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十四擁有20多萬軍隊,兵強馬壯,為何不敢造反推翻雍正皇帝?

老十四擁有20多萬軍隊,兵強馬壯,為何不敢造反推翻雍正皇帝?
2023/01/05
2023/01/05

老十四擁有20多萬軍隊,兵強馬壯,看似風光,說起來嚇得人小心肝撲通撲通地跳,其實都是虛的,根本沒實力去推翻雍正皇帝!

為什麼這麼說呢?20多萬軍隊不就是老十四的實力嗎?

非也!

20多萬軍隊?沒有雍正的旨意,他想無旨搬兵回朝起碼有一半兵會跑!

家里的親人都在京城,老娘要養,老婆要生活,孩子要吃飯,叛亂那可是掉腦袋的事,除了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單身漢,誰都得思量下風險。

說的好聽點20萬軍隊受老十四的統帥,說難聽點他就是朝廷的高級打工仔,誰是皇帝誰就是他的老闆。當他出征那一刻,注定與皇位無緣;當他知道康熙駕崩時,只能手足無措!

沒有實力的老十四

老十四西征,掛著「大將軍王」的光環,手上擁有20多萬軍隊,看似威風,其實一點不可怕,只因為20多萬軍隊是朝廷的,說什麼」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都是騙人的。

01、孤單的「大將軍王」

準噶爾部出兵西藏,拉藏汗向清朝求援,這仗肯定得打,該派誰去是個技術活。

老八過早暴露奪太子之位時的野心,徹底被康熙踢出了繼承人的圈子,所以老八去不得,他要掌了軍權,說不定立馬拉著兵馬就把京城給圍了,打著「清君側」的名號,直接逼宮。

老八雖然沒了希望,但京城勢力仍在,所以老十四被康熙以天子親征的規格送走,「用正黃旗之纛,照依王纛式樣」,明面是器重,實際是繼續削弱八爺黨的勢力,消除將來雍正繼位時最大的威脅。

老十四聯合八爺在京城才最危險,強強聯合等于如虎添翼;老十四被派出去反而使兩人成了沒牙的老虎。

有人說老十四有了軍權才是更大的威脅,只要與老八暗中配合,這天下不得兩人說了算?

清朝制度可不答應,親王級別出征可以上奏經過允許帶家眷,但帶走的只能是照顧起居的地位一般的小福晉,至于正妻和家人都得呆在京城。

當老十四出征后,康熙把老十四的幾個兒子時常帶在身邊,并大加賞賜,一來享受下兒孫之樂,二來讓老十四安心前方戰事。

其樂融融的背后是一個冷酷的事實,歷朝 對皇位繼承人有威脅的人員都安排到遠離京城的地方,家眷就是人質!

康熙爺還有一層深意。

「帶領大軍,深知有帶兵才能,故令掌生殺重任」,用其能,取得戰事的勝利,又能分化了八爺的勢力,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康熙五十九年,清軍兩路從青海和四川出發,進軍西藏,大敗準噶爾軍。

02、雍正左膀:后勤大總管年羹堯

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一場戰事的最終勝利,終歸打的還是后勤,沒有后勤源原不絕地補給,先前取得的成果必將毀于一旦。

老十四西征,隊伍可不好帶,其中牽涉的勢力盤根錯節,有旁落的太子一系的,自然也有老四一派的,老八派來的人也不見得與老十四齊心,說白了,出征將士不是來投資老十四的,而是各方在謀取在軍隊中的影響力,撈取戰功,布下勢力。

戰場勝利從來不是一個人的功勞,而是整體全力配合后的成果,統帥的指揮只不過是減少損失加快進程而已,所以不管老十四如何優秀,只要年羹堯控制了后勤,老十四便無兵可用。

年羹堯是雍正的左膀,擔任陜甘總督,負責陜西、甘肅等地區的防務,握有重兵,最主要地還是負責轉運西征大軍糧草的后勤軍。

后勤補給是清朝為戰事準備高速運轉成熟的系統,就算老十四收買了甘肅、四川、陜西等省掌控糧草的高官,最終糧草匯集都得經過年羹堯之手。

如果老十四打外來糧草的主意,就得解決掉年羹堯!外糧無路可行!

西北貧瘠,根本無力供給二十萬大軍的補給,就地解決糧草問題也根本無可能。

只要年羹堯卡住后勤,老十四的大軍將寸步難行,所以雍正即位后立即命令年羹堯將月供糧草改成日供,就是用糧草將二十萬大軍困在西征路上。

老十四的「大將軍王」是朝廷封的,一道旨意就能將老十四變成光桿將軍,起兵攻回京城就是個笑話。

就算老十四不管在京城中家人的安危,糧草也是個無法解決的問題,更何況,即使打到了京城,連門都進不去!

03、雍正的右臂:步兵統領隆科多

老十四進城唯一依靠是老八,可惜老八早被邊緣化,隆科多和老十三在康熙駕崩當晚就奪了八爺一系的兵權,沒有外援內應的老十四孤掌難鳴。

年羹堯是雍正收服的左膀,而隆科多則是康熙為雍正打造的右臂。

隆科多是皇后的親弟弟,是康熙不折不扣的小舅子,所以隆科多很受康熙的看重,臨終前突然召見隆科多說給他一份榮寵——陪葬!

這可把隆科多嚇壞了,趕緊找雍正商量;雍正也急嚇了,趕緊去皇宮探聽虛實。

父子兩人喝了一會茶,雖未提隆科多,但雍正已知了康熙的用意,康熙把雍正打造成了孤臣,但不能成為孤君,而隆科多則是留給他的禮物,控制京城局勢的保障。

次日,一紙詔書讓隆科多升官發財,成了顧命大臣,也徹底上了雍正的戰車,在奪謫當晚與老十三配合,發揮了關鍵作用,一舉擁雍正上了帝位。

奪謫看似驚險,其實都在康熙的掌握之中,沒有任何的意外,雍正登基只不過是個過度,弘歷才是他最終選擇的帝王,至少保清朝三代無憂!

太子理政,親王主軍

康熙早就定了雍正為皇位繼續人,正是按照「太子理政,親王主軍」的慣例在培養繼承人,所以說老十四西征,便正式退出了皇位競爭的行列。

看看康熙駕崩前的大事就明白了。

康熙六十年正月,派皇四子胤禛、皇十二子胤祹、世子弘晟祭永陵、福陵、昭陵,行祭祖之禮。

三月,大學士王掞先密疏復儲試探末果,然后又有御史陶彝等十三人又上疏建儲,為建功的老十四打前鋒,康熙爺直接把王掞、陶彝人等趕到軍前效力,徹底把傾向于老八和老十四的勢力打散。

康熙六十一年三月,和胤禛邸園飲酒賞花,然后留其子弘歷在宮中親自培養。

十月,下旨命雍親王胤禛等人視察倉儲,正式讓胤禛露面,進入接班的倒計時。

十一月,康熙帝病重,下旨命皇四子胤禛恭代祀天,無異挑明了其太子之位;病逝之時任隆科多為顧命大臣,遺詔皇四子胤禛繼位,是謂雍正帝。

即便如此,雍正仍然不放心自己的十四弟,令延信前去甘州去接掌老十四的撫遠大將軍印信,并密諭截獲與老十四所有奏折、諭旨及家信。

延信接到簡單隨從的老十四趕往京城,經涼州之時,「聞得大將軍王的小福晉們都于十二月初五日經過涼州朝京城去了」,便密奏其可能經的兩條路線,以便攔截。

可見雍正的心思遠勝于自己的十四弟,做事謀劃全面,滴水不露。

如果老十四政治經驗豐富點,就該讓自己的小福晉跟隨自己一同出發,即使有康熙的密旨,進京只會徒添殺身之禍,就算是自己這時也翻不了盤。

當老十四見到新君雍正,不肯向自己的四哥下跪,并斥責侍衛拉錫,這時老八走了出來,說了聲「汝應下跪」,老十四真地就跪了,稍微有點頭腦的都知道犯忌,擺明還以老八馬是瞻,後來罪名果然就有這麼一條,「只重阿其那一言。結黨背君,公然無忌。」

老十四是將才,但真不足以成為一君!

綜上所述,老十四領軍的個人能力突出,但缺少理政所具有的心胸,比起雍正的格局弱了太多。老十四雖然掌有兵權,但要反叛卻難以實現,首先后勤糧草掌握在年羹堯手中,京城又被隆科多控制,家眷在宮中等同于人質,無論從現實還是情理,老十四都難以調動二十萬大軍齊心攻京城,最終只能交出印信,獨自還京。老十四不服氣,也只能象孩子堵氣一樣不跪雍正,大勢已定的情況下,這種表現太不成熟,可以斷言,即便他上了皇位,終將成為老八的傀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