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487年,朱見深憂思成疾、嘔血不止而亡,朱祐樘:父皇有戀母情結

1487年,朱見深憂思成疾、嘔血不止而亡,朱祐樘:父皇有戀母情結
2022/06/22
2022/06/22

1487年正月,58歲的萬貞兒病重身亡。聽聞消息后,朱見深肝腸寸斷,悲痛欲絕。即使讓一個陌生人來看,都會覺著朱見深與她情深意重。

萬貞兒ㄙˇ后,朱見深按照皇后禮儀將她安葬,并輟朝七日。在說到萬貞兒時,朱見深難掩傷感,悲泣道:

「貞兒走了,我也將不久于人世了。」

七個月后,憂思成疾的朱見深撒手人寰,追隨萬貞兒而去。那麼萬貞兒的ㄙˇ為何會將朱見深壓制到一蹶不振的地步?這個萬貞兒又是何許人也呢?

幼年悲慘

眾所周知,朱見深是朱祁鎮的兒子。從其出身來看,朱見深貴不可言,堪稱大明朝的寵兒。然而在他三歲的時候,朱祁鎮不顧群臣勸阻,執意親征瓦剌,結果兵敗土木堡,將大明精銳消耗殆盡,仁宗、宣總積累的十幾年的財富也被他揮霍一空,連朱祁鎮自己都成了瓦剌人的俘虜。

作為明朝十六帝中的俘虜皇帝,朱祁鎮可謂是丟盡了祖宗的顏面。他不但做不到ㄕㄚ身成仁,反而成了瓦剌人手中的棋子,為他們叫門開關。當時,國無長君,郕王朱祁鈺臨時監國,嚴重威脅到朱見深的地位。因此,朱祁鎮的母親孫太后將年僅三歲的朱見深扶上皇太子之位。

然而,瓦剌人的攻勢一波勝過一波,沒過多久就兵臨北平城下。在于謙等人的勸諫下,孫太后勉強松口,扶立朱祁鈺為皇帝,遙尊朱祁鎮為太上皇。而孫太后與朱祁鈺也定了一個口頭之盟:「立朱見深為太子,在朱祁鈺百年之后,將皇位重新傳給朱祁鎮一脈。」

俗話說「權力面前無父子」,皇位的誘惑性是非常大的。原本相交極好的朱祁鈺、朱祁鎮兄弟也因皇位翻了臉。在朱祁鈺打贏瓦剌后,瓦剌人故意將朱祁鎮放回,制造大明內亂。而朱祁鈺為了保住皇位,竟將朱祁鎮軟禁在南宮,鎖芯澆筑銅水,徹底將朱祁鎮與大明朝臣隔離在兩個世界。

除了軟禁自己的哥哥外,朱祁鈺對他的侄子朱見深也非常不友好。5歲的朱見深感受不到朱祁鈺絲毫的關愛,反而備受壓制。他身邊的宮女換了一撥又一波,年紀輕輕,就飽嘗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在這期間,孫太后將她的貼身丫鬟萬貞兒送到了朱見深身邊。萬貞兒比朱見深大17歲,她本是一個照顧朱見深衣食起居的保姆,卻在與朱見深的相處中,互生情愫。

朱見深的「戀母情結」

1452年,朱祁鈺毫無征兆地廢掉了朱見深皇太子的位置,改立他的兒子朱見濟為儲君。為此,朱祁鈺的皇后汪氏跟他大吵了一架,也被他剝奪了皇后的身份,打入冷宮。

在這場權力爭奪中,朱祁鈺放棄了先前的諾言,也放棄了一個叔叔對侄子的關愛。他變得冷酷無情,為了永久霸占皇位,完全不顧及任何人的想法。然而,天不隨人愿,朱見濟成為太子僅僅一個月后,就不幸夭折。

朱見濟的ㄙˇ并沒有改變朱祁鈺對皇位的占有欲,他仍將朱祁鎮、朱見深父子視為最大的競爭對手。當時,朱祁鎮在南宮,怡然自得,朱見深的生母周氏和嫡母錢氏都在他的身邊服侍,雖說是軟禁的生活,可他卻悠哉樂哉。朱見深的祖母孫太后困居人下,不得不向朱祁鈺低頭,自保尚且不足,根本無暇顧及他。因此,年幼的朱見深成了「孤家寡人」。

自古以來,被廢的皇太子都沒有好下場,更何況朱見深還是當今皇帝的侄子。朱祁鈺的訓斥、壓制,宮人的冷落、挖苦,甚至連伺候他的小太監也對朱見深指手畫腳。在這樣的環境下,朱見深養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落下了口吃的毛病。

他之所以沒有走向極端,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正是因為他的身邊還有一個萬貞兒。萬貞兒自小入宮,對宮內的世態炎涼了如指掌,她知道如何排解苦難,化解憂愁。她為少年時期的朱見深灌輸了太多自己的思想,也將他徹底綁在了自己的身邊。

在這段黑暗的時間里,朱見深是幸運的,他遇到了萬貞兒,跟著她咬牙挺過了難熬的時光。他也是不幸的,自小父母不在身邊的朱見深逐漸產生了「戀母情結」,他將萬貞兒當作母親,對她言聽計從。

1457年,朱祁鈺病重,群臣上表勸諫,再立朱見深為皇太子,卻遭到了朱祁鈺的否決。當時,朱祁鈺無子,一旦他病亡,皇位仍然會落在朱見深的頭上。可石亨、徐有貞這些奸佞的臣子為了謀取富貴,砸開了軟禁朱祁鎮的南宮大門,發動了「奪門之變」。

朱祁鎮在驚愕之中重新登上了皇位,他誅ㄕㄚ了于謙,廢除了朱祁鈺的帝位稱號,將朱見深立為太子。朱祁鎮的復辟除了讓朱見深晚登上皇位幾年,對大明朝的進程沒有絲毫影響,反而害的朱家背上了ㄕㄚ害功臣的罵名。

在與朱見深朝夕相處的過程中,朱祁鎮發現了他與萬貞兒的「貓膩」。朱祁鎮雖然昏庸,可他卻不傻。自明仁宗以來,皇帝的后宮都是由平民皇后管理。萬貞兒本是戴罪之身,又在宮中做了十幾年宮女,且比朱祁鎮僅小三歲,無論如何,朱祁鎮都不會讓她成為太子妃的。

于是,朱祁鎮為朱見深挑選了指揮使吳俊的女兒。朱見深雖想娶萬貞兒,可在朱祁鎮的壓制下,他是不敢有所違逆的。

然而,朱見深尚未大婚,朱祁鎮就一命嗚呼,駕鶴西去了。為了完成朱祁鎮的遺愿,孫太后和朱見深的生母周氏在大喪之年為朱見深舉辦了隆重的婚禮,將吳氏迎娶入宮。按照朱見深的想法,即位之后就以萬貞兒為后宮之首,可他的生母周氏強烈反對,朱見深才不得不將吳氏立為皇后,而萬貞兒屈居于貴妃之位。

萬貞兒雖是貴妃,待遇、恩寵卻遠勝于皇后。她與朱見深如影隨形,朝夕不離。年輕美貌的吳氏并不知道朱見深少年時的遭遇,一時心生妒恨,當眾責打了萬貞兒,隨即就被朱見深廢掉了皇后之位。縱然孫太后和周太后百般勸阻,仍舊無濟于事。

自此以后,萬貞兒在后宮中成為「一方霸主」,連錢太后和周太后都要對她禮讓三分。

萬貞兒曾在成化二年為朱見深生下一子,然而僅僅一年后,就不幸夭折。當時,萬貞兒已經37歲,不能再生育。為了獨寵于朱見深,她在宮內大肆迫害朱見深的骨肉,想方設法地除掉朱見深的妃嬪。朱見深對此了如指掌,可年幼時期形成了「戀母情結」讓她對萬貞兒一再放縱,不聞不問。

悲劇收場

朱見深雖恣意放縱萬貞兒胡作非為,可他卻不是朱祁鎮那樣的昏君。他在繼位之前,大明朝就已被朱祁鎮弄得風雨飄搖,民怨沸騰。荊襄流民四起,盜賊重生,朱祁鎮多年鎮壓都未見成效,反而越發嚴重。朱見深登基之后,改鎮壓為安置,免除荊襄百姓的賦稅,勸說流民落戶,盜賊歸田,徹底解決了這塊困擾大明多年的頑疾。

在軍事上,朱見深連年對廣西用兵,平定當地苗亂。而針對建州女真,他更是主動發起了「成化犁庭」,剪除了大明東北地區的威脅,為后世子孫提供了數十年的太平生涯。在草原,朱見深多次壓制蒙古小王子的進犯,扭轉了「土木堡之變」以來的敵我攻守形勢。

朱見深的心胸也十分寬廣,他非常善于籠絡人心。他繼位后,立刻給于謙平反,恢復了于謙兒子的官職。在恢復朱祁鈺的帝位時,朱見深絲毫不計較朱祁鈺曾經對他的所作所為,堅持追封朱祁鈺為景帝,重新設置皇陵。

可以說,朱見深的成就比不上朱元璋、朱棣兩位雄主,卻遠遠高于明朝大部分皇帝。

然而,朱見深埋下的禍根也非常多。他置「西廠」,導致大明開國以來出現了宦官專權的局面。汪直、梁芳利用西廠的權勢,毆打朝臣,虐待百姓,以致成化晚年民怨沸騰。而朱見深獨寵萬貞兒,又致使萬貞兒和他的家人利用權勢賣官鬻爵,收斂橫財。

因此,朱見深在位期間,大明朝經歷了冰火兩重天。從朱祁鎮留下的亂世到朱見深早年的治世,再到朱見深晚年的亂世。23年的時間,大明百姓被兩代皇帝反復折騰了數次。

然而,這不是朱見深考慮的事情。年近三十歲的他對于沒有子嗣的事情非常懊惱,他很寵愛萬貞兒,可也不愿讓大明朝斷了香火。

其實,朱見深是有一個兒子的。在他22歲的時候,曾經寵幸過一名宮女。這位宮女懷有身孕后,就被醋心大起的萬貞兒百般折磨。所幸宮女身強體壯,沒有動到胎氣,孩子平安降臨,而萬貞兒又派遣宦官張敏將他溺ㄙˇ。

朱見深曾對張敏有恩,他本人又心懷善念,故而并未謀害小皇子,反而將他藏起來,交給被廢的吳皇后撫養。在冷宮中躲藏了六年之后,張敏終于找到合適的時機,將此事完完整整地告訴了朱見深。

朱見深聽聞此事,極為欣喜,他為小皇子起名朱祐樘,并立為太子。自此,心中懸著的石頭終于落地。萬貞兒見朱祐樘的出現并未改變朱見深對她的寵愛,也就睜一眼閉一眼,不再為禍后宮。

1487年正月,權傾天下的萬貞兒走到了她的人生盡頭。盡管朱見深為她請來了無數名醫,可仍舊回天乏術,58歲的萬貞兒赫然長逝。

萬貞兒ㄙˇ后,朱見深「如喪考妣」,肝腸寸斷,雙目垂淚,久久不能站立。在他的一生之中,萬貞兒既是他的「母親」,又是他的妻子。因而,每每談及萬貞兒時,他常常自言自語道:

「萬貞兒走了,我也將不久于人世了。」

此后,朱見深不再上朝,內外事全部交給了宦官處理。他整日沉溺于幻想當中,不可自拔。不久,就因憂思成疾,嘔血不止。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朱見深仍不忘提及萬貞兒。或許,ㄙˇ亡是對他最好的解脫。但在年幼的朱祐樘眼中,這位擁有「戀母情結」的父皇,是不值得他日后學習的。

朱見深的童年經歷極為坎坷,即使放在普通的老百姓家中,也是非常罕見的。自小養成的孤僻性格讓他對任何事情都變得無所謂,他看淡很多事,恩情、仇恨在他眼中都是過眼煙云。可他對萬貞兒的感情太過強烈,由愛到依賴,注定了他將以悲劇收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