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明代最有權勢的錦衣衛首領陸炳,為何能得到善終並保全家族

明代最有權勢的錦衣衛首領陸炳,為何能得到善終並保全家族
2022/02/17
2022/02/17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十二月,京師大雪,在一片蕭瑟之下,嘉靖帝得到了一個悲傷的消息:

太保、少傅、太子太傅、左都督、掌錦衣衛事陸炳暴卒,時年五十一。

得知這個和自己一起長大、又一起從安陸進京的幼時夥伴辭世,嘉靖帝難得地大發傷感,親筆寫下詔書,稱讚其「折衝禦侮,施勤無私」、「炳,從我于難者,功當與開靖等」。追贈其忠誠伯,賜諡「武惠」,蔭其子陸繹為錦衣衛指揮僉事。

為什麼陸炳生前官位顯赫,歿後哀榮備至,還蔭及子孫家族?這要從他的身世說起。

「從龍之功」

明弘治七年(1494年)九月,當朝皇弟、憲宗第四子興王朱佑杬年滿十八歲,已經到了就藩的年限。

于是孝宗皇帝擇吉日,將興王封藩于湖廣安陸州(今湖北鐘祥)。

並挑選京師錦衣衛軍士,作為興王儀仗護衛,隨同他一起前往安陸。

其中有一個叫做陸松的錦衣衛總旗,被選為興王儀衛司典仗,一同來到安陸。

明正德二年(1507年)九月,興王次子朱厚熜出生在安陸,在給這個小王子挑選保姆時,王府典仗陸松的妻子范氏入選,自此擔任撫育朱厚熜的職責。

因此,陸家與興王府關係更加緊密。

明正德五年(1510年),范氏的兒子陸炳出生,因為父母的這層關係,陸炳在四五歲的時候就跟隨范氏出入興王府。

稍微再大一點後,經過陸松和范氏的請求,興王及王妃蔣氏同意讓陸炳隨侍在興世子朱厚熜身邊,作為親隨,伺候日常。

幼年朱厚熜對于這個比自己小三歲的奶弟弟(陸炳母范氏為朱厚熜保姆、乳母)十分喜愛,出入同乘,起居同臥,如同親兄弟一樣。

正德十四年(1519年)六月,興王朱佑杬薨逝于安陸。

時年十三歲(其實還不到十二周歲)的興世子朱厚熜在興王妃蔣氏和王府諸屬官的協助下,以不符合實際年齡的成熟手腕,開始獨立執掌這個偌大的王府。

而陸松、陸炳父子,在興世子成為安陸這座王府的實際主人後,地位也隨之拔高,在興王府內職權不斷增長。

陸氏父子對于現有的地位際遇滿意至極,覺得人生巔峰也不過如此了。

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面-----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一生嘻哈、行事不羈的明武宗正德帝辭世,沒有子嗣,也沒有同胞兄弟,大明皇統斷絕。

在內閣首輔楊廷和為首的文臣們主持下,以「兄終弟及」、「倫序當立」為依據,在報孝宗皇后、武宗生母張太后並獲得批准後,朝廷派出使者,迎憲宗之孫中,倫序最前的興世子朱厚熜進京,繼承大統!

這就是後來的明世宗嘉靖帝。

于是,陸氏父子跟隨中了頭獎的興世子,一路跋涉來到京師。

在朱厚熜成為大明新一代皇帝後 (這其中的過程曲折復雜、動魄驚心,因為不涉及本題內容,所以就不再復述了),陸松被授為錦衣衛副千戶,從一個地方藩王的親隨,成為大明天下最有權勢衙門中的實權人物,簡直是一步登天。

此後陸松以「從龍之功」,逐步升遷,直至後軍都督府都督僉事,協理錦衣衛事。

這樣的際遇,是他三十多年前隨扈興王自京師前往安陸就藩時,怎麼也想不到的。

而陸炳,因為和嘉靖帝非同一般的幼年時關係,自然也水漲船高、理所當然地進入皇帝親軍---錦衣衛,繼續他作為嘉靖帝親信的生涯。這個時候的陸炳,不過十餘歲而已。

在錦衣衛中,少年陸炳因為嘉靖帝的關照,迅速融入其中。

當時的錦衣衛指揮使王佐特別器重他,親自教他辦案、審訊、公文往來等具體職責,並囑咐他說:

「你將來必定是要執掌錦衣衛的,衛內職責,不可不熟悉。」

所以日後陸炳執掌錦衣衛後,還時常懷念這個老師,實心感激他。

權傾朝野

嘉靖十一年,二十二歲的陸炳考中了武進士,這讓嘉靖帝十分高興,他借此機會將陸炳派到薊州去歷練,希望他能夠立下軍功,從而獲得快速晉升的跳板。

嘉靖十三年,陸炳的機會來了,蒙古韃靼部攻打冷觜關,陸炳率軍出戰,斬了一名蒙古士兵,嘉靖帝得知後非常興奮,很快就以軍功封陸炳為錦衣衛副千戶。

斬一名敵人其實並不是太大的功勞,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嘉靖帝就是要借這個機會升遷陸炳。

嘉靖十五年,陸炳的父親陸松辭世了,由于陸松生前是正四品錦衣衛指揮僉事,所以嘉靖帝就下令讓陸炳繼承了這一職務,不久後又升陸炳為正三品錦衣衛指揮使,執掌南鎮撫司。

這一年陸炳只不過二十六歲,他就已經做到了正三品的高官,可見嘉靖帝對他是多麼恩寵,但嘉靖帝對陸炳的恩寵還遠不止于此。

陸炳回京任職後,嘉靖帝經常三更半夜把他叫到宮中議事,兩人幾乎天天見面,這一度讓陸炳覺得非常累,于是很凡爾賽地寫了一首詩,說自己天天跟皇帝在一起,完全沒有假期,為此十分苦惱。

大臣未賜我獨有,

群臣放假我獨無。

雷聲天上忽貫耳,

往捧神龍頜下珠。

陸炳受到嘉靖帝如此厚待,還給他造成了幸福的煩勞,但他也知恩圖報,對嘉靖帝可以說是忠心耿耿。

嘉靖十八年(1539年),嘉靖帝即位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返回安陸舊藩地,考察父親與母親的合葬陵墓。

途經衛輝時,行宮遭遇大火,隨駕的群臣倉促慌亂中都不知道皇帝到底在哪裡,,于是四散逃命去了,

只有陸炳不顧個人安危,四處尋找嘉靖帝,最後在一處宮殿中找到了嘉靖帝。

那時候嘉靖帝已經驚嚇到無法走路了,陸炳就背著他從大火中逃了出來。

因為陸炳救了嘉靖帝的性命,所以嘉靖帝對他非常感激,也開始越發寵信他。

「十八年從帝南幸,次衛輝。夜四更,行宮火,從官倉猝不知帝所在。炳排闥負帝出,帝自是愛幸炳。」

嘉靖二十一年,爆發了壬寅宮變,幾個宮女因為不堪忍受嘉靖帝折辱,所以想趁他睡覺的時候幹掉他,又是陸炳帶著錦衣衛及時趕到,將嘉靖帝送去醫治,這才保住了嘉靖帝的性命。

事後,嘉靖帝聽說是陸炳救了自己,感到非常高興,不久後就任命他為都指揮同知,暫時代掌錦衣衛印,他因此得以與時任錦衣衛首領的陳寅並駕齊驅,成為錦衣衛的最高長官,但其實管事的是陸炳。

可以説,陸炳是嘉靖帝此後除了父母以外,唯一還存有「親情、友情」心態、完全信任的臣子,就連他的皇后、妃嬪、皇子們,都沒有這個待遇。

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閏正月,陳寅正式退休,陸炳正式就任錦衣衛指揮使。

這一年陸炳只不過三十五歲而已。

在他繼任後,錦衣衛一掃百年來被東廠內官們壓制的頹勢,強勢崛起,全面壓倒東廠,這是歷代錦衣衛指揮使都沒有做到的事情。

功過一生

在明朝歷史上,錦衣衛的形象多數時候都是十分惡劣的,殘害忠良,製造冤獄,無惡不作,搞得百姓和官員怨聲載道。

但是,陸炳算是一位有正義感的人,對知識份子很敬重,他上任後極力維護正直的大臣,還對錦衣衛進行了大刀闊斧地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錦衣衛的醜惡形象。

舉個簡單的例子,當時內閣大臣嚴嵩暗地裡做了不少違法亂紀的事情,有個叫做何維柏的大臣就上書彈劾嚴嵩,但嘉靖帝為了搞帝王制衡術,不願意追查嚴嵩,反而把何維柏給關押起來。

陸炳有意袒護何維柏,就沒有將他的罪狀呈報給嘉靖帝,嘉靖帝得知後十分生氣,把陸炳叫來罵了一頓,但又不忍心處罰他,只是將他手下的官員給罰了俸祿。

後來,嘉靖帝有感于陸炳敢于維護正義,就沒有處置何維柏,而是將其貶黜,並讓陸炳兼任大都督府都督同知,陸炳因此開始兼任軍職。

陸炳其實也是個很有手腕的人,因為他年紀輕,而錦衣衛很多人都是他的叔父輩,不把他放在眼裡。

為了加強自身權威,陸炳使用了很多手段,將那些資歷老的錦衣衛給一一剷除,然後扶植自己的親信上位,嘉靖帝知道這些事後也不聞不問,任由他獨斷專行。

除了有手腕之外,陸炳還是個情商很高的人,比如說他跟內閣大臣嚴嵩和夏言的關係都處得非常好,嚴嵩和夏言也時常在嘉靖帝面前說他的好話,這讓嘉靖帝對他越來看重。

「炳驟貴,同列多父行,炳陽敬事之,徐以計去其易己者。又能得閣臣夏言、嚴嵩歡,以故日益重。」

隨著權柄越來越大,陸炳也開始有些飄了,也做過一些錯事,比如說貪汙受賄,陷害政敵,等等。

比如說,嘉靖二十六年,朝廷推行新的錢法,陸炳作為嘉靖帝制定的負責人,竟然收受奸商徐二,任由徐二勾結崔元增加鹽稅。

嘉靖帝知道這件事後,下令審查陸炳,陸炳最後認罪,但嘉靖帝依然不忍心處罰他,就處罰了他的屬下,而他則任職如故。

陸炳犯法當然是錯的,但嘉靖帝卻公然袒護他,這就無意間加強了他的權勢,大臣們因此都畏懼他三分,也沒有幾個人再敢彈劾他了。

但是,還是有人不信邪,非要跟陸炳過不去,這個人就是內閣首輔夏言。

嘉靖二十六年,有禦史彈劾陸炳,說他幹了很多違法的事 (陸炳比較愛錢,多半是貪汙受賄之事),夏言看不慣陸炳的所作所為,便下令將他逮捕。

在獄中,陸炳跪在地上不停謝罪,還說願意拿出三千金贖罪,但夏言不許。

後來,在嘉靖帝的運作下,夏言這才釋放了陸炳,兩人的梁子也因此結下了。

沒過多久,嚴嵩找到陸炳,說願意幫他扳倒夏言,陸炳雖然也知道嚴嵩是想當上內閣首輔才與他聯手的,但他報仇心切,所以答應下來。

嘉靖二十七年二月, 嚴嵩與陸炳聯手,從一個叫做曾銑的大臣著手,以他輕言戰事和克扣軍餉為由將其逮捕,進而將與曾銑政見相同的夏言也給牽連進去,還說夏言接受了曾銑的賄賂。

有嚴嵩和陸炳出面,不由得嘉靖帝不信,夏言因此被梟首示眾,家人也被流放,而嚴嵩則順利當上內閣首輔,陸炳也升任右都督。

嚴嵩當上內閣首輔之後,非常感謝陸炳, 兩人的關係也因此進入蜜月期,不但在朝堂上相互袒護,還一起謀劃事務、斂財。

言故暱炳,一日,禦史劾炳諸不法事,言即擬旨逮治。

「炳窘,行三千金求解不得,長跪泣謝罪......炳自是嫉言次骨。及嵩與言構,炳助嵩,發言與邊將關節書,言罪*。嵩德炳,恣其所為,引與籌畫,通賕賂。」

不過,嚴嵩和陸炳的好日子沒過多久,就出現了一個人,讓他們的權勢大打折扣。

嘉靖三十年,庚戌之變爆發,俺答軍隊逼近通州,大同總兵仇鸞第一個率軍勤王,還通過賄賂俺答讓其軍隊繞道而行,最後保護了京城的安危。

事後,嘉靖帝封仇鸞為平虜大將軍,還讓他提督京營戎政,主持開放馬市,其風頭一時無二,連嚴嵩和陸炳都不敢與之爭鋒。

不過, 仇鸞得寵後開始變得驕傲自滿,不把其他臣子放在眼裡,沒有與嚴嵩,徐階和陸炳等人處理好關係。

嘉靖三十一年,仇鸞生了重病,無法處理朝政,嚴嵩聯合陸炳趁機上書嘉靖帝,彈劾仇鸞私自豢養武士,有不軌的行徑,嘉靖帝大為驚訝,立即收回給仇鸞的敕印,不久後仇鸞就憂懼而亡。

在仇鸞辭世前,嘉靖帝曾擔心他攻打皇宮,陸炳得知此事後,每天一大早就在宮門外訓練士卒,以此來震懾仇鸞。

有一天, 嘉靖帝在宮中聽到士卒訓練的喊叫聲很大,便問他非常親信的煉丹術士陶仲文是不是陸炳在宮外。

陶仲文便回答他說,「(陸炳)天生神將,來備陛下肘腋」,嘉靖帝因此非常高興。

仇鸞離世後,嘉靖帝不顧群臣勸阻,升任陸炳為太子太保,少保兼太子太傅,後來陸炳又兼任太保和少傅,俸祿按照伯爵的待遇計算。

炳先進左都督,錄擒哈舟兒功,加太子太保。 以發鸞密謀,加少保兼太子太傅,歲給伯祿。

這一年陸炳四十二歲,他已經是朝廷正一品高官了,並且掌管著權勢熏天的特務機構錦衣衛,還是軍隊的高級將領,可以說是風光無限了。

不過,這還不是陸炳的人生巔峰,在未來的日子裡,嘉靖帝將會更信任他。

嘉靖三十三年,嘉靖帝開始加大力度煉製仙丹,為此他特意讓陸炳,嚴嵩和朱希忠等人侍奉自己修煉,但只讓陸炳一人留在西苑(壬寅之變後嘉靖帝不敢住在皇宮,而是住在宮外的西苑)當值。

我們都知道,嚴嵩寫得一手好青詞,所以嘉靖帝很親近他,其實陸炳也是如此,他離世後嘉靖帝在評價他的時候,說他青詞寫得好是一大功勞。

嘉靖帝只讓陸炳一人常常陪伴在他身邊,連嚴嵩都不行,這就足以說明嘉靖帝對他的信任程度是無人可比的;

並且,嘉靖帝還不是單純無條件信任陸炳,如果陸炳沒點才能的話,也不可能入嘉靖帝的法眼。

仗著跟皇帝親近,陸炳可沒少撈錢,不過他總體上還是個有正義感的人,尤其是嘉靖帝執政後期。

比如說,上書彈劾嚴嵩的楊繼盛曾被嘉靖帝下詔獄關押,陸炳就曾多方保全,雖然最後楊繼盛還是被處以極刑,但陸炳至少讓他多活了三年;

浙江道禦史張巽言上書批評嘉靖帝修玄,嘉靖帝一怒之下要幹掉他,陸炳竟然公然違背嘉靖帝的旨意,還放走了張巽言,嘉靖帝雖然很生氣,但終究沒有處罰他;

沈煉曾以「十罪疏」彈劾嚴嵩,嘉靖帝主張處歿沈煉,又是陸炳從中斡旋,最終讓嘉靖帝放過了沈煉;

雖然嘉靖帝后來還是處歿了沈煉,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嚴嵩誣告沈煉與白蓮教合謀造反,陸炳就沒辦法再救他了;

抗倭名將俞大猷被彈劾下獄後,也是在陸炳的保護下才得以脫身而出,後來俞大猷繼續為明朝征戰,終究幹出了一番偉業;

還有嘉靖帝的兒子裕王朱載垕(即後來的隆慶帝),當時一直生活得很壓抑,還時常被嚴嵩父子欺負,陸炳心中不平,時常多方維護,還去做嚴嵩的思想工作, 朱載垕才不至于過于頹廢,也享受到了應有的待遇。

除了保護忠良之士外,陸炳還彈劾了許多奸險之人,比如說司禮監大宦官李彬勾結黨羽為非作歹,陸炳憤憤不平,就派人四處尋找證據, 最後上書彈劾李彬建造的墳墓規模如同皇陵,導致李彬及其黨羽數人被嘉靖帝處置掉。

因為以上這些事,所以當時人們對他的評價還是很高的,並沒有因為他是錦衣衛而另眼看他,這足以說明他雖然有瑕疵,但他的為人總體還是不錯的。

到嘉靖三十七年,陸炳的地位已經與首輔相當了,嘉靖帝對他的話非常重視,幾乎是無所不從,而他也往往能給出很好的建議,展示出了非常卓越的才能。

就連目中無人的嚴世蕃,也曾經說: 「天下有才者,我、陸炳、楊博三人而已。」這也可以看出陸炳在當時的名氣和才幹之強。

連聰明絕頂、不可一世的嚴世蕃都這麼評價陸炳,可見他確實才能卓越。

最巔峰的時候,陸炳不但掌管著錦衣衛,就連禮部的官員升遷,工部的工程建設,戶部的財稅收支,兵部的軍事部署,至刑部的審訊斷案等等,都要稟告他或他簽字後才能執行,朝中更是有超過一半大臣都是他的門生,可見他權勢有多大。

不過,陸炳的壽命太短了,他在嘉靖三十九年就去世了,死時只有五十一歲,他死後嘉靖帝痛不欲生,以皇帝的規格祭祀他,還讓他的兒子承襲爵位和職務,並給他的家人以厚待。

看完陸炳的一生,我們可以發現,他雖然是個貪財貪權之人,但他總體上還是個有正義感的人,一生之中幹了不少好事。

總體來說, 陸炳是一個精明、又善于周旋于復雜政治環境中的人。他以自己的利益出發,不允許別人冒犯自己,同時在別人無害的情況下,也能毫不吝嗇地幫助。 如果有選擇,陸炳首先還是想做個好人。

而他比嘉靖帝小三歲,卻早辭世七年,一輩子都處在皇帝的無比信任和有力的呵護中。

歷經三十多年的皇帝打手生涯,最後平安老歿在任上,這是陸炳最大的幸運。

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十二月十一, 陸炳辭世。

差不多剛好七年後,嘉靖四十五年(1567年)十二月十四,嘉靖帝朱厚熜辭世,年六十一。

陸炳歿後,在嘉靖帝的照顧下,其子陸繹承襲父職,就任錦衣衛指揮僉事。

此後陸繹在嘉靖末年倒也平安度日,沒有大的挫折。

嘉靖帝這顆保護陸家的大樹倒了以後,陸家的日子開始難過起來。

在新登基的隆慶帝朱載垕看來,陸家已經是過去,沒有可以繼續優待的理由了。

同時陸炳與老臣徐階是親家,在隆慶帝倚重的大臣高拱眼裡,更是打擊政敵徐階的藉口。

于是,政敵的運作下,高拱指使言官彈劾陸炳之前的不法事,意圖牽扯徐階。

隆慶帝聽從高拱的意見,追究陸炳生前之罪,免去他所有官階職務,抄沒家財,削去陸繹錦衣衛指揮僉事及其叔陸煒太常少卿官職,要求他們償還陸炳所貪汙的巨額贓款。

陸繹因此入獄,被迫變賣家產以償還,陸家自此喪盡家財,一貧如洗。

萬曆三年(1575年),隆慶帝已經辭世多年,高拱也倒臺很久,在徐階的弟子張居正幫助下,陸繹上書萬曆帝,請求免除陸家之罪。

張居正等人進一步幫助說情,向萬曆帝述說當年陸炳救駕有功,不應該家族淪落至此

而且大明律規定,除非謀反、叛逆、奸黨等罪,不抄沒家產。況且陸家已經抄家,然後又被追贓,二罪並坐不合律法。

萬曆帝聽後很是憐憫,于是下詔免除陸炳前罪,陸繹也得以洗脫罪名,稍稍發還家產。

但是陸家的富貴往事,已經有如過眼雲煙,一去不返了。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