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托孤重臣霍光,是如何上位成為千古第一權臣的?權力游戲要進退有度

托孤重臣霍光,是如何上位成為千古第一權臣的?權力游戲要進退有度
2022/03/31
2022/03/31

生活,有時候就像我們開車一樣,路況差了,就必須要降速。 也就是說,我們每個人在人生的前進道路中,一定要有向客觀條件和環境適當妥協的態度。

當然,人生苦短,策馬奔騰、快意恩仇的感覺自然也對很多人有著無比神秘的吸引力, 今朝有ㄐ丨ㄡˇ今朝醉,明日無ㄐ丨ㄡˇ笑清風,也是很多人的一種生活選擇。

上述兩種生活觀,其實沒有絕對的對錯。這要取決于我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問題, 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刻意委曲求全,確實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去辜負青春、蹉跎歲月,畢竟人這輩子,如果閉眼走人的時候你覺得自己值了,那也許就真的值了。

但是, 當我們身處于某種特定的環境,往前一步是黃昏,后退一步是人生,那就由不得我們去任性了。比如ㄉㄨˇ桌上的最后一局,贏者通吃一切、敗者ㄒ丨ㄝˇ本無歸,那麼我們還能無所謂地「瀟灑走一回」嗎?

講白了,忍與不忍,除了我們自己的主觀情緒支配外,更要充分計算成本和代價。 小事,適當任性一下無妨;大事,該忍則忍。尤其是我們暫時看不到成功希望的時候,千萬不能去隨便放縱自我。忍,并不一定能忍出成功來,但是不忍肯定是沒有希望成功的。

尤其是在權力游戲中,忍耐強者,幾乎是所有參賽者都必須遵循的一條鐵律,任何莽撞的違規者都將受到殘酷的懲罰。霍光上位的過程就極為深刻地向我們展示了這一政治智慧和生活哲學,具體過程如何,還請朋友們耐心地往下看。

霍光專權的歷史意義

武帝ㄙˇ后,霍光正式接受漢武帝遺詔被封為大司馬大將軍,成為漢昭帝劉弗陵的首席輔政大臣,與車騎將軍金日磾、左將軍上官桀、宰相田千秋,御史大夫桑弘羊五人共同輔佐朝政。從此,霍光掌握了漢朝政府的最高權力—— 「帝年八歲,政事一決于光」

霍光的上位對于中國歷史的影響是巨大的。

第一,漢武帝辛辛苦苦幾十年,一不小心又回到解放前。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漢武帝沒有想到他破壞了權力的結構,將皇帝與丞相的政治平衡ㄉㄚˇ破后,卻又誕生了「大司馬大將軍」這種權力怪獸。

第二,霍光輔政,代表著「權臣」這個政治角色登上了權力的最高峰,「即便你是皇帝,但只要你不上道,我就敢廢掉你!」,這是歷史上一個新的權力模板。

霍光和霍去病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這兩兄弟在文武兩榜幾乎都能做到歷史前十,從而也他們那麼個平陽府小辦事員出身的父親霍仲孺推上了中國最牛父親的排行榜。霍去病和舅舅衛青將曾經的東方第一軍事強國匈奴徹底地「零落成泥碾作塵」。 而霍光則更了不得,成為了托起漢朝幾百年江山中后腰的關鍵人物。

順便解釋一下,很多朋友會詫異,明明論名氣、論戰績,都是霍去病比霍光更廣為人知,但為什麼此文看起來,霍光還要更厲害一些? 這是一個權力的「當量」問題。霍去病相當于幫助大漢ㄉㄚˇ敗了競爭對手,拓展了很多分公司;而霍光卻是以一個「外人」的身份成為這個大公司的實際掌舵人,挽大廈于將傾。

霍光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在皇權政治中做到了極致的文官,特別是在皇權被儒家思想進行「君權神授」認證之后。他是第一個做到了「代天行權」的人。

更為難能可貴的是,霍光擺脫了「權力反噬」的宿命,最后還能得以善終。這一點幾乎成了后世權臣的天花板。因為獨攬權柄的道路原本就是一條「開弓沒有回頭箭」的路,它就像《阿飛正傳》里張國榮所描述的那一種鳥一樣,一輩子只能飛在空中,一生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它ㄙˇ亡的時候。權力之路,自古以來就是一條「我們只能不斷趕路」的不能回頭的路。

霍光的權力人生還給后世帶來,如諸葛亮,諸多「權力和責任」的思考。極致的權力也意味著極致的責任,這句話穿越千年放之四海皆準。

我們總是對「權臣」有著不好的印象,他們總是不干正事,特別是不干好事。但霍光不一樣,他不光干事、干正事,還能把正事干好。要知道漢武帝窮兵黷武,掏干了大漢帝國的身子骨,他留下的爛攤子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得住的。

霍光除了權臣的符號外,其實他還是個頂級的能臣。只不過他一生的光芒被「廢帝」這塊黑布給掩蓋了。這件事是對封建皇權的一個諷刺和威脅,是不容于君臣綱常之中的,以至于霍光成了皇權的一個危險代號。比如萬歷皇帝小時候不愛讀書,他媽就經常拿《霍光傳》來提醒他身邊還有一個張居正。

歷史雖然對霍光有一定誤解,但是我們還是要實事求是地說,霍光其實是大漢帝國的忠臣、能臣,甚至說可謂救世之臣。沒有他,就開創不了漢朝中后期的「昭宣之治」。

漢武帝晚期輪臺罪己,說了幾句「我錯了」,然后就撂挑子走人了。千瘡百孔的大漢王朝就因這幾句「對不起」就能自行恢復?那麼多過猶不及的政策就因為他臨終時感覺「不合適」就能扭轉?那麼多既得利益者你如何去掏出他們口袋里的錢?那麼多積怨已久的民眾你如何去平息他們的憤怒?

武帝剛駕崩,蜀地就22邑三萬戶反,這就說明霍光接手的并不是一個風調雨順的攤子。同時, 這也恰恰證明了霍光力挽狂瀾的價值。

霍光的權力修煉之路

霍光能夠順利進入大漢的政壇,還是要感謝他那個牛得不行的私生子哥哥霍去病。公元119年,橫掃了漠北、封狼居胥的霍去病在得勝回朝時,將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帶走了,并給那個從未對自己盡過義務的父親置辦了大量田產。霍去病對弟弟小霍光疼愛有加,先是安置在了自己的賬下做郎官,后來又提拔為諸曹侍中、參謀軍事,然后年紀輕輕又做了武帝的奉車都尉。

出則奉車,入侍左右,奉車都尉就是負責保衛漢武大帝的安全。但當時還只有十幾歲的霍光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憑啥保護漢武帝?這其實就心照不宣的事情了。 這個崗位其實就是一個儲備干部的崗位,并不需要你真的能干什麼,就是讓你在這里積累點經驗而已。

霍去病把自己的弟弟安排到最高領導身邊去鍍金,確實是煞費苦心的。 誰都知道領導身邊的崗位都是上升的「火箭通道」。但是漢武帝時期,情況又有點特殊。給他當「秘書」的,幾乎沒有幾個人能真正出頭。因為漢武帝這哥們控制欲特別強,特別愛折騰,而且那個時代也不太平。

漢武帝為了實現自己的豐功偉績而搞出來的一系列統治框架是之前誰都沒見過,ㄉㄚˇ下來的這麼大的國家也是誰都沒統治過的,組織那麼大的全民戰爭誰也沒有經歷過的。也就是說,漢武帝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主。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政治改變、眼花繚亂的經濟政策、無處不在的民生考驗……

漢武帝張口就來,底下人立即就辦,干得多就錯得多,再加上漢武帝這個人脾氣不大好,所以漢武帝身邊的人幾乎因為犯錯而走馬觀花地你方唱罷我登場。

霍光這個十幾歲的孩子,除了他這個「過硬」的哥哥以外,剩下什麼都不過硬。稍微走錯一步,便會萬劫不復。伴君如伴虎,更何況他伴的是一只脾氣B躁的老虎。而且,他那「過硬」的哥哥也僅僅只硬了兩年,便撒手西去了。

雖然愛屋及烏的漢武帝對霍光也一直高看一眼, 但霍光明白一切終究只能靠自己,他沒有任何軟弱的理由和犯錯的資本了。他必須趁著自己哥哥那份余熱還沒有散之前,盡快地站穩腳跟。

霍光在這個風云變幻的局勢中的應對方式其實也很簡單,很符合「大道至簡」的說法,那就是機械般的精準謹慎。霍光精準謹慎到了什麼程度呢? 「每出入下殿門,止進有常處,郎仆射竊識視之,不失尺寸。」簡而言之,就是做到了真正的標準化作業。

霍光就這樣伺候了漢武帝三十年,漢武帝居然找不出一丁點的工作失誤。 這種比瑞士機械手表還精準的工作作風讓他成了漢武帝身邊超長待機的第一人。他最終也感動了漢武帝。漢武帝臨終前,命人畫了一副「周公輔政圖」賜給了霍光,意思很明顯, 第一,我要立少子劉弗陵。第二,你要做輔政的「周公」。

如果是一般人也許會覺得這樣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了,但是霍光并沒有。到了后元二年春天武帝在五柞宮病重的時候,霍光仍然大哭問漢武帝:「您的接班人怎麼安排?」漢武帝說:「那副畫不都告訴你了嗎?立少子,你輔政!」

霍光這并不是在多此一舉,因為在皇權的交接過程就好比研制炸藥的試驗室,存在著巨大的能量與變數,武帝的兒子還有很多。 那副畫可以是「周公輔成王」,也可以被解讀成「大爺帶孫子」。漢武帝雖然把那副畫給了你,但你要真把自己當大爺了,按照漢武帝的性格,估計會臨ㄙˇ前也把你帶到地下去當秘書。

霍光這麼做有兩個用意,一是讓漢武帝放心,二是讓漢武帝親口說出自己地位的合法性。有些時候,窗戶紙就必須要捅破才有效。那些有事沒事就請示領導的人真的都是無為而治的人嗎?不見得,人家可能是在摸清領導真正意圖之后,讓領導給「口頭承諾」蓋上一個大印。

而且,霍光在確定基調的情況下,還聰明地給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金日殫將了一軍,霍光對漢武帝說:「臣不如金日殫。」啥意思?真的不如嗎?怕他不服,讓漢武帝再作指示而已。金日殫也是個聰明人,馬上認慫:「臣外國人,不如光。」都是高手,都一點就透。

武帝駕崩后,霍光拜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成為了帝國的舵手,與車騎將軍金日磾、左將軍上官桀、丞相田千秋、御史大夫桑弘羊等人共同輔佐朝政。注意,這個時候,丞相已經排到了第四位,因為漢武帝這個霸道總裁早已經把相權ㄉㄚˇ壓成一個空殼殼了。 真正的權力掌握在「錄尚書事」的人手里了,這些人才是政治局常委。

但霍光之所以能排到第一順位,除了總領尚書事外,還因為大司馬大將軍這個官職。漢武帝時期的「大將軍」是「內朝」的一把手,位于三公之上,實際上是分化了相權的超然存在。后來因為衛青、霍去病封無可封,所以漢武帝又在他們的「大將軍」前面加一個「大司馬」,這個「大司馬」是干啥的呢?就是以前的太尉,總管軍事的。

因為軍功集團和劉姓皇權在漢初的那麼一鬧騰,太尉在漢武帝時期被取消了,相應的權力分給了丞相。漢武帝封出「大司馬」這個職位還是在分化相權。

霍光此時的這個大司馬大將軍總領尚書事,相當于抓住了整個漢帝國的軍權和政權。準確地說,他手中的權力,比當年劉邦和呂后的還要大!因為他是皇權、相權的二合一!

霍光鞏固權力之路

順利接過漢武帝的權力指揮棒的霍光,他也不得不面臨一個新的問題:你上位了,但你并沒有威望。你不過是老領導的秘書,沒有功勞和戰績,你憑什麼就扯著虎皮做大旗。 董事長把公司托付給了秘書,很多人不服是可想而知的!

這幫反對派中有武帝的兒子,也有托孤輔政的老臣,但都不出意外地被霍光輕而易舉地拿下來了。之所以會這麼輕松,是因為這些對手跟霍光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第一個跳出來的是漢武帝的第三嫡子劉旦。劉旦這個人心理很簡單,我老劉家的事得我老劉家說了算,我是老劉家的大哥,老劉家的一切都應該是我的。但是劉旦的政治水平卻乏善可陳。

公元前110年,武帝次子齊王劉閎去世;公元前91年,太子劉據又身陷巫蠱之禍,兵敗自ㄕㄚ。把倆哥哥都熬沒了劉旦突然看到了人生希望, 仿佛「劉老三」這個標簽就是他們老劉家

的福音一樣,他得當皇帝了。可是他爹知道他是什麼貨色,一直沒什麼動靜。

史書上記載,劉旦能言善辯、廣有謀略,喜好招攬游俠武士,名聲比較大。不過從后面他的表現來看,這個「廣有謀略」可能是個黑色幽默。他覺得模仿他父親就是最好的出路,卻絲毫感覺不到形勢的變化。

劉旦的毛病其實主要就是一個——風頭出得太過頭了。

公元前88年,武帝病重,劉旦便派使者向武帝上書請求宿衛宮廷,以備不虞。你這是要裝孝子呢?還是坐不住了呢?藩王宿衛宮廷,虧你想得出!漢武帝因此大怒,斬了來使,緊接著又以燕王「藏匿亡命之徒」的罪名,削掉其封國三個縣邑,以此給自己這個傻兒子的癡心妄想做出了回答。

前87年二月,武帝病逝,少子劉弗陵即位。劉旦很不滿,在詔諭璽書抵達燕國時,這家伙居然以「文件上的印章比以前要小」為由,質疑一切,并派心腹到長安刺探情況。刺探沒有結果之后,他又懷疑這是有人暗箱操作,不服氣地開始瞎折騰。

他號召在全國建立武帝宗廟,設立武帝宗廟那是武帝的接班人才能干的事,你這是想干啥?

面對劉旦第一次過火的挑釁,霍光處理得很溫和。他給了劉旦一個大臺階:賜錢三千萬,增加封邑一萬三千戶。 意思很明顯:安穩過日子吧,別折騰了。可是劉旦不買賬,皇帝本來都應該是我的,我不需要你的賞賜。

越想越偏的劉旦開始招集各地亡命之徒、收聚民間銅鐵制造的兵器,密謀造反。造反你就造反吧,這個二貨還生怕別人不知道他要造反一樣,時不時親自出外閱兵,出入僭用天子儀仗,左右的近臣全改名為「侍中」(皇帝侍從)。 這種光著身子耍流氓的行為很快就鎮壓了。

但是,霍光是留了劉旦一條命,理由就是:他是先帝的孩子,要給面子。霍光這麼做的的含義有兩個:

1、我是先帝的臣子,我感恩。

2、我是一個仁慈的人,你們服不服我自己選。在政治的生態中,正常情況下都是你ㄙˇ我活的,但是遇到了水平太差的對手,適當ㄉㄚˇ一下感情牌也不是不可以。 這些水平太差的對手最后都會成為你政治目的與政治聲望的階梯。

劫后余生的劉旦并沒有因此有所收斂,反而無所顧忌地繼續作ㄙˇ。 劉旦自始至終都在把自己的欲望掛在嘴邊上,恨不得拿著大喇叭把自己心里的那點上不得臺面的想法廣而告之,他以為這樣就能得到別人的重視和支持,卻不知,這恰恰是別人最瞧不上他的原因。

但實際上,未經修飾的表達你的欲望和想法會讓你變得更外的膚淺丑陋。貴人語來遲,真正辦大事的人從來不會只ㄉㄚˇ口水仗,他們不光知道言多必失,更知道說多了的話都沒分量,還知道說話的這些時間可以干很多真正意義的事情。

前80年,劉旦這個沙雕再次蠢蠢欲動。但這次他清醒了很多,他拉了幾個幫手:昭帝的姐姐長公主、三號人物上官桑桀和御使大夫桑弘羊。他們的目的是搞掉第一順位的霍光。結果又被霍光輕松地一勺燴了。原因還是因為雙方不在一個水平上。

啥叫水平? 你得有戰略眼光、有戰術謹慎、有執行能力吧!那麼這幫B躁而又想法多的人又是什麼水平呢?

從漢武帝托孤的五人組開始說起吧, 這其中二號人物金日磾或許還能跟霍光有得一拼。金日磾本是敵國質子,被安排給漢武帝養馬,但是人家用心過好每一天,硬是憑借著出色的個人表現一步一步地成為了天子近臣。更難能可貴的是,金日磾并沒有因為再度逆襲而得意忘形,一直安守本分、循規蹈矩,就連漢武帝想把他的女兒納入后宮,他都因為這事太敏感而堅決拒絕。

金日磾這種「無為」讓他深得漢武帝的信任,最后成為了漢武帝的核心權力圈,任誰詆毀也沒用。但這個和霍光同一水準的金日磾,卻在武帝ㄙˇ后僅僅一年便臥病不起,沒有多久便逝世了,昭帝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葬禮,并陪葬茂陵,謚號敬侯。

剩下的三、四、五號人物中,其實只有老四田千秋是個明白人。這個人很有意思,他這輩子都是ㄉㄚˇ著「聽天由命」的幌子做著最討巧的事情。

比如他最開始只是一個給漢高祖看守陵墓的無名小卒,但是在漢武帝逼ㄙˇ自己的兒子劉據而心生悔意的時候,這家伙ㄉㄚˇ著「劉邦托夢給他為劉據鳴冤」的旗幟向漢武帝遞出了一個下臺的小板凳,結果步步登天地成了一朝丞相。

田千秋當丞相后沒多久,漢武帝就駕崩了。田千秋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啥事也不摻和,啥都聽霍大將軍的。霍光還經常試探人家:「老天啦,我們都是顧命大臣,你得多給我的工作提意見,你的意見很重要,這樣我們才能共同進步!」

田千秋怎麼回答的?他說: 「您是獵人,臣是獵狗,只要您發號施令,臣一定賣力干活!」田千秋后來在霍光手下干了十二年太平宰相,得以善終。 所以,人這輩子,千萬得明白自己的定位,要像田千秋一樣,干什麼事盡量順勢而為。

剩下的老三和老五就不明白這道理。他們總認為霍光不過是因為當了三十年的秘書才排到了前面,這個八棍子ㄉㄚˇ不出來一個屁的人是個可以扒拉到一邊去的。 他們只看得到別人的外功,卻看不到別人的內功。

桑弘羊就不多說了,漢武帝把他排在老五就說明了一切。他只是在漢武帝搭建帝國經濟的時候搭了一把手, 但政治眼光上很缺乏。說白了,頂多是一個經濟型專業人才,卻不是一個綜合類管理人才。

漢武帝這麼安排是希望他能發揮專業優勢,其他的事就別瞎摻和了。但是這哥們最終還是因為欲望的膨脹站到了霍光的對立面,原因很簡單,就是他想為兒孫們求幾個官職,霍光沒有答應他。

再來說說上官桀,這貨本來是漢武帝身邊的一個護衛隊小領導,因為漢武帝有一次遇到了大風,他在狂風B雨中穩住了車蓋巨傘。從而得到了漢武帝的青睞,從而被調過去養馬(養馬在漢武帝時是一個好活,衛青、金日磾都是養馬出來的)。

但是, 上官桀特別能演。有一次,漢武帝病重,這貨便開始消極怠工,后來被病好了的武帝病發現他的馬并沒有養好,漢武帝勃然大怒:「幾個意思?覺得我再沒有機會來檢查你的工作了嗎?」這貨硬生生地解釋成:「您病了,所以我也沒心思養馬了,所以馬就瘦了!」一邊說還一邊哭,最終又ㄉㄚˇ動了漢武帝,升他做了侍中,后來又升為太仆,最終成為了托孤的三重臣之一。

上官桀這個人其實在我們生活中很常見,就是除了那個給自己奶喝的人,其余誰都不服。他一直不服霍光和金日磾。尤其在金日磾ㄙˇ后,霍光就變得跟他有仇一樣。他要不斷地往上走,他要取代霍光成為真正的老大哥。

他先是想把自己六歲的孫女送入皇宮當皇后。他的這個孫女,其實也是霍光的外孫女,但是,外孫女的效果無論何時也比不上親孫女的效果,霍光出于政治原因表示不同意。但上官桀不甘心,通過昭帝的姐姐長公主的男寵丁外人的關系,最終將孫女先進去做了婕妤(一等嬪妃),隨后不久運作成了皇后。上官桀的兒子上官安也因為國丈的身份被封為車騎將軍,也就是金日磾之前的職位。

上官安上位后,ㄉㄚˇ著劉弗陵的旗號吹牛逼,光著屁股在內宅行走,甚至[淫.亂]他爹的姬妾侍婢等荒唐事沒少干。 德不配位,必有災殃。更何況上官安這個缺德帶冒煙的。

高手都知道,最高級別的賽場上,千萬不能把沒做好準備的自己人放進來。那是拖累、反ㄕㄚ、坑自己的。上官桀不明白這個道理。

上官桀父子牛起來后,他們得給長公主進行政治回報呀!長公主因為不想和丁外人總玩地下情,想給丁外人封個侯。于是,上官桀趕緊去張羅這事,但是霍光卻云淡風輕地拒絕了,因為高祖說過:「非軍功者不得封侯!」

上官桀其實沒想清楚,他孫女能當皇后其實本質原因還是因為,那也是霍光的外孫女,霍光沒有必要太較真。他還真以為自己說一不二了?

這次拒絕,引起了上官桀父子與長公主的極大怨恨,再加上前面所說的為子弟求官而不得桑弘羊, 一個反霍的聯盟便組成了。

但是,這幫沒腦子的人,也沒有想出什麼好招,他們居然十分拙劣地偽造燕王名義上書控告霍光,具體內容是:

1、霍光逾制,把自己弄得跟個皇上似的;

2、霍光亂兵,擅自增選大將軍府的校尉。

3、霍光擅權,隨心所欲地封官。我(劉旦)愿意交還燕王的印璽,進入宮廷,保護皇上,以防有變。

以曾經造反的劉旦的名義請求入宮保護皇上?可笑嗎?這本彈劾是趁著霍光歇班的時候遞上去的,上官桀ㄉㄚˇ算趁著這個空檔期拿到劉弗陵的批文,然后正大光明地做掉霍光。孰料到,劉弗陵去扣留不發,等到霍光第二天上朝的時候,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霍光,并堅決表示信任霍光。 (劉弗陵多聰明,這點事能瞞過霍光嗎?)

一計不成,不罷不休的上官桀等又密謀由長公主設ㄐ丨ㄡˇ宴邀請霍光,然后埋伏武士將霍光ㄕㄚㄙˇ,并乘機廢掉漢昭帝,迎立燕王劉旦為皇帝。 結果這幫把政治當兒戲看的人因為嘴風不嚴而被霍光提前知曉。

最后,在劉弗陵的詔命之下,上官桀、上官安、桑弘羊、丁外人等人被滅族。長公主、劉旦自ㄕㄚ。唯一留下的是霍光的外孫女上官皇后。

自此,霍光獨掌權柄的時光里,身邊連只大蒼蠅都沒有了。

權力之路的光鮮亮麗往往是由鮮ㄒ丨ㄝˇ渲染而成的。霍光雖然靠著自己一生的隱忍謹慎而走上了權力巔峰,但是巔峰之上的風往往更大。這種更大的風沒有吹倒他的身子,只是撩起了他的衣擺,從而使得他的形象更為飄逸瀟灑。

至于上官桀一黨,我只想說, 人在權力頂峰久了,會得一種病。這種病會認為一切理所應當,會腐蝕摧垮你的判斷力,會讓你在無克制的欲望中逐漸沉淪。這種人意識不到環境和格局的變化,永遠只會站在絕對的角度看問題。在我們生活中,如果遇到了這種人因緣巧合地當上了領導,趕快遠離他們,不要猶豫!

一個人,越是身處高位的時候,越要懂得控制自己的欲望。就和我們離成功越近,就越要謹慎一樣的道理。因為你毀掉的東西不一樣,在底層,失敗可能對你來說,只不過是一次重新再來;但是,在頂峰,失敗對你來說,可能就是一生重新再來,甚至沒有再來的機會了。

桑弘羊你當了那麼多年孫子了,再給霍光當下去就會ㄙˇ嗎?長公主你沒有男性玩具你就活不下去了嗎?上官家族你有搞掉霍光的野心,但是你有搞掉霍光的能力嗎?

尊重對手、重視對手,這是作戰人員的基本素質。霍光這個輔政大臣,人家可能白當嗎?人家歇班就啥也不能控制了? 皇宮里的大大小小地方沒有他的耳目?他的兒子霍禹、侄孫霍云是統率宮衛郎官的中郎將,兩個女婿分別擔任長樂、未央的衛尉,這些都是吃干飯的?一個尚未成年的劉弗陵真的就能自作主張地批準你們去弄ㄙˇ霍光?

做大事必須的嚴謹,看看霍光是怎麼步步為營的。在搞掉上官桀一黨后,為了保證劉弗陵和自己外孫女生下第一順位的皇位繼承人,霍光以劉弗陵體弱為由,讓御醫開藥方禁止和其他嬪妃同房,甚至規定了宮中所有宮女必須穿有襠的褲子,防止皇帝臨時起意亂開車。

他能夠周密控制到每一個細節。這個人在武帝時代能踏踏實實地整整干了三十年的秘書一個錯都不出,當一個人能夠控制住自己的所有行為,這是個多麼可怕的人物!

面對一個可怕的對手時,我們通常所需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一直忍下去、等下去,等他自己B露問題,如果運氣不好,他不B露問題,你就只能等他兒子或者老婆B露問題……總之,ㄉㄚˇ不贏的前提下,你就是得等,否則就只能爭一時之氣,丟一生之命。

這一點,后來的漢宣帝劉洵就做得很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