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4歲張元吉辱他人老婆孩子后隨即凌遲,朱見深:他是天師,無罪釋放吧

24歲張元吉辱他人老婆孩子后隨即凌遲,朱見深:他是天師,無罪釋放吧
2022/08/22
2022/08/22

1469年5月,張留煥上疏密告朱見深,直言張元吉丨ㄣˊ人妻女,誅宗族41人。得知消息后,朱見深大為震怒,隨即派遣徐英連夜趕赴龍虎山天師府,拿張元吉。作為龍虎山第46代天師、朱見深的寵臣,張元吉的行為讓朱見深丟盡了顏面。

徐英走后,朱見深仍難掩心中憎恨。自他繼位以來,張元吉就寵冠于朝。1467年,朱見深加封張元吉為「大真人」,賜金印、蟒衣、玉帶。張元吉所奏之事,無有不準,他的母親、妻子榮冠九州,聲名顯赫。可是,朱見深萬萬想不到,張元吉竟做出這等豬狗不如的事情。在說到張元吉時,朱見深不禁大罵:

「張元吉狠厲貪丨ㄣˊ,專恣不法,掠良家子女,可恨至極!」

然而,張元吉在京三年,卻始終未被誅。當陸瑜請求處ㄙˇ張元吉,流放他的子女,并取締天師府時,朱見深卻不顧群臣勸諫,執意釋放張元吉和他的家人,還將張元吉的兒子張玄慶賜封為第47代天師。

那麼張元吉是不是如張留煥所說的那樣「丨ㄣˊ人老婆孩子」呢?他與朱見深的關系如何?朱見深又為何會在群臣阻撓的情況下執意釋放張元吉和他的家人呢?

朱祁鎮的寵臣

張元吉是張懋丞的嫡長孫。1445年,第45代天師張懋丞病歿。由于張元吉的父親早歿,故而張元吉應承襲張懋丞的天師之位。然而,張元吉年幼,勢單力薄。他的叔祖父張懋嘉倚仗權勢將天師府搬空,并把張元吉關起來,妄圖索取爵位。

不久后,張元吉的祖母趁夜將他帶出天師府,趕赴京城,求見朱祁鎮。可在抵達京城真武廟時,卻遭遇張懋嘉的追ㄕㄚ。若非道錄司官員及時趕到,張元吉早已命歿當場。

眾所周知,明朝中期皇帝大多喜好方術。自朱祁鎮后,術士就成了大明朝堂冉冉升起的紅星。 張懋丞在天師的位置上,吃穿用度,皆由皇室供給,地位堪比明朝藩王,難免引來旁系宗族的覬覦。可在此之前,卻從未發生過奪位之事。

朱祁鎮得知后,當即下令三ㄈㄚ司會審張懋嘉。盡管官員為他求情,卻難以讓朱祁鎮滿意。他對張懋嘉施以廷杖,命他永生祭掃祖師廟廷。因此,11歲的張元吉才得以承襲爵位,接任第46代天師。

然而,少年成名的張元吉卻無法把持自己的貪念。他與大多數勛爵一樣,極善偽裝。張元吉表面對皇室忠心耿耿,對當地百姓更是熱情似火,贏得皇帝、軍民的稱贊。

在朱祁鎮、朱祁鈺執政時期,兩任皇帝都對張元吉信賴有加。1457年,徐有貞、石亨發動奪門之變,朱祁鎮重新復位后,還邀請張元吉入京主持盛大的「集會」。可見,年紀輕輕的張元吉,早已成為皇帝手中最優秀的「棋子」。

惡貫滿盈的張元吉

可是,張元吉在背地里,卻干盡了惡事。俗話說「飽暖思丨ㄣˊ欲」,有錢有勢又無事可做的張元吉將魔爪伸向了當地百姓。許多家庭的子女慘遭張元吉之手,除了占貧苦百姓的女兒,連他們的妻子也不放過。

張元吉還在府中設有單獨的大牢,當時,江西當地學生蔡讓反感張元吉的所作所為,跑到巡按御史處告發張元吉。可張元吉秩正二品,是大明朝響當當的世襲高官,根本無人敢惹。

朱祁鎮病歿后,沉迷方術的朱見深對他更為寵信。滿朝文武,皆不如張元吉受寵。朱見深賜封他為「大真人」,掌管天下道事。還將歷代天師所領的銅幣改為金幣,賜蟒服、玉帶,加三錫恩綸。作為大明朝最清心寡欲的皇帝,朱見深對張元吉的寵信,冠絕古今。

可是,朱見深對張元吉的好,都被他用在了壞事上。背靠朱見深這棵大樹,張元吉四處奪百姓財產,強迫鄉人、百姓為他謀私。朱見深每年下達的詔令,他也是陰奉陽違,隨意修改,儼然沒把皇帝放在眼里。

最為可恨的是,張元吉對他的宗族子弟也痛下ㄕㄚ手。當時,朱見深為避免他人假借天師府索財,明令禁止天師府外的人使用符篆。卻不曾想,這道圣旨給了張元吉清除異己的絕佳機會。他打著「偽造符箓」的旗號,肆意懲處宗族子弟。

即便如此,當地官員也沒有人敢于揭發他的惡行。巡按御史趙敔發深知張元吉的惡行,卻畏懼于他的權勢,忍氣吞聲,任由張元吉氣。

1469年,張懋嘉的孫子張留煥擔心受到張元吉的報復,秘密具折進京,揭露張元吉的惡行。當時,朱見深剛剛冊封過張元吉的母親、妻子。收到奏疏后,不禁大吃一驚。作為皇帝,他深知張元吉的在朝野的影響力,一旦張留煥所說屬實,將會激起官員、百姓的激烈反彈。

因此,朱見深派遣徐英趕赴龍虎山調查張元吉作惡之事。作為左都御史,徐英的地位顯然要高于張元吉。而他本人又剛正不阿,敢于對抗惡勢力。故而沒用多久,就將張元吉的事實,調查得一清二楚。

無罪釋放

當朱見深收到徐英的奏折后,臉上充滿了對張元吉的憤恨。在奏疏中,24歲的張元吉不僅私設大牢,還僭越使用皇室物品,制造違禁器物,ㄕㄚ宗族百姓。一樁樁一件件,讓朱見深膽寒、心冷。

然而,司會審張元吉后,判處他誅立決,卻被朱見深推翻。不久后,尚書陸瑜再次提出:

「張元吉處ㄙˇ,他的妻子、子女流放,天師府內黨羽應盡皆梟首示眾,并革去世襲天師之位,取締天師府,罷免所有天師府官員。」

以張元吉所犯的惡行,按照古代規定,處歿已是必不可免的。可是,朱見深依然不同意。張元吉的家人免除流放,只是罷免封號、俸祿。而陸瑜所說的「取締天師府」,更是被朱見深一口駁回。

很顯然,朱見深通過包庇張元吉,來挽救他「喜愛」的方術。在與朱見深的輪番交手之中,文官集團屢屢受挫,只好接受朱見深的條件。縱然沒有取締「天師府」,好歹贏得了誅張元吉的旨意。

然而,朱見深卻與朝臣玩起了「捉迷藏」,他為張元吉定下被ㄕㄚ的處理,卻遲遲不肯執行。兩年后,刑部主事再次提及誅ㄕㄚ張元吉一事,卻不料遭到了朱見深的嚴詞訓斥。而毛弘上奏將張元吉「誅街市」的奏疏也被朱見深駁回。朱見深深知,一旦張元吉ㄙˇ于菜市口,流傳千年的天師府將淪為國家笑柄,他這個寵幸「佞臣」的皇帝,也必然顏面無存。

因此,朱見深有意將此事拖后。在陸瑜等人離開朝堂,張元吉案冷卻后,朱見深突然下旨,免除張元吉的懲罰,廢為庶人,送往甘肅充軍,而張元吉的兒子張玄慶則被朱見深賜封為第47代天師。

三年后,朱見深再次下旨,命張元吉返回家鄉。這個丨ㄣˊ人老婆孩子、妄ㄕㄚ宗族子弟、強取豪奪的壞人,折騰了一圈后,竟然又平安無事地回到了龍虎山天師府。對于朱見深來說,張元吉是天師,無罪釋放遠比ㄕㄚ了他,要更有利于統治。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