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玄宗李隆基的晚年有多凄涼?女人沒了,權力沒了,自由也沒了

唐玄宗李隆基的晚年有多凄涼?女人沒了,權力沒了,自由也沒了
2022/10/14
2022/10/14

天寶十四年十一月初十,蟄伏已久安祿山終于撕下了虛偽的面具,露出了獠牙。

揮兵南下,兵鋒直指長安。

「安史之亂」就此爆發。

面對叛軍的進攻,承平日久的唐王朝已經無力再去抵抗。

當長安的屏障潼關失陷后,李隆基覺得大勢已去。便在宰相楊國忠的建議下,以「御駕親征」的名義,向著西南方向的蜀地逃亡而去。

「漁陽顰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

這年,已經七十二歲的李隆基被迫拋棄了他的帝京長安,被迫拋棄了他的九重宮闕,被迫拋棄了他的萬千臣民,被迫拋棄了他一手締造的開元盛世,凄凄慘慘地亡命天涯!

然而,這還不夠。

在這一路的逃亡生涯中,上天將陸陸續續奪走他的一切。包括他的權力、自由以及他的最愛—楊貴妃。

曠世佳偶天人永隔

天寶十五年六月十三日午夜時分,李隆基一行人來到了陜西興平。從長安到興平,只有短短的六十里路,可李隆基一行人卻走了一天一夜。隨從跑了一大半不說,這讓平時養尊處優的眾人更是有苦難言。

所以,一到興平,疲憊不堪的他們立即住進了興平附近的驛站之中。連日來的提心吊膽使得他們根本顧不得什麼尊嚴和體面了,一個個橫七豎八地躺在驛站的破草席上,你枕著我的大腿,我靠著你的肩膀,頃刻間便鼾聲如雷,早早地進入了夢鄉。

可這個夜晚,對于李隆基和楊貴妃來說,將是他們最后一次相擁而眠了。

因為從明天起,這對在白居易詩中的「在天愿做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的曠世佳偶將陰陽兩隔,生ㄙˇ殊途,留給后人的,只有那一段凄美的愛情故事。

一夜無話,很快,李隆基一行人再次踏上了逃亡之路。

十四日中午時分,李隆基一行人走到了馬嵬驛。

馬嵬驛,帝國中千百個驛站中極為普通的一個。可沒有人會想到,它馬上就將因為一起重大的事件而載入史冊。

到達馬嵬驛之時,負責保護李隆基安全的禁軍將士們忽然都停了下來,再也不想往前走了。

他們被迫拋棄妻兒老小,隨著天子一路從長安逃亡以來,心中早已積累了太多的不滿與憤怒。士兵們的不滿在與日俱增,走到馬嵬驛時,連日來積累的不滿情緒終于徹底爆發,他們需要皇帝給他們一個說法,因此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停下了腳步。

面對這種情況,龍武大將軍陳玄禮,也就是禁軍的最高長官,他心中暗暗叫苦。

憑借著多年來的直覺,他知道這回麻煩大了。

此時此刻,陳玄禮很清楚,如果不能給怒火中燒的將士們找一個宣泄的對象,后果將不堪設想。

思前想后,他將矛頭指向了朝野共憤的楊國忠。

隨即他大聲地對部下說道:今天下分崩離析,朝野震蕩,都是由楊國忠剝削百姓引起的。若不將他誅之以謝天下,我們何以面對老百姓的憤怒。

陳玄禮的話,立刻引起了士兵們的共鳴,他們異口同聲地說道: 「念之久矣,事行身ㄙˇ,固所愿也!「

誅ㄕㄚ楊國忠的計劃就這樣定了。

但對陳玄禮來說,想要誅ㄕㄚ一個皇帝的頭號寵臣,并非易事,必須要找到一個恰當的理由才行。

就在陳玄禮一籌莫展之際,他看到從長安逃出來的一批吐蕃使節正圍在楊國忠的馬前訴苦,說他們找不到吃的,要求楊國忠幫他們解決餓肚子的問題。

陳玄禮見狀,靈機一動,突然大聲地對部下說道:「楊國忠勾結胡虜謀反,ㄕㄚ了他!「

聽到命令的士兵們一擁而上,楊國忠雖然察覺到了危險,可已經為時已晚,就在他準備策馬逃離之時,就被人一箭射了下來,士兵們隨即追了上去,一人一刀下去,轉眼間楊國忠便成了一堆肉泥。

天寶末年最風光的一個宰相,就這樣稀里糊涂地ㄙˇ了,ㄙˇ狀極其難看。

士兵們ㄕㄚ了楊國忠之后,憤怒并沒有平息,反而生出了一種ㄕㄚ戮的快感。

反正ㄕㄚ一個人是ㄕㄚ,ㄕㄚ一群人也是ㄕㄚ。于是,他們又將目標對準了楊國忠的家人,面對憤怒的士兵,后果可想而知,楊國忠的家人很快便步了楊國忠的后塵。

當驛站中的李隆基聽到外面的喧鬧聲時,急忙問左右發生了什麼事,身邊的侍從支支吾吾告訴他:聽說宰相楊國忠謀反,已經被士兵ㄕㄚ了。李隆基大為震驚,但事情已經發生了,他也無可奈何。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力安撫嘩變士兵,以防他們采取進一步的過激行動。

李隆基走到群情激憤的士兵跟前,說了一大堆好話,希望他們各自回營。

可此時,曾經高高在上的李隆基說話已經不管用了。面對他苦口婆心地勸說,士兵們卻一個個都不為所動。

李隆基沒有辦法,只好讓高力士出面,問問他們到底想干什麼。

不一會兒,高力士帶著李隆基最不想聽到的答案來了:「國忠謀反,貴妃不宜供奉,愿陛下割恩正法。「

此言如同五雷轟頂,頓時讓李隆基感到天旋地轉。

他萬萬沒想到,士兵們最后的目標,竟然會是楊貴妃。

只見他有氣無力地對高力士說道: 「告訴他們,我自有處置。」說完,便踉踉蹌蹌地朝驛站內走去。

這時,時任京兆司錄得韋諤壯著膽子,走上前去,對李隆基說道: 如今眾怒難犯,安危只在頃刻,愿陛下速決!

李隆基明知事情已成定局,可他還是想做最后的掙扎,于是又說道: 貴妃長居深宮,安知國忠謀反?「

看到李隆基得難處,最了解李隆基的高力士不得不開口了。他走到李隆基身邊,勸說道: 「貴妃誠無罪,然將士已ㄕㄚ國忠,而貴妃在陛下左右,豈敢自安?愿陛下審思之,將士安,則陛下安矣。」

這話說得再明白不過了,簡而言之,今天這情況,就是在你自己與楊貴妃之間選一個吧!

至此,李隆基終于絕望了,他必須要做出選擇。

人性都是自私的,哪怕是再相愛的人。從李隆基后面的選擇來看,他放棄了楊貴妃,選擇了自己。

隨后,他讓高力士把楊貴妃帶到了一間幽靜得佛堂里,在這里,他與楊貴妃做了最后的訣別。

兩人在佛堂里,「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他們彼此凝視著對方,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后,還是楊貴妃說道: 「愿吾皇保重,妾身有負國恩,雖ㄙˇ無恨。」

此時得李隆基也哽咽地說: 「愿妃子善地受生。

說完,便艱難地轉過了身,同時朝身后得高力士做了個手勢。

高力士得到命令,手中的三尺白綾隨即套在了楊貴妃得脖子上。

一代絕世紅顏,就此香消玉殞。李隆基無力地看著這一切,心如刀絞,肝腸寸斷。在這一刻,他失去了最愛的人。

這是他在逃亡的路上失去的第一件東西。

接下來,他失去的將是對帝國的掌控權。

太子李亨自行即位,李隆基被迫成為太上皇

李隆基的逃亡生涯并沒有隨著楊貴妃的隕落而停下來。馬嵬驛之變結束后,李隆基一行又開始了逃亡之路。

可是,當李隆基的鑾駕剛出驛站門口,士兵們又不想走了。

原來,他們的目的地西南,是楊國忠的地盤,如今他們ㄕㄚ了楊國忠,去西南豈不是自投羅網。

所以,他們堅決不去。可是,不去西南,他們又能去哪里呢?

眾人隨即七嘴八舌地議論了起來,有人說去河西或隴右,有人說去朔方或靈武,有人說去太原,更有甚者,還要ㄕㄚ回長安城。

面對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李隆基也犯了難,他也陷入了迷惘之中。

就在僵持之際,有人提出前往扶風,因為扶風是一個南北樞紐,既可以由此北上,也可以由此南下。李隆基同意了這個方案,眾人也都沒有什麼意見,于是就前往扶風。

可是,他們走了沒多久,隊伍就被老百姓攔了下來。他們對李隆基說道:「長安宮闕,是陛下的居所;歷代陵寢,是陛下的祖墳。陛下拋棄居所和祖墳,又能往哪里去呢?「

面對老百姓的質問,李隆基沉默良久,事已至此,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好讓太子李亨留下來安撫他們,自己則策馬而去。

可李隆基不知道的是,從這一刻開始,太子李亨將與他分道揚鑣了。

等到下一次見面時,李隆基已經被迫成為了太上皇。

李隆基走后,在眾人的勸說下,太子李亨決定前往靈武,并派人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李隆基。

李隆基得知太子與他分道揚鑣的消息,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嘴里不停地念叨著兩個字:天意。

天寶十五年七月十二日,抵達靈武三天后的李亨,在靈武登基稱帝,改元至德,是為唐肅宗。同時遙遵遠在巴蜀的李隆基為太上皇。

李隆基就這樣被迫退位了。然而,對這一切毫不知情的他還在抵達四川時發布了一道詔書,任命李亨為「天下兵馬元帥「,兼任四地節度使等,同時又給各個兒子安排了任務,他仍然以皇帝的身份進行戰略部署,試圖以遙控的方式領導四方的平叛力量,并且已經做好了」從頭收拾舊山河「的準備。

就在他雄心勃勃地想要再大干一番時,上天卻在這時給他開了一個戲劇性的玩笑。

八月十二日,當來自靈武的使者給李隆基帶來太子李亨已經在靈武即位的消息之時,李隆基感到了極大的意外與震驚。

對于李亨的僭越,李隆基雖然很不爽,可生米已經煮成了熟飯,他也只能無奈地面對現實,以大局為重。

因此,當靈武使者給李隆基呈上太子的奏章時,他豁達地說道:「吾兒應天順人,吾復何憂!「

隨后,他最后一次以皇帝的身份發布詔書,宣布自即日起,由他發布的公文不再稱為詔書或敕令,一律稱為「誥「;皇帝向他呈送表疏時,一律稱他為太上皇。除此之外,所有軍國大事,一律交由皇帝裁決。等到收服長安,他就不再過問任何事務。

八月十八日,他命人攜帶傳國玉璽和傳位詔書,前往靈武,正式冊封李亨為帝。

面對著眼前的種種亂局,李隆基表現出了一位帝王應有的豁達,面對他主宰了半個世紀的政治舞台,他果斷地選擇了退出,為后人留下了一個完美的謝幕姿態。

凄涼的晚年生活

李亨即位后,在郭子儀、李光弼等諸位大將的努力下,終于在兩年之后打敗叛軍,光復長安。

至德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李亨派遣使者前往蜀地,上表奉迎太上皇李隆基回鑾。

十二月初,李隆基千里迢迢從成都回到長安,住進了興慶宮。

在興慶宮中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他始終沉浸在對楊貴妃的哀悼和思念之中,無邊的寂寥和凄涼籠罩著這個多情而不幸的老人。

然而,逝者已矣,再多的思念,也喚不回那個天人永隔的愛人了。時間一長,李隆基只好逼迫自己接受現實,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來。

時間是治療一切痛苦的良藥。隨著時間的流逝,李隆基心上的那個傷口已經開始慢慢愈合了。他開始慢慢向著現實靠近,去接觸笙歌悠揚的宮廷生活。

在興慶宮日子里,李隆基身邊有了越來越多的人的陪伴,有高力士、陳玄禮、玉真公主,有能歌善舞的梨園弟子。他們共同為李隆基營造了一個自在、祥和的晚年。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了兩年之久。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這種寧靜的生活將伴隨著李隆基去世,可意外偏偏就發生了。

上元元年,宦官李輔國對肅宗李亨說道: 「太上皇住在興慶宮,每天都和外人交往。尤其是高力士、陳玄禮這些人,日夜聚眾密謀,恐怕會對陛下不利。「

對于李輔國的挑唆,李亨剛開始并不相信。可架不住他天天說啊,于是在李亨的默許下,李輔國隨即對太上皇李隆基采取了一系列行動。

上元元年七月十九,李隆基以肅宗的名義邀請李隆基去太極宮游玩,面對李輔國的邀請,李隆基不疑有他,便帶著高力士和幾個隨從前去了。

可此時的李隆基不會想到,他這一去,剩下的日子里,他將再也沒有機會回到興慶宮了。

當李隆基一行人走到睿武門時,在此埋伏多時的李輔國突然帶著五百名騎兵沖了出來,一個個ㄕㄚ氣騰騰,將李隆基等人團團圍住。

這時李輔國策馬走到李隆基跟前,說了句:皇上以興慶宮潮濕為由,迎皇上遷居大內。「

面對如此陣勢,李隆基明白,他們已經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了,將任由李輔國這等小人的宰割。

隨后,李輔國把李隆基帶到甘露殿,留下了幾十名老弱侍衛之后,不準任何人出入,并且不準高力士、陳玄禮等人探望。

就這樣,七十多歲的李隆基被軟禁在了甘露殿。

李隆基被軟禁以后,他身邊的高力士等人,在李輔國的迫害下,流放的流放,退休的退休,一個個離開了他的身邊。

看著熟悉的人一個個地離他而去,李隆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獨。毫無疑問,他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寶應元年(公元762年)四月初五,郁郁寡歡的李隆基與世長辭,享年七十八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