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明知多爾袞是冤枉的,康熙、雍正為何置之不理,而乾隆要將其平反

明知多爾袞是冤枉的,康熙、雍正為何置之不理,而乾隆要將其平反
2022/08/19
2022/08/19

乾隆四十三年,乾隆皇帝頒布了一道重要的上諭,從制度層面規定了開國諸王之爵位可世襲罔替;同時又發一道長諭,歷數多爾袞之功績,為其平反恢復睿親王之爵位,準予配享太廟并世襲罔替。

事隔128年,乾隆終于出頭給多爾袞平反。這里有兩個問題,一是多爾袞是不是真的冤枉;二是康熙、雍正為何不給多爾袞平反。

先來說多爾袞是否冤枉

順治七年(1650),多爾袞薨于古北口的喀喇城,年僅39歲。ㄙˇ訊傳到京師后,順治皇帝表現出非常傷心的姿態,當多爾袞的靈柩返回京城時,順治帝率王公大臣身著鎬服,在東直門五里外跪迎。

多爾袞的喪禮辦得的也是極其隆重,順治帝念其輔佐有功,追尊他為「義皇帝」,廟號成宗。而且又以多爾袞之養子多爾博系睿親王爵,其俸祿是諸王的三倍。

表面看多爾袞去世時,還是受到了朝廷和順治帝的一致認可。稱其為「削平寇亂,垂衣端拱,統一多方,皆皇父攝政王之功也」。

然而實際上,這只不過是順治帝的權宜之計,這個僅有12歲的少年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多爾袞在世時對自己的輕蔑,多年的戰戰兢兢終于在這一刻徹底釋放。

只不過多爾袞生前直接掌握著正白、鑲白、正藍三旗大權,實力遠在兩黃旗之上。故而順治帝或者說是背后的孝莊還不得不做出讓步,暫時給予多爾袞一個體面的后事。他們正在等待著政局的變化,一旦時機成熟,就要和多爾袞以及他的黨羽算總賬。

按照正常的程序,多爾袞ㄙˇ前應該指定另一位王公代為攝政。但由于事發突然,多爾袞沒有來得及交代后事,這也留下了后患。阿濟格首先站了出來,試圖把多爾袞的勢力全盤接手,并親率三百精兵趕赴京師,大有搶班奪權之意。

此時的朝廷已不再是多爾袞的天下,阿濟格剛到京師,就被長期受壓制的兩黃旗大臣,以及蓄勢待發的濟爾哈朗予以控制,然后以阿濟格不尊ㄙˇ去的攝政王為由,將其幽禁。

局勢很快就朝著對多爾袞不利的形勢發展,而且是一發不可收拾。多爾袞的親信黨羽隨之紛紛落馬,最后才將矛頭指向多爾袞本人。

但要掀翻多爾袞也非易事,這時多爾袞的親信蘇克薩哈、詹岱兩人主動站了出來,揭發多爾袞的數條大罪,其中有一條最為致命:「多爾袞ㄙˇ時,其侍女吳爾庫尼將殉,請以王所制八褂黃袍、大東珠素珠、黑貂褂置于棺內。多爾袞在世時,欲以兩固山駐永平,謀篡大位。」

如果對清代官制服飾有所了解的讀者,都知道這些物品都是皇帝的標配,親王僭越實屬大逆不道,而且蘇克薩哈還揭發多爾袞派了兩旗人馬駐守在永平,這也是「謀逆」的罪證。

有了這兩條罪狀,諸王及大臣們便有了ㄕㄚ手锏,他們紛紛發難,又羅列了多爾袞的種種不法。最終順治帝也是順水推舟,下令將多爾袞削爵,撤宗廟,生前所有的榮譽一擼到底。

但細心的讀者會發現,多爾袞所謂的「謀逆」都沒有實證,所謂的「請以王將黃袍、東珠置棺內」、「欲以兩固山駐永平」,這都是模棱兩可的說法,到底有沒有根本無法考證。

客觀地說,多爾袞執政期間,確有擅權威福之舉,但也僅僅如此,始終沒有上升到取順治而代之的程度。所以多爾袞蔑視皇權是真,自掘宗廟是假。

再來說乾隆平反

乾隆皇帝對前朝的「實錄」研究很深,這也是清代皇帝的必修課。他重新看待了多爾袞一案,堅定地認為:「睿親王多爾袞掃蕩賊氛,肅清宮禁。分遣諸王追殲流寇,撫定疆陲,創制規模,皆所經劃。」

對于多爾袞「謀逆」之舉,乾隆也給予了否定:「朕念王果萌異志,其時世祖尚在沖齡,未嘗親政,王兵權在握,何事不可為?乃于彼時因利乘便,直至身后始以殮僭用龍袞,證為覬覦,有是理乎?」

乾隆認為這是多爾袞ㄙˇ后,為蘇克薩哈所構陷。所以最后下旨:「宜復還睿親王封號,追謚曰忠,配享太廟。依親王園寢制,修其塋墓,令太常寺春秋致祭。其爵世襲罔替。」

乾隆為多爾袞平反,實為人心所向,作為大清入關定鼎中原的第一功臣,多爾袞的功績是不容否定的。然而到了這里始終就有一個疑問:康熙、雍正兩位帝王難道就不讀實錄,難道就不知道多爾袞是冤枉的?

非也,這也是形勢所決定的。康熙、雍正都是一代明主,但他們與順治朝多少還有一些政治聯系,當年不少反對多爾袞的人尚健在,所以這個時候平反多爾袞時機尚不成熟。

況且,康熙、雍正作為順治帝的兒子、孫子,從孝字出發,他們不敢也不能推翻順治帝欽定的大案,如此則是不遵祖制,以下犯上。

而乾隆的情況就不一樣了,因為此時距多爾袞一案已經過去了一百多年,如今物是人非,政治穩定社會清明。而且作為順治帝的曾孫,乾隆的顧慮也就比康熙、雍正要小很多。

最后需要強調一點,給多爾袞平反乾隆也是下了很大決心的,畢竟多少還是會涉及到孝道。但乾隆也深知,如果這件事他辦不了,那麼后世皇帝也沒人敢為多爾袞平反。單憑這一點,也是應該為乾隆點贊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