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岳鐘琪兵敗雍正為何不殺他?僅僅因為他是岳飛后人?那你就錯了

岳鐘琪兵敗雍正為何不殺他?僅僅因為他是岳飛后人?那你就錯了
2022/11/21
2022/11/21

大家好,我是草莓醬船長,歡迎乘坐公主號,帶你遨遊知識的海洋。

1734年,已經在兵部待了2年時間的岳鐘琪被判「斬決」,但雍正帝在收到兵部的折子以后,再三思考,將「斬決」改為「斬監候」,然后罰了岳鐘琪70萬兩白銀;正因為雍正沒有殺掉岳鐘琪,才讓岳鐘琪得以在乾隆時期又立下赫赫戰功。

其實雍正之所以沒有直接將岳鐘琪殺死也在于他特殊的身份:他是南宋岳飛的第二十一世嫡孫,岳飛第三子岳霖的直系后裔;

岳鐘琪的父親岳升龍在康熙時期就已經是議政大臣,深受康熙的重用,正是因為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長大,才造就了歷經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戰功赫赫的大將。

而岳鐘琪之所以下獄,不僅僅是因為兵敗,畢竟勝敗乃兵家常事,是岳鐘琪比較倒霉,為何這樣說呢?

1、就因為他是岳飛的后人,更會成為反清復明、有不軌之心之人利用的對象;

2、被同僚下屬彈劾,被迫下獄。

年少時期的岳鐘琪經常跟自己的同伴們一起用石頭玩排兵布陣的游戲,其他的同伴都會斗他,若是違背了規則就會被懲罰,所以其他的小伙伴們都比較害怕岳鐘琪。

岳鐘琪不僅熟讀四書五經,更加喜歡跟軍士們談論兵法,會出一些比較奇特的招數,連大人們都覺得很是佩服。

1711年因邊地戰事頻仍,岳鐘琪果斷棄筆從戎,康熙帝將其封為四川松藩鎮中軍游擊,正式踏上戎馬生涯。

從康熙五十六年到康熙六十一年幾年的時間里立下不少戰功,雍正帝繼位后,隨著年羹堯的倒台,岳鐘琪接替年羹堯成為川陜總督;

此時的岳鐘琪已官居總督之位,手握川陜甘三省兵權。

呂留良案為岳鐘琪的仕途埋下了隱患

在岳鐘琪任總督之職期間發生了呂留良案,雖然雍正帝說相信岳鐘琪,但實際上給岳鐘琪后來的下獄埋下了伏筆:

1728年秋,也就是雍正六年,川陜甘總督岳鐘琪坐著八抬大轎將要進入總督衙門,有一個儒生打扮的中年漢子手里捧著一封信說要交給岳鐘琪總督,并且聲稱有要事相談。

信封上邊寫著幾個字「南海無主游民夏靚張倬」,岳鐘琪隨即便將獻書之人看押起來。

信封上的兩個名字一看就是化名,其實后來得知真實的名字是曾靜跟張熙。

曾靜是一個多次參加考試都不得中的笨秀才,這種笨秀才的出路無非就幾種:小吏、訟師、教書先生,而曾靜則選擇了教書先生,而張熙便是曾靜的得意門生。

曾靜這個人滿腦子的腐儒思想,儒家正統地學說。

而呂留良生于明朝滅亡大清興起的特殊的時期,所以便以明朝遺少自居,而且曾經散盡自家家財就想要反清復明。

不過也很奇怪如此想要反清復明的一個人,居然還參加了大清入關以后舉行的科舉考試,并且考中了秀才,只是后來多次參加考試都沒能中舉。

不知是受了刺激還是覺得仕途不順,便開始設館收徒,關起門來寫作,也算是小有名氣的一個人。

到了晚年時期浙江的官員多次勸呂留良參加博學鴻儒科,他都拒絕了,干脆當起了和尚。

但是曾靜這個人對呂留良很是崇拜仰慕,1727年的時候派出自己的愛徒張熙前去浙江一帶尋訪呂留良的遺著。

張熙從呂子處那里得到了呂留良的收稿,曾靜閱讀后,覺得跟自己的想法是一樣的,更是對呂留良敬佩萬分,但「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曾靜跟自己的徒弟商量,決定要起兵造反。

但曾靜跟張熙都是文人,無權無勢,沒有兵馬,自然不能起兵,所以就想到了岳鐘琪,之所以選擇岳鐘琪就是因為:岳鐘琪是忠烈岳飛的后人,勸說岳鐘琪要跟先祖岳飛一樣精忠報國。

張熙信奉師傅曾靜的話,將自己的家產變賣,獨自一人前往西安去見川陜甘總督岳鐘琪。

岳鐘琪看完曾靜跟張熙的信自然心情很復雜,我們都知道雍正帝疑心比較重,原本月中這個川陜甘總督當得就如履薄冰,生怕做了什麼錯事被扣上什麼大逆不道的帽子;

突然出現這樣兩個人想要勸自己造反,不是坑害岳鐘琪嗎?

岳鐘琪絲毫沒有猶豫直接飛書告知雍正發生的事情,另一方面則是對張熙嚴刑拷打,想要從張熙的嘴里得到一些線索。

但張熙被打了幾天還是什麼都不肯說,岳鐘琪便想出了一招:假裝自己早有反意,先得到張熙的信任。

果然「單純」的張熙上當受騙,將所有的事情告知了岳鐘琪;而此項計謀還是雍正帝教給岳鐘琪的

岳鐘琪得到答案,便將案情的進展快馬加鞭地告知雍正,沒過多久,張熙、曾靜、呂留良的后人、門生等全部被抓,并且全部押送到京城。

到了京城張熙跟曾靜全都沒了脾氣,尤其是曾靜幾乎是有問必答,老淚縱橫,避重就輕,將所有的責任都推給了已經死了幾十年的呂留良身上。

并且曾靜供出了自己與被發配邊疆的胤禩、胤稷等的下人們有來往。

案子結了以后雍正將此案總結為《大義覺迷錄》;事后雍正帝褒獎岳鐘琪總督的忠心,并且因為沒有合適的人選,仍舊對其委以重任,但對于疑心比較重的雍正來說,自然在心里不舒服,岳鐘琪的仕途也因此埋下了隱患。

因被嫉妒遭彈劾被貶

1729年(雍正七年)科爾沁、喀爾喀草原都請求朝廷出兵噶爾丹,岳鐘琪被雍正授予寧遠大將軍稱號,組成西路大軍;而內大臣傅爾丹等人則是組成北路大軍。

雍正八年八月,岳鐘琪命西路大軍分三地出發,在岳鐘琪臨行前,雍正帝特地命岳鐘琪長子岳濬前去為父送行。

岳鐘琪十六萬大軍在巴里坤集結,但此時的遠在準葛爾的噶爾丹策零得到了消息,噶爾丹策零是一個非常狡猾的人,一邊在偷偷地備戰,一邊則是向朝廷求和,雍正帝見噶爾丹策零求和,有些輕敵,便下旨岳鐘琪等人暫停進軍準噶爾,并且召兩路大軍主帥回京商討方案。

噶爾丹策零得知兩位主帥返回京城,自然很高興,便迅速地派出2萬精兵突襲大清的軍馬場,清軍這邊大量的駱駝、輜重還有糧草全部被劫走、焚燒。

雖然清軍與之抵抗,但是損失慘重。

又因護理大將軍紀成斌膽小如鼠、謊報軍情,隱瞞了實情。

岳鐘琪趕到前線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年的二月,雖誓死要與噶爾丹策零決一死戰,但清軍仍舊損失慘重,清軍中四位大將自盡,7位王公大臣陣亡,此次戰后,北路清軍僅僅剩下2000人馬,可以稱得上是全軍覆沒。

而岳鐘琪的西路大軍也慘遭噶爾丹策零的搶劫,糧草駱駝都丟失,并且在吐魯番一帶被攻擊。

岳鐘琪的奏報到了京城,讓雍正帝勃然大怒。

后來岳鐘琪采取圍魏救趙的計策,帶領麾下的西路大軍迅速地攻占新疆首府,雍正帝下旨嘉獎。

1732年(雍正十年)十月,噶爾丹策零率領7000余人偷襲哈密,雍正帝斥責岳鐘琪用人不當,攻敵不速。

岳鐘琪接二連三受到斥責,很顯然已經失去雍正帝的寵信,再加上軍機大臣鄂爾泰與副將張廣泗一起彈劾岳鐘琪,雍正帝下詔讓岳鐘琪返回京城商討軍務,實際上岳鐘琪剛到京城,副將張廣泗的彈劾奏折也到了雍正帝的手里。

在張廣泗與鄂爾泰兩人的彈劾下,岳鐘琪被交由并不拘禁;

岳鐘琪兵敗,雍正帝為何不殺他?

2年以后雍正帝下旨將其「斬決」,但是又接到了兵部的折子,再三思考以后,感念其在進西藏、平青海的功勞,將「斬決」改為「斬監候」,并且發了岳鐘琪70萬兩白銀。

其實可以看得出岳鐘琪兵敗并非岳鐘琪一個人的責任,雍正也有輕敵的責任,再加上岳鐘琪身份特殊,是南宋名將岳飛的后人,若是將精忠報國名將的后人就這樣斬決,確實會失去人心。

更何況岳鐘琪是遭人嫉恨,被彈劾,雍正還是心里有數的。

正因為雍正不殺,讓岳鐘琪得以在乾隆朝又得到重用

乾隆登基以后釋放了岳鐘琪,將其貶為庶人;

被貶為庶人的岳鐘琪回到了成都,過起了隱居退休的安逸生活。

乾隆十三年,也就是1748年三月,由于大金川叛亂,朝廷雖出兵但是并沒有什麼實際的效果,乾隆便想了雍正帝給他留下的一個人—岳飛的后人岳鐘琪。

將岳鐘琪授予總兵的頭銜,改為四川總督,委以重任,其實此時的岳鐘琪已經62歲了。

而此時的川陜總督便是彈劾岳鐘琪的副將張廣泗,張廣泗此時已經是岳鐘琪的頂頭上司,命令岳鐘琪去攻打無關緊要的兩個寨子。

岳鐘琪作為老將自然不同意,好在監軍訥親支持岳鐘琪;

自此以后張廣泗開始按兵不動,岳鐘琪覺得很奇怪,便偷偷地進行了調查,發現張廣泗麾下的兩位慕客其實是薩羅奔投奔而來的奸細。

可以說清軍之所以一敗再敗毫無進展,都是因為張廣泗已經叛清投敵,岳鐘琪將此事密告乾隆,乾隆非常生氣,將張廣泗押入京城,由岳鐘琪全權負責金川事務。

沒有了張廣泗這位叛徒,岳鐘琪很快便平定了大金川之亂;

乾隆帝為了嘉獎岳鐘琪,將其加授太子太保,恢復其三等公的爵位。

此后岳鐘琪又在保障西南中平叛,1754年在回京的途中病逝,乾隆賜謚號「襄勤」。

悠悠歷史,浩蕩千年。數不盡風流人物,說不盡傳奇故事。寥寥幾千字,說不盡愛恨情仇,但求拋磚引玉,為歷史增光添色。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