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康熙故意寫錯1個字,300多年無人能改,如今還掛在避暑山莊大門上

康熙故意寫錯1個字,300多年無人能改,如今還掛在避暑山莊大門上
2022/03/09
2022/03/09

清朝作為我國封建歷史上最後一個王朝,史學家對其向來是褒貶不一。

自然,褒的當然是清朝存續期間不僅使得封建君主專製得到空前強化,更讓封建制度的發展達到巔峰,綜合國力大大提升,而貶的則是清朝末期的閉關鎖國,以及隨後造成的一系列後果。

然而,無論是褒是貶,誰也不可否認,康熙帝作為康乾盛世的締造者,他能被後人冠以「千古一帝」的美稱,自然有其淵源。

史書上記載,聖祖皇帝康熙,敏而好學,克己慎獨,除了作為帝王的文治武功,他個人的才學也是不容人小覷。

然而,這樣的聖祖皇帝,卻因為題錯一個字,引得後人爭論了整整三百餘年,那麼,這究竟是無意還是有意,其中又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

承德避暑山莊

在河北省承德市武烈河西岸,矗立著一座歷史底蘊豐厚的山莊,這就是康熙年間督造的承德避暑山莊。

承德避暑山莊,顧名思義,建造之初,是康熙皇帝為了在炎炎夏日之際,攜後宮諸人以及文武大臣皇親國戚來其避暑之用。

這座山莊建造于1703年,歷經十年才得以竣工,可見其規模宏大,構造用心之處。

而如今我們在遊玩時所看到的山莊全貌,是在原有的山莊基礎上,又歷經了後代幾位帝王的翻修和擴建所成型。

承德避暑山莊作為一座規模不小的皇家園林,建成之後一度成為康熙皇帝最喜歡的避暑勝地,甚至根據史料記載,承德避暑山莊落成之後,能夠有幸得到康熙帝下旨一起隨伺山莊的,都是其心腹大臣或寵臣,是以時人皆以能有幸一睹山莊真容為一大幸事。

而這也恰恰成為了後來承德避暑山莊名揚海外的一大原因。

山莊建成之日,康熙皇帝志得意滿,于是為其親題墨寶,而這幅字後來也被懸掛在了承德避暑山莊正宮門上。

「避暑山莊」四個鎏金大字筆跡雄厚有力,即使是不懂書法者也能看出其功底深厚,但是,這四個字中的「避」字,最右邊的「辛」字下方卻唯獨多了一橫,也正是這一橫,讓無數政治家,史學家,甚至文學家爭論了整整三百餘年。

一字之謬,三百年不得其解

那麼,作為題字者的康熙皇帝,錯在這個「避」字上多寫了一劃,這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呢?

首先,一部分對歷史不甚明晰的人認為,這個「避」字多出來的一劃,僅僅是康熙皇帝書寫時筆誤罷了,只不過後人多番加以揣測,這才顯得頗為神秘。

這種說法雖也是可能性之一,但是在大部分人看來,卻經不起推敲。

首先,古代帝王題字並非如普通人一樣,一揮而就,相反,頗有一套流程,而以康熙帝對承德避暑山莊的喜愛而言,他當時的題字更不可能是一時興起,因此,不小心寫錯的可能性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那麼,排除了無意的可能,那就只剩下故意的選項,那麼聲名赫赫的聖祖皇帝為何要在山莊的牌匾上故意寫錯一個字呢?

後代的史學家和文學家爭執了三百多年,而如今主流一點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種。

首先, 古人用字都講究一個避諱,上至帝王,下至百姓,皆是如此,承德避暑山莊落成,對康熙皇帝來說,無疑是一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然而, 「避暑山莊」的「避」字在古義中有「避諱」之意,並非是一個好詞。

因此,有一部分人認為康熙皇帝之所以在「避」字上多加一橫就是為了避諱這個不好的意頭。

其次則是從當時的歷史背景出發,承德避暑山莊建成之時,正值康熙皇帝平定三藩之後,當時的康熙皇帝志得意滿,政治中心開始轉向北方的邊疆問題。

承德避暑山莊建造之地正是當時的蒙古族以及其它少數民族遊獵的草場,這樣特殊的地理位置無疑給山莊蒙上了一層政治色彩。

因此有人推斷, 康熙帝之所以在牌匾的「避」字上多加一橫,目的是為了警戒當時有異心的少數民族,使其「避」皇權而守臣子本分。

這樣的推測得到了相當一部分史學家的認可,畢竟在當時的政治背景下,康熙帝有這樣的舉動再正常不過。

不過,這也是一種可能性較高的推斷,但實際上並無確鑿的證據之稱。

而第三個認可度較高的原因是從「避」的本義出發,山莊落成之後,康熙皇帝經常在這裡召見心腹大臣,商討一些國家機密之事。

因此有人猜測, 這個「避」字其實就是康熙皇帝對身邊人的一種敲打和警告,既是為了讓無關者不要竊聽國家機密,也是為了讓知情者時刻警醒自身。

這三個理由均是後人猜測康熙皇帝寫錯「避」的背後原因,但是這些均僅僅是推測而已,並沒有實際意義上的證據能夠佐證。

而除了這些主流一點的推斷之外,還有一些民間愛好者的揣測,也為這場爭辯帶來了不少話題。

比如,有人認為,康熙皇帝之所以在「避」字下面多加一橫,是為了使這個字下重上輕,寓意則是期望他的江山更加穩固。

2017年,《人民日報》上的一篇關于承德避暑山莊的文章,再次提到了這個讓世人爭論了百年的謎題。

文章上提到,在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中,關于「避」字,有如下解釋,「避」字,回也,從辵、辟聲。

因此,「避」是「辟」為聲符的形聲字,同時,「辟」字還是「避」字的古本字。

而關于「辟」這個字,《說文解字》中釋為從卩、從辛、從口的會意字,從而可知「辛」是「辟」的義符。

既然如此,我們再看「辛」字,《說文解字》中又說:「辛承庚,象人股。」

意思是「辛」的字形像人的大腿,不僅如此,許慎還認為「十天干」的字形與人體各部位之間存在著某種象形關係。

不過,因為許慎是漢代人,他的分析均以小篆為主,而實際上,縱觀漢字的演變史,從最初的甲骨文,到後來的金文,小篆,大篆,乃至再後來的行書楷書草書等,我們不難發現,「辛」字最下面的一橫起初只是一個提勾,而後演變成一點,再在篆變的過程中,變為一橫。

而根據歷史記載, 「辛」字在後來隸變過程中出現了兩種分化,一種是保留了小篆的一橫,而另外一種則是將原先的一橫變為了兩橫。

前者書法上稱之為正字,而後者書法上成為俗字。

既然「辛」字有了正字俗字之分,那麼「避」字最右邊的「辛」,當然寫一橫或者兩橫都無所謂錯字了。

歷史上除了康熙皇帝將避暑山莊的「避」字寫成兩橫的,還有一人,就是唐代書法家歐陽詢。

在歐陽詢的《九成宮醴泉銘》中就有「避暑」二字,而這幅墨寶中的「避」字,最右邊的「辛」也是有兩橫,而康熙皇帝的「避暑」二字,同歐陽詢的「避暑」二字,不乏神似之處。

除此之外,再往前追溯,北魏時期的《寇霄墓誌》中也曾有過「避」字的寫法,其中它最右邊的「辛」也是有兩橫的。

從這方面來看,康熙皇帝的「避」字可以確定並非是他寫錯,而是他有意為之。

因為這個「避」字,史學家們爭論了數百年,所以至今網絡上還有部分人以這個典故戲稱康熙皇帝是寫錯字最多的皇帝。

其實這種說法十分欠缺理論依據,首先,康熙皇帝的漢學水準非常高,尤其在書法上,更是頗有研究,這些從他的《起居注》和《清史》的記載中,就能窺見一二。

加之他自幼師從清朝著名的語言學家 陳廷敬,陳廷敬此人對書法和漢字的研究非一般人所能及,要說自幼受這種師父的教導,康熙實在不太有可能是一個會經常寫錯字的人。

因此,我們可以進行合理分析,如,「辛」字的正字俗字用法,或許對普通人來說,了解者甚少,但是對于書法愛好者,卻並非什麼大事,而康熙皇帝一生之中,所留墨寶也不在少數,雖有個別典故淵源外,其餘甚少有廣為人知的錯字流傳于世。

為數不多的幾個所謂「錯」字,其實際情況也和承德避暑山莊的「避」字有異曲同工之妙。

更遑論作為皇室園林的承德避暑山莊,又怎會寫一個錯字,日日懸掛與牌匾之上,供人質疑呢?

古代牌匾上的錯字淵源

說到這裡,也許有人會有這樣的疑問,既然「辛」字有兩種寫法,哪怕只是書法家之間默認所致,那麼,為何在這三百多年間還能引起諸多人的爭論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在古代,名人在建築牌匾上題字,經常有寫錯字的時候,但是這種「錯」卻並非是真正意義上的「錯」,而是藉此寄託了另外一種期許或者祝願。

例如,被稱為「至聖先師」的孔子,他家的門匾上就有兩個錯字,孔子加門上懸掛著一副對聯,裡面的兩個字「富」和「章」就各有錯處。

其中,「富」字的寶蓋頭上面的一點消失,而文章的「章」最下面的一豎,就一直伸出到頂,如果有心人看到了,無疑又會認為這是兩個錯字,但是實際上這是有特殊寓意的,意思是 「富貴永遠不到頂」和「文章須得通天」。

從這些典故中,我們不難看出,古人在題字時,多一筆少一筆,都有可能有不同的緣由,而並非一句「寫錯了」就能解釋得清的,這也是為何康熙皇帝的承德避暑山莊因為「避」字多了一筆,引發了三百多年的爭討的緣由。

古人的這種「牌匾文化」不僅提現在牌匾上,還有對聯以及其他各種公開場合的題字上,尤其在文人中更是盛行。

康熙皇帝深受漢族文化薰陶,自幼師承諸位漢人明師,其文學造詣不下于很多文人,因而,從這個角度來看,他的題字中有「錯」字更像是別有深意。

康熙的「錯字史」

網絡上一度曾經有人戲稱康熙是寫錯字最多的皇帝,原因正是他的墨寶中,經常會出現多一筆少一筆的情況。

在現代人看來,這無疑就是寫了錯別字,但是根據我們對古代這些題字典故的研究,很容易得出這些「錯」字都是別有寓意。

而除了承德避暑山莊牌匾上的「避」字,還有大悲院中的「凈雲寺」牌匾,也是康熙帝為人所熟知的錯字之一。

據說在康熙皇帝四十二歲的時候,曾經微服遊覽大悲院,因為遊興甚佳,所以揮筆寫下了「凈雲寺」三個字,但是凈雲寺的「凈」他卻寫成了三點水。

而後寺院的主持將其解釋為「水多為凈,所以多一點,妙哉」,因而,這也成了一個神來之筆了。

除此之外,康熙在遊幸杭州靈隱寺時,也曾為其進行題字,但是因為題字時正值酒酣之後,康熙皇帝寫字時不小心將古字「靈」上面的雨字頭寫的太大,為了書法上的美觀,他只好將錯就錯寫成了「雲」字。

後來,靈隱寺也有了另外一個別稱,為「雲隱禪寺」。

諸如此類的典故還有不少,或許也正是因為這種原因,這才使得康熙皇帝得了一個「錯字大王」的古怪稱呼吧,畢竟接受新世紀教育的當下年輕人,從小就知道一個字不管是多寫一筆還是少寫一筆都是錯別字。

不過,這也是時代造就的差異罷了。

懸掛300年無人更改

其實還有一個顯而易見地證據能夠佐證康熙皇帝的「避」字並非是寫錯的,就是這塊匾額整整在承德避暑山莊懸掛了三百多年,從未有人把它摘下,重新臨寫。

倘若這真的是一個錯字,那為何清朝後來的數位帝王都未曾想過為他們的老祖宗遮掩一二呢,唯一能夠解釋得原因,不過是因為他們都認為這是康熙皇帝故意之舉,而非是寫錯字。

直至如今,這塊四字牌匾仍然高高地懸掛在承德避暑山莊的正門上方,甚至由它引起的討論已經成為了承德避暑山莊的又一討論熱度。

甚至,在遊客前往承德避暑山莊遊覽時,導遊在入園之前,都會停在山莊門口,指著這塊牌匾給遊客講述這個故事,這塊牌匾已然成為承德避暑山莊第一個亮點了。

當然,除了正門的「避暑山莊」四個字,康熙皇帝還未山莊內的各處美景都以題字,其中以四字為一組,共提寫了36處景觀,史稱 「康熙三十六景」

後來,乾隆皇帝在游賞承德避暑山莊時,也為剩下的72處景色題字,以三字為一組,史稱 「乾隆七十二景」

這108處景觀都是如今我們遊覽承德避暑山莊時不得不一一欣賞的美景所在。

古建築之所以動人,除了它本身代表的所處時代的藝術造詣,更在于那些與建築相輔相成的文化典故和歷史淵源,正是有了這些故事的加持,這才使得建築所代表的意義超過了建築本身。

一個「避」字讓後人揣測了三百多年,也讓無數人對承德避暑山莊心嚮往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