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代善:努爾哈赤次子,曾無限接近汗位,為何最終拱手讓于皇太極?

代善:努爾哈赤次子,曾無限接近汗位,為何最終拱手讓于皇太極?
2023/01/07
2023/01/07

天命十一年(公元1626年),以十三副甲胄起兵,并創立后金政權的努爾哈赤,病逝于沈陽。

努爾哈赤死后,由誰來繼承汗位,就成了一個問題。

而最終,是努爾哈赤的第八子,也就是皇太極被擁立為汗,并在當年九月初,于沈陽太和殿正式繼位。

要知道,努爾哈赤的兒子可不少,就算是其他兒子年幼,但在皇太極上面,還有七個兄長,并且,這七個人中,還有一個在出身上明顯優于皇太極的人。

這個人,便是努爾哈赤的嫡次子代善。

另外,除了出身高之外,代善在當時實力也不容小覷,手下掌握著正紅、鑲紅二旗,同時輔佐輔佐父親努爾哈赤治國理政多年,也是具備相應能力的。

更主要的是,代善的幾個兒子,個個都能征善戰,也都掌握著一定兵權,還有,包括代善以及他的兒子在內,均是「十固山執政貝勒」成員。

也就是說,代善在當時,要出身有出身,要能力有能力,要權、要人均有,但最終,這麼一個具備多方面優勢的他,卻沒能繼承汗位,反而是讓皇太極成了新的大汗。

不僅如此,史料記載,在最后時刻,也是代善出面,公開主動的表示,支持皇太極繼承汗位。

為什麼代善會將汗位拱手讓于皇太極呢?這就得從代善的親大哥,也就是努爾哈赤的嫡長子褚英死后說起了。

代善的親大哥褚英,是被努爾哈赤親自下令處死的

當初,努爾哈赤對褚英極為看重,一來他是自己的嫡長子,二來,褚英戰功顯赫,因此,努爾哈赤一度將褚英立為自己的繼承人。

因此,褚英也算是清朝歷史上,第一個太子。

但褚英這個人,屬于那種一得意就忘形之人,加上其性格狹隘,因此在成為繼承人之后,憑實力得罪了努爾哈赤的心腹,同時還虐待自己的幾個弟弟。

如此一來,褚英自然成為眾矢之的,而努爾哈赤幾番給他機會,結果他卻依舊不知悔改,最終,失望至極的努爾哈赤,在公元1613年,廢除了褚英的繼承資格,并將其囚禁在了高墻之內。

到了1615年,褚英惡劣的反省態度,再次激怒了努爾哈赤,所以,這年八月,努爾哈赤親自下令,將36歲的褚英處死。

而在褚英死后,已經五十有余的努爾哈赤意識到,繼承人問題還是要解決的,因此,同樣驍勇善戰,軍功卓著的代善,機會便來了。

代善與褚英為一母同胞的親兄弟,均是努爾哈赤的元妃佟佳氏所生,因此,在出身上,代善是當時努爾哈赤的兒子中,最高的一個,同時也是年齡最大的一個。

并且,代善很早便開始跟隨父親南征北戰,比如征哈達部、輝發部、葉赫部,以及烏拉部等,代善均有參與,且所立戰功頗多。

在這種情況下,經過努爾哈赤考慮,最終,公開宣布,在自己百年之后,「 諸幼子和大福晉交給大阿哥(指代善)收養」。

努爾哈赤的這句話,意義十分重大,早期的后金,依舊延續著「收繼婚」的習俗,即娶兄弟寡妻、親母以外的亡父遺孀,因此,努爾哈赤這麼說,就意味著,在他死后,家業將會交給代善打理。

由此,代善便成了其大哥褚英被處死后,新的汗位繼承人。

而有了父親的許諾,代善自然是玩了命的表現,比如在之后出征烏拉部的戰斗中,代善主動請纓出戰,并身先士卒,奮力殺敵,最終在他的帶領下,烏拉部潰敗而逃。

這一戰,讓代善愈加被父親努爾哈赤看重,加上他親眼目睹了大哥褚英的結局,自然不會重蹈覆轍,因此對內對外,都表現得極為不錯,這就更奠定了他繼承人的穩固地位。

而到了1616年,隨著努爾哈赤正式建立后金,代善的權勢更上一層,他與堂弟阿敏、五弟莽古爾泰、八弟皇太極,共同被晉封為和碩貝勒,這便是清朝歷史上著名的「四大貝勒」。

而代善,由于功勞年長,位列「四大貝勒」之首。

除了打仗有一套,且多有戰功之外,代善還是一個能力、遠見都不錯的人,比如在薩爾滸之戰中,因朝鮮派兵助戰明軍,所以在戰后,不少人都建議努爾哈赤,殺掉明助戰的朝鮮,而努爾哈赤對此也表贊同。

關鍵時刻,是代善站了出來,提出,若殺朝鮮將官,必然會使后金與其的關系徹底僵化,這對于當前局勢有害無益,這才使努爾哈赤打消了這個主意。

之后,因為朝鮮軍殘部前來投降時,不愿以后金禮節拜見努爾哈赤,這又導致努爾哈赤大怒,再一次動了殺掉他們的念頭。

這次依然是代善出來勸諫,說「陣上和約已指天為誓,若將他們殺掉天所不容」,同時,代善還建議,抓緊將這些俘虜放回,只有這樣,才能讓朝鮮成為后金的盟友。

最終,努爾哈赤采納的代善的意見,與朝鮮達成了修好之議。

從這里就能看出,代善并不是一個只知道沖鋒陷陣、喊打喊殺的莽夫,他對于局勢的觀察高度,是當時較為出類拔萃的,所以,努爾哈赤將其定為繼承人,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在1620年,代善的繼承人資格,卻突然被努爾哈赤廢掉了。

之所以代善被廢掉繼承人資格,當然也是有原因的,而綜合史料來看,這背后的原因,大致可以分為兩個。

第一,是代善虐待了自己的親兒子。

據記載,代善的發妻李佳氏,在為代善生下了兒子岳托和碩托后便撒手人寰,因此代善就又娶了繼福晉葉赫納喇氏。

而娶了繼妻之后,代善便應了那句老話,叫做有了新人忘舊人,不僅將自己和發妻的感情忘得一干二凈,同時,對于發妻所生的兩個孩子,態度上也開始惡劣起來。

比如在1620年,后金從界藩城遷居薩爾滸城,當時努爾哈赤親自指定了各貝勒的府邸住宅,并下令開始修建,而代善看到自己的親兒子岳托的府邸,比自己的又大又好后,便起了霸占之心。

并且,他想霸占兒子的府邸,自己還不明說,而是唆使弟弟莽古爾泰以及堂弟阿敏,向努爾哈赤敲邊鼓,總之就是找了不少理由,想將兒子的府邸據為己有。

作為一個父親,居然想著霸占兒子的財產,足以說明,代善平時對兒子的態度如何。

這還不算完,到了這年九月,岳托的弟弟碩托突然離家出走,原因是實在忍受不了父親的虐待,而在努爾哈赤得知自己這個孫子莫名出走后,還沒等開始調查原因,代善就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他聲淚俱下的對努爾哈赤說,碩托是個「惡子」,這番出走,肯定是叛國投奔明軍去了。

要知道,當時投敵的罪責是很大的,基本上是死罪,而代善居然把這頂足以置人于死地的帽子扣在親兒子頭上,這就更能看出,代善這人是個什麼德行。

當然,努爾哈赤也不是老糊涂,他沒有聽信代善一面之詞,最終還是派人把碩托找了回來,而在一番審問后他才知道,原來被自己看重的代善,平日里居然對親兒子這麼刻薄。

更過分的是,就在努爾哈赤審問碩托期間,代善還三番五次的提出請求,要努爾哈赤趕緊殺了碩托了事。

因此,在真相大白后,努爾哈赤極為惱火,他訓斥代善說,妳(指代善)也是前妻的兒子(指代善的生母佟佳氏早逝),但我對妳和妳的大哥褚英,絲毫沒有怠慢,反而更加親近,就是因為知道妳們沒了母親,但如今,妳卻這麼虐待前妻的兒子,還是個人嗎?

總之,努爾哈赤對于代善的這種表現,可謂是既傷心又失望。

當然,這只是原因之一,除此之外,代善還干了一件讓努爾哈赤更為惱火的事情,并且還是一件上不得台面的事。

啥事呢?很簡單,代善和自己的「小媽」不清不楚。

努爾哈赤的元妃佟佳氏早逝后,努爾哈赤先后又娶了多個妻妾,其中他的第四任大妃阿巴亥,便是和代善不清不楚的人。

阿巴亥早在11歲時,就嫁給了時年42歲的努爾哈赤,三年后,也就是其14歲那年,隨著努爾哈赤的第三任大妃孟古哲哲(皇太極生母)的病逝,阿巴亥也由此上位,成為努爾哈赤的第四任大妃。

要知道,努爾哈赤在當時可不止一兩個妃子,而阿巴亥一個14歲的女子,居然能成為大妃,可想而知此人的心機絕對不一般,不然也不會獲得四十多歲的努爾哈赤喜愛。

而有心計的人,自然就喜歡打一些小算盤,阿巴亥同樣也是如此。

前文講過,在長子褚英被處死后,努爾哈赤經過慎重考慮,決定將代善立為繼承人,并且還公開表示,將來會把家業,交給代善打理。

而在這種情況下,「精明」的阿巴亥,便開始尋思著籌劃自己的未來。

畢竟,當時的努爾哈赤已經四五十歲了,古代人壽命短,萬一哪天說不在就不在了,所以,年輕貌美的阿巴亥,很有必要為自己的未來盤算盤算。

況且,當時她所生的三個兒子,即阿濟格、多爾袞以及多鐸,年紀都不大,更有必要為這三個孩子提前做好準備。

因此,在她看到努爾哈赤已經明言將代善立為繼承人后,她便打起了代善的主意。

史料記載,她為了接近并向代善示好,曾主動送食物給他,當然,為了避嫌,阿巴亥還給皇太極也送了食物。

但人家皇太極知道這其中利害,因此只接受卻不吃,但代善對于「小媽」的示好,則是「坦而受之」。

另外,阿巴亥還經常在夜里一番打扮之后,去往代善府邸,并且還有人發現,她在一些宴會上,也毫不掩飾的和代善眉來眼去。

總之就是,代善與自己的「小媽」,混到了一起。

剛開始,努爾哈赤并不知道這件事,他也屬實沒想到,雖說他說過,將來會把家業包括妻妾交給代善,但問題是,這里的條件是等他百年之后,而不是現在。

因此,代善這麼做,明顯是犯了忌諱。

那麼努爾哈赤是如何知道這件事的呢?這「得益于」他的兩個小妾,這二人與阿巴亥有過節,因此找了個機會,便向努爾哈赤告發了阿巴亥與代善之間的丑聞。

這便是發生在清朝早期歷史上,著名的「大妃事件」。

事情發生后,努爾哈赤極為惱火(換誰都惱火),并派人一番查證后,得知事情屬實,因此,對阿巴亥和代善分別進行了懲罰。

先說對阿巴亥的懲罰,當時努爾哈赤雖氣得發瘋,但考慮到家丑不可外揚,因此,便以阿巴亥私藏金銀的罪名,做出了三項懲罰措施。

第一,不準她再與任何人來往,第二,不準她與外界接觸,而第三,便是與她隔房。

就這樣,阿巴亥獨自一人帶著孩子,在草原上的小木屋里,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當然,在之后,也許是努爾哈赤放心不下,也許是阿巴亥又用了什麼辦法,再一次獲得了努爾哈赤的寵愛,重新回到了其身板。

而對于代善,因為此事付出的代價,便是失去了繼承人資格。

只不過,這件事說出去確實不怎麼光彩,同時期發生的時間(天命五年,1620年),恰好又與代善虐待親兒子事發的時間重合,因此,對外代善被廢除繼承人資格的原因,一般都說是因為虐待兒子導致。

但實際上,虐待兒子是誘因,而核心因素,便是他和其「小媽」阿巴亥不清不楚的事情。

不僅如此,有一種說法,是說代善不僅和阿巴亥不清不楚,還與努爾哈赤的另一個妃子袞代,同樣也是不清不楚。

這種說法的來源,是源于袞代莫名的結局。

袞代是努爾哈赤的第二任大妃,在嫁給努爾哈赤之前,便已為人婦,其丈夫去世后,恰逢努爾哈赤的元妃佟佳氏病逝,因此她就帶著孩子改嫁給了努爾哈赤。

之后,袞代先后為努爾哈赤生下了二子一女,即莽古爾泰、德格類和莽古濟。

史料記載,在最初,袞代可以說是努爾哈赤的賢內助,不管是家里的大事小情,還是后宮內務,乃至財政收支等,均是由袞代一手打理,并且還打理的井井有條。

這就說明,努爾哈赤對這個繼妻,還是相當信任的。

而信任的基礎,便是感情不錯,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據記載,早年間努爾哈赤東征西討,總是會讓袞代陪在身邊,也只有袞代,才能在努爾哈赤熟睡時將其叫醒。

總之就是,袞代與努爾哈赤之間,不管是感情還是信任程度,都是相當不錯的。

但在天命五年,袞代莫名去世,而對于其去世的原因,史料中卻語焉不詳,有說是因為得罪努爾哈赤被賜死,又說是被其兒子莽古爾泰所殺,總之死的不正常。

而這其中,袞代被親兒子莽古爾泰殺掉的說法,是比較令人信服的,之所以莽古爾泰會干出這種事情,就是因為其母與大阿哥代善曖昧的關系。

據說,當時努爾哈赤發現了袞代與代善不清不楚,但同樣是考慮到家丑不可外揚,沒有將其殺掉,而是以私藏財物為名把她休了,但莽古爾泰深感恥辱,加上為了向父親邀寵,所以找了個機會,親手殺了母親。

那麼,代善到底有沒有和袞代曖昧呢?按照當時的局勢來說,代善是有這個「作案」機會的。

當時的代善,執掌正紅旗、鑲紅旗二旗,不僅如此,他還負責管理努爾哈赤后宮的保衛工作,因此,不免與袞代有過接觸。

而結合袞代正值受寵卻莫名而死,并且還有被親兒子所殺的說法,就大機率能說明,袞代確實在當時干了什麼不光彩的事情才落了這麼個結局。

當然,究竟代善有沒有與袞代曖昧,這還有待考證,但不管怎麼說,在天命五年之后,代善的繼承人資格,算是徹底被廢了。

雖說時候,代善也做出了一些補救措施,比如殺掉自己的繼妻,來向父親表明自己的心志,另外當眾發誓,不會再干類似的事情,但僅僅是獲得了努爾哈赤的諒解,而繼承人的資格,卻再也找不回來了。

而在之后,代善也開始安心做人,打起仗來拼了命表現,這也是希望父親能再次接受他,而在六年后,也就是天命十一年(公元1626年),努爾哈赤卻病逝了。

我們都知道,史料上記載,努爾哈赤在臨終前,并未留下立誰為繼承人,但實際上應該并非如此,他絕對在臨死前,留的有相關的話。

為什麼這麼說呢?很簡單,在他病重之際,是阿巴亥一直陪伴在他的身邊,直到他咽氣為止,而在這幾天的時間里,努爾哈赤必然是會對阿巴亥交代過繼承人問題的。

只不過,不管努爾哈赤交代給阿巴亥了什麼話,但這都不重要了,因為就在努爾哈赤死后不久,皇太極、代善等人便強令阿巴亥殉了葬。

這麼一來,就相當于努爾哈赤沒有交代繼承人是誰。

而在這種情況下,代善自然就有了機會,當然,當時不僅他有機會,四大貝勒里的每一個人,都有這種機會。

但都有機會不假,這機會還分大和小。

這其中,位列第三的莽古爾泰,最先一個被踢出局,一來他有「弒母」的惡行在先,二來其生性魯莽,所以很少人會支持他成為大汗。

而第二個出局的便是位列第二的阿敏,他出局的原因很簡單,他不是努爾哈赤的親兒子,僅僅只是侄子而已,加上他的父親舒爾哈齊,當初是犯有「叛國」之罪被幽禁而死,所以,阿敏成為大汗的希望也很低。

除了這二人之外,還有潛在的競爭對手,比如阿巴亥所生的兒子阿濟格(努爾哈赤第十二子),不過,他雖說驍勇善戰,且軍功也不錯,但弱項就在于年齡偏小,當時僅有二十出頭,與其他幾個兄長比起來,略顯資歷尚淺。

而比來比去,最有競爭資格,也最有希望成為大汗的,就是代善和皇太極。

皇太極的優勢暫且不說,單說代善當時的優勢,一來,他是努爾哈赤的嫡子,且在褚英死后,他便是名副其實的嫡長子。

二來,他是位列四大貝勒之首。

第三,代善有從政能力,這一點從他幫助父親打理國政上就能看出,并且他戰功顯赫,后金創立到崛起的多場戰役,代善均有參與,且功勛卓著。

還有,當時他掌握著正紅、鑲紅二旗,綜合實力不容小覷。

此外,他的幾個兒子,個頂個的能征善戰,比如岳讬、碩讬、薩哈廉、瓦克達均是如此,并且他的侄子,也就是褚英的兒子杜度(褚英死后杜度便跟隨代善,對其馬首是瞻),同樣也是驍勇善戰之輩。

更重要的是,代善以及他的兒子們,還都是當時「十固山執政貝勒」的成員之一。

因此綜合看下來的話,代善的人口、實力以及人才等多個方面,都是在當時出類拔萃的,也是其他人難以匹敵的。

但最終,代善并沒有當上大汗,而是皇太極繼了位。

而皇太極能繼位,除了他本身具備的能力之外,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代善的主動退出,以及轉而公開支持皇太極。

這一點,在史料中就有明確記載。

太祖崩,儲嗣未定。代善與其子岳讬、薩哈廉以上才德冠世,與諸貝勒議請嗣位。---《清史稿.列傳》

十一年八月,太祖崩,岳讬與其弟薩哈璘告代善,請奉太宗嗣位,代善曰:「是吾心也!」告諸貝勒定策。---《清史稿.太宗本紀》

上述兩段記載,足以說明,代善在當時是支持皇太極繼位的,那麼問題就來了,為什麼極具競爭優勢的代善,會主動退出并支持皇太極呢?

其實簡單來說,這算是代善的「自知之明」。

首先,與繼母不清不楚的事情,讓代善蒙上了一層洗不掉的壞名聲。

代善與袞代之間的私情,這個無確鑿證據,但是他與阿巴亥之間的說不清楚糾葛,是已經被實錘的。

而這就讓他在八旗王公之中,失去了一定的支持率。

畢竟,這要是立代善的話,那明顯就是和努爾哈赤過不去,都知道代善曾經干了什麼事,如今還推舉他為大汗,這還讓努爾哈赤的老臉往哪擱?

其次,代善的兒子是皇太極的忠實擁躉。

這一點,要怪就怪代善自己,誰叫他早年間虐待自己的親兒子,甚至還逼得碩托離家出走,同時還喊打喊殺呢?

所以,岳托也好,碩托也罷,包括代善的三兒子薩哈璘,雖說是代善的骨肉,但卻不支持代善繼承汗位,反而極力支持皇太極。

并且,在當時岳托等人又專門勸解代善,讓他不要跟皇太極競爭。

這樣一來,代善就算是再有能力,但親兒子都不支持自己,即便是自己勉強坐上了汗位,那也會成為孤家寡人,而這樣的話,到最終說不定還會被趕下來。

還有,代善自忖應付不了當時的局勢。

這個局勢分為內部和外部,先說內部,前文講過,除了代善之外,還有繼承資格和能力的,不僅僅有皇太極,同時還有莽古爾泰、阿敏以及阿濟格、多爾袞等人。

這幾人中,雖說優勢不明顯于代善和皇太極,但也是幾股不容小覷的力量,并且,各有各的優勢。

而代善這個人,最大的特點就是手段寬和,這一點,從當初他力勸努爾哈赤放過朝鮮降兵,以及后世的評價就能看得出來。

胡中皆稱其寬柔能得眾心云。凡得罪酋(指努爾哈赤),臨殺,貴盈哥(指代善)多有救解云。其威暴桀驁之勢,必不及于酋矣。---《建州聞見錄》

而代善也知道自己這個特點,因此,對于幾個心懷異志,且能力不錯的兄弟,代善實在是沒有信心在未來制服他們,并讓他們乖乖聽話。

至于外部,當時袁崇煥利用寧遠大捷,廣修城池,積極訓練士卒,大有收復失地的趨勢,而蒙古的林丹汗,也在和明朝眉來眼去,計劃聯明抗金,這還不算完,之前朝鮮助力明軍大敗后,也一直對后金懷恨在心,暗地里與毛文龍聯絡,準備在適當時機報仇雪恨。

總之就是,在努爾哈赤去世之際,后金的對外形勢并不是太樂觀。

在這種情況下,雖說稱不上內外交困,但也確實夠令人頭疼的,而對此,代善也自感依照自己的能力,不一定能完全應付下來。

所以,在經過全盤考慮之后,代善決定,與其強行登上汗位,倒不如退出競爭,去支持更有能力的八弟皇太極,這樣對自己,以及對自己的后人,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明智之舉。

因此,下定決心后,代善同意了兒子岳托等人的勸說,最終表示全力支持皇太極繼位。

公元1626年(天命十一年)農歷九月一日,皇太極在大政殿即汗位,自此,后金便進入皇太極時代。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后金之所以能最終升級為大清,繼而入主中原,代善在其中可謂是功不可沒,尤其是努爾哈赤病逝之際,若非代善主動退出,那麼勢必會在當時引起一系列因爭奪汗位而造成的內訌,一旦如此,后金這個政權便會岌岌可危。

幸運的是,代善在關鍵時刻理智了一把,保證了權力交接的平穩,并且在皇太極時代,代善面臨皇太極的幾番敲打,始終態度積極的低頭認錯,加上他在皇太極死后,力擁順治登基,讓他不僅得以善終,且被康熙皇帝評價為「戮力行間,櫛風沐雨之親藩」,實乃清初三朝元老級別的大功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