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朱元璋給小舅子封大官,小舅子為什麼堅決不要?不要能活命

朱元璋給小舅子封大官,小舅子為什麼堅決不要?不要能活命
2022/03/13
2022/03/13

西元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在應天稱帝,建立大明,這個來自安徽濠州的窮苦少年,經過幾十年的奮鬥,成為了一個帝國的締造者。

有道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朱元璋成了皇帝,自家的親戚也就跟著沾上了光,一個個成為了皇親國戚。

這其中,朱元璋的一個小舅子,就顯得十分的另類,別的親戚都是爭先恐後的想讓朱元璋風格官當當,唯獨他,哭著喊著拒絕封賞。不僅拒絕,還表示,只要給他瓊露喝,別的什麼都不要。

但這種看似愚蠢的行為,卻在最後讓朱元璋的這個小舅子保全了性命,逍遙富貴一生,得以善終。

堅決不要朱元璋對他的封賞,就在于朱元璋的這個小舅子知道,當大官畢竟沒有活命重要。

朱元璋的這個小舅子,名叫郭德成。

郭德成有兩個哥哥,分別是郭興和郭英,這二人在明朝初期,曾立下了汗馬功勞,也在明朝建立後,位極人臣,成為了開國功勳。

郭德成還有個妹妹,是朱元璋的妃子郭甯妃,也就是說,郭家算得上是滿門富貴。而這些富貴,源于其父親郭山甫當年的一個賭注。

早年間,朱元璋還是紅巾軍一個小頭目時,某次偶然間路過郭家門口,被郭山甫驚為天人,斷定其日後必成大器,于是,讓自己的三個兒子,跟隨朱元璋打天下。

「太祖微時過其家,山甫相之,大驚曰:‘公相貴不可言。’因謂諸子興、英曰:‘吾相汝曹皆可封侯者以此。’」---《明史》

同時,又把自己的女兒郭甯蓮,嫁給了朱元璋。

據傳說郭山甫善于相面,不管傳聞是真是假,但事實證明,老郭這次的眼光,真的算是極為毒辣。

女婿朱元璋成為了大明朝的開國皇帝,自己的女兒也成為僅次于皇后的貴妃,自己的長子和次子,都是大明朝的開國功勳,可以說是位極人臣。

按理說,滿門富貴的郭家,理應是個個榮華富貴,但唯獨三子郭德成,在明朝建立後,卻只當了個驍騎舍人這樣的小官,比著他的兩個哥哥,相差是在是太遠了。

要說郭德成沒有功勞嗎?也不是,在戰場上,他也是奮勇滅敵,立下裡不少功勞,不說位列國公,封個侯爵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但他卻甘心情願的當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官,並且樂在其中。

這別說別人看不下去,就連朱元璋都看不上下去了,說到底,郭德成也算是自己親戚,也有不少功勞,這只當一個小官,說出去怕是讓別人笑話他朱元璋小氣。

于是,朱元璋就把郭德成給叫來,和顏悅色的對自己這個小舅子表示,想給他加官進爵,封一個大官當一當。

結果,郭德成一聽,慌忙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請求朱元璋不要封他什麼爵位,更不要當什麼大官。

朱元璋對他的反應十分好奇,問他什麼原因,郭德成給出的理由是,自己性子愚笨,並且沒事愛小酌幾杯,如果當了大官,指不定哪天就會因酌誤事,到時候可能就會性命不保。

同時郭德成還表示,人這一輩,開心就好,如果朱元璋真的想賞賜與他,不如賞賜點金銀珠寶和瓊露,這樣他就千恩萬謝了

「頓首謝曰:‘臣性耽曲糵,庸暗不能事事。位高祿重,必任職司,事不治,上殆誅我。人生貴適意,但多得錢、飲醇酒足矣,餘非所望。’」---郭德成

郭德成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拒絕封賞,拒絕當大官,並表示自己有瓊露有肉,就十分的滿足,沒有什麼別的請求。

朱元璋對郭德成的回答,表示非常滿意,不僅沒有怪罪他推辭封賞,還很快答應了他要瓊露要肉的要求。

要說這郭德成真的不願意做大官嗎?肯定不是,是個人都抵擋不了這巨大的誘惑,但他如此選擇,不僅僅是他明哲保身的智慧,也是他深知「伴君如伴虎」的厲害。

首先,無功不受祿,郭德成有功嗎?有,但是並不是太大,之所以朱元璋要親自封賞他,主要還是因為郭寧妃的關係,畢竟他是朱元璋的小舅子。

但郭德成知道,這種富貴是極為危險的,猶如鏡中月手中沙,隨時都可能消散,尤其是面對朱元璋這種帝王。

其次,高處不勝寒,一旦答應封賞,就意味著身居高位,到時候就會有無數雙眼睛盯著他,這其中還包括朱元璋。

哪怕犯一點點錯,就有可能會被拉下馬,結果不僅僅是失去權勢,更有可能性命不保。

最後,朱元璋是皇帝,如果直接拒絕,也會讓他下不來台,找一個因酌誤事的藉口,這樣雙方都能接受,免得尷尬。

事實證明,郭德成的這個選擇,無疑是極為正確的,尤其是在洪武年間的腥風*雨中,郭德成不僅躲過了一場又一場清洗,還安然到老,這和他早年間的大智慧,是有極為重要的關係的。

不僅僅在這件事上,郭德成以大智慧得以讓朱元璋放心,還有一件小事,也是郭德成智慧的體現。

某日,朱元璋召郭德成入宮談話,酒席上兩人推杯換盞,談的頗為盡興,到結束時,朱元璋拿出兩個金元寶,交給郭德成,並告訴他這是賞賜給他的,不要告訴其他人。

當時的郭德成,十分蒙圈,心想自己又不缺錢花,幹嘛朱元璋還要賞賜自己金元寶,還要不能告訴其他人?

但也沒好意思問,就接過來謝恩,搖搖晃晃的起身出宮回家。

待他走出大殿后,被冷風一吹,瞬間明白了朱元璋此舉的意思,驚得是一身冷汗,這時,恰逢兩個太監從不遠處走過來,郭德成轉眼一想,不如來一個將計就計。

于是,他就裝做醉倒的樣子,跌跌撞撞的走向那兩個太監,順勢就倒了下來。

太監一看,這不是郭甯妃的哥哥嗎?怎麼醉成這樣了?慌忙就想將「喝醉」的郭德成扶起來。

郭德成在太監扶他的時候,就順勢坐在地上,嘴裡一面說著謝恩的話,一面裝作整理靴子,故意的,就將剛才藏在靴子裡的兩個金元寶掉了出來。

太監們自然是看到了郭德成靴子裡藏有金元寶了,待到他走後,馬上就拾起來向朱元璋稟報此事,朱元璋微微一笑,對太監說是他賞賜給郭德成的。

後來,這件事被一些大臣知道後,大臣們對郭德成的行為十分疑惑,就在私下問他,為什麼要故意把金元寶漏出來給太監看?

郭德成說道,皇宮大內是極為嚴密的地方,我在身上藏了兩個金元寶,這樣是讓別人知道了,會不會認為我是偷的?何況,我妹妹在宮中侍奉皇上,我經常前去看她,怎麼知道陛下不用這種方法試探我呢?

 「九閽嚴密如此,藏金而出,非竊耶?且吾妹侍宮闈,吾出入無間,安知上不以相試?」

不得不說,郭德成的謹慎,正是他最大的倚仗和法寶,從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能做出最正確的選擇,明白孰可為孰不可為,這也是他一直深受朱元璋寵愛的主要原因。但老馬也有失蹄的時候,郭德成也曾經犯下過大錯。

前文講過,郭德成最大的愛好,就是喜歡瓊露,雖說他十分的謹慎,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但也因為某次喝醉,差一點闖了大禍,若不是事後裝瘋賣傻,怕是一條性命難保。

這次還是朱元璋請他到宮中敘舊,兩個人邊喝邊聊,郭德成是越喝越開心,不一會就滿臉通紅,喝的已經是醉醺醺的了。

這人一喝多,就容易失態,郭德成也是如此,也不顧自己的儀容了,大大咧咧的和朱元璋聊的起勁。

朱元璋看郭德成衣冠不整、披頭散髮的樣子,覺得十分的可笑,就對他說:「看你頭髮披散,語無倫次,真是個醉鬼瘋漢。」

「醉風漢,發如此,非酒過耶?」---朱元璋

這個時候,郭德成說話都已經不利索了,聽到朱元璋說自己的頭髮散亂,就順手摸了摸,抬頭對朱元璋說道:」陛下,我也最恨這亂糟糟的頭髮,要是剃光了才算痛快!「

「臣猶厭之,盡剃始快。」---郭德成

這句話在旁人聽著無所謂,但在朱元璋的耳朵裡,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眾所周知,朱元璋在沒有當皇帝之前,曾經當過一段時間的和尚,因此,在他登基後,對「光」、「僧」等字眼極為忌諱,今天郭德成醉後說的,朱元璋認為就是在侮辱自己。

朱元璋並沒有當場發火,而是尋思著怎麼處理郭德成,而郭德成回到家清醒之後,回想自己所說的話,登時一身冷汗,心想著皇上的忌諱,今天被他說了出來,無論有心還是無意,恐怕是要大禍臨頭。

事已至此,懊悔也沒用,郭德成前思後想,終于想出來一個補救辦法。

這天后,郭德成依舊還是嗜瓊露如命,十分的狂放不羈,同時,又去了京城附近的一座寺廟,剃了光頭,每日裡堅持念經,果真當了一個和尚。

本來對郭德成極為惱怒的朱元璋,在聽說他當了和尚之後,哈哈大笑,還對郭德成的妹妹郭甯妃說:「想不到你那哥哥,不是討厭光頭,而是真的想當和尚,他可謂奇男子啊!」

就這樣,郭德成躲過了一劫,靠著自己的智慧,保住了身家性命。

依靠著自己的謹慎,以及低調做事的智慧,郭德成躲過了洪武年間的大清洗,包括胡惟庸案的爆發,前後牽連到幾萬人,但卻沒有牽連到他,安然度過了一生,善終而老。

總而言之,郭德成拒絕朱元璋封大官的誘惑,安于當一個驍騎舍人這樣的小官,是他深諳「捨得」之道,明白「當大官」這樣高回報的事情,也包含著極高的風險,同時,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也是讓他在朱元璋進行封賞時,頂住誘惑、直接拒絕的主要原因,只有拒絕,才能活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