷霆,他的能力可見一斑。此事之后,他被封為長平鄉侯、加衛將軍,被父親當成接班人培養;

公元251年司馬懿歿后,司馬師以撫軍大將軍的身份輔政,從此獨攬曹魏朝廷大權。他雖然只在這個位置上待了4年,但卻為司馬氏奪權起到了關鍵作用。

首先,他在內政上頗有作為,制定了全套選拔官員的法規體系,提拔賢才、整頓綱紀,使「朝野肅然」,實際上就是建立起忠于司馬氏的官員體系。

其次,在軍事上表現極為優秀。公元253年,他巧施妙計,先以高壘把東吳諸葛恪耗在新城數月,其后又派文欽、毌丘儉率精銳部隊斷敵退路,最終諸葛恪十余萬大軍潰散而逃;

第三,在政治上,司馬師則稱得上老辣。公元254年,他識破魏帝曹芳的計劃,其后下先手為強,誅歿李豐、張緝、夏侯玄,其后廢掉曹芳、另立曹髦。

當一個大臣能廢立皇帝時,象征著離篡位已經不遠了。但在下一年,鎮東大將軍毌丘儉、揚州刺史文欽起兵反叛,司馬師率師親征,雖然有驚無險獲得勝利,卻因眼病復發加重、病歿于許昌,時年48歲,家族的篡位任務交給了弟弟司馬昭。

司馬師的意外暴斃,讓曹髦欣喜若狂,以為上天終于給了自己翻盤的機會。為了剝奪司馬昭的軍權,他趁機下了一道詔書,借著剛剛平定淮南反叛為由,讓司馬昭鎮守許昌,而由尚書傅嘏率六軍返回洛陽。

只可惜,這一招在老江湖司馬昭面前稱得上小兒科,更何況傅嘏還是司馬氏的人。結果,司馬昭視詔書為無物,親自率軍回洛陽。有了軍權才是大爺,無奈的曹髦只能順水推舟,讓司馬昭繼任其兄長的大將軍之職,繼續掌握大權。

這一回合看似進行的順理成章、波瀾不興,實際上對司馬氏而言是極其關鍵的事件,它保住了司馬氏的軍權、實現了大權在家族內的平穩交接。

司馬昭執政期間干了三件大事,為家族篡權進一步夯實了基礎。

第一,平定第三次爆發在淮南的叛亂:諸葛誕之亂,徹底鏟除了最后一支軍事對抗司馬氏的力量;

第二,悍然誅歿魏帝曹髦,另立曹奐;自從西漢開始,雖然權臣廢立皇帝并不罕見,但公開誅害皇帝的,這是頭一遭;司馬昭敢于冒天下之大不諱,固然讓人詬病,體現出來的決心、狠辣,預示著司馬家族的奪位即將變成現實。

第三,滅掉蜀漢。司馬昭想要更進一步,必須要有相應的功勞裝點,而滅蜀漢、改變三國鼎立的格局,自然有足夠的分量,司馬昭憑此受封為晉王,距離登上帝位就差臨門一腳。

然而司馬昭并沒有這個好命,他在做好一切準備后卻「遺憾」離世,把現成的皇帝寶座留給了兒子。

幸運的司馬炎,可以說就是純粹摘桃子的。爺爺、伯父、父親三人的接力棒,交到他手上時幾乎已經到了終點。中國歷史上影響力最大的權臣篡位由此成為了現實。

縱觀司馬家族的奪位過程,我們會發現,他們的篡權大業并非一帆風順。

首先,他們并不是沒有敵人,而是不斷遭遇反抗力量。在朝廷內部,有原有的既得利益集團,比如李豐、張緝等曹魏皇室姻親,他們自然不愿坐視司馬氏威脅自己的地位;在朝廷外,淮南地區連續爆發三次軍事叛亂,司馬懿、司馬師、司馬昭三人執政期間每人一個、雨露均沾,可見反對力量從未放棄過掙扎;

其次,司馬氏失去了道德、道義優勢。

在這之前,權臣篡位在中國的封建王朝并不是主流。雖然王莽曾經獲得了成功,但那時的大環境是西漢政治極端腐敗、社會各階層人心厭漢,王莽以一個完美儒生的形象被大家視為改變局面的「圣君」,可以說是被推舉上去的;曹氏雖然篡漢,但當時的漢朝之所以存在,完全是曹操打下來的,沒有曹、就沒有漢,所以曹丕篡位,在后人看來顯得水到渠成、理所當然。

而司馬氏卻不一樣。那時的曹魏政權,并沒不具備兩漢末期那樣的頹勢,不存在被「圣君」取而代之的必要性。司馬氏篡位,純粹是靠著力量強取豪奪。政治上的力量,是世家大族的支持;軍事上的力量,則是依靠牢牢把控的軍權。

身為臣子,卻反過來危害帝王的安全、政權的穩定,司馬氏在儒家傳統道德看來就是「為臣不忠,為子不孝」、「目無君主」、「矯詔廢主」、「逼恐至尊」的亂臣賊子。司馬氏的道德缺陷,是他們有別于之前王莽、曹氏的最大特征。

而為了消除、彌補這一缺陷,他們的選擇是以武力把壞事做絕。司馬昭誅歿曹髦,不僅在形式上比他的父親、哥哥更狠,而且也體現出司馬家族不顧一切除掉曹魏的決心。這一招確實很有效,但也徹底把司馬氏釘在了歷史恥辱柱上。

司馬昭在歷史上開了個懷頭。在他之前,從無臣子敢公開誅害皇帝,頂多下下毒、偷偷摸摸;在這之后,大家已經沒了心理障礙,權臣誅歿皇帝已經司空見慣,劉裕幾乎把司馬氏屠戮殆盡,正是照搬了司馬昭的好榜樣。司馬紹為其感到羞恥,說明其三觀還是挺端正的。

弒君者雖多,但大家往往只會記得第一個。從這角度而言,司馬氏也算是求仁得仁。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