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跳槽達人」吳起于三國出將入相,風生水起,為何最終被亂箭穿身

「跳槽達人」吳起于三國出將入相,風生水起,為何最終被亂箭穿身
2022/08/25
2022/08/25

吳起與孫武的名氣差不多,孫武作《孫子兵法》,生活在春秋時代,吳啟橫跨春秋與戰國,但人生結局與孫武卻不在同一等級。

吳起畫像

吳起出生在衛國,先后去魯國、魏國、楚國求過仕。早在家鄉衛國時,他就是一個憤青角色,以致于混到沒有立錐之地;到魯國后,他受人排擠,還被視作是殘忍暴行的小人;在魏國,他的口碑不錯,被視為節廉實干的君子;到楚國后,他又成了為國捐軀的改革家,命運等同于為秦變法的商鞅。概括吳起一生:文武雙全,功高蓋世,卻ㄙˇ于非命!

一、魯國嶄露頭角,小試牛刀

或許吳起人生的悲劇從他青少年時代就被決定。吳起出身于衛國一個商民家庭,后四處求官,結果耗盡家財,官沒有做成,灰頭土臉回到家鄉。在鄉紳們的譏笑聲中,他怒而揮刀,亂砍一氣,數十位鄉鄰當場斃命。之后,他逃離衛國,亡命天涯。臨行與母親訣別,吳起發誓:「不為卿相,誓不回衛國!」

吳起來到魯國,拜大儒曾子為師。不久,母親去世的消息傳來,他卻無動于衷。不回家奔喪,就是不孝,曾子劈頭蓋臉怒斥其一頓,然后與其斷絕師生關系。無奈之下,吳起轉而去學兵家,并打算繼續在魯國創一番功業。

魯元公十九年(前412),齊國攻打魯國,魯人非常害怕,想用吳起領兵抗齊,可是吳起的妻子是齊國人,所以魯人又擔心吳起不會盡力。吳起知道后,不想失去改變命運的機會,于是回家斬ㄕㄚ妻子,以求得將位。最終,吳起率領魯軍打敗來犯強敵,聲名鵲起。

這時,有位嫉妒吳起的人說話了。他們說,吳起是個缺德的小人,母ㄙˇ不奔喪,ㄕㄚ妻以求將,既為圣賢所不齒,又殘忍至極,這樣的人萬不可委之重任,否則必然禍國殃民。最重要的是,魯國是小國,卻烙下戰勝大國名聲,其他諸侯都會視我們為敵患,長此以往,國家危矣。

魯元公聽后,連連稱是,于是便遣走吳起。是金子到那里都會發光,吳起戰功赫赫,聲名遠播,他的黯然離去,其實意味著新的崛起。

二、魏國帶兵,風生水起

吳起到魏國受到禮遇。魏文侯用人不拘一格,聽說吳起很有軍事才能,與春秋名將司馬穰苴不相上下,所就讓吳起帶兵。

PS:司馬穰苴大名鼎鼎,以軍法嚴明著稱。《史記》中記載,齊景公任司馬穰苴為將,抵御燕晉聯軍。臨行前,國君派重臣莊賈做監軍。可是出征當日,莊賈與送行的親朋只顧舉懷飲ㄐ丨ㄡˇ,無視行軍期限,于是姍姍來遲。司馬穰苴以軍法處置,莊賈被斬,三軍震懾!另外,司馬穰苴經常與士卒同甘共苦。他親自過問士卒的生活和醫療狀況;每有好吃的食物,必與兵士分享;對病弱的士兵關愛備至。司馬穰苴的做法,感動了全體將士,將士們不顧傷痛,踴躍ㄕㄚ敵。

吳起帶兵的方法,與司馬穰苴如出一轍,甚至比對方還要靈活多變。他不僅能與士卒同甘共苦,而且注重政治與法制。

曾經有個士卒患瘡,吳起為其將膿血吸出。士卒母親聽說后淚流不止。鄰人疑惑:將軍如此關愛你的兒子,你怎麼還如此難過呢?這位母親傷感地說:當年吳將軍為我兒子的父親吮瘡,其父打仗時沖的最猛,不久便ㄙˇ在疆場。如今吳將軍又為我兒子吸膿血,我擔憂這個孩子也會以他父親的方式回報吳將軍,使我很快失去這個兒子!

據《尉繚子》記載,一次出征,吳起下令,所有士兵不得擅自進攻。可是一個士兵異常勇猛,還沒有得到進攻命令,就ㄕㄚ入敵陣,并速迅提回兩個首級請功。吳起為了嚴肅軍紀,立即處ㄙˇ這名士兵。吳起選練的武卒,對體能和技術有嚴格的要求,戰斗力很強,被稱為最早的「特種兵」,創下了五萬武卒大敗五十萬秦軍的輝煌戰績。

然而,吳起在魏國風生水起,卻沒有得到丞相之位,這件事讓他很是耿耿于懷了一陣子。

公元前396年,魏文侯去世,魏武侯繼位,相位空缺,大家認為吳起堪當大任,結果國君卻任命了田文。吳起找到田文,以一副咄咄逼人姿態問到:「帶兵打仗,治國安邦,鎮守一方,那一樣你能比我強?」

田文平靜地回答:「確實,這些我都比不了你!」吳起質問道:「既然如此,你憑什麼比我職位高出一級?」田文反問吳起:「如今主少國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當務之急,吾與君誰更合適為相呢?」吳起默然良久,然后對田文深施一禮。

這個故事不一定為真,因為魏武侯即位的時已經成年,所以不可能「主少國疑」。事實應該是,魏武侯沒有拜吳起為相,吳起也自愿遜于人下,但最終也沒有換來安全的生存之地。田文之后,丞相公叔痤很快策劃了一場擠走吳起的陰謀。

一日,公叔痤對魏武侯說,吳起心不在魏國,因為魏國是個小國,吳起覺得埋沒了自己的才干,如若不信,國君一試便知。公孫痤說,國君可嫁公主于吳起,如果吳起想留在魏國,一定歡快應允,反之必作推辭。

隨后,公叔痤邀請吳起到家里做客,故意讓身為公主的妻子像「母老虎」一樣肆意呵斥自己,自己則大氣不出,擺一副「妻管嚴」的模樣。果然吳起發現娶公主不能草率,否則一不小心就會淪為受氣包,所以斷然拒絕了魏武侯要嫁公主給他的好意。

從此,魏武侯開始懷疑吳起的忠誠,處處設防。吳起感覺情況不妙,知道魏國已經沒有了容身之地,于是噙淚離開。吳起本想助魏君成就霸業,到頭一切化為泡影。吳起的下一站是楚國。

三、在楚國實行變法,結局堪比商鞅

吳起輾轉來到了楚國,楚悼王久仰賢名,對于他的到來歡欣鼓舞。吳起初任宛令(地方官),然后直接被提拔為令尹(國相)。吳起躊躇滿志,決心大干一番。

吳起一針見血地指出了楚國的弊病所在:「大臣太重,封君太眾。」意思是說,貴族們享有太多的權利,占有太多的資源,導致國貧兵弱。楚悼王聽了連連稱贊,恭聽吳起的治國之道。

吳起說,國之改革,迫在眉睫,方案為: 「不如使封君之子孫,三世而收爵祿,絕滅百吏之祿秩,損不急之枝官,以奉選練之士。」意思是說權貴不能保有世襲特權,封君三代之后,自動取消其爵祿;降低祿秩待遇,裁減冗官冗員;總之一句話,就是把侍養權貴的錢省下來擴充軍備。

另外,就是移民,將貴族和有錢人從繁華的城市移居到窮鄉僻壤的空虛地。不得不說,吳起的改革切中要害,尤見成效,于是南平百越,北卻三晉,西面伐秦,楚國國威如日中天,一改被四鄰欺侮的困局。

但是,吳起的改革卻得罪了一個龐大的既得利益群體,這個群體怨氣沖天,皆對吳起恨之入骨。公元前381年,楚悼王薨,貴戚大臣對吳起群起而攻之。吳起被亂箭射ㄕㄚ,楚國的改革列車,中途停駛。吳起得了商鞅的宿命,楚國卻沒有如秦國那樣改頭換面,浴火重生。

總結:對吳起一生的反思

吳起一生成敗,值得深思。司馬遷在《史記》將孫子與吳起并列做傳,在此之前,吳起的事跡被零星地記載在《韓非子》《尉繚子》《荀子》《呂氏春秋》等書中。《資治通鑒》根據上述著作了取舍。

在龐雜紛擾的記載中,有一個共同點,都認為吳起非常有個性,比如司馬遷說他「 節廉而自喜名也」,司馬光則說「 剛勁自喜」,其實是大同小異,不外乎包含兩個特征:第一,有堅守,原則性強,「節廉」「剛勁」就是這個意思;第二,不善通人情,頗為自戀,「自喜」就是這層意思。

《韓非子》中有關于吳起兩件生活小事的記載:一次,吳起與故友久別重逢,相約一起吃飯。可是故友臨時有事,說稍候即來。結果天黑也沒見故友身影,而吳起就樣一直等著,卻沒有動筷子。第二天早晨,吳起再次派人去請來故友,這才一起把這頓飯吃下。

還有一件瑣事,吳起讓妻子織布,尺寸不合乎格,于是又讓妻子重紡,結果還是不行。這下吳起很是不悅,最后干脆把妻子給休了。有許多人前來說情,吳起一概回絕,就連他領導前來,他都不給面子。

為人處世,應該剛柔兼濟。「剛」的是意志堅定,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柔」的是手段與方法,「與時遷移,應物變化,立俗施事,無所不宜」。

從上述兩件事可見,吳起「剛勁自喜」的性格一覽無余。他的人生目標雖然遠大,「誓為卿相」,但性格的剛勁,加上目標成癮的執拗,從而鑄就了他人生的悲劇基礎。

我們通過主觀努力,不可能解決世界上的所有問題,所以才要認清時世環境,因勢利導,目標堅定,步履穩妥,從而養成干大事的特有風度。

但是,有時候性格不一定完全決定命運,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現實與理想脫節是比較普遍的現象。吳起被公叔痤所排擠,范雎忌憚白起。英雄時舛,只有謙卑才是人生唯可信托的護身符。

在《周易》六十四卦中,只有「謙」卦,是唯一沒有災咎的卦:

「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者,尊而光,「君子之終也!」

但問題也不能一概簡單視之,諸如公孫痤,范睢之流,也不并不是臉譜化了的「壞人」。公叔痤后來曾極力向魏惠王推薦衛鞅(即商鞅);范雎輔佐秦昭王,功業卓著。因此,在復雜的社會環境和人際關系中,所有向往建功立業的人,在提升智商的同時,提升適應復雜環境和人際關系的情商,也尤為重要。

如果從用人的角度看,吳起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軍事天才,也是一位著越的政治家。曹操曾說過,吳起在魏,秦人不敢東向;在楚,三晉不敢南謀。無論誰手下有吳起這樣的人才,都可以用來建功立業。

吳起的一生就像一位「跳槽達人」,他有才干,所以不甘屈于人下,他鋒芒畢露,所以樹敵太多。他的每一位上級領導都沒有愛護好、保護好和利用好像他這樣性格有缺陷、處事有不足,但確實有真本事的人。所以,吳起的命運結局,也不是全由他自身性格造就,而是一個伯樂與千里馬都不太稱職的必然產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