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戰國初期的魏國強大到什麼程度,又為何衰落,出路在哪裡呢?以史為鑒

戰國初期的魏國強大到什麼程度,又為何衰落,出路在哪裡呢?以史為鑒
2022/02/27
2022/02/27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西元前403年,魏、趙、韓三家分晉後, 中華歷史進入了七雄並立的戰國時期。

戰國前期,其實仍然是延續了春秋時期的諸侯爭霸的狀況,

各諸侯對于霸主之位,仍舊野心勃勃,周王室也一直未能改變不斷被利用的局面,

秦國還是受三晉所阻不能東進,楚國因改革不徹底而國力不強,燕國剛剛開始發展,

變化最大的是三晉中的魏國,率先在國內實施了大力改革,提升了自身的實力,

成為了戰國初期名副其實的霸主,無人敢與之爭鋒,

可強大的魏國又是如何衰落的呢?出路在哪裡呢?

稱霸百年之久,依然沒能打破四戰之地這一「硬傷」。

戰國初期的魏國強大到了哪種程度?

春秋時期形勢圖

晉國一分為三,讓多少人覺得這是春秋歷史上的一大遺憾

不過雖然說三晉的國力遠不如原來的晉國強大,但若是他們能夠聯合起來, 仍然是諸侯國中最強的一股勢力。

西元前453年,晉陽之戰,韓趙魏三家敗智氏並瓜分了其領土,

三家中,韓、趙兩家矛盾重重, 或許是過去晉國內部互相吞併的影響太深刻,韓、趙兩家一度想拉攏魏氏,然後去攻擊對方,

在這個節骨眼兒上,魏氏並沒有偏向他們任何一方,

韓氏向魏氏借兵攻趙, 魏文侯說: 寡人與趙兄弟,不敢從

趙氏也向魏氏借兵攻韓氏,魏文侯又說: 寡人與韓兄弟,不敢從。

要說魏國(西元前403年才正式封諸侯,為了方便理解,文中都用魏國了 )為什麼放棄繼續擴張的機會,

實在也是有苦難言,三家分晉後,魏氏雖然得到了原晉國南部最為富庶、肥沃的部分,

可處于一個中間的 「四戰之地」,四面八方都是虎視眈眈的大國,

西邊是一河之隔的秦國,北邊是趙氏,東邊是韓氏,南邊越過中條山和黃河是秦、楚、鄭國拉鋸爭奪的陝地

即使北部有呂梁山,南部有中條山,東部有王屋山,又有黃河的大拐角可依,

但是, 這樣的地形很容易被壓制封鎖

用後來張儀遊說魏王時講的話來說, 魏國「地四平」就是個戰場,是「四分五裂」的地理形勢

略微不小心,就會成為別人的「腹中餐」,

因此,魏氏只能將韓氏、趙氏緊緊地拉攏在一起,比起對外擴張, 魏文侯更需要「變強」

在魏氏的調和下,韓、趙兩家「皆朝魏」,同魏氏結好,

這也使得魏氏少了幾分後顧之憂,

畢竟,以往的晉國卿族就是這麼被一一吞併的, 無論魏氏倒向哪一邊都可能成為對方下一個目標

從實力上來說,原本三晉中實力最強的其實是獲利最多的魏氏,

但魏氏並沒有就此坐享其成、止步不前,

憂患的環境和勃勃雄心使魏文侯深刻認識到 不強則弱、不變則亡這一點,

在韓、趙兩家著眼于擴張領土時,

魏文侯廣招天下有才之士,大膽啟用新興的「士」階層,

一時之間,各地人才如李悝、吳起、西門豹紛紛湧向魏國,( 這也使得魏國成了戰國時期人才培養基地

在國內大刀闊斧地進行了一場徹底的改革(西元前425年開始變法),發展生產,興修水利,使魏國富強起來,

將韓國、趙國以及其他諸侯國遠遠地甩在了後面,成為戰國初期的頭等強國。

秦國,是魏國第一個要制服的目標。

三家分晉後,形勢圖

直到魏國有了底氣,才開始圖謀擴張。

魏國西與秦國隔著黃河相望,南與韓國相鄰,北與趙國接壤,

秦國,自然也是魏國第一個要制服的目標。

魏文侯二十七年(西元前419年),魏文侯西渡黃河,在少梁城建立了進攻秦國的軍事據點;

魏文侯三十三年(西元前413年),魏文侯任用吳起為主將,在鄭地打敗了秦國;

西元前408年還是春秋時期,所以圖上是晉國

魏文侯三十六年(西元前410年)「伐秦,築臨晉、元裡」;

次年,也就是西元前409年,魏文侯「令公子擊攻秦,圍繁龐,出其民」;

西元前408年,魏再次西攻秦,

歷經幾年,最終攻佔了秦的河西地,一舉封鎖了秦與中原間的聯繫,致 使「秦兵不敢東向」

後來秦孝公在對此還耿耿于懷,說「三晉攻奪我先君河西地,諸侯卑秦,醜莫大焉」,

實際上「三晉」是指魏國,

而魏國也由此進一步擴大,這是結果, 但魏國沒有深入

對魏國來說,發展方向是向東無疑的,西攻秦國是為了保障魏都安邑周邊的安全。

河西,就是黃河以西,以及洛水以東這片區域,

這塊地界對秦國來說,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洛水是黃河的一段支流,

在春秋時期, 陸路交通遠不如水路便利,否則後來秦國統一也不會率先統一「車軌制」,

當時的馬路不像今天這樣平坦, 都是車澈壓出來的道路,各國軌道的寬度不同,所以不同國家的車很難實現「交通自由」。

所以,如果秦國滿足于西陲之地,倒還好說,

倘若秦國要想東進,事實上也是不止一次東進,即使想通過洛、渭二河,也必須要控制殽函要道,才能圖霸,

但若是晉國從河西攔截,全面封鎖崤函,秦國只有被堵在關中平原的份兒了。

因此,魏國西進,實際上是為了確保秦國不會趁虛而入,其主要發展方向一直是向東。

魏國為什麼要攻打中山國呢?

魏國對秦國的戰事取得勝利後, 緊接著又將目標投向了中山國。

中山國是春秋後期新興起的一個國家,本是白狄一族建立的政權,

諸侯亦稱其為 「鮮虞」(《春秋》中稱「鮮虞」,《左傳》中稱「中山」)。

魏文侯三十八年(西元前408年),魏文侯命樂羊為將,攻打中山國,直到西元前405年才攻下。

問題來了,魏國為什麼要攻打中山國呢?

要知道魏國與中山國之間還隔著趙國,中山國對于魏國來說,就是一塊「飛地」,

飛地,顧名思義就是隸屬于某國管轄,但又不與該國毗連的土地, 必須「飛」過中間隔著的國家才能到達,

魏國要這塊飛地有什麼意義呢?《呂氏春秋》中晉太史屠黍說「中山之俗」——「以晝為夜,以夜繼日,男女切倚,固無休息……」,

難道魏國是「因其俗而滅其國」?

魏國要借道趙國才能到達中山國地, 而趙國又為什麼同意魏國獨吞中山國呢?

魏國想要發展,是需要擴張領土的,因為涉及耕地、人口和經濟。

西部已經從秦國奪下了河西之地,秦國不能東進,實際上魏國無論願意或不願意也不好西進,

再發展只能是南、北、東三個方向,但是南方有楚國,即使魏國有幾塊飛地也不敢貿然南下,

北與東是另外兩晉趙氏和韓氏,他們還是盟友關係,自然不能率先將盟友放入敵對立場,

齊魯宋等諸侯國都是老牌大國,也是「飛地」,

其實最適合的還真就是離著不那麼遙遠、又是狄人政權的中山國

我們可以從史料中,側面得知中山國的國力不容小覷,(西元前378年,中山國又復國了,復國後的中山國勢力大增,曾是戰國時五個「千乘之國」中的一個,魏國公孫衍發動的「五國相王」運動,中山也是其一,說明它的力量不小。)

後世有人稱其為「戰國第八雄」

鮮虞也就是中山國,此前與齊國交好,卻一直與晉為敵,還參與了范氏、中行氏對趙、魏、智的鬥爭,

早在西元前489年,晉國趙鞅就率兵報復過鮮虞,可以說即使晉國被瓜分,

中山國與三晉之間的恩恩怨怨並沒有化解,魏國從情理來說,自然是將矛頭對準中山國。

而對于趙國來說,

中山國可不是「囊中之物」,偏偏是對趙國威脅最大的隱患,

從趙國第一代君王趙烈侯時期起,中山國對趙國攻勢就很猛,趙國根本支援不住,遂向魏國求援,

這也是趙國該思索的問題,為什麼自身沒能發展實力去拔除這個隱患,還要指望著魏國.......

魏國「救趙」,自然是要提出條件的,趙國也只能答應。

挾三晉而霸天下,無人能敵

魏國滅掉中山國後, 在西元前405年就以翟角為將,聯合韓、趙兩國攻打齊國。

就像前面所說的,在西元前403年之前,魏、趙、韓三家被稱為「國」還是不準確的, 實際上這個時期的「三晉」在其他諸侯國眼裡,仍然是一個共同體——晉國

這次對齊作戰,實際上是魏文侯以晉國正卿的身份,攜韓、趙兩家共同作戰,

齊國和三晉之間的糾紛,在魏趙韓三家滅另外三家時已經種下了這個因,

西元前404年(魏文侯四十二年),三晉在龍澤打敗齊軍,攻破齊國的長城,「先會于平陰。」

齊國損兵折將、丟城失地,最後不得已只能服軟求和。

西元前403年(魏文侯四十三年) ,周王室正式承認了韓、趙、魏三國的合法諸侯國地位。

在東邊勝齊國後,三晉又向南攻擊楚國。

魏文侯四十六年(西元前400年),魏國率領韓、趙軍伐楚,打到楚國的成丘。

這個時候的魏國,已成為事實上的霸主, 可以說是挾三晉而霸天下,無人能敵。

三晉聯合伐楚,魏國大力發展

西元前396年魏文侯去世後, 魏武侯繼續對外擴張、征戰天下

魏武侯繼位剛三年,就同時兩線作戰攻打鄭、秦兩國,

西元前391年(武侯五年),魏武侯又號召三晉聯合伐楚,並大敗楚軍,直驅楚國腹地,

雖說是三晉聯合作戰,實際上得利最多的是魏國,伐楚後奪取了楚國的魯陽,直扣楚國申息地區的大門,

這個時期的 魏國領土,西跨黃河、南占魯陽、東占大樑,發展到中原地區的中心地帶,

遠比另外兩晉強大得多。

楚國本想求和,沒想到遭到三晉拒絕,楚悼王只好一面求助秦國,一面求助齊國。

于是,秦國偷襲了三晉中最弱的韓國,

魏國遂派兵協助韓國與秦國大戰,另一邊齊國卻趁機攻打三晉,奪下了楚國的襄陵城。

這個時期,魏國的壓力其實挺大的,

秦國矢志不渝企圖奪回河西故地,使得魏國不得不放鬆對楚國的軍事,

開始集中精力與秦國再次爭奪河西。

西元前389年(魏武侯七年),魏軍大敗秦軍于陰晉城外,取得了輝煌的決定性戰果, 史稱「陰晉之戰」。

此戰過後,吳起率軍勢如破竹地進入關中平原,橫掃河西,此後兩年吳起繼續用兵,向秦國腹地推進,

遺憾的是, 魏武侯中公叔痤離間之計,疑吳起,導致吳起投楚,致使魏國流失了重要的人才,

也失去了扼制秦國強大的機會。

不過這不影響魏國取得的輝煌戰果,

連昔日的大國齊國,也需要依賴魏國的幫助,

才獲得周王室承認田氏的身份。

但魏國的霸業並沒有持續多久,

一是,各諸侯國也在積極進行變化,圖謀強國之策,

二是, 魏、趙、韓三國聯盟開始出現了裂痕

三晉聯盟開始瓦解

趙、韓兩家跟著魏國打了不少年頭,幾乎啥都沒得到,等于成了魏國的「打工仔」,

這也就罷了,可魏武侯竟把矛頭對準了兩個盟友。

西元前386年(武侯十年),齊國田氏主動與魏國結交,並在魏武侯的幫助下,迫使周王承認了田和為齊侯,

這也意味 著魏國和齊國的關係「破冰」,齊國也成了魏國盟友。

有了齊國這一層關係,魏武侯野心也就更旺盛了,對于昔日盟友的韓、趙兩國,也就不那麼上心了,

這一年,趙敬侯遷都邯鄲,趙武公之子趙朝作亂,還跑到了魏國。

按理說,魏國不該插手趙國內務, 可魏武侯心裡開始打起了小算盤

他想扶持一個傀儡做趙國國君,竟然不顧兩國的邦交,堂而皇之地接納了趙朝,甚至還幫助趙朝攻打邯鄲城,

魏趙兩國的關係由此破裂。

西元前383年(武侯13年),趙國攻打了魏國的附屬國--衛國,魏國出兵救援衛國,在兔台與趙國火拼,打敗了趙國, 三晉聯盟就此瓦解

趙國不甘心又于次年再次攻打衛國,這時魏武侯喊上新盟友齊國共同抵擋趙軍,衛國也趁機大肆奪取趙國土地,

趙國吃不消了,只得遣使向楚國求救。

楚悼王派軍協助趙軍,攻打魏國後方,趙國有了喘息機會,趁機也奪取魏國棘蒲邑、黃城,

這時魏國已經疲勞于多線作戰,只好向趙國求和,

趙國也期望著能以和平的方式與強大的魏國瓜分戰利品, 三晉再次聯合

而魏國和齊國也因為燕國的問題,再度陷入了矛盾。

魏國又回歸了三晉的懷抱,共同出兵攻打齊國,這一來二去的,中山國竟趁機復國了。

確實,飛地不好掌控,再加上魏國奔波于對外作戰,對中山國舊地失于掌控,

因此,給了中山國復國的機會。

西元前372年(武侯23年),魏國忙著與齊國作戰,趙國發現臨近自己的衛國國內空虛,趁機出兵奪下了衛國73邑,

衛國慌忙向魏國求救,這時趙國表態,要與魏國為首的中原諸侯為敵,

三晉關係到了這個程度,顯然是沒有了挽回的餘地。

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

西元前370年(武侯25年),魏武侯崩逝,他的兩個兒子魏緩與魏罃爭位,後魏罃擊敗魏緩,成為了魏武侯的繼承人,是為魏惠王。

在這個空檔,趙國與韓國趁機攻打了魏國,圍困了魏惠王

但在如何處置魏國的問題上,韓、趙兩國產生了分歧,

趙國想要將魏國領土一分為二,

可韓國卻主張將魏國分為兩個國家,這樣就可以削弱魏國的威脅,

兩家未能達成共識,自覺沒趣的韓國連夜撤了軍,魏惠王的危機得以解除,

意氣用事的後果就是次年(西元前368 年)魏對韓、趙兩國發起了反攻, 三晉聯盟這回是徹徹底底的崩了,

魏國雖然解了心中的一股惡氣,可也讓自己陷入了孤立無援的境地。

魏惠王不聽公叔痤的勸告,放走了商鞅,使得培養完的人才又跑向了秦國,

這也給了秦國強大的機會,

秦國在西元前366年、西元前364年、西元前362年對魏作戰,可謂是屢戰屢勝,

此時的秦國, 已不再是被魏國打得冒不得頭的「小地鼠」了,而是成了魏國一大威脅。

魏惠王雖然重用了龐涓,實力大增,可他不知龐涓陷害了孫臏,致使孫臏這樣的人才逃脫入齊。

在秦、齊兩方的進逼下,為了應付這個復雜的狀況,

魏惠王將都城從安邑遷至大樑,抵消齊國在東部的影響力,但顧此失彼,秦國的壓力就小了很多,

魏國又重新考慮與趙、韓兩國結盟,並通過送地、換地的方式暫時恢復了三晉聯盟,

比起秦國,齊國帶給魏國的壓力更大,魏惠王又與秦孝公相會,暫時緩和與秦國的衝突,

可見這個時期魏國的主要目標還是齊國。

在魏惠王的努力下,魏國的威望逐漸提高,後來還帶著戰國七雄中的四個大國及一些中小國會盟朝天子,

算是暫時保住了霸主的地位。

「東敗于齊,西喪秦地七百余裡,南辱于楚」

可齊國也不是好相與的,齊國在齊威王任用鄒忌為相,實施改革後,國力大增,

作為老牌中原諸侯大國,自然不肯屈服于魏國,

而三晉中的趙國,本就與魏國分分合合了許多次,魏國的強大也讓鄰居趙國有了極大的危機感,

表面上趙國還會跟隨魏國的步伐,實際上只是短暫屈服,

而且魏國和趙國之間還有個歷史遺留問題——中山國,

如果魏國佔據了中山國,那趙國就會被魏國左右包圍,陷入危險的境地。

這種情況下,齊國和趙國就走到了一起,也就有了「圍魏救趙」的故事,

當然,國與國聯盟都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後來魏國與趙國又和好了,雙方共同出兵攻打韓國,

韓國又向齊國求救,齊國以田忌為將,孫臏為軍師攻魏救韓。

雙方在馬陵展開了一場戰鬥,魏將龐涓戰歿、魏軍全軍覆沒,這次戰爭對魏國是一次十分沉重的打擊,魏國的國力從此走下坡路。

馬陵之戰後,齊、秦、趙乘機從東、西、北三方向魏發動圍攻,魏國大敗,

這個時期的魏國,用魏惠王自己的話說,就是 「東敗于齊,西喪秦地七百余裡,南辱于楚」

齊、秦在東西方對魏國夾擊,逼使魏惠王採納相國惠施「折節事齊」的建議,

于是在魏惠王三十六年(西元前334年)前往徐州朝見齊威王,並正式尊齊威王為王,

齊國也尊魏惠王為王, 這就是戰國政治史上著名的魏、齊「徐州相王」事件。

這也標誌著周王室沒了利用價值。

西元前333年,趙攻魏,並為了防止齊、魏聯合進攻,在漳水、滏水之間建築長城,

這時秦又取得魏的河西郡,

西元前325年,秦惠文君也稱王,同時魏、趙、韓、燕、中山五國相王。

魏國的國力,在連遭失敗之後,再也沒能恢復過來,魏國的百年霸業于魏惠王中後期走向了沒落。

而西部的秦國,以及東部的齊國逐漸強盛起來,

于是國與國之間出現了「合縱」和「連橫」的鬥爭。

總的來說,魏國是戰國初期裡獨佔鰲頭的霸主,

但因多年戰爭,國力越來越弱,而且流失了許多重要的人才,

再加上沒有處理好自己與盟友以及其他諸侯國的外交關係,

導致魏國經常陷入孤立的境地,大好的形勢就這樣被一點點消磨殆盡了,

四面八方戰事不斷,

等于魏國折騰了百年,也沒能衝破四戰之地這一「硬傷」,最終還是讓自己陷入各國的包圍之中。

假如魏國將最初的目標定位西進,是不是就會有出路了?

曾經吊打各諸侯國的魏國,最終被曾經壓制的秦國徹底亡國,令人唏噓。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