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康熙傳位遺詔亮相,還原雍正奪位之謎,「傳位于四子」?不可能

康熙傳位遺詔亮相,還原雍正奪位之謎,「傳位于四子」?不可能
2022/08/22
2022/08/22

康熙六十一年(1722)十一月十三日,康熙帝在京郊的暢春園病故,隆科多宣布康熙生前有遺詔,傳位于皇四子愛新覺羅·胤禛。

隨即,胤禛登上皇位,成為清朝第五位皇帝,也是定都北京后的第三位皇帝。消息一出,宮內外的質疑聲不絕于耳,大家紛紛質疑胤禛登基的合法性。

質疑理由雖然不多,但是非常充足。

理由一,拿遺詔的時候,沒有人在場。

康熙ㄙˇ在暢春園,傳位的詔書卻在乾清宮(故宮),兩地相距17公里,大佬張廷玉和眾皇子(十四子除外)當時都在康熙身邊。

如果公正的話,應該是張廷玉、隆科多等重臣,和諸位皇子一道去乾清宮取遺詔,當場公證。

然而事實上,只有隆科多一個人去了乾清宮,拿到手然后送到暢春園。整個過程中,沒有一個王爺在場,也沒有一個朝廷要員在場。

這就說明,雍正即位是不透明的暗箱操作,不排除事先偽造遺詔,有篡權的可能。

疑問二,隆科多受到重用。

在雍正登基后,作為關鍵人物的隆科多,隨即青云直上。雍正任命他和大學士馬齊總攬朝政,襲一等公,授吏部尚書,風頭一時無兩。雍正見了隆科多都不喊名字,只喊舅舅,這在清朝的歷史上絕無僅有。

雍正登基元年(1723年),雍正還封隆科多和川陜總督年羹堯為太保。而年羹堯則被公認為是雍正的忠實干將,為雍正奪權同樣也立下汗馬功勞。

雍正登基后,他的有力競爭對手撫遠大將軍、十四阿哥允禵被召回京,年羹堯接管軍權,穩定大局。

由此可見,隆科多在雍正登基一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康熙遺詔的真實性愈發可疑。

疑問三,雍正派人截獲十四阿哥重要文件。

康熙去世后第二天,雍正就剝奪了十四阿哥允禵的兵權。不僅如此,雍正還讓平逆將軍延信火速趕到甘州,「將大將軍王所有奏折、所有朱批諭旨及伊之家信全部收繳封固后奏送。」

換言之,就是讓延信把老十四與康熙來往的所有信件,全部封存,帶到北京親自交給雍正,「至京城前密奏」。

「如果不全部交出來的話,朕就會非常生氣」。

雍正如此心急火燎地收繳十四阿哥胤禵與康熙的奏折,用意非常明顯,就是擔心胤禵把那些奏折帶到北京,因為那些奏折、詔書和文件,可能存有康熙傳位于胤禵的證據。

不僅如此,雍正還派出親信帶領人馬,在胤禵家屬可能經過的兩條途經路線搜索攔截,以防他們將重要文件帶回北京。

疑問四,十四阿哥反應過激。

老十四胤禵抵京后,對已經當皇帝的四哥出離憤怒。

在景山壽皇殿拜謁康熙靈柩時,見到雍正,竟然不肯下跪,侍衛拉錫見此僵局,連忙上前拉他,胤禵勃然大怒。

老十四和雍正乃同母所生,即使兩人為了爭奪皇位曾經展開激烈角逐,但奪嫡之戰已經塵埃落定,而且老十四已經丟了兵權。從常理上說,他不應該如此憤怒。

再說了,父皇康熙是唯一有權指定接班人的,康熙既然有遺詔傳位于老四,那就應該愿賭服輸。然而老十四在此情況下,依舊怒不可遏,大罵侍衛,不給雍正下跪,確實反常。

老十四這樣做,只有兩個解釋。

一是他是個莽夫,炮筒子,沒有頭腦。但這種說法站不住腳。老十四出兵西藏的時候,職務是大將軍,肩上有千鈞重擔。不但要進行軍事決策指揮,調度軍隊,安排任命將領,確保軍事物資供應和情報收集,還負責安撫穩定軍心,激勵士氣,調節內部和外部矛盾,團結達賴喇嘛、青海各部以及其他少數民族等,康熙怎麼會把這樣的重要崗位交給一個「莽張飛」?

事實上,康熙對十四子非常信任,他曾降旨給青海蒙古王公:「大將軍王是我皇子,確系良將,帶領大軍,深知有帶兵才能,故令掌生ㄕㄚ重任。爾等或軍務,或巨細事項,均應謹遵大將軍王指示,如能誠意奮勉,既與我當面訓示無異。爾等惟應和睦,身心如一,奮勉力行。」

意思是說,十四阿哥就代表著我,他說什麼,你們都要無條件服從。

由此可見,胤禵在康熙皇帝心目中的地位還是很高的。既然如此,老十四絕不是直來直去的炮筒子,而是有勇有謀,要不然他也不會成為皇位有力競爭者。

這麼有城府的人,在既成事實的情況下,應該會接受「殘酷」的現實,顧全大局,認可四哥這個皇帝。但是事實上,老十四卻發飆了,而且是在父親的靈柩前。

那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老十四知道皇上指定自己為接班人,是老四干了不光彩的事,用了下三濫的手段,篡改了傳位遺詔。這才讓老十四不顧場合,義憤填膺、對四弟開火。

潛台詞是:你做事太卑鄙了,什麼遺詔傳位,全都是騙人謊話。

疑問五,雍正ㄕㄚ康熙的馬仔。

雍正登基后,立即ㄕㄚ了康熙身邊最受寵的太監趙昌。

趙昌比康熙小三歲,是康熙的哈哈珠子。所謂的哈哈珠子是滿語,翻譯過來,就是阿哥的隨侍男童的意思。

在清朝,皇帝都會為自己的兒子挑選年齡相仿的小太監,照顧皇子的生活起居。

趙昌從小就和康熙一起生活成長,彼此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康熙登基之后,肯定要重用趙昌。

康熙去世時,趙昌是養心殿的太監總管。

康熙活了68歲,趙昌怎麼說也是七十上下的人,一大把年紀了。人家伺候康熙幾十年,雍正登基后即使不用老趙,也要讓人家安度晚年吧。即使他有過錯,也要在大事處理完畢之后再處置。

因為剛登基的雍正,手頭需要處理的事太多了。然而雍正卻在登基第二天就將此人處ㄙˇ,讓人百思不解。

唯一的解釋是,這個倒霉的太監很有可能知道康熙欽定的接班人是誰,甚至知道傳位遺詔的內容,而康熙所立的接位人很可能是十四阿哥,而不是四阿哥雍正。

因此雍正才迫不及待除掉趙昌,ㄕㄚ人滅口。

以上,只是關乎雍正篡改遺詔的一種推測,不足以作為依據。

長期以來還有一種說法,言之鑿鑿,被很多影視劇小說所采用,那就是雍正將「傳位十四子」的「十」字上面加了一橫,下面向右添了一個鉤。如此一來,「傳位十四子」,就變成了「傳位于四子」,雍正就能名正言順地繼承皇位。

乍一聽,這種說法還真說得過去。因此,相信的人很多,長期以來,陰謀論大行其道。

這種說法到底有沒有道理?

有一種反駁的說法,那就是「于」是簡體字,「于」是繁體字,而漢字是建國之后50年代才正式簡化的,清朝初期根本不可能使用「于」的簡體字。

遺詔中是傳位「于」不是傳位「于」,原文就是「傳位于四阿哥」,不是「傳位十四阿哥」。

其實這種說法是不懂漢字歷史,經不起推敲。

「于」不是簡化字,它在商代甲骨文中就出現了,「于」和「于」在多數情況下通用,現代白話文中,「于」并入「于」,但是需要說明的是,「于」和「于」不屬于簡繁字的關系,「于」不是「于」的簡化字。

《簡化字總表》、《通用規范漢字表》中,都沒有規定「于」簡化為「于」。換言之,古籍中「于」和「于」多通用,也不排除清代詔書中有時候用這個「于」字。

如果「于」和「于」字通用,或者假設當年就沒有這個「于」字,那是不是就能證明雍正可能篡改遺詔了?

也不能。

因為圣旨中皇子后面肯定要寫人名的,比如傳位于十四阿哥的話,圣旨中就要寫「傳位于十四阿哥胤禵」;傳位于四阿哥的話,圣旨中就會出現:「傳位于四阿哥胤禛」的字樣。

換言之,「十」改為「于」好改,但是「禵」改為「禛」,你給我改一個試試,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會不會有這樣一種可能,康熙立遺詔的時候,年事已高,比較疲倦,為了圖省事,沒有寫阿哥的名字,這也不是沒有可能。

即使出現這種情況,雍正還是不能造假,因為在清朝時的漢字不是唯一的官方文字,還有其他兩種文字存在,那就是蒙古文和滿文。

這是因為滿族人是清朝統治者,蒙古人是建立清朝的得力助手。因此,在清朝,任何一種官方文件,都是用漢、滿、蒙三種文字書寫的。

既然文件是滿蒙漢三種語言書寫的,清朝的圣旨自然也是三種文字,不可能只有漢字,即使是漢字改了,蒙文和滿文也不好改。

以上種種均是合理推測,到底有沒有篡改,我們只能看遺詔的原文。

歷經三百年滄桑,康熙的傳位遺詔,到底還在不在?

之前我們國家的大部分史料是不對外公開的,改革開放后,康熙遺詔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和遼寧省檔案館被公開展出。

遺詔的亮相,揭開了遺詔真偽之謎。

《康熙遺詔》亦稱《康熙皇帝遺詔》,一式三份,分別藏于台灣故宮,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和遼寧省檔案館。

整個詔書長1.5米,寬0.8米,詔書全文共有1700多個漢字,除了最后一句的交代繼位者之外,其他的都是康熙帝自己給自己歌功頌德。

我們想要弄清傳位真相,不必看全文,只看關鍵部分就行。

關鍵部分是這樣寫的:「雍親王皇四子胤禛,人品貴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統,著繼朕登基,繼皇帝位……」。根本就沒有傳說中的「傳位于四子」這個字樣。

但遺詔中不僅寫了皇四子的名字,還寫了其雍親王的爵位。

如果是傳位于十四阿哥的話,遺詔上就該寫「傳位于固山貝子皇十四子胤禵」。十四阿哥連王爺都不是,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但確實是事實,不是他不受寵,而是「規矩」。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與胤禵同母(德妃烏雅氏)的皇四子胤禛,被封為和碩雍親王。

按照清廷規矩,一個妃子生的皇子不管有幾個,只能有一個封王。這就意味著,德妃烏雅氏所生的其他兒子,不能被封為親王、郡王乃至貝勒。

因此,即便是胤禵在西北立下赫赫戰功,很受康熙垂愛,但是他的爵位到最后還是固山貝子,沒有獲得更高爵位的封賞。

綜上所述,傳位遺詔不存在被雍正篡改的問題,僅僅從遺詔上看,雍正的繼位是合法的,天經地義的。

為什麼最后勝出的四阿哥,而不是十四阿哥?

康熙是清朝最有作為的皇帝,文治武功非常了得,耳熟能詳的有制服鰲拜,平定三藩之亂、收復台灣,征討噶爾丹等。

但是再牛的人都會有晚年,晚年的人都會犯糊涂,不犯錯的牛人不存在。康熙皇帝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選擇接班人上出爾反爾,「三廢三立」。

中國歷代皇帝都有許多皇子,但是在爭奪皇位斗爭上,誰都沒有康熙朝亂,簡直是亂成了一鍋粥。

原因不在于皇子們多優秀,主要是康熙搖擺不定,態度不堅決,釋放出一個錯誤信號,讓其他皇子有了非分之想。

康熙皇帝立下第一個太子、嫡長子胤礽之后,就該毫不動搖地培養他。這也不是說太子不能廢,而是要謹慎,確實是不稱職的,必須廢。

而康熙的幾次廢立,說明胤礽只是被陷害,并沒有大過失。

如果沒有康熙的反復廢立,諸位皇子是不會有非分之想的,也不會結黨營私,將皇宮弄得烏煙瘴氣。

再說,如果皇子多了,立下太子之后,皇宮里肯定會出現太子黨和非太子黨。

太子成為眾矢之的,很多皇子都要不遺余力搞垮他。

作為皇帝,需要做兩件事: 第一是應該嚴加管教,第二是堅定不移地維護太子權威。

如此一來,反對派也就偃旗息鼓,覺得一切小動作都是徒勞的。

而康熙一不會嚴加管教,二是耳根子軟,聽風就是雨,讓皇子們玩得團團轉。

關于這一點,康熙自己也承認。

他在老八面目暴露后,也直言不諱地說:「謂朕年已老邁,歲月無多,及至不諱,伊曾為人所保,誰敢爭執?遂自謂可保無虞矣。「

康熙等于承認了胤礽的廢而復立是無奈之舉,是不折不扣的昏招。

康熙聽信讒言,二次廢掉太子之后,康熙很長一段時間都沒立太子,這給皇子們釋放出一個明確信號:大家都來爭,各顯神通,你玩得好,太子之位就是你的。

如此一來,「九子奪嫡」的之戰拉開大幕。

九子奪嫡戰有這樣幾大陣營:

大皇子胤禔為首的大千歲黨、以八阿哥胤禩為首的八爺黨,單打獨斗的三阿哥,以及后來者居上的以四阿哥胤禛為首的四爺黨。

三阿哥沒有支持者,很快出局。

大皇子胤禔不是嫡出,本來就沒戲,后來沉不住氣,魘咒太子胤礽,謀奪儲位,被削爵幽禁,退出競爭。

整場爭斗旗鼓相當的是八爺黨和四爺黨。

八爺黨陣容最強,分別有老八胤禩、老九胤禟、老十胤誐、老十四胤禵。

但是老八一招不慎,送給康熙一個ㄙˇ鷹,陰溝翻船,萬劫不復。老十四雖然沒有受太大牽連,但是從此在奪嫡大戰中處于不利地位敗給了老四。

四阿哥非常高明,他一直在養精蓄銳,沒有走到前台,因為他明白樹大招風的道理。而且四阿哥剛開始十分規矩,沒有表露出覬覦皇位的意思。

正如前面說的,正是由于康熙的搖擺不定,太子一廢一立,喚起了老四的斗志,讓他覺得太子位是可以做爭奪的。所以他才摩拳擦掌,進行太子角逐。

盡管如此,胤禛非常老練,沉得住氣,蓄勢待發。

他并沒有像八爺黨那樣咄咄逼人、鋒芒畢露、志在必得。采取的戰略是韜光養晦,沉著冷靜,步步為營,在外圍悄悄布局。

胤禛熟讀歷史,明白軍權在握的道理,與隆科多、年羹堯結盟,將京城和外圍的兵權牢牢抓在手里。

歷史教訓證明,誰掌握了兵權,誰就能取得勝利。除此之外,玩什麼花招都白搭,古今中外沒有例外。

即使是沒有康熙的遺詔,得到了掌握京師兵權的隆科多支持,他也會毫不費力取得奪嫡大戰勝利。

不管怎麼說,在「康乾盛世」中起著承上啟下作用的雍正,他的歷史定位可不是什麼昏君,至于遺詔真偽,似乎也就不太重要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