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李景隆打開南京城門,迎接朱棣大軍入城,他的下場如何

李景隆打開南京城門,迎接朱棣大軍入城,他的下場如何
2022/03/11
2022/03/11

詩人臧克家說,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歿了,這話用在李景隆身上正合適。

李景隆是一個鑲了金邊的繡花枕頭,裡面裝的全是稻草。這只金光燦燦的草包,居然晃暈了太祖朱元璋和惠帝朱允炆,他們拿他當鎮國之寶,到了才發現,他傢伙居然是給主家挖墳的鐵鍬。

李景隆是個富二代,其父李文忠是朱元璋的親外甥。李文忠因為戰功,被封曹國公,他去世後,長子李景隆襲爵。

李景隆自幼受老爸薰陶,特別喜歡讀兵書。朱元璋、李文忠這些人都是槍林彈雨裡出來的「糙哥」,作戰經驗豐富,要是談兵法,那可就是一腦子漿糊了。李景隆不一樣,人家無需親臨戰場,就能把戰事分析得頭頭是道,儼然諸葛在世,搖搖扇子敵人就飛了。

再看李景隆的長相:「長身,眉目疏秀,顧盼偉然。每朝會,進止雍容甚都。」朱元璋每次看見外孫,摸摸自己的鞋拔子臉,頓生自卑。

要才有才,要氣度有氣度,要相貌有相貌,簡直就是「神仙哥哥」。由此朱元璋對他喜歡得不得了,年經輕輕就派他到各地練軍,後來一直提拔到左軍都督,加太子太傅的高位。

很顯然,老朱幹掉了從龍功臣,希望外孫李景隆,能夠成為孫子朱允炆的護國大將軍,定海神針。乖寶寶朱允炆按照爺爺的遺願,視李景隆為股肱之臣。靖難之役爆發後,在黃子澄的推薦下,朱允炆授李景隆大將軍,將全國精銳五十萬人馬一股腦交給他,還親自為他推車壯行。

遠在北京的朱棣,聽說李景隆掛帥,帽子差點笑飛了:這個「豢養之子」,現實版的趙括一枚,大侄子太可愛了,分明請李景隆給自己挖坑嘛!

果然,上了戰場的李景隆才發現,怎麼跟書上的說的不一樣呢?李景隆只揮動了三鍬,就替朱允炆安好了「新家」。

第一鍬:兵敗北平

李景隆兵圍北平時,朱棣正在永寧、大寧一帶掃蕩週邊,把守城工作交給了朱高熾,完全沒拿李景隆當盤菜。

北平城雖然堅固,兵力懸殊之下,李景隆不是沒有機會,都督瞿能就曾經攻破了張掖門。張掖門被攻破後,瞿能當時只有千餘人,不敢孤軍深入,他守著城門請求支援。

讓人意外的是,李景隆居然下令:撤軍,明天再攻!

原來李景隆打了個小算盤:千把人就能破城,看起來北平挺不住了,這份功勞不能白給牛皮哄哄的瞿能,明天我親自去攻城。

第二天,李景隆傻了:張掖門不但被修固,城牆從上到下凍了厚厚一層冰,打出溜正好,想往上爬腳上得長鉤。將士們冰天雪地熬了幾個月的戰果,被李景隆一點私心摧毀了。

不久,朱棣「巡獵」歸來,燕軍有了反擊能力。李景隆這個小雞崽,在朱棣這只老家雀面前一觸即潰,全軍被迫向鄭村壩方向敗退。

第二鍬:兵敗鄭村壩

鄭村壩戰役,李景隆被朱棣狠狠叨了一口。朱棣兵分五路,在朱家父子,和張玉、朱能的奮力抗戰下,李景隆被連破七營。這一戰,李景隆喪師十幾萬,這種刺激感,比玩股票高級多了。

第三鍬:兵敗白溝河

朱允炆查點自己的賬戶,得出一個結論:不是李景隆炒股水準有問題,而是威信不夠,繼續給他增兵,授黃鉞專伐之權。

李景隆信心大增,把所有股本壓在了北溝河之戰。這一次果然見效,朱棣被攻得狼狽不堪,若不是天助,以及朱高煦和朱能,差點就掛了。

也就差那麼一點點,李景隆中了朱棣的疑兵之計,一緩神,老家雀翻盤了。瞿能戰亡,李景隆丟下大軍逃竄,朱棣一邊收拾輜重,一邊收降士卒,增兵十幾萬。朱棣又乘勝追擊,李景隆又從德州逃向濟南,又給朱棣留下十幾萬大軍。

看看人家富二代,出手就是闊綽,轉眼間朱老闆的六十萬大軍,被李景隆玩了個精光!

有意思的是,面對眾人的彈劾,朱允炆表現出了比海還要寬的胸襟,他不光沒有處罰李景隆,還將最重要的戰略要地,金川門交給他防守。

用人不疑是個好品格,可是這話只對眼光敏銳的人適用,睜眼瞎只能自討苦吃。李景隆很快給了睜眼瞎朱允炆一個驚喜——他再次揮動鐵鍬,直接埋葬了建文朝!

建文四年九月,朱棣渡江成功,兵圍金陵。就在朱允炆上下忙著跟朱棣談判的時候,李景隆不耐煩了,他打開金川門,引燕軍入城。

朱棣既激動又失望,兵刃都磨亮了,一滴*都沒流,天下就是自己的了。說起來李景隆這個表侄,還是蠻可愛的,要不是他一再送大禮,自己恐怕早就屍骨無存了。

朱棣金口玉言,授李景隆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加封太子太師,並增歲祿一千石,延續曹國公爵位。

炒股票把老闆炒破產,新老闆來了照樣受寵,破兵書有啥用,擦屁股都嫌硬,李景隆將兵書一把扔進火堆,趾高氣揚地上朝。

靖難之役後,朱棣一共封了五位公爵,燕王府舊邸四人,兩位是追封的烈士,活著的只有朱能和邱福,李景隆是唯一建文舊臣。讓人來氣的是,朱棣居然讓李景隆位列班首,連一身傷痕的朱能都要當小弟。

李景隆那個爽啊,走路都打飄!

在建文帝時期,接連遭遇御史大夫練子甯、宗人府經歷宋征、禦史葉希賢,及黃子澄、方孝孺等人「百彈不倒」的李景隆,在永樂朝,再次展現了他的「抗彈能力」。先後有周王朱橚、刑部尚書鄭賜、成國公朱能、吏部尚書蹇義、六科給事中張信等,彈劾李景隆,連圖謀不軌,陰謀叛亂都用上了,人家屹立不倒。

後來禮部尚書李至剛,再次彈劾李景隆在家中接受僕人君臣拜禮,勾結他弟弟李增枝蓄養數百奴僕,圖謀不軌。這一次李景隆終于被彈倒了:

「奪景隆爵,並增枝及妻子數十人錮私第,沒其財產。」

李景隆一臉委屈:陛下,我是良民呐,是您的忠臣呐!不信我可以證明給你看,我自*以明志。用刃疼,喝藥苦,上吊太痛苦,我絕食,把自己睡亡!

于是,李景隆一把推開酒肉,鄭重宣佈,從今天開始絕食了!

那幾天,李景隆度過了一生最艱難的歲月,咬牙跟饑餓作抵抗。他一邊忍受著前心貼後背的感覺,一邊把自己感動得淚汪汪:皇帝該知道我的誠心了吧,是不是馬上就親自過來撫慰我了吧?你們這些混蛋,趕緊到門口瞅著點,皇帝來了沒有?

皇上啊皇上,你就不親自來,好歹派人下個聖旨麼!

終于,李景隆在饑餓下想明白了,或許朱棣就等他餓*的好消息呢!他一骨碌爬起來:給老子上飯,想餓*老子啊?

從此,李景隆僵屍一般活在世上,足足活到永樂年末。

李景隆真的圖謀不軌了嗎?當然是胡扯淡,四個字「欲加其罪」。那麼,為何有這麼多人孜孜不倦地彈劾他?

彈劾他都是輕的,估計再彈劾不動他,就有人直接捅他了!李景隆腦子裡長包了,他明知自己在建文一朝已經臭飄神州大地了,居然在永樂朝繼續抖威風。他一邊跟李增枝勾結,大肆兼併土地,到處建莊園,養奴僕,一邊在朝中樹敵。

比如朱棣登基後,李景隆居然腆著臉,彈劾刑部尚書鄭賜,說他是僅次于鄭泰和黃子澄的三號罪魁禍首。

再比如周王朱橚,建文朝李景隆曾經抓捕過他,已經結下樑子,倆人都因為金川門事變立功,平穩過渡,可是李景隆不思改善關係,還以首功自居欺淩朱橚。

至于朱能、張信等燕王舊邸功臣,對李景隆一萬個不服。這傢伙是難得的缺才、缺能、缺德、缺智的孤品,適合製成標本供後人警示用,活著反而沒意義。

朱棣怎麼想的?他難道不知道李景隆是冤枉的?

史書沒交代,但是朱棣一定心知肚明,甚至彈劾李景隆,不是他指使就是他暗示,這就是朱棣的狡猾之處。

其實李景隆開城門放他京城,朱棣像吃了蒼蠅:怎麼是這混賬東西?滅還沒法滅了,怎麼辦?那就把他捧高了,再使勁往下摔!

所以,他很無厘頭地把李景隆排在班首。這個舉動滿朝除了李景隆,恐怕誰都能看明白怎麼回事。被人架上水深火熱的李景隆,居然真把自己當成了「頭魚」,搖頭擺尾往魚鍋裡紮。

最奇葩的是,李景隆一輩子都不懂得尊嚴二字的含義,在滿世界鄙視的眼光中,他心甘情願當活著的標本,迎著別人的口水,毅然挺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