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元史】朱元璋說:「元以寬仁失天下」,這是真的嗎?那麼元朝「寬仁」到什麼程度

【元史】朱元璋說:「元以寬仁失天下」,這是真的嗎?那麼元朝「寬仁」到什麼程度
2022/02/04
2022/02/04

首先,這句話其實是部分網友的誤傳。

這句話的原始出處,來自《皇明寶訓》,原話是:

元以寬失天下,朕救之以猛,小人但喜寬。朕觀元朝之失天下,失在太寬」。

這整個意思,是說元朝亡國的重要教訓是「寬」,只有小人才喜歡「寬」,大明朝要牢牢吸取這教訓。

這話,跟「寬仁」是沒什麼太大關係。

那麼問題來了,治理國家「寬」不是好事兒嗎?

看看元朝亡國的全程就知道。 元朝的「寬」,根本沒找准地方,尤其不該寬的,正是吏治。

元朝的「吏治」有多寬?

首先出名一條,就是「當官門檻低」,比起其他王朝的「十年寒窗」「科考選拔」「吏部考選」, 元朝的「選官」「任官」堪稱簡單粗暴:

高層的職務,幾乎全由權貴子弟壟斷,地方的高官要員,也多是權貴充任,軍隊的官員更是「將帥襲其父祖舊部」,全都是些二世祖。

這樣一幫統治階級,常年草包紮堆,甚至江淮行省的高官,竟是「無一人通文墨者」,地方縣官也「字不辯王張」,上上下下文盲紮堆。

所以,如果我們稍仔細瞧瞧元代官場,就能找到許多「突破智商下限」的奇事:

1338年,河南行省一個叫范孟的小官,因為被拖欠了薪水,就一怒拉了幾個小吏合謀。

居然用假傳聖旨的套路,先把河南全省的高官一個個騙進衙門幹掉,然後又假傳聖旨,自封為「河南都元帥」,把身邊大大小小的吏員安排了要職,輕鬆就奪了河南行省的財政兵權,堂而皇之當起土皇帝。

如此雷人一幕,神劇都不敢輕易寫。 元朝待官以「寬」,「寬」出一群傻官。

圖為京劇表演藝術家朱世慧先生(圖片來源于網路)

更嚴重的是,別看這幫「統治階層」極傻,卻還極貪。

放在撈錢這事兒上,各色方法突破尺度。

比如元末重臣溯思監,直接任命小妾的弟弟負責發行紙幣,家裡缺錢了就立刻開印。

另一位重臣桑哥把持尚書省,從此「刑爵為貨而販之」,也就是說, 從案件判罪到官職任命,樣樣都可以用錢買

就這樣上樑不正,官員們撈錢近乎強盜,就連緝查腐敗的宣撫使,也多是靠「抓腐敗」撈錢,以元代民謠說:

官吏黑漆皮燈籠,奉使來時添一重。就這麼一般黑。

如此腐敗亂象,也是元朝亡國的重要推手。

但讓明太祖朱元璋抓狂的是,元朝雖然亡了,可這腐敗風氣依然在。

以朱元璋的歎息說「往往蹈襲胡元之弊」。

明初的官員們學別的慢,學起元朝官員的撈錢花招,卻是一個賽一個快。

加速的腐化,還在明朝開國後「激」出多場農民起義,所以才有了朱元璋 「元以寬失天下,朕救之以猛」的一幕。

于是,以「救之以猛」的原則,明初的官場上出現了「官不聊生」的一幕。

除了後人打哆嗦的「官員貪汙六十兩梟首扒皮塞草」的「硬規定」外,每個新任地方官到任,都要領一本《授職到任須知》,任期裡嚴格按這個辦事,辦不到就要被法辦。

另外諸如官員攀親附友、拉幫結派、阿諛奉承等行為,查到了都要嚴辦。

所以在明朝初年,官員「一不留神就犯法」是常事,僅洪武九年這一年,因犯法被送到鳳陽勞動改造的官員,就有上萬人之多。

說到這段歷史,今天還有不說「精英」「名流」都哭天抹淚,大罵朱元璋殘暴。

但只要看看元朝「寬」出來的鬼樣子,就知朱元璋的「救之以猛」,並不奇怪。

但在朱元璋看來,元朝吏治之「寬」的最大受益者,還不是那些高官顯貴們,相反卻是古代官場上的「小人」:小吏。

喜寬的小人——吏

古代官場,一向有「貴官賤吏」的傳統,作為森嚴衙門「行政人員」的小吏們, 身份不入流,大多更無升遷希望,卻還有人削尖了腦袋往裡鑽,關鍵的原因,就是這「職業」手裡有權。

發展到元代,這群看似低人一等的「行政人員」,算是徹底翻了身:

元朝官員整體素質低下,可日常事務總得有人去辦。

于是小吏們就成了受益者,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在元朝極「寬」的吏治環境下,不斷興風作浪。

元朝的小吏們,究竟能掀起什麼風浪?

前面說起的范孟案就是例子,一群小官小吏簡單造個假,就把河南行省給造淪陷了。

放在元代官場上,由于官員們大多草包,大小事務全由小吏負責,比如負責監察腐敗的肅政廉訪司,其主官多是不學無術的權貴, 「查腐敗」的大權就由身邊小吏把持,每次查腐敗都能「吃一圈」,賺得盆滿缽滿。

至于地方衙門日常政務,也是「大小事務一切付之于吏」,大元朝,可以說是被小吏蛀空的。

所以也就不奇怪,問什麼某些誕生于元末明初的 「古典名著」裡, 只是出身小吏的「及時雨」,竟然能手眼通天,在江湖上呼風喚雨,甚至還霸佔一方,成了梟雄。

元朝的小吏,就是這麼大能量。

朱元璋的「猛」——以民治官

對于這幫人,朱元璋自然切齒痛恨,當年他還是個農家子弟的時候,正是這些小吏們層層扒皮,吃光了多少農民的活命錢糧。

而登上皇位後的朱元璋,更曾被這群「行政人員」嚇著。

明初許多州縣的行政,都被地方小吏把持,朱元璋換了幾撥官員,竟是來一個架空一個

江蘇常熟縣的小吏沈尚,把持當地大權多年,竟然直接在縣衙公堂上,把常熟縣令摁住暴揍。

蘇州小吏朱升,可不止敢打堂官,居然連朱元璋派來的欽差,都是連欽差帶旗軍一起打……

面對如此情景,朱元璋曾有過一段感歎:

「蒙元之治,天下風移俗變,九十三年矣。無志之徒。竊效而為之,雖朕竭語言,盡心力,終歲不能化矣,嗚呼艱哉。

如果國家不能把這幫「行政人員」治理好,前途簡直是「艱哉」。

于是,也就有了好些後人津津樂道的,明初「全民抓吏」的一幕:

只要大明子民頭頂《大誥》,就有權將犯法小吏抓捕,押送到京城來問罪。

勇敢抓捕犯法小吏的農民陳壽六,還得到了朱元璋的表彰。

而在這「全民抓吏」的背後,明王朝對于官府吏員的選拔、考評都做了嚴格規定。

甚至小吏擅自下鄉,都有可能被問罪,這些元末耀武揚威的「行政人員」,在明初迎來了比「官老爺」還苦的歲月……

但是,就是在這「官不聊生」「吏不聊生」的統治下,開國時滿目瘡痍的明王朝,不到三十年就實現了國家振興

明朝糧棉等農作物的產值,遠遠甩開宋元最高水準。

一片廢墟上立國的明王朝,實現了 「宇內富庶」的洪武盛世。

而曾經一片染缸的吏治,也從明初起 「吏治澄清者百餘年」

這輝煌業績,正來自朱元璋對元朝「寬」的反思,來自「救之以猛」的鐵腕,更留給後人一個永恆的真諦—— 強國先治吏

作者:張嶔

參考資料:《洪武皇帝大傳》《朱元璋研究》《元代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