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蘇軾:乾淨是最高級的修行!

蘇軾:乾淨是最高級的修行!
2022/02/26
2022/02/26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國學大師林語堂說過這樣一句話:

「一個心地乾淨,思路清晰,沒有多餘的情緒和妄念的人,是會帶給人安全感的。」

因為乾淨,所以純粹。因為純粹,所以讓人覺得輕鬆和可靠。

大千世界,你爭我鬥,殊不知貪戀的只是鏡花水月。在物欲橫流的時代裡,乾淨,才是最高級的修行。

做人心地乾淨,做事心念乾淨,社交圈子乾淨;便是下半生最好的活法。

做人,心地要乾淨

詩人顧城說:「一個人應該活得是自己並且乾淨。」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有些人,可以為錢財喪德敗行。也有些人,面對誘惑堅守初心。

網紅縣委書記陳行甲在《我是演說家》中分享過自己的故事:

他出生在湖北省興山縣的一個小山村,母親是位農村婦女,識字不多,也從不對孩子講什麼大道理,只是用樸素的話語告訴孩子:做人,要乾乾淨淨。

小時候,陳行甲淘氣貪玩,弄了滿身的灰。到了門口,母親將他叫住,嚴厲訓斥了一番,讓他明白,哪怕是補丁衣服,也要穿得乾淨。

「愛乾淨,窮不久。」母親這句口頭禪,可以說影響了陳行甲的整個成長階段。

大學畢業後,陳行甲被分配到燃化局做安全員。母親做了一桌菜,慶祝兒子從此踏上工作崗位。在飯桌上,母親叮囑他,工作了,要勤快,要乾淨。

陳行甲謹記母親大人的教誨,勤勉工作,乾淨做人。後來任職巴東縣委書記,他將巴東精神確立為四個字:乾淨、自強。

這份從小來自母親言傳身教的人生準則,讓陳行甲在辦公室裡拒絕過大疊港幣、名牌手錶、金條,更是以莫大勇氣打老虎、拍蒼蠅,整治不良現象,還當地一個河清海晏的健康生態。

人生十多年,遇到很多洪水猛獸,陳行甲一路前行,從不畏艱難,之後更是成為照亮弱小群體的公益人,始終保持赤子之心,乾淨而悲憫。

古人言: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陳行甲的高尚情懷,讓人想起同樣從事公益的袁立。

作為演員,她曾是迷倒眾生的「杜小月」、敢愛敢恨的「歐陽蘭蘭」,端莊高貴的「宋慶齡」,。明星的閃亮光環遮罩了人間疾苦,而生活教會她平等心,還有樂善好施。

從演員轉型為公益人後,袁立從藝術殿堂走進偏遠山區,去那裡探望留守孩童與抗戰老兵,參與沙漠防治專案,成立公益基金會,為塵肺病人帶去希望和關愛。

一次訪談中,陳道明用「純粹」一詞評價袁立。

純粹、簡單、乾淨、心懷悲憫,追求善美,在光怪陸離的演藝圈,乃至整個日益浮華喧囂的社會,這些都屬于稀缺質量。

在個人平臺上,袁立寫過一句話,她為之身體力行。其實也可以作為每個人的警世恒言:

「如果只剩下兩杯水,一杯用來喝,一杯用來洗乾淨自己。」

做事,心念要乾淨

凡事都源于起心動念,一念可成佛,一念可成魔。究竟是佛還是魔,在于人的自控。

元豐三年,蘇東坡從一場牢獄之災中死裡逃生,被貶去氣象昏昏的黃州。

從廟堂之上的官員,一下子成為山林之遠的農夫,蘇東坡沒有怨天尤人,也沒有自怨自艾,而是既來之則安之,帶領家人建設家園,風風火火,忙忙碌碌,過起歸園田居的生活。

在這裡,除了種田、植樹、栽花、築水壩、挖魚塘,他還因地制宜,研究出東坡肉、東坡羹,以此改善家人伙食。某個雨雪天,蘇東坡蓋了一座雪堂,作為與友人品茶飲酒、談詩論詞的書房。

林語堂認為,蘇東坡最可愛之時,莫過于自食其力謀生活的時候。

即將離開黃州時,蘇東坡寫下一篇《安國寺記》,回顧了這段艱苦而自在的貶謫歲月,透露出身處逆境卻依然曠達灑脫的秘訣:

「深自省察,則物我兩忘,身心皆空。一念清淨,染汙自落。表裡翛然,無所附麗。」

不抱怨,不計較,不苟且,心無雜念,萬事無憂。就像一則禪宗公案所言:該吃飯時吃飯,該睡覺時睡覺,即為修行。

作家畢飛宇在採訪中講述了自己寫作的故事和心得:

他有一個習慣,就是在寫作之前需要將房間整理得乾乾淨淨,只留下一張書桌、一台電腦、一杯水。一個人靜坐十分鐘,然後開始動筆,我手寫我心。

除了這種外在儀式感,畢飛宇更加注重內心的乾淨。

年輕的時候,畢飛宇寫出一部長篇小說《平原》,自我感覺良好,朋友們也都覺得他能斬獲新一屆茅盾文學獎,他自己也很有信心。

結果出人意料,並沒獲獎。

那時候他對名利看得比較重,坐在沙發上抽了幾根煙,喝了幾口茶,思索自己怎麼就沒得獎,同時使心情平復下來。

後來寫《推拿》,他為自己做了心理建設,再不去想得獎不得獎,也不考慮悲哀不悲哀的事情,內心特別乾淨,一片安寧。因為一心不亂,他將長篇小說裡復雜的人物關係處理得相當乾淨。

這一次,結果同樣出人意表,長篇小說《推拿》榮獲第八屆矛盾文學獎。

除了大獎,畢飛宇還由此領會一個人生經驗:「做事情的時候,內心乾淨最重要」。

人生在世,最忌妄念。在追名逐利的路上,功利性太強,很可能事與願違。

以清湛之心,做喜歡之事,說不定無心插柳柳成蔭。

社交,圈子要乾淨

人生苦短,與其將時間浪費于低質量的社交,不如用來高質量的獨處。

曾經,喜歡對很多事做加法,五湖四海,三教九流,認為過個朋友多條路。

如今,你漸漸明白,江湖之中是非多,微信好友三千,不如高山流水一人。

法國著名作家福樓拜,從小敏感多情,一度過著放縱不羈的日子,還曾愛上有夫之婦。

二十歲那年,他不幸患上癲癇,從此洗心革面,徹底改變生活方式,將生命奉獻于喜歡的文學事業,終身未娶。

有一段時間,福樓拜住在巴黎鄉下,獨居木屋。創作之余,他與密友通信,以此消除寂寞。信中寫道:「我拼命工作,天天洗澡,不接待來訪,不看報紙,按時看日出……」

社交極簡,筆耕不輟,憑藉高度自律的生活,福樓拜作為一個精神明亮的人,創作出《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等著作,被譽為西方現代小說的奠基者。

將福樓拜稱為文學舅舅的木心說過一句話:「萬頭攢動火樹銀花之處不必找我。如欲相見,我在各種悲喜交集處, 能做的只是長途跋涉的歸真返璞。」

願坐冷板凳,肯下苦功夫,這大概是所有優異人才的必經之途。

《天道》中的丁元英是個商業鬼才,如果他願意,便可以站在人群中央,高談論闊,攪弄風雨,或者燈紅酒綠,觥籌交錯。

事實上,回國後他選擇隱居古城的一個角落,住著簡陋的出租屋,吃著泡面和路邊攤,卻在屋內安裝了高檔的音箱,品茗,聽曲,靜坐,獨來獨往,逍遙自在。

對于這種生活狀態,電視劇用尼采的名言作為旁白:「更高級的哲人獨處著,這並不是因為他想孤獨,而是因為在他的周圍找不到他的同類。」

要麼孤獨,要麼庸俗。清醒的人,寧可選擇豐盈的安靜,也不甘匯入聒噪的汙流。

後來,為了送給紅顏知己一件特殊的禮物,丁元英運籌帷幄,讓認識的大人物與小角色各司其職,人盡其用,按照客觀規律辦事,寫出一篇殺富濟貧的現代神話。

人活到一定年紀,應該懂得割捨一些東西:虛情假意的朋友,互相吹捧的飯局,拜高踩低的遠親近鄰,還有手機上的誇誇群。

社交簡單了,圈子就乾淨了,就像余華作品中的一段話:「我不再裝模作樣地擁有很多朋友,而是回到了孤單之中,以真正的我開始了獨自的生活。」

思想家梁漱溟說過:「非心裡極乾淨,無纖毫貪求之念,不能盡力生活。」

一個人,要做到面容和衣裳整潔乾淨,並不困難。困難的是,在追求理想的路上保持手段和思想的乾淨。

紅塵裡來來去去,一不留神,塵埃就飛上了明鏡台,稍不留意,八風就吹動了菩提樹。

境由心造,若能頭腦澄明,心地乾淨,世界便會水波不興,風煙俱淨。

相由心生,若能剔除妄念,心念乾淨,所見便是花枝滿春,天心月圓。

該舍的舍,該放的放,刪繁就簡,去蕪存菁,是為修行。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