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李淵心里的繼承人一直是李建成,為何還讓李世民手握重兵

李淵心里的繼承人一直是李建成,為何還讓李世民手握重兵
2022/04/17
2022/04/17

實際上,這是一個錯覺,當時手握重兵的不只李世民,從長安勢力上看,李建成和李元吉反而占據上風。玄武門之變正是李世民自感危機的一步險棋,在此之前,他甚至想好了退路。

李淵立李建成為太子,完全出于嫡長子制度,也就是封建正統所遵從的「天命說」。但是從中國歷史的長河中看,在爭奪統治權的路上,除了「天命說」,還有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便是「逐鹿說」。

「逐鹿說」講究的是實力,通常被視為頻出亂臣賊子的根源,也備受統治階級的排斥和壓制。但李世民就選擇了這樣一條路,而且他成功了,最后也順利加入了「天命說」。

李淵從晉陽起兵到長安稱帝,只用了一年時間。他稱帝時,群雄紛爭:北方邊境有李軌、薛舉、梁師都、郭子和、劉武周、高開道,黃河流域有王世充、李密、竇建德、孟海公、徐圓朗,江淮之間有杜伏威、李子通等,江南一帶有沈法興、林士弘、蕭銑。

也就是說,在唐初建立之初,疆土面積只限于關中和河東一帶,還沒有完全地統治全國。在這種形勢下,李唐確立的戰略方針是,首先鞏固關中根據地,然后再進軍關東,逐步統一全國。

稱帝后的李淵,除了改國號為唐,年號為武德元年,還對三個兒子進行了冊封,李世民被封為尚書令、右翊衛大將軍,進封秦王。長子李建成被封為太子,三子李元吉被封為齊王。

實際上,從太原起兵開始,李世民、李建成、李元吉在軍事斗爭中就已逐漸形成了各自的勢力。到了武德年間,他們都有自己的機構和組織。比如李世民的天策上將府、秦王府、左右護軍府和左右親事賬內府等。太子有自己的東宮,齊王也有齊王府、左右護軍府和左右親事賬內府等。

他們的命令跟高祖的命令都具有權威,混雜在一起使用。在《資治通鑒》中記載,「太子令,秦、齊王教 與詔敕并行,有司莫知所從,唯據得之先后為定」,也就是說,政府機構有時都不知道該聽誰,以至于形成誰的命令先到,就聽誰的。

在地方上,他們也各自有自己的勢力范圍,李世民以洛陽為中心,山東、陜東道大行臺官員基本都聽他的。李建成則以河北幽州為勢力范圍,李元吉則一向擔任并州地方長官。在用人上,他們也都各自選派自己的親信任職,比如李建成有自己招募的長林兵,李世民有秦王府的八百勇士。

也就是說,在唐朝還沒有完成軍隊國家化的時候,李世民、李建成和李元吉,他們三人都有自己的私人衛隊和各自忠誠于自己的嫡系部隊。

李建成被封太子后,便留在國都長安處理政務,為穩定后方,支援前線,也發揮了重大作用。而李世民則經常出征,以消滅各地割據勢力。

他參與的重大戰役有:破薛舉父子;擊敗宋金剛、劉武周,收復并、汾失地;在虎牢關之戰后,殲滅洛陽王世充和河北竇建德這兩大割據勢力;清掃竇建德余部,重創山東徐圓朗。

經過一系列的征戰,李世民立下了赫赫戰功,提升了威望,在他返回長安城時,受到了長安軍民的隆重歡迎。回到長安城的李世民,也讓李淵高看一眼,開設了自己的文學館,開始籠絡四方名士,比如房玄齡、杜如晦等。

而在此之前,他南征北戰時已收羅了不少猛將,如秦瓊、程咬金、尉遲恭等。

而在朝堂之上,他還有陳叔達、長孫無忌的支持。李世民在大業九年(613年)就娶了實力顯赫的長孫家族的女兒為妻,小舅子就是長孫無忌。而長孫氏和長孫無忌從小是被舅舅高士廉撫養長大的,高士廉出身渤海大族,從北魏到隋都是高官,屬于世族大家。因此,高士廉也支持自己的外甥女婿李世民。

面對軍中和百姓之間深得民心的李世民,高祖李淵也曾動了改立李世民為太子的心思。太子李建成感受到自己的東宮之位受到了威脅,手下謀臣太子中允王珪、洗馬魏徵也提醒他,要防備野心勃勃的弟弟李世民。再加上心生妒忌,于是,李建成聯合齊王李元吉一起,開啟了排擠李世民的權力爭斗。

李建成利用后宮妃嬪在李淵面前詆毀李世民,以通過枕邊風達到擠兌李世民的目的,更有說,太子曾想ㄉㄨˊ 害李世民。但李世民也沒閑著,他說李建成和李元吉丨ㄣˊ亂后宮,并在六月四日率先發起了進攻。

就長安城內的勢力而言,東宮兵加上齊王兵的軍力已遠遠超過秦王府的兵力。 單就玄武門之變,并不是因為李世民手握重兵。而是因為他出手之快、下手夠狠,將李建成和李元吉同時除掉,偷襲成功。

當時李世民參與政變的主要武裝力量,一是來自秦王府的八百勇士,二是來自高士廉的囚徒兵,高士廉在當時擔任雍州治中,負責首都的司法事務。在政變當天,他釋放了囚徒,發以兵器,伏于芳林門。芳林門在玄武門之西,進可攻擊玄武門之敵,退可守望秦王府。

李世民在長安城的兵力有限,以致于當東宮兵和齊王兵趕到玄武門之后,擊潰了玄武門外的屯營兵,并除掉了將軍敬君弘和中郎將呂世衡,最終秦王府的兵將不得不選擇緊閉玄武門。

在政變之前,李世民也給自己留了后路,一旦失敗,他就率領眾人逃出長安,退守自己的大本營洛陽,并且在之前,他已把大批人員安置在了洛陽。

但歷史選擇了他,話說其中還有一段重要的插曲。武德九年六月四日,當天負責玄武門執勤的常何,原本是李建成的親信,正因如此,李建成和李元吉并不懷疑玄武門會有異。但沒想到的是,常何已被李世民收買,這一插曲也改變了歷史的走向。

玄武門之變與李世民手握重兵關系不大,但是他的個人威望和功績,以及重兵在握,對于之后快速控制和穩定當時混亂的局勢有著很大關系。試想如果李世民沒有自己的勢力,即使玄武門之變后,他也無力控制后續的局面。

由此可見,在當時手握重兵的并非只有李世民,李淵三子都各有自己的勢力范圍。

李淵立李建成為繼任人選,一是尊嫡長子繼承制,二是李建成本身也不是無能之輩,為初唐的穩定也發揮了重大作用,話說干仗就是燒錢,沒有經濟強有力支持,在前方作戰的李世民恐怕也只能陷入「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境地。

可以說,對內,李建成功不可沒,所以他才可以穩座太子之位。

李世民的確有杰出的軍事才能,是一位能征善戰的猛將,憑著自己的能力籠絡了一批文武之才,贏得了更大的權力空間,也為他發起玄武門之變奠定了基礎。論對外,李世民的影響力更大。

但皇室內部爭權奪利,向來都是一場你亡我活的戰爭,總有人勝出,總有人敗落,不管李淵削減誰的權力,都會引發一場宮廷政變。李世民的成功奪權,運氣成分還是有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