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上真實的董卓:講義氣能吃苦,戰功赫赫疼愛士兵,卻被貴族門閥看不起

歷史上真實的董卓:講義氣能吃苦,戰功赫赫疼愛士兵,卻被貴族門閥看不起
2022/08/27
2022/08/27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提到董卓,我們首先會想到禍國殃民,會想到貂蟬,但這都屬于臉譜化形象,能夠從蠻荒羌地脫穎而出,直至做到東漢相國,享受「入朝不趨,劍履上殿」的特權,董卓絕對不僅僅是《三國演義》當中那個殘暴無仁、滿懷私欲的形象,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歷史上真實的董卓。

董卓的出身

董卓字仲穎,隴西臨洮(今甘肅省岷縣)人,生于潁川。董卓的父親董君雅任穎川郡綸氏縣尉(類似于今天縣公安局長)時生了董卓,又因為董卓排行第二,因此取字仲穎。

董氏家族并不是隴西望族,因此董卓的為官之路需要自己去爭取。

當時隴西屬于涼州,和呂布的九原、劉備的涿郡一樣,屬于邊地。

前漢書·地理志》記載:天水、隴西,山多林木,民以板為室屋。及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皆迫近戎狄,修習戰備,高上氣力,以射獵為先……漢興,六郡良家子選給羽林、期門,以材力為官,名將多出焉。孔子曰:「君子有勇而亡誼則為亂,小大有勇而亡誼則為盜。」故此數郡,民俗質木,不恥寇盜。

《后漢書·陳龜傳》中,陳龜在上疏中說到:「今西州邊鄙,土地瘠埆【què】,鞍馬為居,射獵為業,男寡耕稼之利,女乏機杼之饒,守塞候望,懸命鋒鏑,聞急長驅,去不圖反。」西州即是涼州。

《后漢書·虞詡傳》中虞詡在上疏中說到:「‘關西出將,關東出相。’觀其習兵壯勇,實過余州。今羌胡所以不敢入據三輔,為心腹之害者,以涼州在后故也。」

從上面的描述來看,涼州屬于漢羌雜居地區,民風尚武,和內地中原生活習俗有很大不同。朝中官員對于邊地之人既有鄙視也有不得不用的無奈,這也是后來董卓集團,包括呂布、劉備等人不受待見的原因。

董卓自小就生活在這種環境之中,自認而然的有了羌胡之風。《后漢書·列女傳》中皇甫規妻子曾罵董卓:「君羌胡之種,毒害天下」,說明董卓的母親有可能就是胡人。

董卓自小就體力過人,精于騎射,能夠左右開弓,即使彪悍的羌胡人對其也很畏服。他年輕時曾經游歷羌胡各地,與羌胡各部落首領都建立起良好的私人關系。曾經有羌胡首領來會見董卓,董卓將自家耕牛宰了招待朋友,這令羌胡人十分感動,董卓在羌胡的威望越來越大。畢竟漢地不像草原,漢地的耕牛是最為重要的生產資料,直到明朝時期,私自宰宰耕牛都是犯罪的。

董卓的發跡

憑借在邊地的威望,董卓被郡守召為緝拿盜賊的官吏。后來,董卓被涼州刺史召為從事,領兵平定反叛的羌胡,戰功顯赫。

不是緝拿盜賊就是領兵打仗,這說明青年的董卓不僅孔武有力,而且具備良好的軍事才能。

憑借在涼州打下的威名,董卓以「六郡良家子」(出身好的意思)的身份加入了羽林軍來到了京師洛陽。

在洛陽,董卓遇到了影響他一生的貴人——中郎將張奐。

張奐是敦煌人,敦煌郡也屬于涼州,董卓和張奐算是老鄉。

張奐是官宦世家,家族在涼州素有威望。張奐其父張惇為漢陽(也屬于涼州)太守。

當時漢陽有羌胡犯境,張奐領兵出征。

張奐十分欣賞董卓的軍事才能,升其為軍司馬。

在這次大戰中,董卓身先士卒,斬了羌胡首領,俘虜一萬多人。

戰爭結束后,董卓被提升為郎中,賞賜絲絹九千匹。

面對賞賜,董卓說:「為功者雖己,共有者乃士。」

賞賜一件不留,董卓都分給了士卒。董卓的御兵能力可見一斑。

此后,董卓官運亨通,先后擔任過廣武令、蜀郡北部都尉、主管西域諸民族事務的西域戊己校尉、并州刺史、河東太守。

中平元年(184年),董卓拜東中郎將,代替盧植鎮壓黃巾軍。

結果,在涼州叱咤風云的董卓敗給了黃金軍,因此董卓又被遣回了老家。

此時的東漢,關內黃巾肆虐,西北的羌胡也沒安分。

董卓回到涼州的這一年,涼州爆發了規模巨大的羌胡反叛,朝廷派來的護羌校尉和金城太守都被宰了,后來發跡的韓遂此時也被羌胡挾持。

第二年,朝廷派左車騎將軍皇甫嵩率軍鎮壓,并再次啟用董卓為中郎將做皇甫嵩的助手。

當時的東漢宦官專權,而皇甫嵩對宦官集團極為憎恨,因此不久,皇甫嵩被污蔑「連戰無功、所費巨多」遭到解職,另派張溫領兵。

結果數年內,羌胡勢力越來越大,張溫平叛不力,而這期間董卓則能保全軍隊。

中平五年(188年),董卓已經升為前將軍獨立掌兵。這一年,董卓和皇甫嵩再次合作,但二人因為用兵方略產生了矛盾。

中平六年,東漢靈帝病重,朝廷擔憂董卓擁兵自重,升其為少府,準備解除他的兵權。

董卓以將士挽留、羌胡威脅為由,拒絕就任。

朝廷于是改派董卓為并州牧,命其將兵權交給皇甫嵩。

朝廷的本意是利用皇甫嵩和董卓的矛盾逼迫董卓交權,當時皇甫嵩的侄子皇甫酈也勸皇甫嵩武力解決董卓,結果皇甫嵩沒有采納。

而董卓也再次強硬的拒絕了。

從這兩件事來看,董卓的涼州軍團幾乎已經成為了他的私人武裝,而且實力和皇甫嵩不相上下,并且隱隱有超過之勢,不然皇甫嵩不可能不敢武力解決。

經歷這些事后,董卓看出了朝廷對自己的不信任,于是將大軍屯駐到河東郡,以觀朝廷之變。

入主朝政

中平六年(189年),漢靈帝去世,漢少帝劉辨登基。

八月二十五日,大將軍何進與司隸校尉袁紹密謀誅宰閹黨,太后不從。

于是,袁紹向何進進言:召手握重兵的武猛都尉丁原和并州刺史董卓勤王。何進采納的袁紹的建議。

這等機會正是董卓求之不得的,接到命令后,董卓率領涼州軍團日夜兼程進軍洛陽。

當董卓還未到達洛陽的時候,朝廷內部已經變亂,大將軍何進為宦官所宰,而宦官集團也被為何進報仇的袁紹曹操等人誅宰。

在趕往洛陽的路上,董卓遇到了逃跑出來的漢少帝劉辨和陳留王劉協(后來的漢獻帝)。

因為劉協是董太后撫養,董太后和董卓同族,同時劉協又比劉辨機敏,于是董卓開始籌劃廢立之事。

此時趕往洛陽的大軍還要丁原的并州軍團,能夠左右朝廷大局的也只有這兩部勢力,如何解決并州集團,成為了董卓首先要面臨的情況。

《后漢書·呂布傳》中說:董卓誘(呂)布宰原而并其兵,卓以布為騎都尉,誓為父子,甚愛信之。稍遷至中郎將,封都亭侯。卓自知兇恣,每懷猜畏,行止常以布自衛。

從這段描寫來看,董卓和呂布很早就認識,而且關系還不一般,因為涼州和并州交界,同時和羌胡作戰,平時接觸肯定不少,不然呂布也不會宰了丁原投靠董卓,并且還成為董卓的心腹。

解決完并州集團,董卓成為了控制東漢政府的唯一權力人物。

結交世族、名士

董卓雖然出身邊地,習于夷風,但也清楚武力可以得到權勢,但維持不了統治。

當時的情況下,只有結交世族、名士才可以使自己名正言順的在朝廷發號施令。

董卓首先聯合司徒黃琬、司空楊彪對于閹黨造成的混亂撥亂反正,對于一些被陷害的臣屬平反。

黃琬和楊彪是身居高位的世族代表,對于這件事肯定是支持的。

其次董卓對于一些名士加以爭取。

董卓久居邊地擔任武職,與名士往來極少。這時候董卓找到了周毖。

周毖也是涼州人,父親周慎曾經供職于涼州,是董卓同僚。

周毖素有名望,董卓任其為吏部尚書,主管吏事。在周毖的策劃下,一大批世族名士出任官吏。

像我們熟知的蔡文姬之父蔡邕,「三日之間,周歷三台」;潁川名士荀爽「自被征及登司台,九十五日」,可謂火箭式提拔。

反觀董卓親信,《后漢書·董卓傳》中說:「所親愛,并不處顯職,但將校而已。」

董卓希望得到世族名士的支持,但鑒于傳統的思想觀念,部分關東世族名士對這位來自羌胡之地的將軍并不待見。

他們更看重一些大族世子,像袁紹袁術等人。

董卓的覆滅

盡管得不到世族名士真心輔佐,但董卓立了漢獻帝劉協之后,挾天子以令諸侯,仍然控制了東漢政權。

雖然以袁紹為首的關東世族發動了討伐董卓的戰爭,但這動搖不了董卓的統治。

令董卓失敗的真正原因,來自于內部矛盾。

董卓掌握的軍事力量主要有涼州軍團、被兼并的并州軍團和以前大將軍何進的軍隊。

董卓的涼州軍團以勝利者自居,頤指氣使,而并州集團和何進的隊伍并不都是心甘情愿的投靠董卓的。

《后漢書·董卓傳》:「孫堅收合散卒,進屯梁縣之陽人。(董)卓遣將胡軫、呂布攻之。布與軫不相能,軍中自驚恐,士卒散亂。(孫) 堅追擊之,軫、布敗走。」

胡軫是涼州軍中大將,聲望崇高,對抗關東諸侯的戰役中,胡軫為「大督」,屬于全軍統帥,在呂布的「騎督」之上。

二人的矛盾正是涼州軍團和其他武裝力量矛盾的體現。

其實在董卓心里也隱隱有看不起其他軍團的思想。

《太平御覽》援引《典略》說:「董卓雖親愛呂布,然時醉則罵,以刀劍擊之,不中而后止。」

董卓醉酒之后,對呂布多有責罵,甚至刀劍相見。

《后漢書·呂布傳》:「(呂)布由是陰怨于(董)卓。卓又使布守中閣,而私與傅婢情通,益不自安。」

歷史上雖然沒有貂蟬這個美女,但呂布確實和董卓的一個婢女私通,這使得呂布常常惴惴不安。

而司徒王允等人,正是利用了他們的這種矛盾,引誘呂布刺宰了董卓。

董卓離世后,東漢徹底陷入了軍閥割據相互混戰的狀態。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