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趙氏只剩下一個孤兒,封地全沒了,如何成為戰國七雄的?歷史中「趙氏孤兒」的逆襲

趙氏只剩下一個孤兒,封地全沒了,如何成為戰國七雄的?歷史中「趙氏孤兒」的逆襲
2022/03/02
2022/03/02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趙氏孤兒」欺騙了大家兩千年。

朝堂之上,晉國上卿趙盾遭到大將軍屠岸賈陷害,其全家三百多人全部被誅歿,幸虧趙家門客程嬰和老臣公孫杵臼出手相救,才保住了唯一孩子趙武,趙武由程嬰撫養長大,最終抓住屠岸賈處以極刑,為全家人報仇雪恨。

這樣的故事很容易被讀者信服,但現實情況卻比這個故事更加復雜,趙氏家族族滅了沒有?滅了!怎麼滅的? 其實是一場政治陰謀。

趙家被滅門是權力爭鬥的結果

趙衰曾和重耳在狄國生活了19年,兩人娶了一對姐妹花,在秦穆公的支持下,重耳回到晉國誅滅了晉懷公,成為了晉文公。

隨後晉文公將自己女兒嫁給了趙衰,所以趙衰既是晉文公的連襟,又是晉文公的女婿, 跟著晉文公吃了上頓沒下頓好多年,兩人關係不是一般的好。

不過,晉文公讓趙衰當上卿,趙衰卻推辭了,讓給了欒枝、先軫、郤轂等人,古代被舉薦之人或者因為感恩,或者因為利益交換,往往依附于舉薦之人, 晉國六卿中一半的人都是趙衰安排的,所以趙衰很有權勢。

趙衰退位後,按照嫡長子繼承制,他大兒子趙盾順理成章成為六卿之首。

有一天,趙盾被晉靈公邀請吃飯,可是晉靈公卻因為廚師做飯沒做熟,一氣之下直接把廚師幹掉了,喜怒無常的晉靈公看到趙盾後,甚至想連同他一起幹掉(可能原本就想),幸好趙盾跑的快,倖免于難。

可是還沒跑多遠,他的兄弟趙穿就晉靈公給誅了,于是史官董狐記載了「趙盾弑其君」,原因很簡單: 雖然你沒動手,但你也沒制止啊,回來後更沒處罰他,所以他弑君罪名跑不了。

當時趙盾權傾朝野,那些貴族也不敢動他,可是過了三年,趙盾歿了,這時他兒子趙朔也歿了,只留下 趙朔遺孀莊姬和幼子趙武

莊姬是晉景公的親妹妹,當時饑渴難耐, 與趙盾弟弟趙嬰齊有了私情,被趙嬰齊兩個哥哥趙同、趙括發現並舉報,趙嬰齊因此被趕出了晉國。

莊姬十分氣憤,于是到晉景公面前誣告趙同、趙括意圖謀反,此時中軍元帥欒書站出來為莊姬作證,于是讓屠岸賈(這個人只有史記中有記載,其他史書皆無此人, 可能原型為欒書)圍攻趙氏府邸,將趙同、趙括家族全部誅滅。

趙氏家族世襲的采邑也遭到了公室的沒收,史稱「下宮之難」。

莊姬作為舉報人,她和兒子趙武(當時12歲了)自然沒事,趙武從小就在晉景公宮內長大,但趙氏家族的勢力卻遭到了沉重的打擊。

趙武從弱到強,升為晉國六卿之首

趙武作為晉景公的外甥,一直接受宮廷良好的教育,又過了幾年,趙氏家臣韓厥向晉厲公提議: 「當年趙衰輔佐文公、趙盾輔佐三位國君,都是國之賢臣,為晉國貢獻良多,他們的後代卻受到這樣不公平地對待。這樣下去,有能力的人都要逃離晉國,不敢在此出仕了」。

韓厥意思很明顯,就是要讓逐漸長大的趙武獲得政治上的提攜,當時晉國卿大夫權力很大, 晉厲公希望趙家人能打破這種僵局,于是同意了韓厥的提議,親自為趙武主持成年禮,讓他拜見八位上卿。

當時晉國權勢最大的家族是郤氏,在晉國當時的八卿之中獨佔三席,其他家族不能與之相比。 郤氏家族比當年的趙氏更為驕橫,晉厲公忍無可忍發動了一場行刺活動,直接將郤氏誅滅,八卿之中的欒氏、中行氏也受到波及,險些一同被誅。

晉厲公的這種行為很快遭到報復,欒氏、中行氏的家族武裝一擁而上,將晉厲公和他手下全部誅滅,擁立十四歲的孫周為新君,史稱晉悼公。

這時, 趙武獲得了最佳發展時機,晉悼公雖然年紀不大,卻很有想法,他上臺後,首先保證了欒、荀、韓等大貴族的利益,隨後又提拔了魏、趙等弱族,趙武由此位列八卿之末。

趙武從小在宮廷中長大,學東西很快,立刻展現出了傑出的政治才能,他通過軍事打擊和外交政策讓鄭國歸屬于晉國,同時近征遠交,獲得了晉國上下的一致認可,也讓晉國重新成為天下霸主。晉悼公十分賞識,讓他當上了第三正卿的位置,當時第一正卿中行氏荀偃已經六十多歲,第二正卿士氏范匄也已經五十歲, 實際晉朝的掌舵人已經成為了趙武。

趙武在任時期最大的成績就是將晉國強硬對外態度改為懷柔政策,促成了春秋時期的第二次弭兵之盟,十四國停止戰爭,奉晉、楚兩國為共同霸主,平分霸權,除齊、秦外,各國須向晉、楚納貢,誰破壞協議,各國共同征討。

趙武憑藉功勳卓著的成績獲得了不少的封地,但是相對于其他五大家族而言,土地、人口依然匱乏,趙武的孫子趙鞅為家族發展,決定全族北遷,那裡有一條汾河,四周交通十分發達,到代國和中山國都很方便, 于是趙鞅就在汾河邊上修建了一座異常堅固的新都城,這就是晉陽城。

有了城市,還要有人口,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遷徙,西元前500年,趙鞅帶著部隊攻打了衛國,讓衛國不得不求和,趙鞅一不要錢,二不要地,只要五百戶人口,這五百戶人口成為了晉陽城的第一批常住人口。

此後, 趙氏家族以晉陽城為據點開始休養生息,發展軍隊,迎來了全新的發展局面。

趙襄子固守晉陽,與韓魏三家分晉

晉國勢力一家獨大,其中關鍵原因是任人唯賢,發展出了狐氏、先氏、郤氏、胥氏、欒氏、范氏、中行氏、智氏、韓氏、趙氏、魏氏等十一個卿族, 這十一個卿族不斷地兼併內亂,最後只剩下趙、韓、魏、智四家。

此時,趙鞅兒子趙襄子當家,韓家為韓康子、魏家為魏桓子、智家為智伯瑤。 這三家實力此消彼長,彼此各占一方。

智伯瑤頭很大,他想把趙、韓、魏消耗掉,想了個法子,將趙襄子、魏桓子、韓康子叫來,說道 「晉國原是中原霸主,現在反倒被越國奪去霸主之位,簡直是奇恥大辱,為了讓晉國重新強大起來,我提議咱們每家都拿出一百里的封邑來歸還給晉君,我智家身為首席,先帶頭捐個萬戶封邑獻給晉君,諸位以為如何呀?」

趙襄子說「我趙家不捐,你們誰願意捐誰捐吧」。

但趙襄子很硬,韓康子、魏桓子卻是個軟骨頭,他們都沒有智伯瑤實力強,迫于形勢都認了慫。

結果顯而易見,誰不捐就整誰!智伯瑤于是叫上韓、魏兩家一起出兵攻打趙氏。

趙襄子知道後就龜縮在襄陽城裡,任憑三家將外面圍了裡三層外三層,愣是攻不下來。

這場戰鬥打了兩年,城下屍體堆積如山,城內糧草也幾乎快吃沒了。

有一天,智伯瑤到晉陽城察看地形,突然他發現有一條河從晉陽城東北流過,于是他果斷讓人在上游築起堤壩,蓄水灌城。

這招十分有用,襄陽城被水淹得一塌糊塗,整個被淹成了水城,百姓不得不跑到房頂去避難,趙襄子于是派門客張孟談偷偷去找韓魏兩家,說道 「當年趙氏蒙難,幾遭屠岸賈滅族,多虧韓魏兩家不遺餘力照應,趙氏血脈才得以延續,為此我家主人一直十分感激,如今韓魏兩家被迫與智氏結盟,我家主人毫無怪罪之心,反倒為兩家感到可惜」。

韓魏兩家不明白趙襄子的用意,問道「趙君如今自命不保,反倒關心我兩家起來了?」

張孟談說「我家主人說了,趙魏韓三家唇齒相依,若是趙氏滅亡,怕是韓魏也不遠了」

「智伯親口答應,滅趙後三家共分趙地,怎會滅我韓魏兩家呢?」

「如今四家之中,智氏實力最大,此次伐趙出力也最多,倘若趙氏滅亡,智伯怎會輕易分地與韓魏?定會一家獨吞,鄙人也聽說安邑和平陽也有河水經過,萬一哪天你三家鬧翻,智伯來一出水淹安邑和平陽,那晉國不就全是智氏的了嗎?」

正是這一番話動搖了韓魏兩家的立場,而張孟談也給出了趙襄子的建議「三家滅智,瓜分天地」。

就這樣,智伯瑤在睡夢中被擒滅,為了斬草除根,三家又一鼓作氣乘勢攻打智氏封邑,並誅滅智氏家族兩百餘人,連同智家的土地也由三家平分。

隨後,又逼迫周威烈王發出了詔書,賜封趙、韓、魏三家為諸侯, 晉國正式名存實亡,實現了三家分晉

趙國自此實現了三足鼎立,實力由此位列七雄之一。

趙同、趙括被滅族純屬是政治鬥爭的產物,而趙武一支得到了保存,在幾十年間,他們不斷韜光養晦,通過聰明才智保存實力,終于獲得了長足發展,趙武是其中最為關鍵的人物,他的思想得到了代代傳承,終于成就了一方霸業。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