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嫡長子孫也不能襲爵?明成祖:抓鬮定輸贏吧!大明僅此一例

嫡長子孫也不能襲爵?明成祖:抓鬮定輸贏吧!大明僅此一例
2022/06/29
2022/06/29

明代勛臣爵位爭襲事件屢見不鮮,當時襲爵制度早已完善,嫡長子繼承制。但是在永樂年間的遂安伯爭襲事件,明成祖卻不遵洪武祖制,以民間「抓鬮之法」定輸贏,可謂令人哭笑不得,整個大明歷史上也是僅此一例。

明成祖像—圖侵刪

首任遂安伯—陳志

陳志,四川重慶府巴縣人,元至正二十四年,率領族人歸附剛剛稱吳王的朱元璋,被授予正七品總旗的職務。洪武三年,此時距離至正二十四年歸附已經八年,陳志才升遷為宣州衛百戶,可見陳志在開國期間八年間,幾乎沒有任何表現。

洪武八年,升燕山中護衛副千戶,這也是陳志改變命運的一次升遷。燕山中護衛是后來燕王朱棣的嫡系本部人馬之一。后面幾乎所有的靖難功臣都是出自燕山三護衛。陳志也自然而然地成為了燕王朱棣的嫡系。

洪武二十五年,陳志升燕山中護衛指揮僉事,并世襲指揮僉事。這一時期內陳志應該是有一段奇遇的,獲得了比較大的戰功。十幾年內升遷正四品的中級武將,最重要的是還獲得了世襲的資格。

建文元年,燕王朱棣起兵靖難,身為嫡系的陳志自然不能置身事外,先是跟隨燕王取得真定之戰的勝利。建文二年,又參與了「白河溝之戰」。直到燕軍南下攻破南京,陳志一直參與其中。

永樂元年五月,明成祖大封靖難功臣。

欽封奉天靖難翊衛宣力武臣,特進榮祿大夫柱國遂安伯,實祿一千石,子孫世世承襲,有誥券。本身免一ㄙˇ,子免一ㄙˇ,三代一體追封有誥。——《明功臣襲封底簿.遂安伯》

敘靖難功,陳志以功封遂安伯爵位置。以燕山衛的元老武將的資歷,又是追隨明太祖平定天下的下級軍官。看來陳志在靖難時的表現應該是平平無奇的,要不然也不會僅封伯爵。

筆者也未在史料中查到陳志在靖難時的突出表現,不管是明史還是實錄,介紹陳志的史料都是寥寥二十余字。再加上陳志在永樂八年就病亡了,也沒能在北征、平安南等戰役再立功勛(年歲也高了,最少六十五往上)。

明成祖劇照,圖侵刪

二子先亡,嫡孫爭相襲爵

永樂八年五月,遂安伯陳志病亡,明史稱陳志「恭謹受知,戮力戎行,始終不懈。」這也算是對這位老將的蓋棺定論吧,雖無大功,但也算恪盡職守,恭謹有度。當時監國的皇太子朱高熾下旨照例遣官治葬。

陳志的病亡,導致遂安伯爵位的空缺。由于嫡長子陳良、嫡次子陳春都先亡于陳志之前。以立嫡立長,嫡長亡則立嫡長孫的原則,理應由嫡長子陳良的兒子陳瑄襲爵,但是其中卻發生了變故。

陳志的嫡長子陳良,曾在洪武時犯錯有罪,導致陳良的兒子陳瑄的嫡長孫地位受到了動搖。這也正常,畢竟這也是有先例可查的,洪武時常遇春長子常茂襲鄭國公爵位,但是后來常茂有罪,改封常遇春次子常升襲爵。

而陳志的嫡次子陳春卻是靖難時的功臣,在永樂初年的時候就做到了指揮使的職務。在永樂四年陳春病亡后,陳春之子陳瑛襲得了羽林前衛指揮僉事的職務,可見陳春的功勞還是不小的,已經獲得了世襲指揮僉事的資格。這也是陳瑛敢于跟堂兄陳瑄爭襲得底氣所在。

正當陳瑄與陳瑛「爭相襲,分辨不下」,有司又左右為難之際。明成祖,發出了這麼一道圣旨。

陳瑄的父在洪武年間得罪了,不曾出氣力,他卻是陳志的嫡長孫。陳瑛的父(陳春),隨征曾出氣力,做指揮使ㄙˇ了。他(指陳瑛)已襲做指揮使了,若是著他襲了,于嫡孫的理上有礙。看著陳瑛的的話,他爭俚,恁每官人議了再說,欽此。——《明功臣襲封底簿.遂安伯》

從明成祖的口氣來看,他是偏向陳春的兒子陳瑛襲爵的。畢竟陳瑛是靖難時的功臣之子,相比明太祖對開國功臣的刻薄寡恩,明成祖本人對靖難功臣可是榮寵有加。但是礙于 「嫡長子孫繼承」的祖制,明成祖的意見是:陳瑛已經襲了指揮使了,如果他硬要爭襲爵位的話,你們吏部再商量商量吧。偏袒之意不言而喻,可以說已經在暗示吏部讓陳瑛襲爵。

但是吏部的大臣們卻不吃這套,你自己想廢嫡長立幼,又不想背這個鍋,想讓我們來背鍋?吏部也一直遲遲沒有下決議,拖到永樂八年九月都沒有結果。吏部的官員又把皮球踢回給了明成祖,讓他自己做決斷。

歷朝罕見的抓鬮襲爵

遂安伯爭襲之事已經拖無可拖,畢竟遂安伯爭襲事件嫡、庶、長、幼關系清清楚楚,在有嫡長孫的情況下,陳良之子陳瑄是法定的承襲之人。

永樂八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成祖終于做了決斷。

欽依吏部,明日引他兩筒來。次日,引奏圣旨:一筒是嫡派,一筒的是父隨有功,都襲得。如今寫兩筒紙鬮著他拈,拈著的襲遂安伯。欽此!——《明功臣襲封底簿.遂安伯》

筆者愿稱這道圣旨為大明第一無厘頭圣旨,勛臣爵位的承襲理應保證傳承有序,與國休戚。但是明成祖此舉明顯有為祖制,他個人是傾向于陳志的嫡次子陳春的兒子陳瑛襲爵,但是礙于祖制,卻選擇了「抓鬮」的方法選擇襲爵之人。最終陳瑛運氣稍好,拈著鬮了,得以襲遂安伯爵位,也算遂了明成祖的心愿。當然,其中有沒有黑幕就不清楚了。

明成祖劇照——圖侵刪

爭襲之心不ㄙˇ的嫡長孫陳瑄

永樂八年九月,陳瑛正式襲爵遂安伯。陳瑛也不算辱沒其父、其祖名聲。陳瑛屢次隨明成祖北征,累鎮守永平、山海、薊州等地,修筑了云州、獨石等城。明史稱,豪爽有將才,但是為人貪婪殘暴。

直到正統十一年,遂安伯陳瑛卒,陳英庶長子陳塤襲遂安伯爵位。正統十四年,陳塤隨明英宗朱祁鎮北征瓦剌,ㄙˇ于「土木堡之變」。陳塤無子,陳塤之母朱氏請求立陳塤之弟陳韶襲爵。

陳瑄的爭襲之心又活泛起來了,當時明成祖的圣旨是有漏洞的,「二人都襲得」,證明陳瑄也是有承襲資格的。陳瑛父子都襲了兩代遂安伯了,如今侄子陳塤無嗣,理應輪到陳瑄這個嫡長孫了吧。為此,遂安伯爵位又發生了叔侄相爭事件。

此時正值多事之秋,新即位的明代宗朱祁鈺沒有過多猶豫,隨即下詔命速辦此事。

既彼先有圣旨,兩筒都襲得。如今朝廷用人之際,著總兵石亨、楊洪同兵部,將陳瑄、陳韶從公選老成堪任事者的著先襲。比后,若他又有功時,準他的子孫世襲。兵部會官議奏奉:既陳瑄年老筋力衰微罷,陳韶身量長成。著他襲遂安伯,隨總兵官操習武藝。

明代宗的處置還是得當的,畢竟「土木堡之敗」的余波尚在,朝廷精銳亦ㄙˇ傷殆盡,國家正是用才之際。明代宗以「老成能任事者」為要點,選擇承襲之人。陳瑄早已花甲之年,力衰體微,而陳韶正是年富力強之時。在加上石亨、楊洪都是勛臣,雖然筆者沒有查到陳瑛、陳塤父子與這石亨、楊洪有沒有交集,但是同為勛貴武將,多半都是半熟臉,從情感方面上也會偏袒陳韶一方的。

可憐陳瑄,身為陳志的嫡長孫,按祖制理應是法定承襲之人。兩次爭襲遂安伯爵位都以失敗告終。初次爭襲,因明成祖的偏袒,運氣又不佳,爵位讓與堂弟陳瑛。二次爭襲,又被以「年老力衰」剝奪了承襲資格,爵位讓與了堂侄陳韶。真時也,運也,命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