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楚成王被兒子逼迫身亡,臨終前想吃到熊掌,親子商臣堅決不給機會

楚成王被兒子逼迫身亡,臨終前想吃到熊掌,親子商臣堅決不給機會
2022/07/06
2022/07/06

楚成王熊惲是公元前671一前626年在位的楚國國君,楚成王在位四十六年,使楚國在諸侯國中的影響力和國家地位得到空前提高。

但他在選擇長子商臣作為王位繼承人時受到蒙蔽,令尹斗勃當時堅持反對,卻因此遭到太子商臣的陷害,造成斗勃自ㄕㄚ身亡。

斗勃因忠誠進言而蒙冤自ㄕㄚ這件事情,給楚成王造成了很大的心里陰影,于是開始對太子商臣開始留心提防。

有一天,楚成王看到一個近臣佩戴著自己曾經賞賜給太子的玉器,他頓覺奇怪,便警覺地追問近臣玉器的來歷,這個近臣吞吞吐吐不敢說。

楚成王頓時大怒,對他動刑進行ㄅ丨問。近臣只好如實說道是商臣為拉攏他送的。

楚成王此時才恍然大悟,他想起斗勃對他的勸阻時說過的話,他既痛惜斗勃之自ㄕㄚ,又后悔不聽當時斗勃勸言,就開始有意疏遠太子。

他后來又發現小兒子王子職聰明而且忠厚,更適合作為繼承人,就想廢掉商臣而改立王子職。不過,他此時倒記清楚了斗勃說商臣狠辣的忠告,擔心如馬上廢立商臣會引發動亂,因此不敢有任何的舉動。

正在此時,楚成王的胞妹羋氏嫁到江國后回國探親,楚成王便對江羋說出了立儲的心事。

江羋沉思說道:「廢立太子是件大事,不能輕舉妄動,假如有機會能抓住商臣的過錯廢掉他,就可以讓王子職順理成章地繼承王位。」成王覺得羋氏說得有道理,便只能暫時隱忍。

楚成王兄妹的談話,有宮內的近臣傳給了商臣。聽到傳聞后,有些著急的商人臣便向師傅潘崇詢問對策

潘崇道:「我有計策,可以證實這個消息的真假。王妹江羋,她性情直率而且急躁,遇間事請容易發火。太子可以為她設宴,故意滿帶她,來激怒江羋。人在發怒時就會無所顧忌,說話中會有機密泄漏。」

商臣聽罷大喜,決定按照計劃行事。

這天,商臣安排了豐盛的ㄐ丨ㄡˇ席宴請江羋。江羋受邀來到東宮,太子商臣先是遠遠出迎,安排了上座,非常恭敬地對待江羋,等ㄐ丨ㄡˇ過三巡后,商臣漸漸露出怠慢的意思。

他先是讓廚師直接給江羋上菜,自己并不起身。后來又故意與其他人說笑不理江羋。已有些醉意的江羋很不高興,向商臣問話,商臣充耳不聞,只顧自己尋歡作樂。

江羋怎麼能受這樣的冷遇?她拍案大怒地手指商臣斥責道:「你如此無理,不懂禮儀,怎麼配當太子?」

商臣挑釁地答道:「我已經是東宮太子了,你能拿我怎麼樣?」

江羋出口罵道:「你這個滿嘴狂言的不孝之子,難怪大王想要廢掉你而立王子職!」

怒氣未消的江羋回到宮中,馬上去見了楚成王,他憤恨地說:「商臣這家伙實在是無理,他粗魯傲慢、不懂禮儀尊卑,是擔不起國家大任的,應該立刻廢掉!

而且,我看商臣的面目兇惡,絕不是善良之輩,如果時間拖得久了,恐怕會出現意外情況。」

楚成王點頭道:「王妹說得對,他對你如此怠慢,不懂禮制,這是廢掉他最好的理由,這事要快,明天早朝我就要當朝宣旨了。」

江羋這才轉怒為喜,她起身告辭。

楚成王又叮囑她說道:「云夢虞人給我進獻了一頭野熊,我已經讓御廚去烹調了。 你到申時再來宮中,我已經告訴了王子職,咱們到時一遍品嘗熊掌,一遍再商議下這件大事。

商臣這邊激怒江羋了,探得了實情后,也在向師傅潘崇詢問對策。

潘崇問道:「太子將來能屈尊降價,甘愿侍奉王子職嗎?」

商臣連連搖頭:「我是長子,他是幼子,我做不到。」

潘崇又問:「如果你不能臣服,那你想逃到別的國家去嗎?」

商臣道:「我無緣無故地去他國避難,是自取其辱,我做不到。」

潘崇皺著眉,緩緩地說「那你就只有一條路了,就怕太子不忍下手····」說到這里,潘崇狡黠的目光盯著商臣,便沉吟不語。

商臣咬牙狠狠地說道:「這是生ㄙˇ存亡之際,有什麼不忍心的?」

潘崇靠近商臣低聲說:「想掌握王權,必做大事,今晚就要動手,才能穩操勝券。」

然后兩人俯首帖耳一陣密語后,馬上行動。

當時正值冬季天短,未到申時,天就已經完全黑下來了。

商臣率軍包圍了王宮,散布謠言說宮中有政變,王宮護衛不敢阻擋,潘崇就率領幾十名武士,ㄕㄚ氣騰騰地奔入王宮內寢,闖到了楚成王面前。此時宮內的左右近臣已經都被嚇跑。

楚成王吃驚地看到來勢洶洶的潘崇,站起身來厲聲喝道:「你是太子太傅,不在東宮,來干什麼?你擅闖王宮是ㄙˇ罪!」

潘崇毫無懼色地手持寶劍,冷冷說道:「新君已經駕臨,你這個舊主也該讓位了,大王何必裝腔作勢!」說罷一揮手,ㄕㄚ氣騰騰的武士們馬上把楚成王圍在中間。

楚成王這時看到自己身邊的近臣、衛士已無一人,他頓時泄氣地囁嚅說:「寡人年事已高,確實不能操勞了,我愿讓出王位,自己出宮。

潘崇答道:「大王不必出宮了,一國不能有兩個君主,一個立,另一個必須要亡!」

楚成王此時悲戚的目光注視著自己的兒子商臣,商臣面無表情、無動于衷,他又輕聲向潘崇相求:「寡人愛吃野味,已經讓御廚在烹制熊掌,你就讓我臨ㄙˇ前再吃個熊掌吧。」

潘崇厲聲說道:「熊掌難熟,大王是在等待外援故意拖延時間嗎?我們可不能等,大王不要自討苦吃了,請您自便吧!」說完,解下商臣腰間的束帶,扔到了楚成王的腳邊。

潘崇命令兩名武士拽起束帶,只是片刻的功夫,楚成王便氣絕身亡。

此時正來宮中赴宴吃熊掌的江羋,看到楚成王還有余溫的尸體,頓時痛哭倒地,悲咽地說:「是我害了你啊,王兄!」她抓起束帶,跟著自縊而ㄙˇ。

楚成王的幼子王子職自然也未能幸免地遭到ㄕㄚ害。

次日,商臣上朝宣告:楚成王因病身亡,自己繼承王位,他就是楚穆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