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清朝迷案:兩廣總督為何在廣東巡撫衙門自盡身亡?嘉慶:歿不足惜

清朝迷案:兩廣總督為何在廣東巡撫衙門自盡身亡?嘉慶:歿不足惜
2022/03/18
2022/03/18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嘉慶七年(1802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內閣大學士兼兩廣總督吉慶在廣東巡撫衙門去世,原因是自盡。

封疆大吏去世在巡撫公堂之上,此案非同小可,但更為人深思的是其中折射出的嘉慶年間的官場現實。

這天一早,吉慶便接到廣東巡撫珊圖禮通知,說巡撫衙門接到了嘉慶皇帝的聖旨,讓吉慶前來接旨。

吉慶一進衙門,便發現氣氛有點異常,只見珊圖禮端坐在大堂之上,不行禮也不寒暄,拉長著一張臉。

看到吉慶站定,珊圖禮拿出上諭,大聲宣讀起來。

這份上諭對吉慶非常不利,內容是嘉慶下令免去吉慶的總督職務,由欽差大臣會同珊圖禮查辦。

總督免職接受巡撫查辦是很罕見的事,說明吉慶已完全失去了皇帝的信任。

讀完聖旨,珊圖禮趾高氣揚地命令道: 來人呐!摘去吉慶的頂戴,脫去官服,給他換上囚服!

吉慶的僕人們被趕到衙門外,吉慶沒有反抗,任由差役們更衣換裝。

僕人們正在門口六神無主,沒一會功夫,差役跑出來大喊: 你們家大人自盡了!

他們趕緊跑進去一看,只見吉慶直挺挺躺在地上,滿臉通紅,已經氣絕身亡。

總督在巡撫衙門自盡是大清開國以來頭一遭,吉慶到底是怎麼死的,堂堂一品大員為何會走到這一步,要從吉慶是何許人也說起。

吉慶,愛新覺羅氏,正白旗人,這在清朝意味著皇親國戚的待遇。吉慶家族世襲騎都尉,吉慶的仕途也非常順利,他在北京歷任禦史、副都統、兵部侍郎,完成資歷積累後,隨後就出任山東巡撫、浙江巡撫,在嘉慶元年升任兩江總督,期間因為鎮壓地方騷亂有功,又加太子太保,兼協辦大學士,真正算是位極人臣。

當時的官場對吉慶好評不斷,評價最高的是他不貪不腐。吉慶主政的浙江、廣東都是富庶的省份,吉慶只要對自己要求低一點,立馬就能撈得盆滿缽翻,但從沒傳出過吉慶貪墨的風聲。據說他出任兩廣總督後,立即把衙門後院所有房間都上鎖封閉,只在院子裡搭了三間簡易房居住,房裡只有一張床、一張長幾、幾把椅子、幾本閒書而已。他會客、飲食、起居都在這幾間簡易房裡。

吉慶為人忠厚,頗有長者風范。

嘉慶四年和珅倒臺是件大事。嘉慶皇帝公佈和珅的二十大罪狀,下發全國的總督和巡撫,讓大家討論如何處置和珅。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實際上是逼著大家表態站隊,誰的回答不符合皇帝心意,就有被穿小鞋的可能。

這種情況下,大罵和珅罪不可恕、*不足惜是大部分督撫的做法。所有總督中,吉慶是唯一一個沒有落井下石的,他雖然也罵了和珅,但罵得最輕,對于如何處置和珅,吉慶只是強調依法辦理,不像別人那麼激烈。

吉慶敷衍了事,嘉慶也知道吉慶是個忠厚長者,沒有追究。

看得出來,吉慶是個嚴于律己,心態平和的官員,那麼本案另一個主角,廣東巡撫珊圖禮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珊圖禮,滿洲正白旗人,乾隆五十二年進士,嘉慶五年出任廣東巡撫,此時距他中進士只有13年,珊圖禮的升遷速度也是非常快的。

但是珊圖禮性格比較火爆,就連下屬不小心觸犯他的名諱,都會被他痛駡。他一到廣東擔任巡撫,就與兩廣總督吉慶發生了摩擦。

衝突的核心只有兩個字:爭權。

珊圖禮是個固執己見的人,他認准的主意,一定要強硬推行。

吉慶級別高于珊圖禮,他本可以用級別打壓珊圖禮,但他不願爆發衝突,多次寬容不計。

可是吉慶的退讓並沒有換來珊圖禮的感激,他反而得寸進尺,時間久了,吉慶也不得不進行一些反擊,兩個人的關係越來越緊張,鬧得滿城風雨,廣州城裡督撫不和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

這種事並不是廣東獨有,清朝沿用明朝的總督和巡撫制度,在一省巡撫之上設置了管理一到三個省不等的總督,來鎮守地方、拱衛中央。但是總督和巡撫的管轄范圍大部分是重疊的,這就不可避免會產生矛盾。

如果總督和巡撫不駐紮在同一座城裡,矛盾還不突出,但凡督撫同城的地方,總督和巡撫的矛盾就沒有間斷過。比如後來張之洞擔任兩廣總督,潮州知府出缺,他給廣東布政使遊百川打招呼,讓他提名自己心儀的人選,但是遊百川最後提名了廣東巡撫推薦的人,這件事惹得張之洞勃然大怒。

因為制度的缺陷,督撫不和是清朝普遍存在的現象。政治的實際運轉,又和官員的個[性.關.係]很大。珊圖禮性格暴躁,做法強硬;吉慶個性平和,不願意和珊圖禮起正面衝突。

可是,制度性的難題不是退讓能解決的,最後,吉慶和珊圖禮因為關稅盈餘問題爆發了激烈的衝突。

廣東是當時清朝最大的對外貿易合法口岸,按照清朝的關稅管理,只需要上繳給朝廷固定的關稅,剩下的盈餘地方留存。廣東關稅較多,盈餘也比較大,這筆錢怎麼用,廣東官員都很關心。

珊圖禮是廣東巡撫,他有自己想用錢的地方。吉慶是兩廣總督,也有想要用錢的地方,兩個人的眼睛都盯上了關稅盈餘。按照《清史稿》的記載,吉慶想把盈餘歸公,平攤到地方,珊圖禮想投到自己扶持的重點專案上。在這個問題上,吉慶沒有再妥協退讓,而是利用自己官大一級的優勢,強硬地把關稅盈餘歸公。

珊圖禮很生氣,他官職低于吉慶,但他也有自己的辦法,于是他發起了對吉慶的彈劾。

吉慶是個清廉的官員不假,可他也有自己的問題, 「居官廉而察吏疏」,也就是說吉慶這個人過于寬厚,對下屬官吏疏于管理,造成了不少疏漏。

這方面,《清史稿》裡明確記載了兩件事。

一是廣東博羅縣重犯越獄,州縣官員掩蓋問題,按察使和知府徇私舞弊,大家都摁住不報。

二是廣東省官員向各縣攤派徵收罰銀,這筆錢作為對地方官員犯錯的懲罰,本該官員自掏腰包,現在反而成了人民的負擔。

作為兩廣總督,吉慶負有領導責任,嘉慶知道後很生氣,他專門下詔斥責吉慶,要他對廣東的問題負責。

珊圖禮覺得有機可乘,他揣摩上意,秘密彈劾吉慶處理政務疲軟不力,就在這個時候,廣東地方局勢又幫了珊圖禮的忙。

嘉慶七年八月,博羅縣天地會起義,消息傳到北京,嘉慶大為震驚,嚴厲申斥地方官員。吉慶親自率兵圍剿,可他從未經歷過軍陣,唯恐兵力不夠,便奏請調2000江西駐防八旗前來會剿。

珊圖禮一看機會來了,再次上疏彈劾,指責吉慶昏聵疲軟,明明廣州就有駐防八旗,這次鬧事的動靜又不大,為什麼還要調江西兵。

其實吉慶這一仗很輕鬆就贏了,天地會準備不足,人手也不多,不出半月已被剿滅。但吉慶是個比較質樸的大臣,他對屬下的報告缺少分析,起義發生後,下級為推卸責任,將事情描述得比較嚴重,吉慶信以為真,即行奏報。手下將領又建議他調江西兵,也一併上奏。

結果兵還沒到,已經大獲全勝,這就導致前後奏章報告的情況不一致。次數多了,再加珊圖禮的煽風點火,嘉慶被徹底惹火了。

嘉慶先是下詔斥責吉慶張惶失措、草率糊塗,革去他的協辦大學士職務;幾天後又指責吉慶對地方起義事先失察,事後無能,解除吉慶的兩廣總督職務,命珊圖禮和欽差大學士那彥成會同審訊吉慶,還命令珊圖禮署理兩廣總督。

吉慶很了解珊圖禮,知道自己落到珊圖禮手中,絕對沒有好結果。他在得知將被解職後就給嘉慶上了一道奏摺,其中說道: 患病月餘,恐珊圖禮作踐,唯願病不能痊。

當年十一月十九日,吉慶回到廣州,欽差大臣那彥成尚未抵達。珊圖禮即迫不及待傳吉慶到巡撫衙門,要單獨審訊,二十日當天,吉慶來到後不久即離奇暴斃。

吉慶雖然被解職,但是他到底有沒有罪,應該得到什麼樣的處罰,都還沒有定論。現在,珊圖禮必須要為吉慶歿在自己衙門提供一個解釋。

吉慶自盡當天,珊圖禮就慌慌張張上了一道奏摺,裡面說:總督吉慶二十日來到巡撫衙門。我看到他形容憔悴,精神委頓,詢問得知他患病未愈,就囑咐他趕緊醫治,希望能早日痊癒。後來,我聽說吉慶回到總督衙門後,突然得了急症,連話都說不了了,當天就歿在了總督衙門。我聞訊立即趕到總督衙門查看,把總督等相關關防和一切文卷都接收過來,暫時署理總督職務。

珊圖禮情急之下上了這份奏摺,企圖瞞天過海,但吉慶歿在巡撫衙門是人盡皆知的事,珊圖禮想瞞是瞞不住的。于是十幾天後,珊圖禮又上了第二道奏摺,對自己的說法做了重大修改。

第二道奏摺說:總督吉慶于十一月十九日回到廣州,我前往迎接,看到他精神委頓,形容憔悴,詢問得知他病體未愈,就囑咐他趕緊醫治,希望能早日痊癒。二十日,吉慶到巡撫衙門回拜,我和他談了沒幾句話,吉慶忽然變得語言恍惚,拔出隨身攜帶的匕首要自盡。我趕緊叫他的隨從和我的家丁上前抱住他,把匕首奪下。

吉慶忽然又把桌上的鼻煙壺塞進嘴裡,用力吞下去,導致氣管斷絕。我和隨從等人無力解救,就派人把吉慶抬進轎子,抬回總督衙門,囑咐他們迅速尋找解救的辦法,想不到吉慶醫治無效,當天就去世了。

第二道奏摺中,珊圖禮承認了吉慶是在巡撫衙門出的事。同時,珊圖禮費盡心機強調了兩方面內容,一是吉慶原來就患病,強調自己努力救治吉慶,完全隱瞞了他是如何羞辱吉慶的。另一方面,強調吉慶是自盡,自己吞下了鼻煙壺導致氣管斷絕。

嘉慶接到第二道奏摺後,為吉慶自盡的慘烈程度感到吃緊,他在奏摺上朱批「大奇之事」。珊圖禮前後兩道奏摺內容差異極大,不能不引起嘉慶懷疑,他又聯想到吉慶之前的上奏,懷疑到珊圖禮與吉慶之死有重大關係,于是下令欽差大臣那彥成迅速趕到廣州調查。

那彥成原本是來調查吉慶罪行的,現在卻開始調查吉慶的去世原因。

那彥成也是正白旗人,家庭背景顯赫,他是乾隆朝著名大學士阿桂的孫子,又是乾隆五十四年的進士,仕途比珊圖禮更加順利,中進士僅僅時年就已進入軍機處,兼任尚書、都統、內務府大臣等重要職務,前往廣州時,他還不到四十歲。

那彥成到了廣州以後,立即成了珊圖禮籠絡的物件。一方面,那彥成難以擺脫官僚系統和人情網路的影響。從現實的角度說,為一個去世的人主持正義,肯定不如和一個活人聯合,多個朋友多條路。

另一方面,那彥成此時正處于仕途低谷。之前,他因為在山西等地鎮壓白蓮教起義不力,受到嘉慶的斥責,被趕出了軍機處。那彥成要想重回朝廷中樞,就必須重新贏得嘉慶的信任。很顯然,吉慶已經失去了嘉慶的好感,即使他是冤枉的,那彥成也犯不著為了洗刷吉慶的冤情而忤逆上意。

不管珊圖禮如何掩飾,現場目擊者眾多,來到廣州後,那彥成很快就查清了吉慶的去世原因。

二十日當天,吉慶離開總督衙門的時候,就吩咐家人把總督印信送往巡撫衙門,又囑咐家丁把家眷護送到北京去。來到巡撫衙門後,珊圖禮高高在上,宣讀完上諭,就給他穿上囚服,系上鐵鍊,下令差役審訊。吉慶嚴肅地對珊圖禮說: 某雖不才,曾備位政府,不可甘受此辱,有傷國體。

說完,吉慶突然搶過一把佩劍,拔出來就要自刎。珊圖禮連忙命家人上前抱住吉慶,把劍奪下來。雙方扭成一團,情急之下,吉慶一把抓起桌上一個鼻煙壺,塞入嘴裡用力吞了下去。鼻煙壺堵塞了吉慶的氣管,差役們來不及搶救,吉慶很快氣絕身亡。

真相並不復雜,吉慶確實是自盡的,但他是被珊圖禮逼歿的。那麼,那彥成會怎麼向嘉慶彙報呢?

那彥成很快向嘉慶給出了吉慶的去世原因,他說,吉慶是自盡的,原因有兩條。

第一是吉慶鎮壓起義不力,導致民怨沸騰,皇帝斥責,吉慶壓力很大。

第二條是吉慶生病了,病後很糊塗。

兩個原因綜合起來,吉慶發愁又痛苦,就尋了短見。

那彥成的調查結論有很大的邏輯漏洞,吉慶的確在鎮壓地方起義上有問題,並受到了皇帝斥責,但即使有罪,也罪不至歿,不可能因為這點小問題就畏罪自盡。以他的罪過,最多不過被革職,將來很有可能被重新啟用,再次當上封疆大吏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吉慶為什麼要自盡?而且還是用如此慘烈的方式,這在邏輯上說不通。

接到那彥成的奏摺,嘉慶也同樣心存疑惑。他對吉慶的個性還是了解的,吉慶性格平和,平日當官也沒有什麼大問題,他用這麼慘烈的方式自盡肯定有隱情。但是,最後嘉慶皇帝還是接受了那彥成的說法,認定吉慶是「畏罪自盡」,這就給吉慶之歿定了性。

吉慶的歿明明疑點很多,嘉慶為啥還認定他是畏罪自盡呢?

我們分析一下嘉慶皇帝斥責吉慶的招數,就能看出邏輯。嘉慶認為吉慶「身為封疆大吏,即使罪在不赦,亦當靜以待命」。嘉慶的邏輯是,官員即使遭受了不公正對待,蒙受了願望,也要等待朝廷的審核和平反,要相信朝廷。

具體到吉慶的情況,嘉慶認為,朝廷已經派遣了欽差大臣查辦,你就應該好好待在廣州等待審查結果,「豈得私行自盡」?也就是說,嘉慶認為官員沒有自盡的權力,吉慶慘烈自盡,不是官員應該有的行為。

嘉慶在詔書中明確指出: 「是自裁一節,即吉慶之罪,實無足惜。」官員自盡就是犯罪,自盡是對朝廷司法的不信任,對官府體制的不信任。

嘉慶是個墨守成規的皇帝,他希望國家按照祖先設計的軌道繼續發展下去,極力維護現有的體系和規章制度。在嘉慶執政的二十多年裡,他遇到問題是,提到最多的就是照例應該如何如何,舊制是怎樣怎樣的。官員蒙元,遭受不公正對待,朝廷法度一定能洗刷你的冤情。吉慶即便冤枉,但是自盡了,就是站到了朝廷的對立面,就是自絕于朝廷,死不足惜。

結果決定一切,吉慶為什麼自盡,有沒有遭到壓迫和羞辱,他生前蒙受了什麼委屈,在嘉慶看來都不重要了。

吉慶這位雄踞嶺南的封疆大吏,就這麼被犧牲了,被忽視了。

吉慶這樣的身份和地位,都不能洗刷自己的不公,都不能以歿明志,還要背上一個畏罪自盡的罪名,那麼清朝數以萬計的官員們有了冤屈,有沒有什麼辦法伸冤呢?

在後人看來,官員這份職業是非常有保障的,即使有少數官員蒙受冤屈,最後也肯定能得到公正對待。

理論上,古代政治的確設計了官員申訴和平反的制度。比如清代規定,官員冤枉,受到錯誤對待或對處分不服,從開始被揭參到最後結案,在每個環節都可以為自己申訴。官員向原判衙門聲辯冤屈不准的,可以向通政司、都察院等部門申訴,吏部查明確實冤枉的,撤銷處分,恢復原職。

但在實際中,清朝官場上,上司對下屬隨意呵斥,甚至拳腳相加的情況並不少見。吉慶自盡的案子表明,清朝官員申訴的管道並不暢通,他們的合法權益遭到了踐踏,一個官員以歿鳴冤,這說明他已經被逼上絕路了,正常的管道已經傳達不出他的聲音,所以他只有自盡才能引起關注。

造成官員維權難的原因很多。簡單地說,恰恰是原本應該維護官員權益的朝廷體制,無情地侵害了官員的權益。官員最初受到不公正待遇,往往是制度本身造成的。官員蒙受的冤屈,也往往是由更高級別的官員造成的。官員要想洗刷冤情,又得寄望于朝廷的司法體系。申訴和平反時,他們都要和強大的朝廷以及官僚體制打交道。

在嘉慶一朝,自盡的高級官員絕非吉慶一人,如福建布政使李賡芸也因為蒙冤申訴無門,在獄中以歿鳴冤。嘉慶皇帝最後以吉慶畏罪自盡,死不足惜來結案,其實是不公正的。

吉慶案另兩個主要人物珊圖禮和那彥成,此後反而官運亨通。

珊圖禮于嘉慶朝,仕途通達。雖然嘉慶帝認為其並非有膽有識有才能之人,但仍屢賦其重任。內任吏部、戶部、兵部、禮部尚書,外調駐藏大臣。直至嘉慶十九年(1814)十二月壽終正寢。

那彥成也走出了仕途低谷,後來被提拔為禮部尚書,又重新成為軍機大臣。諷刺的是,此後那彥成也擔任過兩廣總督,在任上他與廣東巡撫孫玉庭爆發了寶墩,鬧得督撫不和。孫玉庭抓住廣東鬧海盜的機會彈劾那彥成,嘉慶皇帝大怒,把那彥成降級為藍翎侍衛,發往新疆伊犁。但總的來說,那彥成在嘉慶朝是炙手可熱的權貴之一,一直活到了道光十三年,歿後諡號文毅。

嘉慶朝吉慶自戕案的結局,以及吉慶與珊圖禮截然不同的命運,昭示著嘉慶朝吏治的真實情況。廉潔自律者得不到保護,跋扈爭權者卻飛黃騰達,吏治敗壞在嘉慶朝不能被遏止勢所必然。

更大層面看,清朝的官員缺乏申訴、維權的通暢管道,使得官僚體制內部的矛盾常常難以解決,從而導致一些廉潔奉公的官員含冤而亡,而一些品行不好的官員則渾水摸魚,最終傷害的是官員群體的積極性。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