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曹植妻子因為穿得太漂亮被曹操賜歿,曹操為何不考慮曹植的感受

曹植妻子因為穿得太漂亮被曹操賜歿,曹操為何不考慮曹植的感受
2022/04/06
2022/04/06

女[性.愛]美,自古皆然。時代在變,女[性.愛]美的天性是不會變的。

不要說「云想衣裳花想容」的楊貴妃,就連脫下戰袍恢復女子身的花木蘭,也得「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

俗話說「人靠衣裝,佛靠金裝 」,還有什麼比華麗的衣裳更能襯托出女子的容貌呢?

三國時期,曹植之妻崔氏,既出身于名門望族清河崔氏,又是臨淄侯曹植的妻子。用今天的眼光看,就是生于豪門又嫁入豪門,妥妥的豪上加豪,這樣的條件必定養尊處優,穿幾件華麗的衣服,那根本就不算個事兒。

沒想到,崔氏竟然就因為穿的太華麗,被公公曹操給賜ㄙˇ了。

這件事,明明白白記錄在《世語》里,并被裴松之在《三國志》里注解引用。

植妻衣繡,太祖登臺見之,以違制命,還家賜ㄙˇ。

僅僅因為穿了漂亮衣服就把兒媳賜ㄙˇ,看上去很夸張,曹操是不是也太腹黑了,他考慮過兒子曹植的感受嗎?

其實這事兒,遠遠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它與曹操治國的政治理念密切相關。

要弄明白這點,得先看曹操的出身

我們都知道,原生家庭對孩子的影響會持續終身,那麼曹操的原生家庭呢?

曹操的出身,在《三國志》里講得很清楚,他爺爺是中常侍曹騰,是個宦官,宦官當然是生不出孩子,他父親曹嵩是抱養的。也就是說,曹操來自一個閹宦家庭,這種家庭,雖然不會缺錢,但政治地位是非常低的。

《三國志·魏書》:太祖武皇帝,沛國嘄人也。姓曹,諱操,字孟德。桓帝世,曹騰為中常侍、大長秋,封費亭候。養子嵩嗣,官至太尉。

要說有錢,有錢人可就多了,光有錢沒用,還得有政治地位。別看你曹操有幾個錢,人家名門望族的子弟比你更有錢,還看不起你宦官家庭的出身,不帶你玩,你能怎樣?

至于后來說曹操是曹參后裔之類的說法,則是后人往他臉上貼金,基本就是瞎編的,連裴松之也說「莫能審其生出本末。」

所以曹操小時候苦啊,雖然也算是個富三代,但擠不進豪族的圈子,有錢沒處花,于是只好「任俠放蕩,不治行業」,也就是說,小時候的曹操只好任性地放飛自我,在外面瞎混。

在漢朝,玩政治的都是門閥世家。名門望族們勢力龐大,根深蒂固,是經過許多代人努力才發展起來,不是曹操這樣的家庭可比的。

所以,曹操代表的不是門閥世家,而是跟他們處于對立階級的寒門,這個「寒」不是窮的意思,是指傳統政治地位上的弱勢。

那麼曹操發跡以后,豪門們再也不敢小看他了,他不就成功進入豪門之列嗎?

并沒有,門閥世家們有自己的代表——袁紹。

相比曹操,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代言人袁紹才是根正苗紅的豪門世家。

《三國志》:袁紹字本初,汝南汝陽人也。高祖父安,為漢司徒。自安以下四世居三公位,由是勢傾天下。

袁家累積的勢力和威望,不是任何諸侯所能相比的,就算在官渡之戰失敗后,只要袁紹不早ㄙˇ,曹操還是啃不動他。

所以,從賬面上看,當時最有希望勘定天下的其實是袁紹,也就是門閥世家的代表。至于曹操,當時只是一個暴發戶的寒門小子而已。

曹操和袁紹交戰,陳琳起草過一篇著名的《討賊檄文》,里面就說: 操贅閹遺丑,本無懿德,僄狡鋒俠,好亂樂禍。

這就是對曹操出身的不認同,赤ㄌㄨㄛˇㄌㄨㄛˇ的嘲諷。

所以曹操太難了,雖然這麼努力地熬ㄙˇ了袁紹,平定了冀州,但門閥世家的勢力不是這麼容易被消滅的,事實上也根本無法靠武力手段來消滅,只能用別的手段來壓制和瓦解。

ㄉㄚˇ個比方的話,曹操就好比一個創業青年,帶著自己的團隊好不容易ㄉㄚˇ下了一片天地,收編了原來競爭對手團隊的不少人,但這些人從出身到理念跟他并不相同。表面雖然很服從,但骨子里還是遵從著公司舊有的一套制度,也就是儒家的一套精神道德標準。

如果只是為了當個權臣,曹操可能咬咬牙,忍了也就忍了,可是當權臣,遠遠不是他的終極目標。

那麼曹操的終極目標是什麼呢?

當然是代漢自立,過一把皇帝癮

代漢自立,來自這幫家伙的阻力可就太大了,這必須先從精神上摧垮門閥世家的士大夫們的壁壘,也就是漢朝傳統的儒家思想,不做到這點,曹操是無法實現目標的。

舉個例子,荀彧也是出身于豪族,他來自潁川荀氏,是荀子之后,家族里除了做官的還是做官的,也就是官僚世家、名門望族,出身比曹操高貴多了。

荀彧被曹操的才能和人格魅力吸引,拋棄階級成見,投奔了曹操,并且頗受重用。

在曹操智囊團里,荀彧的地位是事實上位于郭嘉之上,屬于第一謀士的。

建安十七年(212年),曹操ㄉㄚˇ算進爵國公,加九錫。

這就是ㄉㄚˇ算篡漢的預兆了,之前王莽也是這麼干的。

沒想到,看上去對曹操始終忠心耿耿的荀彧跳了出來,他對曹操說:「您不想想您起兵是干啥來的?是為了匡扶漢室啊!哪能這樣干呢?您這樣既不忠誠,又不謙虛,你要這樣,我可不把您當君子啦!」

(曹公)本興義兵以匡朝寧國,秉忠貞之誠,守退讓之實;君子愛人以德,不宜如此。」

潛臺詞則是:你曹阿瞞起兵是ㄉㄚˇ著匡扶漢室的名義,在公司舊有的制度框架下干活,我們才跟著你混,你現在想另起爐灶,搞自己的公司了,那我也不能給你面子了。

曹操很生氣「太祖由是意不能平」,于是他找了個借口,把荀彧留在了壽春坐冷板凳。

荀彧當年就憂憤而亡,也有說法是曹操賜給了荀彧一只空的食盒,荀彧一看就明白了曹操的意思,這是不讓我吃飯哪,于是服ㄉㄨˊ自盡。

荀彧所謂的「君子」,其實就是漢朝以來儒家士大夫所秉持的道德理念,也就是門閥世家的精神壁壘,相當于是舊公司的一個框架制度。 在這樣的道德體系約束下,曹操想要代漢自立,就必須改變游戲規則,ㄉㄚˇ破這個框架,自己再重新設立一個框架。

但是荀彧的抗爭,說明在漢朝儒家精神框架下的游戲規則,還有大把的擁護者,也就是傳統的門閥世家們,他們的勢力還相當龐大。這些人表面上臣服曹操,只是暫時隱忍,一有機會就會蠢蠢欲動。

如果違背了他們的游戲規則,觸犯了他們的紅線,這些人沒有機會也會制造機會。連荀彧這樣深受信任和重用的人都會帶頭跳出來,其他人的想法不言而喻,這就太可怕了。

馬上能ㄉㄚˇ天下,馬上不能治天下。曹操可以賜ㄙˇ一個荀彧,他沒法滅掉整個荀氏家族,就算能滅掉荀氏,他也沒法把其他世家都給滅了。真要那個樣子,他自己也差不多完犢子了。

所以曹操要實現他的終極目標,必須要不斷壓制門閥世家,從精神上摧毀他們的框架理念。

這就能解釋曹操的手段,曹操的手段是什麼呢?

在建安十五年、十九年、二十二年,曹操三次下令求才,并且在三令中解釋了求才的標準: 有德者未必有才,有才者,卻或許背負著不仁不孝或是貪污的惡名而得不到重用,所以曹操舉才的標準不是德,而是才。

《三國志·武帝紀》:

十五年春,下令曰:今天下尚未定,此特求賢之急時也...若必廉士而后可用,則齊桓其何以霸世?

(建安十九年)乙未令曰:夫有行之士,未必能進取,進取之士,未必能有行也。陳平豈篤行,蘇秦豈守信邪?

(建安二十二年)秋八月,令曰:昔伊摯、傅說出于賤人,管仲,桓公賊也,皆用之以興...若文俗之吏,高才異質,或堪為將守,負迂辱之名,見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國用兵之術。其各舉所知,勿有所遺。

這是啥標準?對照一下曹操,這不就是說的他自己嘛。

漢朝以來官員的任用一向是采取的征辟制和察舉制,征辟制的標準是名望,察舉制的標準還是名望。

這相當于是為門閥世家們量身定制的制度,在這樣的選材框架下,有才無出身的寒門子弟想要逆襲的難度堪比曹操。

所以官員的人選,基本還是被豪族們把持,這也是袁家能門生故吏遍天下的原因。

這是標準的儒家制度。

那到了曹操這兒,如果還用這一套,顯然大不利于培養自己的團隊,所以現在曹操說,這一套不行,咱們要改革一下,現在按我的來。

這是對門閥們的一記重拳。相當于把人事權抓到自己手里,告訴他們:以前用人都是靠你們舉薦,現在不行了,用人的標準得改改,儒家道德那一套不吃香了,得有真才實干,至于參照標準嘛,就拿我做標準好了。

建安十九年,曹操又下令:

夫刑,百姓之命也,而軍中典獄者或非其人,而任以三軍ㄙˇ生之事,吾甚懼之。其選明達法理者,使持典刑。

于是曹操「攬申、商之法術。」

就是說曹操主張法家那一套——重刑。

傅玄在《晉書》里也這麼解釋:魏武好法術而天下貴刑名。

這對儒家又是一記耳光——儒家的主張是「先禮后刑,以刑輔德」,也就是以德服人。

德算什麼,曹操就是要摧毀儒家的德,才能摧毀門閥世家的道德框架,為他的終極目標鋪平道路。

陳琳在他的檄文里也說曹操:細政苛慘,科防互設。

當然,把曹操ㄇㄚˋ得很慘的陳琳最后也投入了曹操麾下,曹操還是勝利了。

除了這些,崇尚節儉,也是曹操的政策之一。

我們知道,門閥世家們崇尚的是奢靡之風,古代富豪里,西晉的石崇和王凱斗富的故事天下皆知,他們倆就是晉朝門閥貴族的代表人物。如果以國力來看,他們很可能比清朝的和珅還要富。

豪門貴族崇尚奢侈,曹操則崇尚節儉,這也是他與儒家豪族的對立面之一。

《魏書》上記載曹操:

「雅性節儉,不好華麗,后宮衣不錦繡,侍御履不二采,帷賬屏風,壞則補納,茵辱取溫,無有緣飾。」

曹操從小到大,沒缺過錢,小時候他也是個浪蕩公子。崇尚節儉,除了與他的出身階層有關,更重要的是要從物質上摧毀豪門世家的奢靡之風。

曹植妻子崔氏衣著華麗,顯然違背了曹操的法令,曹操的嚴刑峻法,兒媳婦帶頭違法,如果不加懲戒,嚴刑峻法不就成了空談,所以曹操將崔氏賜ㄙˇ。

賜ㄙˇ崔氏的背后,還隱藏著另一層含義。

崔氏來自名門清河崔氏,是從先秦時期就延續下來的山東望族、頂級門閥。族中兩個精英崔琰和崔林,都在為曹操服務。崔琰,正是崔氏的叔叔。

崔琰才干突出,頗受重用,不過由于他的出身,他堅持的是他所代表的儒家道德標準,這正是曹操所要ㄉㄚˇ擊的。在建安二十一年,崔琰惹怒了曹操,先是被貶為徒隸,崔琰還不老實,一點也不服軟,不肯放棄他的德操,曹操終于把他賜ㄙˇ。

《三國志》:(曹操)于是罰琰為徒隸,使人視之,辭色不撓。太祖令曰:「琰雖見刑,而通賓客,門若市人,對賓客虬須直視,若有所瞋。」遂賜琰ㄙˇ。

如今事隔一年多后又賜ㄙˇ崔氏,正是對門閥的再一次ㄉㄚˇ壓,既向天下重申了法制,又在政治上ㄉㄚˇ擊了門閥,一舉兩得。

崔氏只是個犧牲品而已,這也得怪她情商太低,被曹操抓了現行。至于曹植的感受,到了曹操那個位置,說實話是無所顧及的。后世李世民手足相殘,朱棣叔侄相爭,可比這殘酷多了。

所以,歸根結底,曹操賜ㄙˇ崔氏這件事,背后的原因是政治門戶的斗爭。曹操憑自己的強力手段壓制了門閥貴族,曹丕則在他基礎上再進一步,實現了他沒能實現的愿望——稱帝。

不過,門閥世家的力量并沒有這樣容易就被徹底ㄉㄚˇ壓,就算袁氏被滅、荀氏、崔氏被ㄉㄚˇ壓,他們還是有其他代言人——來自河內門閥的司馬懿。最終,他們通過更加腹黑的司馬懿父子之手,終于奪回了政權,門閥政治,也在晉朝成為了主要的政治符號。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