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明代最跋扈的外戚:一門兩侯爵,敢在皇宮奸污宮女,偷戴皇帝御冠

明代最跋扈的外戚:一門兩侯爵,敢在皇宮奸污宮女,偷戴皇帝御冠
2022/07/10
2022/07/10

朱元璋開國后,曾經總結歷朝滅亡的原因,最多的無外乎兩點,宦官與外戚。所以朱元璋在即位后,極力打壓宦官、外戚(后宮)干政。

從結果上看,朱元璋是失敗了,明代也重蹈了前朝的「閹寺之禍」。但是在外戚方面相對還是比較成功的。除了開國之初,為了穩定國家政權不得不跟開國功臣聯姻。

自明成祖徐皇后之后,明代皇室后妃大都出自底層官吏、平民之家。為的就是防止后宮與外戚相互串聯,禍亂朝政。

本朝后妃多出民間,勛戚大臣皆不得立,亦其勢使然,顧于國家有益。——《谷山筆麈》

為了不使后妃家庭太過寒酸,皇帝都會量授官職給后妃家族。到了明代第四位皇帝,明仁宗朱高熾。這位仁厚的大胖子,開啟了為后妃家族封爵的先例,而且都是世襲罔替的世爵。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后世皇帝紛紛效仿,似乎給外戚封爵已是常態。

這些外戚都只是「 食祿不治事」,幾乎沒有危害性,大多數外戚也相對比較安分。

當然,也有恃寵而驕,飛揚跋扈的外戚。有明一代最跋扈的外戚當屬明孝宗張皇后張氏家族。張氏一門,侯爵就出了兩個,恩封其他張氏族人多達上百人,一個小妾都封了六品誥命夫人。

偏偏張氏族人還是謀財害命、屢違國法的主,最終的結局也是相當悲慘。今天隨筆者看看孝宗張皇后的家族,是怎樣把自己作ㄙˇ的。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成化二十三年,明憲宗下詔禮部為皇太子朱佑樘(明孝宗)選取太子妃。前文說了明代后妃多出自平民家庭,朱佑樘也不例外。禮部為他選取的太子妃,是國子監生張巒的女兒。

這個張巒本身只是個秀才,因為在河北老家薄有才名,被地方官府保送到國子監讀書的。女兒被選為太子妃后,張巒陡然從一個監生被進封為從三品的鴻臚寺卿。真是祖墳冒青煙了!

皇太子祐樘天賦純資,學全睿德年,長已冠宜諧室家。爾張氏鴻臚寺卿張巒之女,夙蘊閨闈之秀,克遵姆傅之箴,時及于歸天作之合。茲特授金冊立爾為皇太子妃。——《明憲宗實錄》

張巒想明孝宗與張氏成婚后,夫妻二人伉儷情深,如同民間普通夫妻一般,同起同臥,朝夕與共。而且明孝宗一生只有張皇后一個后妃,這在古代歷史中簡直是異數。

明孝宗對張皇后有多寵愛,對張氏族人也就有多寵愛。

明孝宗劇照弘治三年,張巒被女婿明孝宗進封為壽寧伯。弘治五年,以外孫朱厚照冊封為皇太子,進封為壽寧侯。短短五年時間,身無寸功,竟然被封侯。

可惜張巒福薄,在弘治五年便早逝了。明孝宗給他建造的墳塋規格也是遠超普通勛戚,直逼皇室親王墳塋的規格。

針對張氏的恩賞不止于張巒一人。他的夫人金氏常年住在皇宮之中,人稱金夫人,在宮中也是飛揚跋扈得很。張欒的長子襲爵壽寧侯,次子也在弘治十六年由建昌伯進封為侯。

張巒的妹婿、連襟、侄子、結拜兄弟、義子、堂侄、堂弟等親戚都被封了錦衣衛千戶、百戶等官職。張巒的小妾湯氏在去后,也被明孝宗追封為正六品安人。

嘖嘖,這種濫封程度,有明一代實屬罕見。

跋扈異常的二張兄弟

張氏家族除了張巒為人低調,恭謹有度,明史稱:「 巒起諸生,雖貴盛,能敬禮士大夫。 」其它張氏族人,他的夫人金氏、兒子張鶴齡、張延齡等人都是囂張跋扈之輩。

甚至張皇后本身也不是什麼好人,對于家人的違法行為總是偏袒縱容,毫無約束。都說明代出賢后,張皇后可以說是明代后妃之中最差的一位。比起太祖馬皇后,成祖徐皇后,仁宗張皇后這些賢妃,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張氏家族的覆滅,張皇后絕對要負絕大部分的責任。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孝宗張皇后像

○與長寧伯周彧爭利斗毆弘治九年,壽寧侯張鶴齡遭到了有史以來最厲害的一次彈劾。朝廷六部尚書、督察院等大員的集體彈劾。原因是壽寧侯張鶴齡與長寧伯周彧聚眾斗毆。

這個長寧伯周彧也不是普通人,他是外戚英宗周皇后的弟弟,也就是明孝宗的舅公。而且此時太皇太后周氏還在世的。兩家超級外戚平時就相互看不順眼,這次因為生意上爭利的事情大打出手。

長寧伯周彧、壽寧侯張鶴齡兩家以瑣事忿爭,聚眾競斗,喧傳都邑,上徹宸居。蓋因平日爭奪巿利,已蓄忿心,一有所觸遂成讎敵,失戚里之觀瞻,損朝廷之威重。——《明孝宗實錄》

你能想象身為朝廷勛戚,各自帶領上百號家丁在京城鬧市相互斗毆的盛況嗎?影響實在惡劣,實在有失朝廷威嚴。

一面是祖母的弟弟,一面是皇后的弟弟。縱然被六部九卿大員集體彈劾,明孝宗也只能和稀泥了事。

如果僅僅是爭名奪利也就罷了,后面的樁樁件件可都是ㄕㄚ人害命、天理難容的罪狀。明代外戚之中還真找不出第二家有如張氏兄弟這般殘忍嗜ㄕㄚ的主。

明世宗劇照

○偷戴皇帝御冠,奸污宮女還是因為姐姐張皇后受寵的緣故,張鶴齡、張延齡兩兄弟出入皇宮猶如進自己家門一般。

皇宮之中賞燈聚會,孝宗皇帝與張氏兄弟共飲一桌。期間孝宗尿急,隨手把御冠扔給隨侍太監。可是張氏兄弟喝了點酒,就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二人竟然把皇帝的御冠搶過來戴在自己頭上。換做旁人,這種僭越行為,不ㄙˇ也要發配充軍。

一日二張入內觀燈,孝宗與飲,偶起如廁,除御冠于執事者,二張起,戴頂之。——《萬歷野獲編》

最過分的是一次醉酒之后,張延齡公然在皇宮大內強奸宮女。宮內旁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只有宦官何文鼎挺身而出,拿起侍衛的金瓜就錘。還是孝宗皇帝的寵信太監李廣出面,張延齡才奪門而逃。

次日,何文鼎不顧安危向明孝宗奏報此事。史稱:「 外戚擅權天下有,內臣抗疏古今無。」意思是,古今外戚作威作福的比比皆是,但是連宦官都看不下去,都忍不住要去彈劾,這在歷史上都是少見的。

果然,明孝宗大怒,把何文鼎下詔獄,拷問他是誰指使他彈劾二張兄弟的。張文鼎答:有二人指使,但是沒人能拿的了。又問:哪二人。張文鼎答:孔子、孟子。

明孝宗也明白何文鼎的意思,知道他是一個正直的宦官。為了張皇后的面子,只能把何文鼎關在詔獄之中。可是張皇后心胸狹小、不分是非,竟然派人把何文鼎仗ㄙˇ在獄中。事后明孝宗也是后悔不已,下令賜葬何文鼎。

明孝宗與張皇后劇照

○私放高利貸,ㄕㄚ人害命孝宗皇帝在世時,曾經多次給二張兄弟賞賜莊田、房店。張皇后出于對幼弟的寵愛,張延齡一人就有一萬六千七百五十多頃。更遑論其它賞賜了。

就算如此,還是貪心不足,私自在外放高利貸。有指揮使司聡,因為借了張延齡的高利貸,逾期未還。張延齡就把司聡誆騙進府中囚禁,被拷打而ㄙˇ。而且逼迫司聡的兒子司升焚燒老爹的尸體,司升迫于淫威只能照辦。

又有府中婢女,為了施舍門外的僧侶,偷了府中的東西。被張延齡知曉后,婢女跟這個僧人雙雙被仗ㄙˇ。莊田里的佃戶也有數人被張府之人給逼ㄙˇ。可見張延齡這廝,為人著實有些殘暴。

一朝天子一朝臣

因為有姐姐張皇后的存在,二張兄弟罪行總是被寬宥。舉報之人也會被張皇后報復,如李夢陽、李東陽等名臣因為彈劾二張,張皇后總是吹枕頭風要皇帝懲罰彈劾之人。好在孝宗皇帝并不是糊涂蛋。也足見張皇后為人如何了。

偏袒的越厲害,積累的怨恨也就越多了,下到百姓、官員,上到皇帝,都對二張兄弟痕的牙癢癢。明孝宗去世后,明武宗也對兩個舅舅相當厭惡,史稱:「 上于外氏素疏」。

明武宗劇照在正德十年的時候,曾經有人舉報張鶴齡、張延齡兄弟事涉當年劉瑾謀反案。明武宗相當重視,把舉報人關進詔獄審問。奇怪的是舉報人莫名的ㄙˇ在了獄中,據一些史料記載,也是張皇后派人害ㄙˇ了舉報人。

這種酒廊飯袋,謀反肯定是沒有的,明武宗也只是想借這個機會打壓一下二張兄弟。張皇后卻護弟心切,容不得弟弟受半點委屈,把人給ㄉㄨˊㄕㄚ了。明武宗雖然憤怒,也只能不了了之。

正德十六年,老頑童明武宗因落水突然暴卒。在張皇后、楊廷和等人商議下,決定以興王朱厚熜入繼大統。張延齡被派遣去興王府邸迎接朱厚熜入朝即位。

朱厚熜即位后,以定策功進封張鶴齡為昌國公,這也是張氏最巔峰的時刻,一個外戚家族竟然出了一公一侯。

當然,明世宗朱厚熜也是從骨子就非常厭惡張氏家族,包括張皇后。因為是以外藩即位,張皇后多次頤指氣使的對待明世宗母子。明世宗入宮時向張皇后請安,張皇后視而不見,竟然拂袖而去。甚至逼迫明世宗的生母蔣太后以跪拜禮覲見張皇后。

要知道明世宗即位后,蔣太后也是太后了,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興王妃了。可見張皇后毫無政治頭腦,近乎愚蠢。

可是當時張皇后影響力還是巨大的,而且對明世宗有擁立之恩。明世宗又讓張氏家族瀟灑了十余年。十余年間,二張兄弟如孝宗、武宗時一樣,多次代替皇帝謁陵,似乎寵信如故。

嘉靖十二年,明世宗已由十五歲少年成長為合格的帝王,朝局盡握其手,已經不在懼怕張皇后了。終于開始對張氏家族對手,為了把張氏斬盡ㄕㄚ絕,徹底打入塵埃,多次小題大做問罪張氏。

明世宗像

○第一次問罪事情還是正德年間因為房貸ㄕㄚ指揮使司聡的案件引起的。這起案件有一個叫董至的人深度參與其中,他害怕受到張延齡的迫害,便公然狀告張延齡及其家奴曹鼎、馬景等人圖謀造反。這麼多年ㄕㄚ人害命、欺男霸女、侵奪資產等罪也一并抖了出來。

這個董至有沒有可能是明世宗派人指使的并不清楚。但是明世宗絕對樂意看到有人狀告二張,張延齡被關進大牢。

當時審理此案的是刑部尚書聶賢。老聶其人還算公允,因年代久遠,并沒有有力證據能證明張延齡謀反。明世宗非常憤怒,竟然說出了:「 夫謀逆者,只論謀與不謀,豈論成否耶?」的話。這句話跟「莫須有」異曲同工之妙。可見明世宗是多麼厭惡張氏之人。

滿朝文武也看出明世宗的想法,就是想安個謀反罪一網打盡。朝臣們也厭惡二張,但是謀反罪是要牽連九族的,到時候置張皇后于何地?你皇帝還是人家張皇后擁立的,是不是太涼薄了?在張璁為首的大臣力保之下才算勉強保住了張延齡。

大學士張孚敬亦為延齡請,帝手敕曰:「天下者,高皇帝之天下,孝宗皇帝守高皇帝法。卿慮傷伯母心,豈不慮傷高、孝二廟心耶?」孚敬復奏曰:「陛下嗣位時,用臣言,稱伯母皇太后,朝臣歸過陛下,至今未已。茲者大小臣工默無一言,誠幸太后不得令終,以重陛下過耳。 夫謀逆之罪,獄成當坐族誅,昭圣獨非張氏乎?陛下何以處此!」冬月慮囚,帝又欲ㄕㄚ延齡,復以孚敬言而止。——《明史后妃傳》

張璁像謀反罪雖然不成立,但是其他的罪名是實在實在的。張延齡以「 多ㄕㄚ無辜,僭肆不法」定了一個斬監侯,張鶴齡因為受到牽連被革掉國公爵位,降為南京錦衣衛同知帶俸閑住。

因為張延齡的身份背景,在刑部大牢之中并沒有過的特別從慘,刑部提牢主事沈椿是他的親戚,張延齡在獄中滋潤的很。沈椿調任后又結識了繼任的主事羅虞臣,在獄中還結識了河北老家的同鄉ㄙˇ刑犯陳邦憲,入獄的大同將領郃永、王祿等人。這些人經常在獄中喝酒聚會,與常人無異。(有錢有權,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第二次問罪嘉靖十五年,張延齡已經被關入刑部大獄三年了。有一個被關在刑部獄中叫劉東山的人,因為提勞主事羅虞臣曾經多次毆打他。為了報復羅虞臣,劉東山狀告張延齡「 逆惡陰謀,賄結邊官為外援」,以及刑部牢中官員包庇等罪。

因為劉東山的狀告,此案牽連上百人,全部被逮入詔獄審問。

同一時間,又有一個叫劉琦的人想敲詐勒索于張氏,狀告張延齡「 謀附權閹,賄賂真人邵元節,結交邊關將領意圖謀反。

經過錦衣衛查問,劉東山、劉琦二人誣告的謀反罪名都是沒有的。也正是這二人狀告開始,誣告張延齡好像成了政治正確。或為邀名,或為敲詐。

○第三次問罪嘉靖十六年,又有地痞班期、于云鶴二人,狀告二張用旁門左道「魘鎮」。而且辭連在宮中的張皇后、宮廷宦官、眾多外戚,一時之間人心惶惶。

誣告與否,明世宗心里應該是有數的,但是他相當樂于見到別人誣告張氏家族。任何打壓張氏的機會他都不會放過,明世宗再次小題大做,把在南京閑住的張鶴齡也逮入詔獄審問。

事情的真相當然是誣告,班期、于云鶴二人以誣告罪問罪。而張鶴齡經不起拷打,竟然ㄙˇ在詔獄之中。

○第四次問罪嘉靖十七年,先前誣告張延齡的劉東山,因為打傷舅舅再次被捕入獄。為了逃脫罪責,再次誣告張延齡「 詛咒魘鎮皇帝」。又有不少奸民同聲附和,群起攻之。

明世宗依然樂此不疲,再次審問張氏族人,結果依然是沒有。但是這次張氏家族氏徹底敗落了,爵位鐵券誥命全部被追奪,家產全部充公。

就這樣張延齡一直被關在刑部大牢,明世宗還在等待著機會把張延齡一擼到ㄙˇ。他的寵臣張璁才多次擔保張延齡絕對沒有謀反的心思,您就別在折騰了。

延齡事,臣之心天日可鑒,如真得其情,豈不愿正國法,正慮萬一非真,未免于圣德有累耳。——《明世宗實錄》

嘉靖二十年,孝宗張皇后去世。明世宗唯一的顧忌也沒有了,張皇后三年喪期過后,明世宗就迫不及待的在嘉靖二十五年把張延齡拉倒西市斬首。

張皇后故里紀念碑據此張延齡已經在刑部大牢關了十三年之久。有人疑問張皇后難道就沒有搭救一下弟弟?

不是沒有,是有心無力。從嘉靖七年,《明倫大典》一書成,代表明世宗禮儀派的勝利,也代表明世宗的勝利。明世宗就對張皇后冷眼相待,減少她的衣食用度,在政治上也盡量貶低打壓她。

張皇后曾經穿著破爛衣裳、蓬頭垢面跪在地上請求明世宗放過弟弟,明世宗依然不為所動。張皇后甚至賄賂明世宗的皇后,讓她去向皇帝求情,明世宗直接把皇后給廢了。嘉靖十六年明穆宗出生,張皇后趁此機會帶著禮物去求見明世宗,明世宗直接不見,遣使祝賀也是不見。

可以看出明世宗并不是單純的厭惡張鶴齡、張延齡兄弟,而是針對張皇后本人的。張皇后也沒想到當初的冒失舉動,明世宗會記恨一輩子。錯雖然在張皇后,可明世宗也太涼薄了。

最后,張鶴齡、張延齡兄弟冤嗎?不冤,畢竟ㄕㄚ人害命、欺男霸女的事沒少干。但是看到張氏家族如此慘敗,實在令人唏噓。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