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朱元璋除掉胡惟庸后,為何將早已退休在家的李善長一齊滅族

朱元璋除掉胡惟庸后,為何將早已退休在家的李善長一齊滅族
2022/06/18
2022/06/18

李善長,字百室,濠州定遠(今安徽定遠縣)人。明王朝開國功臣。李善長自幼讀書,熟讀經史,有智謀,他很早就投靠朱元璋,幫其出謀劃策,隨其東征西討,出生入ㄙˇ,功勛卓著,明朝建立后朱元璋曾褒贊他「功比蕭何」。

李善長是朱元璋起事時軍中的元老級人物,因其足智多謀,曾為朱元璋的首席謀士之一。兩人情誼甚篤, 李善長竭力輔佐朱元璋,對朱元璋忠心耿耿,極得元璋信任。

公元1368(元至正28年)年正月,正當徐達率北伐軍橫掃山東之時,40歲的朱元璋在文武百官的擁戴下,于應天府(今南京)登基稱帝,國號大明,建元洪武,以應天為南京。以李善長為右丞相,徐達為左丞相,其余功臣各有封賞。就這樣,繼西漢締造者劉邦后,放牛娃、窮和尚出身的朱元璋成了我國歷史上又一位布衣天子。

李善長為人處事一向謹慎小心。大將軍徐達則常年率兵在外征戰。因此,明初的這兩位開國大功臣、左右丞相都沒有和太祖朱元璋形成多大的矛盾沖突。

明朝建立后,李善長親自制定了各項規章制度,草擬并逐步完善了律法,因此被朱元璋譽為「建明第一勛臣」。加上他和朱皇帝結為兒女親家,兩人間成了姻親,彼此更增添了幾分親近。

俗話說「共患難易,共富貴難」 。回望中華歷史,多少曾患難與共的生ㄙˇ弟兄,在大功告成之后,逐漸反目乃至成仇。在南征北戰的、逐鹿中原的日子里,李善長敢于任事,當機獨斷,原來也是特殊時期值得贊許的長處。

而在削平群雄,驅逐殘元,建立大明后,李氏這一長處不免會被生性猜忌的朱元璋視為獨斷專行,為已登大位的朱皇帝所不容。況且,朱元璋的猜忌多疑是與生俱來的,亦或是后天環境所造就,李善長雖然謹慎小心,但不諳適應新情況而多加檢點,自然離災禍愈來愈近了。

以李善長立下的功勞以及崇高的威望 ,朱元璋是不愿無端治罪的,但在為子孫「削棘」的強烈愿望驅使下,他又不能抬手放過,必須要找個機會。一次,李善長患病在家臥床不起,于是上疏懇請致仕(辭官)。

這本是一種表面文章,一種姿態,也是歷代大臣慣用的手法。李擅長以為,朱元璋一定會溫言挽留。出乎他意料的是,朱元璋居然順坡下驢,立即批準他辭職。李善長本來不過是按慣例意思意思,以表達不戀權位的謙遜之態,沒想到弄巧成拙丟了丞相尊位,心里暗暗叫苦不迭。

李善長「辭去相位」后,汪廣洋隨即繼任左相。他也是追隨朱元璋很久的元勛。汪廣洋任丞相 3年,無所建樹,遂被罷相。

朱元璋雖忌憚已經辭官的李善長,但又找不到合適的下手理由。相位傳給了胡惟庸,事情就起了變化。胡惟庸也是濠州定遠人,是建明頭號功臣李善長的女婿,汪廣洋去職后,他依仗老泰山李善長這個后臺當上了左丞相。

胡惟庸和岳丈不同,行事囂張跋扈,無所顧忌,在朝中大權獨攬,獨斷專行,像官員任免、升降、生ㄕㄚ大事,他都自作主張,不向朱元璋請示;朝野內外的報告,凡對他不利的全被扣住不報;許多想弄個官做或想升遷的人、不得志的文臣武將,紛紛奔走在他的門下,趨附于他,他大肆貪贓納賄,賣官鬻爵,府中聚斂的各種財物不計其數。

他在朝中遍豎黨羽,培植親信,形成了以他為首的小集團,排斥、壓制異己,以獨霸朝堂。

胡惟庸以精明能干著稱,遂得到李善長的青睞與栽培,不僅將他招為東床快婿,還多次受到李善長的舉薦和提拔。胡惟庸入相后,朱元璋逐漸發現他遇事隱瞞、專斷,且與已經致仕的李善長往來密切。于是有些懊悔革逐汪廣洋,干脆又將汪廣洋調回南京,利用他牽制胡惟庸,并讓他充當耳目。

胡惟庸并未警醒,反而更加恣肆放縱。朱元璋本來就在處心積慮地鏟除功臣,以為子孫削棘,他終于不再忍耐了,于是召汪廣洋密詢胡惟庸恣縱不法之劣跡。

汪廣洋本無真憑實據,不敢隨意輕薄、栽贓,便采取息事寧人的圓滑態度。朱元璋大為惱怒,以「朋欺(為庇護友人而欺君)」,把汪廣洋一擼到底,發配到遠惡軍州去了。 打發了汪廣洋后,朱元璋還是余怒未消,越想越氣,竟又派出一位錦衣衛使追趕汪廣洋,將他處ㄙˇ在貶逐途中。

汪廣洋和胡惟庸本是政敵,汪廣洋第一次被罷相,就是胡惟庸從中使壞所致。兩人之間毫無友誼,更難說朋比為奸了,汪不肯栽贓胡,或有難言之隱,他ㄙˇ于「朋欺」之罪,真乃冤深似海。

ㄕㄚㄙˇ汪廣洋,胡惟庸也朝不保夕了。汪廣洋罪在不體察圣心,不愿配合皇上構陷胡惟庸。而胡惟庸本就是朱元璋要窮治其罪的目標。幾個善解君意的大臣,聯名上書誣告胡惟庸結黨謀反。

借口有了,朱元璋也不派人調查是否屬實,亦不分青紅皂白,一聲令下,便將當朝宰相逮捕下獄。

既然是結黨謀反,就應該有一批心腹黨羽和密謀造反的事實,就當窮本溯源,一網打盡。但捕風捉影之事,怎能經得起仔細推敲?除掉一個對朱明江山有威脅的權相才是朱元璋所要考慮的重中之重 。

假若派有司深究下去,肯定會因為證據不足而無從下手,不好對胡惟庸下重手,于是速戰速決,連可以作證人的告密者也一起誅ㄕㄚ, 這樣就可以ㄙˇ無對證了。如此這般,朱元璋也可以免去許多節外生枝的麻煩。

朱元璋明里結案,暗中并沒有停止偵察。表面的平靜,隱藏著更兇險的危機。朱皇帝編織了一張大網,已悄悄在李善長周邊張開,危險漸漸向早已致仕(辭官歸里) 的李善長襲來。

李善長退休回家后,因其社會聲望高,對大明政治仍有不可低估的影響力。對這個潛在的威脅,朱元璋是不會視而不見的。又有善解君意之人上密折揭發李善長與胡惟庸過從甚密,經常暗室密謀,圖謀不軌。

這時,正遇到星變,實乃不祥征兆,有星象家說,得ㄕㄚ大臣以祭天應災。朱元璋便下令賜早已退休在家的李善長自盡,這位明朝開國第一勛臣便如此做了犧牲品。真個是:天下本由將軍定,不許將軍見太平。

史載,胡惟庸以「謀反罪」被誅后,朱元璋順藤摸瓜,借題發揮,將那些個性突出的、能力出眾的、行為桀驁跋扈的、心懷不滿的、危及朱家基業的都統統羅織進來,成為胡黨罪犯,處ㄙˇ抄家。

胡惟庸案牽連甚多,先后持續了好幾年。前后共有3萬多名大小官員被ㄕㄚ。就連位居「勛臣第一」 、早因年邁退休在家,已經77歲風燭殘年的李善長也遇害,還被抄家滅族,全家70多位婦孺老幼(妻、女、弟、侄、孫)一齊被誅。

《明史》記載:李善長臨ㄙˇ前哀嘆:「進亦疑,退亦疑」。可謂一語中的。功高主疑,不論你是在朝還是退隱山野,都在劫難逃。

朱元璋還把李善長及其「從犯」的供詞編纂為《昭示奸黨錄》一書,刊印發往各地諸衙。目的就是要說明李善長等人都是罪有應得,咎由自取,并非他卸磨ㄕㄚ驢,過河拆橋,大肆誅戮功臣,更全無鳥盡弓藏,兔ㄙˇ狗烹,敵破臣亡之意。

明初共有四位丞相:李善長、徐達、汪廣洋、胡惟庸。除徐達上任不久就改派他職,其余三個都被朱元璋所ㄕㄚ。 后來,朱元璋干脆廢除了宰相制度,將天下大權全部拽在自己手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