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水滸傳》:人生,贏在人品,輸在算計

《水滸傳》:人生,贏在人品,輸在算計
2022/04/25
2022/04/25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世味薄方好,人情淡最長。

諾獎得主賽珍珠曾說,《水滸傳》是中國偉大的社會文獻。

一部《水滸傳》,包羅萬象,其中不僅有「風風火火闖九州」的仗義與熱ㄒ丨ㄝˇ,還有人性的險惡與復雜。

梁山好漢的故事百般曲折、震撼人心,讓人感受到豪情壯志的同時,又能體會百味人生。

其中蘊藏的5個人生大忌,更是發人深省。

人生第一忌:慫

有道是:「馬上林沖,馬下武松。」

在《水滸傳》中,林沖作為「梁山五虎將之一」,無論是名氣還是武功,都名列前茅。

可林沖空有一身好武藝,卻活得過于窩囊。

當得知妻子被人調戲時,林沖怒發沖冠,氣勢十足地趕到「案發現場」,將對方抓了個現行。

他本是來教訓對方的,可一看對方是高衙內,便嚇得拳頭落在半空,連句狠話也說不出了,最后只能忍氣吞聲地領著自己娘子離開。

林沖固然膽小怕事,但他的好友魯智深,卻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

聽說了林沖的事情后,魯智深第一個便要去教訓高衙內。

此時反倒是林沖將魯智深攔住,并心平氣和地勸道:

「原來是高太尉的衙內,不認得荊妻,我本待痛ㄉㄚˇ那廝一頓,但太尉面上須不好看。」

被人家欺負侮辱到這步田地,林沖在意的竟然還是上級的面子,林沖算是慫到了家。

要知道,忍耐需要有底線,你若是一味退讓,那只會給對方得寸進尺的機會。

退一步海闊天空,但退一萬步,便可能是萬劫不復。

林沖一忍再忍,退了一萬步,結果落得個誤入白虎堂、人去樓也空的下場。

林沖的委曲求全,讓他身上少了些快意恩仇的英雄氣,雖為「天雄星」,但終其一生,卻被一個「慫」字牢牢束縛住。

正如金圣嘆對他的評價:「這般人在世上,定做得事業來,然琢削元氣也不少。」

狄更斯在《遠大前程》中寫道:

「縱觀我們的一生,我們所有最糟糕的懦弱和卑鄙都是為那些最受我們鄙視的人犯下的。」

人人都想做武松,結果卻成了林沖。

雖然身安一時,卻也心亂一世。

有時候,就得該出手時就出手,與其接受靈魂的拷問,不如將鞭子握在自己手中。

人生第二忌:躁

李逵,江湖綽號「黑旋風」。

旋風刮起來不分東南西北,像極了李逵急躁魯莽的性格。

李逵初識宋江時,宋江想喝魚湯,于是他便自告奮勇去江邊買魚。

到了江邊,由于賣魚的主人未到,所以這生意暫時做不了。

可李逵是個急性子,他哪里等得了這些,只見他走上前去,拿了魚就走,因此引發了一系列沖突。

宋江是個城府極深的人,而李逵作為宋大哥的頭號迷弟,卻未能學得絲毫耐心。

有一次,李逵奉命下山采購糧草。

忽聽人說,宋江搶了人家的女兒滿堂嬌,李逵便上前詢問那宋江長得什麼模樣。

那人說道:「這宋江四十上下,五短身材、面色紫黑......」

還沒等對方說完,李逵早已拍案而起,怒吼道:「不必講了,沒錯兒,就是他!」

于是,急沖沖回到梁山,不分青紅皂白地痛罵了宋江一頓,還砍倒了梁山「替天行道」大旗。

后來,李逵才得知,那滿堂嬌是被曹莊惡霸冒宋江之名搶走的。

魯迅曾說,自己最憎惡張飛、李逵這類人,他們凡事不問青紅皂白,只是掄著板斧便「排頭砍去」。

人生的智慧,藏在平和與冷靜中,而人生的禍患,則藏在急躁與魯莽中。

一個人只有在冷靜時,才能看到真相,才能合理解決問題。

如果只是用自己急躁和混亂的思維去做事,那麼只會讓事情越來越糟。

《菜根譚》有言:「躁極則昏,靜極則明。」

人生的修行,不過是:心情不浮躁,做事不急躁。

人生第三忌:傲

盧俊義是《水滸》中極具傳奇色彩的人物,他出場雖然不多,但卻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上梁山前,他富甲一方,號稱河北三絕,槍棒無敵天下。

上了梁山后,他活捉史文恭,力壓林沖等元老,一下子就坐在了第二把交椅上。

但如此傳奇的盧俊義,在金圣嘆眼中,不過是個「呆氣十足」之人。

「雖是龐然大物,卻到底看來覺得不俊。」

金圣嘆之所以看盧俊義不爽,很大原因便是盧俊義這個人過于自傲。

他本是大名府第一等富豪,槍棒無雙,生活滋潤,卻因遭到吳用的算計,最終家破人亡、落草為寇。

宋江為了騙盧俊義上梁山,可以說是「煞費苦心」。

宋江讓吳用扮作算命先生,來到盧俊義家中,說盧俊義有ㄒ丨ㄝˇ光之災,讓他到山東泰安州避難。

盧俊義信以為真,便連夜收拾行李準備趕往泰安。

要想到達泰安,勢必要路過梁山,家仆燕青覺得此事蹊蹺,便勸盧俊義不要貿然前去,以防梁山好漢攔路ㄉㄚˇ劫。

但盧俊義一向自視甚高,又豈會把別人放在眼里。

那名聞天下的梁山好漢,在他眼里不過是一群猶如草芥的「賊男女」罷了。

盧俊義就是帶著這種觀念出發的,結果在途中被設計捉上梁山,有家難回,最后只能含恨入伙。

《禮記》有言:「君子不自大其事,不自尚其功。」

再彪悍的人生,也會被自負所ㄉㄚˇ敗;再輝煌的功業,也會被驕傲所摧毀。

為人處世需保持一種空杯心態,理性面對自己的優點和缺點。

在困難和挫折面前,不喪失信心;在輝煌與成就之間,不忘記初心。

放蕩功不遂,滿盈身必災,盧俊義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人生第四忌:偽

宋江是梁山的頭把交椅,人人敬仰擁護的「及時雨」;而「鼓上蚤」時遷是雞鳴狗盜之徒,名次排在倒數第二。

不過金圣嘆卻說:「一百八人中,定考武松上上,時遷、宋江是一流人,定考下下。」

被世人目為「豪杰」的宋江,為何會與小偷時遷成為一路人呢?

其中緣由,便在于虛偽二字。

食言而肥,是許多偽君子的共性,宋江當然也不例外。

上梁山之前,宋江混跡于黑白兩道之間,成為「鄆城聞人」,身后有不少「鐵粉」。

在殺了閻婆惜、收買閻婆不成之后,宋江拍著胸脯保證:「我是烈漢!一世也不走,隨你要怎地。」

但結果呢?宋江趁「鐵粉」唐牛兒上來解圍時,「往鬧里一直走了」。

聲稱「一世也不走」的宋江不但走了,還把唐牛兒留下來頂缸,這就是「山東及時雨」的英雄氣概。

后來,宋江被梁山好漢從江州法場救了下來。

上梁山后,晁蓋曾主動要把梁山第一把交椅讓給宋江。

讓當然是假讓,宋江辭當然也是假辭。

他雖然表面上不接受梁山之主的位置,實際上卻廣泛籠絡梁山眾人。

后來晁蓋中箭身死,宋江也就在眾人擁護下,順理成章地成了梁山之主。

在眾多梁山好漢當中,有些人是被現實逼上了梁山,可有些人卻是被宋江逼上了梁山。

對于那些對自己有用的人,宋江會不擇手段地將他們「賺上梁山」,而對于那些沒用的人,宋江則一改往日禮賢下士的面孔,變得冷ㄒ丨ㄝˇ而殘忍。

平定方臘后,武松痛失一臂,成了廢人。

他對宋江說:「小弟今已殘障,不愿赴京朝覲。已作清閑道人,十分好了。哥哥造冊,休寫小弟進京。」

面對武松的真情流露,宋江只冷冷地說了四個字:「任從你心!」

只要沒有利用價值,任何兄弟情義都不會被他放在心上。

宋江用「忠義」的口號,綁架了梁山好漢的人生,而這一切只不過是為了自己的招安夢。

培根曾說:「沒有一種罪行比虛偽和背義更可恥了。」

虛偽是人生最拙劣的演技,雖瞞得過一時,卻終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而我們最明智的選擇,就是摒棄虛偽。

須知,虛偽不過得意一時,真誠才能過好一世。

人生第五忌:滑

有人說,吳用是智謀的化身,是梁山的「諸葛亮」。

其實并非如此,他的計謀多是損人利己的小把戲,遠遠當不起「智多星」的名號。

吳用之所以能坐在第三把交椅上,并不是因為他的智謀有多高,而是因為他是一個圓滑的利己主義者。

宋江坐上梁山頭把交椅前,晁蓋是梁山老大,可宋江上了梁山不久,吳用就轉投到了宋江的陣營。

在晁蓋與宋江之間,吳用選擇了宋江,因為他知道晁蓋的目標就是經營好山寨,而宋江的目標則是招安。

自己開公司創業是挺好的,可是文人出身的吳用想要的是,更有保障、更有面子的「國企」。

相比之下,宋江無疑是比晁蓋更好的選擇。

征遼勝利后,梁山大軍開到了東京城外,此時朝廷多有猜忌,不讓眾人進城。

眾將得知,盡有反心,只是未得宋江允許,不敢貿然行動。

于是眾人找來軍師吳用,與他商議造反事宜。

這時吳用見群情激奮,于是便耍滑起來道:

「自古蛇無頭不行,我如何敢做主張?這話須是哥哥肯時,方才行得。」

關鍵時刻吳用拿宋江做擋箭牌,既解決了問題,又不得罪人,不得不說他真是滑到了一定境界。

吳用的圓滑為他帶來了地位與權力,但他本人也因此喪失了屬于自己的人生。

正如金圣嘆所說:「宋江只道自家籠罩吳用,吳用卻又實實籠罩宋江。」

吳用一生都圍著宋江轉,當宋江中毒身亡后,他的生命也就沒了中心。

也許,上吊自盡,便是他最好的歸宿吧。

一位英國作家曾說:「一個沒有原則和沒有意志的人,就像一艘沒有舵和羅盤的船,他會隨著風的變化而隨時改變自己的方向。」

每個人的心中都應有一根「定海神針」,定住自己的原則,守住自己的底線。

無數前人的經驗告訴我們:人生,贏在人品,輸在算計。

做個好人,修顆誠心,比什麼都強。

「心安茅屋穩,性定菜羹香。世味薄方好,人情淡最長。」

《水滸傳》中的這首五言詩,向我們揭示了世間的人情冷暖。

無論是英雄好漢,還是市井眾生,他們共同演繹了那個時代的恩怨情仇,也讓我們對人性多了一份悲憫與敬畏。

小說寫的是故事與人物,但揭示的卻是人性善惡,人生得失。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