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雍正繼位的時候,手握重兵的老十四為何按兵不動

雍正繼位的時候,手握重兵的老十四為何按兵不動
2022/02/19
2022/02/19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雍正繼位後,在外擁兵的老十四胤禵,為何按兵不動?而且雍正叫他回來,他就乖乖的回來了。

實際上不是老十四按兵不動,而是根本沒得動了。

雍正想當皇帝的野心又不是一天兩天了,為了這一天,他早就做好了準備,等到康熙駕崩時,所有的事情都已在他掌控之中了。

雍正的權謀之路

在漫長的儲位爭奪戰中,當他的兄弟們為此爭得頭破血流時,雍正卻是冷眼旁觀,從來沒有強出頭,而是選擇了禮佛參禪,所以兄弟們並沒有把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那麼,雍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覬覦皇位的呢?

如果追溯雍正稱帝的野心,至少要在太子胤礽第二次被廢之後。

胤禛為康熙的第十一子,但因前面的兄長夭折了不少,所以胤禛的排位就到了第四位,前面的三個哥哥分別是胤禔、胤礽和胤祉。

在太子胤礽第二次被廢後,胤禛的思想發生了動搖。

太子出局後,很快大哥胤禔因魘咒太子胤礽,謀奪儲位,也被關進了牢裡。

這樣一來,比自己年長的就只有三阿哥了,那麼與先前的局勢相比,他繼位的幾率就大大增加了。

胤禛有個心腹叫戴鐸,在形勢發生變化之後,也鬥膽給胤禛寫了一封信,信的大意就是慫恿胤禛回入爭儲行列,並且說此事事關係榮辱。

康熙當皇帝雖然聖明,但並不是一個英明的皇阿瑪, 在太子人選上始終沒有定奪,導致諸王鉤心鬥角,有不並立之心,如果其他人當上皇帝,將來受損的就是胤禛。

對此,戴鐸還提了三個重要的建議:

第一,搞好父子關係和兄弟關係;

第二,搞好跟朝廷官員的關係;

第三,培養人馬,收攏人心,壯大自己的實力。

最重要的是,戴鐸給了他四字箴言,即 孝、誠、和、忍。

只有左右逢源,各方都不得罪,才能贏得更大的機會。

對于戴鐸這封信,胤禛給予了回復,大意是說,他知道戴鐸是為自己好,但他根本沒有爭儲之心,還提到繼承皇位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無禍無福才是人生最大的福氣。

不過在信的末尾,他卻連用了兩個 「慎之,慎之」,實際已透露了他的想法,對于這種事應非常謹慎,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可以了,切不可妄動。

從此之後,胤禛就開始處心積濾地謀劃起了自己的帝王之路,但越是心急,他越不會表露出來。

比如,康熙要封他為親王的時候,他表示想降低自己的爵位,以便和其他阿哥平等。

儘管這種行為有作秀的成分, 但很容易引發地位較低的阿哥們的好感,也更容易引起康熙對他的賞識

我們常說,一個好漢三個幫,除了對內博得好感,對外他也沒閑著。

在胤禛的集團裡,文有戴鐸,武有年羹堯。

此外,還有湖廣提督魏經國、副都統常賚、商州知州覺廷正、武會元金昆等。

而且從一開始,胤禛在馭人方面就是恩威並施。

比如年羹堯有段時間對他不恭敬了,在寫給他的信中沒有自稱奴才,而是自稱官職。

胤禛很生氣,因為當時三阿哥和十四阿哥也在拉攏年。

于是,胤禛便大罵年羹堯,還嚇唬他說,年的信中所言 「今日不負後皇上,即異日不負王爺也。」,單憑「異日」兩個字,他就能抄了年的家滅了年家的門。

在籠絡人才的路上,胤禛也從來沒有停止過。

比如隆科多,時任步軍統領兼理藩院尚書,原是八阿哥胤禩的成員,後來八阿哥沒戲了,胤禛便把他拉到了自己的陣營。

說起來,隆科多與胤禛還算是有點關係的,隆科多是佟佳氏(佟國維之女孝懿仁皇后)的弟弟,而佟佳氏是胤禛的養母。

所以,隆科多是加入胤禛的團隊也算是有淵源的。

此外,胤禛還有一個鐵杆支持者--十三阿哥胤祥。

胤祥對胤禛的順利登基也直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到康熙暮年的時候,胤禛在眾多阿哥中已成最大勢力, 門下掌握軍政大權的人遍佈四方,朝中也大有人在

老十四胤禵雖受康熙寵愛,也有一定的兵權, 但他在政治權術方面則是弱勢,黨羽遠不及胤禛

由此可見,當康熙駕崩時,胤禛對即將發生的形勢已然瞭若指掌,並且相應的做出了部署,那麼他是如何制服統兵在外的老十四胤禵呢?

如何挾制統兵在外的老十四?

胤禵與胤禛是親兄弟,按照年齡來說,胤禵原本在爭奪儲位上是沒有優勢的, 但自打胤禩受到康熙打壓後,胤禵就變得異常活躍。對此,他也展開了很多工作。

比如,他曾試圖拉攏過大學士李光地,但李光地這個人原則性很強,胤禵沒有得逞。

于是,他退而求其次,又去拉攏李光地的門人陳萬策。

可以說,胤禵為了擴充自己的影響力,對官員和士人都進行了大肆籠絡,因此,才有了當時社會上流傳的 「十四爺虛賢下士」的說法。

西藏發生叛亂後,胤禵請求帶兵平叛,實際上,胤禛也同樣提出了這個要求,但康熙把這個機會給了十四阿哥,而且康熙給老十四的權力相當大。

胤禵這個大將軍,其權勢甚至超過了當年統一中原、平定三藩時的大將軍,康熙將十幾萬大軍的指揮權全權交給了胤禵,還封他為親王,可見對胤禵的信任和重視,真可謂是位高權重。

胤禵到前線後,又不斷擴充實力,延攬人才,將打仗反而放到了次要的位置上。

以至于到後來,胤禛曾說他: 「妄自尊大,做出種種不法的行為,我朝大將軍如此行事者,從未聞之······」

實際上,當時在很多人眼裡,胤禵的這個大將軍位不過是登上太子之位的跳板,康熙希望他立下戰功,然後順理成章地封他為王,之後再過渡到太子。

在西洋人馬國賢的記載中,有這樣一段描述:

「康熙皇帝崩逝後數日,當大喪儀注正在進行,新皇帝雍正同時宣佈了大行皇帝的遺詔,正式宣佈由他繼承皇位。這在整個帝國,興起一陣驚詫。」

從馬國賢的記錄中,可以感受到,雍正繼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當時不少人都在對康熙的人選持質疑的態度。

很明顯,雍正也感受到了這種詭異的氣氛, 因此,在康熙離開後的第二天,他就命令隆科多關閉了京城九門

隆科多是九門提督,手下掌管著八旗步軍營和巡捕五營,而胤禛本身兼任領侍衛內大臣,可以管理和調動皇宮裡的侍衛部隊,皇宮隨時都在胤禛的控制之下,只要關閉九門,對內基本上大事可定。

但是,還有一個地方不能忽視,就是駐紮在城外的豐台大營,這時老十三也派上了用場。

在康熙皇帝活著的時候,胤祥對豐台大營的控制就非常強,豐台大營中的很多的將領,都是胤祥的老部下。

這麼看來,雍正在繼位時,對形勢的預判非常充分,從皇宮裡的警衛隊到京師的內衛部隊再到郊區的野戰軍,都在胤禛的控制之下,其背後所反映出的也是胤禛的謀劃能力和拉攏人才的能力。

在雍正即位後,老十三胤祥、隆科多、年羹堯等這些人,也都因此而受到加封。

但奇怪的是,同時受到雍正加封的還有一個人,就是胤禩,他也被提拔為總理事務的大臣。

這當然是雍正的一種策略, 當時人心不穩,穩住八王黨也是勢在必行的

另外一重目的,與統兵在外的老十四也有關係。

康熙離世後,對于制服老十四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讓他儘快回京,削奪他手中的兵權。

雍正寫信給胤禵說,讓他回來奔喪,如果他不回來,恐怕心裡不安。

雍正一面寫信召胤禵回來,一面已經派輔國公延信趕到了甘肅, 接管了胤禵的帥印,同時還讓川陝總督年羹堯對延信進行監督。

那麼如果胤禵不回去,而是選擇揮師直搗京城,會有什麼結果呢?

實際上,他根本也就到不了京城,因為雍正早就安排了年羹堯來牽制胤禵,只要胤禵敢造反,年羹堯必半道阻擊,更何況,胤禵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胤禵之所以最後選擇回到京城, 雍正對胤禩的加封也是一個極大的鼓勵,讓他產生了一個錯覺,那就是他以為雍正沒有加害兄弟之心,因而失去了戒心。

由此可見,雍正重用胤禩的用意是何等的深遠,真不愧是權謀大師。

胤禵在回京的路上就給雍正寫了一封信,請示皇帝 他應該是先去景山拜謁先皇靈柩呢,還是先祝賀新君登基呢?

這話裡是滿滿的諷刺,分明就是在說雍正得位不正。

雍正回復讓胤禵先去拜謁先皇,巧的是,雍正也像算好了似的,也偏偏在那裡。

兩人雖是同母所生,但此刻相見卻如仇人一般。

但是出于君臣禮儀,胤禵不得不向雍正行禮,但又不情不願,于是就遠遠地身雍正叩頭,祝賀的話一句也沒說。

之後雍正便借機剝奪了他的王爵,將他降為貝勒。

後來,雍正送康熙靈柩到遵化景陵時,又再次下旨教訓了一番胤禵,最後安排他留下看守景陵,還讓李如柏監視他,這實際上就是軟禁了。

之後,雍正又收拾了胤禵的部下,甚至將那些部下們十六歲以上的兒子們都關押了起來。

如此一來,胤禵的勢力也就徹底被瓦解了。

雍正這樣對自己的親弟弟下手,最傷心的人莫過于他們的母親德妃。

因此,德妃在雍正稱帝后,對于兒子的工作極為不配合。

雍正讓他搬到甯壽宮,她以服喪為由拒絕了,給她上封號,也是推三阻四的。

不過同樣的, 德妃為了胤禵向雍正求情,雍正也是不為所動

而胤禵也相當的心高氣傲,始終不肯向雍正低頭。

德妃眼睜睜地看著大兒子把小兒子整得十分淒涼,做母親的又無能為力,最後于雍正元年便離開了。

德妃離開後,雍正作為補償,將胤禵封為郡王,但仍舊把他囚禁著。

胤禵的厄運一直持續到清高宗乾隆繼位。

乾隆繼位後,胤禵恢復了自由,被封為輔國公,最後活到了六十八歲,比雍正活得還長。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