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張之洞:世間哪有委屈,一切皆有因果

張之洞:世間哪有委屈,一切皆有因果
2022/01/29
2022/01/29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有這樣一個人,未上過戰場,卻贏下了對歐洲列強的戰爭;一生未放下聖賢書,卻為中華打下來重工業的基礎。

為京官時,執「清流牛角」,有納諫直言之名;當疆吏時,屬「當世能臣」,有實幹興國之功。

如今,他所建造的學堂,依舊培育著萬千人才。

他就是和李鴻章、曾國藩、左宗棠等人齊名,被譽為晚清中興名臣的張之洞。

張之洞一生為國,做了數十年的封疆大吏,盡心盡責維護清朝的封建統治。

然而卻因為自己的努力,導致了清朝的滅亡,成為大清滅亡的「禍首」。

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今天讓我們一起來看封疆大吏張之洞的故事。

一半是正直,一半是圓滑

張之洞,出生在晚清貴州興義的一戶官宦人家,其祖上四代皆為大清官吏。

他自小便是學霸一名,無論是縣試還是鄉試,次次都是第一。

26歲時,張之洞參加會試、殿試,被慈禧欽點為探花郎,可謂風光無限。

張之洞在科場上開掛般的經歷,引來無數人的羡慕,更被人稱讚道:

「近日科名之早者,盛推南皮張香濤。」

步入朝堂後的張之洞,也沒有停下腳步,他自認是清流派的一員,常常不畏權貴、針砭時弊,很快便以「敢諫」聞名朝堂。

然而,從古至今,「清流言官」一直都是得罪人的角色,稍有不慎,便會落得「聲名狼藉」的下場。

可張之洞不同,他有自己的一套處事哲學。

他看起來直言不諱,可是他的奏本諫言,往往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在以情理動人的基礎上,還要提出切實可行的處理方案,讓人信服。

1880年, 「庚辰午門案」,震動朝堂。

起因只是一件小事。西太后想給她妹妹送幾盒食物,可送東西的太監沒有攜帶腰牌,結果與護軍發生爭執。

于是,太監惡人先告狀,冤枉護軍無禮。

慈禧大怒,誰的勸解也不聽,非要治護軍一個「大不敬」之罪。

這時,身為「清流之首」的張之洞站了出來。

但他並沒有評論事情對錯,而是站在太后角度,事事從太后安全出發,分析問題。

他告訴太后,嘉慶年間的「林清事件」,正是因為宮門護衛不嚴而造成的,護軍這樣做正是為了太后的安危。

言語間入情入理,頭頭是道,最後不僅保下了護軍的性命,也給太后留下了臺階。

這一次事情的處理,讓慈禧太后眼前一亮。

當時朝堂,太平天國被曾國藩剿滅,湘淮勢力順勢崛起;而以李鴻章為首的洋務派,也開始推行「師夷長技」的「改革」運動。

慈禧生怕湘淮勢力與洋務派的「坐大」,于是便想扶植自己人,來牽制其他勢力。

而張之洞無論是能力還是忠誠,都頗合慈禧的心意。

于是,張之洞得到提拔,從一名六品翰林升為二品的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銜。

而張之洞投桃報李,也成了「洋務運動」堅決的反對者。

其實,張之洞並不是真心反對「洋務運動」,他如此做,一是因為自己職責所在;

二是因為可以博得太后的歡心,為自己以後贏得政治資本,繼而擁有改變世道的實力。

1881年末,張之洞被任命為山西巡撫,成為一名真正的封疆大吏。

他的努力終于換來了成果,他開始了自己的謀劃,開始發揮自己真正的實力。

(張之洞)

一半是傳統,一半是西學

初到山西,張之洞意氣風發,誓要整肅吏治、革除積弊,將山西變成天下強省。

可實際上,晚清時的山西風氣,太差了。 官吏腐敗,*片橫行,人民的生活早已千瘡百孔。

張之洞知道問題的嚴重性,所以將「嚴禁*片,臚舉人才」定為治理的首要任務。

恰逢英國傳教士李提摩太,在山西宣傳西方的富強理念。

全新的知識和先進的觀念,讓張之洞耳目一新。

在山西的兩年多時間裡,張之洞開始轉換了觀念,試著用西學來改變社會。

他下令設洋務局, 講西學、育人才,之後「戊戌六君子」之一的楊深秀,也曾深受影響。

張之洞雖開始嘗試西方科學,但他本人還沒有真正將其放在心上。

在他看來,這不過是自己改變山西弊端的一個嘗試而已,最後還是要依靠傳統儒學,來實現國家的長治久安。

然而,不久後的一場戰爭,卻徹底改變了他的想法。

1883年,中法戰爭爆發,法國侵佔清朝屬國越南。

朝堂之上,恭親王、李鴻章力主和局,想以承認法國的殖民統治,來換取中越邊境的安定。

可張之洞卻堅決主戰,他認為 「守邊境不如守四夷」

援越抗法, 一是可以保護大清國的附屬國,維護大清的尊嚴;二是只有徹底擊敗法軍,才能鞏固中華西南邊境

之後,朝廷下令,命張之洞為兩廣總督,主持中法戰事。

張之洞上任後,先命劉永福率黑旗軍抗擊法軍;後調馮子材率軍援桂,大敗法軍。

可是,朝廷卻在此時要求張之洞停戰,想要乘勝求和。

張之洞雖有不甘,可也無濟于事。

這一次中法戰爭,讓張之洞大為震驚。 法國部隊的強大火力和法國的軍艦肆意來往,都在證明著一件事——唯有西方的富強之術,才能讓國家真正強大起來。

從此之後,張之洞真正重視起了西方的文化及先進技術。

這位「清流之首」,搖身一變, 成了洋務運動最忠實的擁護者。

(張之洞)

既是清廷的守護者,也成大清的掘墓人

在晚清這樣一個「受盡屈辱」的時代裡,每個有志之士,都在思考著未來的出路,學習西學的先進經驗。

哪怕是自詡精英的士大夫階層,也不得不追求「變革」,思考國家的出路。

1889年,張之洞調補為湖廣總督。

此時的張之洞雄心勃勃, 他要以湖北為根基,建立起一個可以左右中華局勢的工業佈局。

首先,張之洞創建了中華首個大型鋼鐵工廠——漢陽鋼鐵廠, 然後又陸續創建了漢陽兵工廠、漢陽火藥廠、漢陽針釘廠、漢陽官磚廠等重工業。

而我們熟知的「漢陽造」,便是漢陽兵工廠出產的武器。

不僅于此,張之洞還籌備修築盧漢鐵路,以貫通南北。

除工業以外,張之洞對人才的培養也是做出了巨大貢獻。

自強學堂、武備學堂、農務學堂、湖北工藝學堂,這些延續如今的大學,便是在張之洞的策劃和指導下誕生的。

張之洞還曾派遣學子留學日本,後來的黃興、蔡鍔等「革命派」都在其中。

如此開放的環境,自然引起了康有為的興趣。

康有為特去許昌,尋求張之洞對「維新運動」的支持。

但張之洞雖實行洋務, 但他的內心依舊保留著儒教思想,他對西學的宣導只是表面,骨子裡依然崇尚傳統、維護綱常

當得知維新派的真實用意,是與朝廷對立後,張之洞果斷與其劃清了界限。

不僅出版《勸學篇》來維護朝廷利益,抨擊維新派,還親手撲滅了自立軍起義,徹底滅了維新派的最後一絲希望。

張之洞從小到大接受到的教育,都是忠君愛國。

所有的洋務運動,都是在自己的「中體西用」的旗幟下,都是為了維護清朝的統治而開展的。

然而,諷刺的是,事情的走向,卻與張之洞的謀劃,背道而馳。

那些他資費留日的學生,成了革命黨中骨幹力量;

那些他一手提拔的青年才俊,成了革命最為堅定的擁護者;

那些他建立的武漢三鎮新軍,成了推翻滿清政府的主要力量;

那些他建造的軍工火藥廠,為眾人革命提供了最重要的武器。

在張之洞離開後的第二年,武昌起義便爆發了,張之洞心心念念的清王朝,最終走向了滅亡。

張之洞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 「師夷之長技以制夷」,為了挽救搖搖欲墜的大清帝國,可結果,卻是加速了清王朝的滅亡。

這位對滿清忠心耿耿的四朝老臣,不經意間,變成了大清帝國的掘墓人。

他終其一生沒有明白一個道理——清朝和西方列強真正的差距,不在武器不在裝備,而在思想。

這隻沉睡了千年的巨龍,需要的不是堅固的鎧甲,而是徹底的覺醒。

有人說:

「張之洞少年解元,青年探花,中年巡撫,晚年宰輔。

他的一生看似無懈可擊,可卻依舊走不出那個時代,也就避免不了其近乎宿命的尷尬和悲劇。」

他的一生,一半是傳統,一半是變革;一半是堅守,一半是反復。

他既是過去的老古板,又是未來的開啟者,更是近代中西文明衝突的代言人。

張之洞帶著希望而來,卻帶著失望而去。

他見證了整個清王朝的落寞,為謀求國家富強與命運鬥爭了半輩子,但直到臨別的那一天,也沒有見到國家強盛的影子。

二十八年的奮鬥,對于他來說,可謂是一腔熱血付東流,但對于中華近代歷程,卻有著無比重要的意義。

孫中山評論他說: 「張之洞是不言革命之大革命家。」

斯人已逝,往事已矣。

也許,張之洞的經歷會被世人所遺忘,但他的貢獻,卻已銘刻在歷史的豐碑之上。

- END -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