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三國時期,魏國為什麼不主動進攻蜀國?頂級的謀略

三國時期,魏國為什麼不主動進攻蜀國?頂級的謀略
2022/02/08
2022/02/08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三國時期,弱小的蜀國數次北伐,熱熱鬧鬧。 諸葛亮五次北伐,姜維又「九伐中原」。

相比之下,強大的魏國則「客氣」許多。

自魏建立到滅亡後,在長達46年的時間裡,總共也只有三次較大規模的伐蜀作戰。

魏國為何對弱小的蜀國如此「客氣」呢?

曹丕時期:伐交之策

曹魏初一建立,曹丕就曾考慮過伐蜀之事。

當時的形勢,對曹丕極為有利:吳蜀鬧翻。

吳蜀聯合,「兩弱抗一強」,是三足鼎立格局穩固的基礎。

吳蜀翻臉,對曹魏來說顯然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歷史性機遇,有利于曹丕各個擊破。

由于孫權主動向曹丕稱臣,因此,曹丕考慮對蜀用兵。

然而,這一計畫尚未實施,就被劉曄等謀臣勸阻了。

劉曄等人勸阻的邏輯如下:

1、吳蜀翻臉,是因為孫權偷襲了劉備,占了劉備的便宜。現在,是劉備鐵了心要和吳國為敵,而已經好處占盡的吳國是不想打的。

2、如果魏國伐蜀,劉備在壓力之下,很可能暫時放棄與東吳為敵,重新與東吳結盟。而東吳也很可能會接受劉備和平的請求。如此,「兩弱抗一強」的局面又會恢復。

3、如果魏國伐吳,盛怒之下的劉備很可能不會輕易放過東吳,很可能繼續對東吳用兵,有利于魏國。

在劉曄等人的勸阻下,曹丕改變決定,決心伐吳。

當然,由于曹丕動作遲緩,直到夷陵之戰結束後才對吳用兵,錯過了機遇。

儘管沒有抓住夷陵之戰的歷史機遇,但曹丕的外交思路依然明確:盡可能破壞吳蜀復好。

此時破壞吳蜀復好的基本操作思路仍然是一致的: 不給蜀太強壓力,避免其放下對吳「仇恨」,將施壓重點放在吳國身上。

因此,曹丕一方面三次伐吳,施加巨大的軍事壓力,一方面在孫權提出吳魏修好的請求時,對吳使馮熙指出,吳王想恢復舊好,必須「 曆兵江關,縣矜巴蜀」,企圖慫恿吳國進攻蜀國。

同時,對蜀國,曹丕則令王朗、陳群、許芝、諸葛璋等人書信給諸葛亮,陳說天命。

事實上,曹丕當然知道諸葛亮不可能舉國稱藩,書信相交,無非是想安蜀之心。

蜀國感受到的北部壓力越小,就越沒有與吳國復好的急迫性。

當然,孫權、諸葛亮,都並非等閒之輩。

孫權扛住了魏國的壓力,擊退了魏國的進攻,而且導致魏蜀關係進一步惡化。

諸葛亮則克服了國內濃厚反吳情緒的干擾,派鄧芝使吳,與吳國重新復好。

吳蜀復好,曹丕的策略雞飛蛋打了。

曹叡時期:見可而進,知難而退

與其父曹丕一樣,曹叡一即位,就萌發了伐蜀的想法。

當時,曹叡得知,諸葛亮進駐漢中,遂企圖先發制人,主動發起攻蜀作戰。

然而,群臣再次提出反對意見。

其中,以孫資的意見最「高屋建瓴」:

魏蜀邊境地勢險峻,進攻與防禦所需兵力為3:1。

如果進攻,同時又要確保對吳防禦的話,所需兵力為15、6萬人,必須再大舉徵兵,會引起天下騷動。

不如選派大將據險而守。

魏國基礎好,地盤大,數年之後,魏國一日日強盛,吳蜀自行疲敝,時間對魏國有利!

曹叡採納了孫資等人的意見,採取了戰略守勢。

當然,在堅持守勢戰略之余,曹叡也組織過試探性進攻。

比如,諸葛亮第三次北伐,攻取武都、陰平後,由于防禦面積擴大,諸葛亮對漢中防務進行了調整,將丞相府後移到漢中南山下的平原,在其前方築漢、樂二城,以成犄角之勢。

曹真決心趁蜀軍調整之機發起進攻, 但受大雨影響,未能通道,被迫撤軍。

這次進攻,前後只持續了一個多月,在遇到不利情況後即撤軍,是一次試探性進攻。

總體上,曹叡時期,蜀國沒有給魏國可趁之機,曹叡雖採取過試探性進攻,但總體上以「守」為基本戰略。

曹爽時期:頭破*流的嘗試

曹爽執政期間,組織過一次規模較大的伐蜀作戰。

當時,蔣琬、費禕為減輕補給壓力,做出調整,將蜀軍主力撤離漢中,駐到距離漢中千里之外的涪城,只留王平率不足三萬之兵在漢中。

而曹魏方面,曹爽逐漸排擠司馬懿,執掌了曹魏大權,但是,由于缺乏軍功,威望不足,遂試圖以伐蜀建功獲名。

然而,由于王平的堅決抵抗,曹爽失利,「 時人譏之」。

此次伐蜀,使曹爽威望大減,為後來的覆滅埋下了伏筆。

這次頭破*流的嘗試,更使此後的魏人不再敢輕易嘗試伐蜀。

司馬懿——司馬師——司馬昭統治前期:未遑外事

司馬懿奪權後,很長時間停止了對蜀大舉用兵。

其中原因,夏侯霸已經道明。

夏侯霸是曹爽、夏侯玄一系的人物,司馬懿奪權後,他逃入蜀中,投奔蜀國。

在姜維問他司馬懿會不會伐蜀時,夏侯霸一語道明: 司馬懿「彼方營立家門,未遑外事」。

司馬家奪得大權,但形勢不穩,朝內仍有許多「擁曹派」。

因此,司馬懿、司馬師,及司馬昭初期,司馬家的 主要精力用于剷除國內「擁曹派」的威脅,沒有對蜀漢大舉用兵

大舉伐蜀時機成熟的信號

直到司馬昭後期,伐蜀的時機才成熟起來。

1、司馬家在曹魏地位的鞏固。

258年,司馬昭徹底平定了「淮南三叛」。

260年,魏帝曹髦被司馬昭的人戮于大庭廣眾之下。

曹髦,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被當場戕害!這樣的以臣弑君,是連陳泰等司馬家最衷心的擁護者都感覺羞愧的事情!

然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曹魏卻沒有起任何波瀾。

這些說明,司馬家在曹魏的地位已經徹底鞏固,「未遑外事」的時期已經過去了。

2、東吳的乏力。

淮南三叛期間,東吳兩次出兵支援淮南叛軍。

尤其是諸葛誕叛亂期間,東吳出動了8萬大軍,與諸葛誕軍並肩作戰。

然而,即便如此,司馬家的軍隊還是毫無懸念地取勝了。

這些都表明,東吳已經完全沒有能力再實質性威脅曹魏了。

魏國,已經可以不必擔憂東吳,專心部署對蜀征伐了!

262年,司馬昭開始部署滅蜀戰爭。

263年,魏滅蜀。

總的來說,魏國對蜀「客氣」,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1、戰略考量:長期戰略。

如上所說,魏國有一項戰略被不同時間段的魏臣反復提起: 暫時對吳蜀採取守勢;先著手恢復、發展國力

三足鼎立的形成絕非偶然,是實力均勢的結果。

即:魏雖強于吳、蜀,但要突破秦嶺,又要同時保持對東吳的壓制,並沒有足夠的優勢。

儘管魏國的版圖、人口遠大于吳、蜀,但是,由于漢末戰亂的影響,生產秩序受到嚴重破壞,大量人口流離失所,甚至遷徙到了益州、荊州、江東等地區。

因此, 在恢復生產、生活秩序之前,版圖、人口的優勢,不能充分兌換成國力優勢,更不足以兌換成壓倒性的軍事優勢。

然而,時間對魏國有利。

三國恢復生產,吳、蜀所領地區在漢末中受到破壞略小,經濟是正常增長,而北方受到破壞大,是恢復性增長。

正常發展,魏國的增長速度必然遠遠快于吳、蜀的正常增長。

隨著時間的推移,魏國的國力優勢會更為明顯。

2、機遇。

魏國制定了「先文後武」的長期戰略,不急于平吳滅蜀。

然而,在具體操作中,魏國也在時刻關注機遇。

曹丕時期,吳蜀鬧翻,本是不錯的機遇

曹丕採取了避免對蜀施壓的方針,試圖推遲吳蜀復合,再尋找機遇。

然而,孫權、諸葛亮也是頂級戰略家,吳蜀復合,曹丕計畫失敗。

曹叡時期,曹真試圖利用諸葛亮調整漢中防禦的時機發起試探性進攻,但蜀國防禦嚴密,嘗試失敗。

曹爽時期,又試圖利用蔣琬、費禕調整漢中防禦的機會發起進攻,卻再此失敗。

這些都說明:魏國一直在尋找攻蜀機遇, 只是早中期的蜀漢君臣一心,防禦嚴密,無機可趁而已

3、曹魏內部問題。

曹魏嚴重的內部問題,也是對攻蜀保持慎重態度的原因之一。

曹魏的中心在洛陽。

由洛陽組織伐吳,很快就能抵達長江一線, 即便不能渡江,成本也比較低,進退自如。

相比之下,攻蜀, 則要翻越秦嶺,路途遙遠、山險難行,組織所需耗費的人力、物力極大

因此,一旦攻蜀不能成功,對全域的影響極為不利。

曹叡曾想在諸葛亮北伐前先下手為強,但擔心耗費太大,「天下騷動」而作罷。

曹爽傻乎乎攻蜀, 導致「時人譏之」,威望損失殆盡,更是慘痛無比的事實。

司馬家掌權後,極力呵護自己的威望, 致力于解決內部問題,遲遲沒有攻蜀

因此,魏國對蜀一直採取「守勢」。

直到魏國的實力足以輕鬆應對兩線作戰, 司馬家的統治穩固,蜀漢的政局紊亂,司馬昭才敢于發起決定性的一擊!

「君子藏器于身,待時而動。」不外如是。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