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李治為何要賜歿風姿綽約的姐姐高陽公主

【唐朝】李治為何要賜歿風姿綽約的姐姐高陽公主
2022/04/01
2022/04/01

李治賜歿姐姐高陽公主,源于一場香艷的「風流案」。

貞觀年間,長安城里抓獲了一名小偷,按說偌大的長安城,抓個小偷也是正常的事,但關鍵是,從這名小偷的贓物里,搜出來一件特殊的東西。

這件東西是一個枕頭,枕頭也不稀奇,問題是這個叫做「金寶神枕」的枕頭,是皇宮大內之物。

一個普通的小偷,居然偷了皇家物品,這性質就比較嚴重了,一番審問之下,小偷透了底,說這件枕頭是從高僧辨機和尚那里偷來的。

負責此事的官員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只得是一層層上報,最終這件事被唐太宗李世民得知,經過細細盤問,辨機和尚交代,枕頭是李世民的女兒高陽公主送給他的。

究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很簡單,就是高陽公主在已為人婦的情況下,與辨機和尚私通,兩人暗生情愫,枕頭就是信物。

事情查明后,李世民大怒,直接將辨機腰斬,而情人被ㄕㄚ,讓高陽公主十分怨恨父親,自此,與李世民之間愈加冷漠。

那麼,這件「風流案」與高陽公主被李治賜歿有什麼關系呢?事情還得從唐高宗李治登基那一年說起。

公元649年,李世民病逝,皇位傳于其第九子,也就是太子李治,當年六月,李治即皇帝位,是為唐高宗。

繼位之初,李治就下發詔令,命其舅父趙國公長孫無忌,以及英國公李勣為輔政大臣,自此,高宗時代正式到來。

如果單從能力上來講,李治的執政能力肯定不如李世民,但好在李世民為他留下了很好的基業,李治只要好好地當一個守成之主,就可讓大唐繼續輝煌。

而李治呢?也確實沒有辜負父親的殷殷期望,在兩位輔政大臣,以及朝堂上諸多能臣干吏的輔佐下,大唐各個方面蒸蒸日上,繼位沒多久,他就創造了「永徽之治」的盛世。

但就在社會繁榮穩定,群臣兢兢業業的同時,一場讓誰也沒有預料到的驚天風波,席卷了整個大唐。

這場大風波的始作俑者,正是李治的姐姐高陽公主。

永徽四年(公元653年),高陽公主進宮面見弟弟李治,聲淚俱下地向李治說了一大通,主題思想就一個,那就是她的大伯哥非禮了她。

高陽公主的大伯哥是誰呢?正是唐初名臣房玄齡的長子房遺直。

房玄齡一共有四個兒子,其中房遺直是其長子,高陽公主的丈夫房遺愛是其次子,正是因為高陽公主嫁給了房遺愛,因為,房遺直就是高陽公主的大伯哥。

而李治聽了高陽公主的「控訴」之后,心中十分不解,因為他知道自己這個姐姐是個什麼樣的人,要說她非禮房遺直還有可能,但說是房遺直非禮她,這說出去誰也不會信。

但不信歸不信,如今姐姐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讓李治頗為心煩意亂,無奈之下,李治只得下令,讓舅父長孫無忌負責,對這件「非禮公主案」展開調查。

李治的意思很簡單,畢竟這是姐姐的家事,換做外人調查就有些不太好看,而讓長孫無忌調查,既能保全臉面,又能顯得對此事十分重視,以此應付高陽公主,可謂是一舉兩得。

最重要的是,李治原本想著,隨便調查一下就行了,家丑不可外揚嘛。

李治的態度,是「隨便調查一下」,但接到任務的長孫無忌卻不這樣認為,在他看來,作為房玄齡的長子,房遺直絕對不會閑著沒事去非禮自己的弟媳婦。

這背后,絕對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帶著這種疑惑,長孫無忌展開了他的調查工作,他先是對房遺直進行單獨詢問,結果,一番問話之后,「悲憤交加」的房遺直,把幾樁陳年舊事翻了出來。

房遺直與高陽公主歷來不和,高陽性格跋扈,又仗著是唐太宗愛女這個身份,在嫁到房家之后,一直是頤指氣使,完全沒有為人婦的概念。

對此,身為大伯哥的房遺直十分看不慣,但看不慣也只是心里埋怨幾句,嘴上可是不敢說,所以,在最初的時候,他和高陽還沒有什麼太大的沖突。

但在房玄齡去世后,兩人的矛盾陡然加劇,起因是因為房遺直繼承了房玄齡的梁國公爵位,為此,高陽十分氣不平,就攛掇丈夫房遺愛,提出要分家的要求。

有道是長兄為父,對于高陽想分家這個要求,房遺直并沒有同意,并且,還把弟弟房遺愛找來大罵了一頓。

這下算是徹底讓高陽與房遺直的關系陷入冰點,心有不甘的高陽進宮找到父親李世民,告發房遺直經常口出不敬之言,意圖心懷不軌,結果李世民一調查,發現是高陽在誣告,最終,李世民對自己這個任性妄為的女兒也訓斥了一頓。

但高陽依舊不ㄙˇ心,繼續沒事就往宮里跑,見到李世民一次,就告房遺直一次狀,告得多了,雖說李世民不信,但房遺直怕了。

為了不讓自己某一天ㄙˇ得不明不白,房遺直干脆心一橫,向李世民申請把爵位讓給弟弟房遺愛,以保自己周全。

但他的請求,李世民并未批準,因為,他依然是梁國公,直到李治登基還是如此。

不過,房遺直與高陽之間的梁子算是結下了,雙方時不時地就會發生摩擦,這一次高陽誣告房遺直非禮她,也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

當然,這些都是雙方的陳年宿怨,真正讓負責審問的長孫無忌動容的,是房遺直說出了另一件往事。

永徽二年,右武衛大將軍薛萬徹因犯錯被降職為寧州刺史,回京領罪并面見李治后,薛萬徹又去見了房遺愛,之所以特意見他,是因為房遺愛與薛萬徹是至交,兩人關系一直很好。

見面之后,二人推杯換盞,在ㄐ丨ㄡˇ席宴中,二人有了這樣一番對話。

因降職而滿腹牢騷的薛萬徹說: 「今雖病足,坐置京師,鼠輩猶不敢動。」

房遺愛則接話道: 「若國家有變,當奉司徒荊王元景為主。」

什麼意思呢?薛萬徹的意思是表達了他對朝廷的不滿,而房遺愛的意思更直接,就是說假如要有所行動,那麼就去推舉荊王李元景。

李元景是誰?房遺愛為何會想在「國家有變」之際推舉他呢?說起來,這其中還有好幾層關系,這個李元景,是李世民的同父異母弟,也是唐高祖李淵的第六個兒子。

并且,最重要的是,房遺愛的三弟房遺則,娶了李元景的女兒。

說得更簡單點,房遺愛的意思就是,假如李治被推翻,那麼他就會把李元景推上去,從而取代李治。

按理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一般是不會被第三個人知道的,但不知為何,房遺愛的哥哥房遺直得知了弟弟與薛萬徹的對話內容,而原本他準備將這件事爛在肚子里,但由于高陽公主的一再誣陷,再加上長孫無忌的刻意「引導」,悲憤交加的房遺直便把這件事說了出來。

而說出此事的結果,是長孫無忌大喜過望,他開始編織一張大網,網向他想網住的人。

最終,原本是高陽公主誣告房遺直「非禮」的小案子,被長孫無忌無限發酵,形成了唐朝開國以來,波及面最大、涉及人數最多的一次案件。

著名的「房遺愛謀反案」,說的就是這件事。

而促成這起案件最終定性的,還有高陽公主又一個「黑料」被長孫無忌扒了出來,她曾經指使一個叫做陳玄運的內侍宦官,暗中窺伺宮內動向,并觀察星象變化,這種舉動,足以讓她被扣上有「不臣之心」的大帽子。

高陽公主有「不臣之心」,房遺愛則是涉嫌謀反,兩者一結合,這就是大罪中的大罪。

這個審問結果,讓李治也是大吃一驚,他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種地步,但在包括房遺愛、高陽

公主、李元景以及薛萬徹等人都已經被抓入獄后,長孫無忌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他的終極目標,是一個被他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人,這個人,正是李世民的三兒子李恪。

長孫無忌之所以想除掉李恪,同樣也是一樁陳年宿怨,這件事還得說到李世民的大兒子李承乾,當初,李承乾是太子,但由于他恣意妄為,慢慢的被李世民冷落。

就在李承乾不得圣心之際,李世民的三兒子魏王李恪,靠著自身過硬的才學,逐漸走進李世民的視線中,并在李承乾謀逆案爆發后,得到了李世民要立他為太子的口頭承諾。

但李世民承諾歸承諾,底下人卻不同意,其中以長孫無忌最為反對,堅持要立李治為太子。

前文也講到,長孫無忌是李治的舅父,李治的母親乃是長孫無忌的妹妹長孫皇后,而李恪呢?卻和長孫無忌沒有什麼關系,因此,不管是從什麼角度來講,長孫無忌都有推李治而反對李恪的理由。

而在長孫無忌的極力反對下,李世民也是相當猶豫,若是當時李恪能夠繼續展示他才學過人的優秀一面,有可能也不會讓李世民改變主意,但自認為勝券在握的李恪,卻在一次大意之下,說出了一番讓李世民極為寒心的話。

「臣唯有一子,臣百年之后,當為陛下ㄕㄚ之,傳國晉王。」---李恪

什麼意思呢?李恪想表達的是,如果他將來當了皇帝,那麼就會在百年后ㄕㄚ了自己兒子,然后把皇位傳給自己的弟弟晉王李治。

正是這句話,讓李世民瞬間對李恪起了反感之心,為什麼呢?因為這段話,揭開了李世民最不愿揭開的傷疤。

李世民是如何上位的?這幾乎人人都知道,他是靠著「玄武門之變」,ㄕㄚ兄滅弟,迫使自己父親把皇位交給了自己,這雖然是事實不假,但李世民無論如何都不愿提及。

而李恪說這番話,其實是為了表達自己的忠心,聲明自己一定會做到「兄友弟恭」,并且在將來甘愿把皇位交給弟弟。

但這可能嗎?我們尋常人都知道不可能,何況是李世民?在他看來,自己這個三兒子,明顯是在跟自己耍心眼。

還ㄕㄚ兒子讓皇位?笑話,當年李世民可是不惜ㄕㄚ兄滅弟才得來的皇位,他舍得讓嗎?要是能讓,又何必來「玄武門之變」這一出?

所以,李世民認為,自己這個兒子,遠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樣「無害」,說不定在他掌握大權后,手段比自己更狠。

最終,在權衡利弊之后,李世民放棄了李恪,選擇了相對懦弱的李治。

而在李世民的選擇過程中,長孫無忌因為大力支持李治,從而得罪了李恪,所以,對于長孫無忌來說,李恪始終是一個隱患。

既然是隱患,那就必須要鏟除,因此,在房遺愛案爆發后,長孫無忌為了達到鏟除李恪的目的,開始誘導房遺愛,意圖讓他說出一些自己想聽的東西。

最開始,房遺愛并沒有上套,但長孫無忌拋出了一個大招,就是以當年告發李承乾謀反的紇干承基為例,暗示房遺愛,只要說出來,那麼就會如紇干承基一樣,因告發有功而活命。

在這個巨大的誘惑下,房遺愛徹底繳械,按照長孫無忌的意思,說出了李恪同樣涉案。

而達到了目的的長孫無忌,迅速將案件卷宗整理,并附上了涉案人員的明細以及「罪名」,最終呈到了李治的面前。

面對這個結果,李治當時哭的心都有,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個小小的「非禮案」,卻能牽出這麼多人,并且還揪出了「聞所未聞」的謀反案。

但案件卷宗就擺在他前面,罪犯的「累累罪行」也一目了然,這個時候,李治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才好。

他近乎哀求地向負責此案的長孫無忌等人說,能不能放過幾個?畢竟這里面好幾個都是自己的親人。

上泣謂侍臣曰:「荊王,朕之叔父,吳王,朕兄,欲丐其ㄙˇ,可乎?」--《舊唐書》

朝堂上,長孫無忌默默無語,而看到長孫無忌不說話,其他大臣同樣眼觀鼻鼻觀心,仿佛沒有聽見李治在說話。

最終,李治沒能阻止自己的親人被處ㄙˇ,房遺愛、薛萬徹被斬首,李元景、李恪以及李治的姐姐高陽公主,被賜自盡,另有數十余人,因涉及此案,或被處ㄙˇ,或被流放。

高陽公主估計在臨ㄙˇ前一定會后悔,干嘛沒事非要誣告大伯哥房遺直呢?早知道如此,就不那麼多事了。

而李恪在自盡前,曾破口大罵長孫無忌,稱其 「竊弄威權,構害良善」,一定會遭到報應, 「當滅族不久矣!」

不曾想,李恪此話一語成讖,六年后,長孫無忌遭禮部尚書許敬宗誣告謀反,被下令流放黔州,在途中自縊而ㄙˇ,他的兒子也被罷官除名,最終流放至嶺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