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享盡榮華的秦檜,為何在受封為異姓王的當夜氣得病發身亡

享盡榮華的秦檜,為何在受封為異姓王的當夜氣得病發身亡
2022/03/12
2022/03/12

因為秦檜萬萬沒想到,宋高宗趙構還有個致命的大招在等著他。

紹興二十五年(西元1155年)十一月,宋高宗趙構親臨宰相秦檜的府邸,前去探望當時已經病入膏肓的秦檜,對于皇帝的駕臨,秦檜十分感動,史載他「流涕不已」。

次日,南宋朝廷下了一份詔令,在這份詔令中,將秦檜進封為「建康郡王」,同時,又將秦檜的兒子秦熺加封為少師。

詔令一出,無數羨慕的眼光投向秦相府,畢竟自打大宋朝開國以來,能在活著時被封異姓王的基本沒有,而秦檜卻獲此殊榮,並且兒子也成了少師,這可是天大的榮耀,怎能不讓人羨慕?

不過,就在秦檜成為異姓王的當夜,曾經權傾朝野的他卻一命嗚呼,莫非,秦相爺是因為太高興激動歿了?其實不是,秦檜是活生生被氣歿的。

至于為何他會被氣歿,是因為秦檜做夢也沒想到,趙構早就設計好了一個能要他命的大招,更沒想到,趙構居然會這麼陰。

早在秦檜病倒之後,趙構就開始盤算如何給秦檜致命一擊。

有人可能會覺得奇怪,歷史上的宋高宗趙構,一向不是和秦檜穿一條褲子嗎?多少趙構不方便出面的事情,不都是秦檜出頭處理的嗎?

比如當年紹興和議時,趙構為了滿足金人的無理要求,同時也為了向金人表達自己議和的堅定決心,不僅解除了岳飛、韓世忠的兵權,又親自與秦檜商議,共同羅織罪名,把嶽飛下獄。

最後,也是在趙構的授意下,秦檜才能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嶽飛謀害在風波亭。

可以說,沒有趙構的背後指使,嶽飛大機率不會歿,同樣的,沒有趙構的授意,秦檜也做不到這麼囂張跋扈。

既然兩人是那種「沆瀣一氣」的盟友,為何還要說趙構在處心積慮地謀劃著打擊秦檜呢?

這個問題說起來,大致原因有兩個,一個出在宋高宗趙構本人身上,一個則出在秦檜秦相爺身上。

先說趙構,趙構這個人,性格很復雜,並且他坐上皇位的過程也很曲折,如果沒有當年的「靖康之難」,他是沒有機會成為皇帝的。

靖康二年(西元1127年)五月初一,金兵帶著宋徽宗、宋欽宗以及數千宋廷宗室、女眷等,離開開封北去,由此北宋宣告滅亡。

不過,在當時的應天府(今河南商丘),還有一支數量可觀的宋廷宗室力量,而領頭的,正是康王趙構。

之所以趙構會在這裡,這就要說回靖康元年年末,當時金兵剛包圍開封府時,遠在河北的趙構,受朝廷任命為兵馬大元帥,同時朝廷還下令,讓他帶兵火速救援開封府。

但趙構並沒有前去救援,而是帶著手下的兵,先轉移到大名府,後又轉移到東平府。

東平府在如今的山東境內,趙構跑掉這裡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避開金兵的鋒芒,以觀其變,而他這一觀,就把北宋給觀沒了。

而在徽、欽二帝被金兵擄走後,趙構經過深思熟慮,加上手下人的勸進,最終在應天府「勉為其難」的登基稱帝,改年號為建炎,南宋政權就這麼建立起來了。

但在建立南宋後,趙構很犯愁,愁什麼呢?愁如何對付金國,他不是沒想過一鼓作氣將其徹底擊敗,比如最早的時候,趙構就任用主戰派代表李綱為宰相,目的就是想擊敗金兵。

不過,啟用李綱等主戰派,並非出自趙構本意,他內心真正想要的是,還是偏安一隅過安穩的小日子。

而過安穩小日子的前提,就是得把金兵擺平,至于擺平的方式,趙構自然是選擇了「不動刀兵」的議和了。

在這種思想的驅使下,趙構開始極力打壓武將,並積極與金國和談,甚至,為了達到目的,他不惜殘害忠良。

但這裡就出現了一個問題,趙構畢竟是皇帝,他還是很在乎別人對他的評價的,因此,這個時候他就需要有一個人來幫他出面幹這些見不得人的事。

而秦檜,則是趙構最合適的人選,沒有之一。

秦檜的發跡之路,與向金國卑躬屈膝有很大關係,早在靖康之難後,一同被擄往北方的他,就開始刻意對金國示好,期間還通過賄賂,「贏得」了金國人的看重,成為金國攻打大宋的參謀之一。

而在他歸宋之後,更是把金國當做了再生父母,在南宋朝堂上,公開提出南北分治的和談方略,此舉,深得宋高宗趙構之心。

一個是為了前途拋棄民族大義,一個是為了求安穩需要找人出頭,就這樣,趙構與秦檜一拍即合,成為了最堅定的一對盟友。

不過,在紹興和議達成後,宋高宗的心思開始有了新的變化。

當時的情況是,主戰派的武將已經被徹底打壓,朝堂上基本上沒有了反對趙構偏安一隅的聲音,不過,趙構依舊很煩惱,煩惱的是秦檜日漸增長的權力。

自從把秦檜當成心腹之後,秦檜的地位扶搖直上,到了紹興和議後,他已經位居太師,按照趙構的想法,此時的秦檜應該心滿意足,畢竟要權力有權力,要地位有地位。

但秦檜卻並沒有滿足,當他大權在握的時候,一場利用職權所展開的清洗行動在暗中彌漫至整個南宋朝堂。

從紹興十二年開始,到紹興二十二年,前後十年的時間裡,秦檜先後或貶或罷了足足四十餘位朝中大臣。

這其中,不僅有擔任要職的宰相,還有各個部門的能吏,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曾經得罪過秦檜。

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不少因為反對秦檜的大臣,被秦檜羅織罪名,慘死在大獄之中。

在這種不斷地打擊異己中,秦檜的權勢越來越大,黨羽也越來越多,而氣焰也越來越囂張,甚至到後來,秦檜的黨羽中,有人向趙構上書提議,讓秦相爺使用與皇帝規格相同的「金根車」。

如果僅僅是下面人胡亂提議,趙構倒不會想太多,關鍵問題是,如此逾制的要求,秦檜聽了之後,只是淡然一笑了之。

這還讓趙構如何淡定?難不成非要等著秦檜把他從皇位上掀下去,他才會有反應嗎?

所以,趙構為了讓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皇位做得安穩,他就必須有所動作,不然照這麼發展下去,大宋朝就要改姓秦了。

不過,與對付武將們的方式不同,趙構想對付老奸巨猾的秦檜,手段就必須要更高明一點。

那麼,究竟該採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清除掉秦檜這個威脅呢?在趙構經過深思熟慮後,他得出最終的結論,那就是捧S。

因此,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們看到的是趙構不斷對秦檜進行封賞,比如,在紹興十五年,趙構賜給秦檜了一座府邸,並且還親自登門,與秦檜家眷一同慶祝。

另外,在紹興十六年,秦檜建了一座家廟,趙構知道後,又賜給秦檜祭祀用的祭器,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有了皇帝賜給臣子祭器的先例。

還有,趙構又加封秦檜為益國公,同時,命人為秦檜製作畫像,並親自為其做贊。

除了對秦檜本人的各種恩賞之外,對于秦檜的子侄,趙構也沒忘了,秦檜之子秦熺,官至觀文殿學士,在朝中呼風喚雨,而秦檜的孫子秦塤,更是公然在科考中舞弊,事後不僅無人敢過問,還擔任了實錄院修撰一職。

一時間,秦相府的風光,讓整個南宋無人可及,「知秦相而不知高宗」,正是當時真實的寫照。

有一則小故事,十分直接地說明了當時秦檜家中的雄厚的財力和無人能及的地位,據說,秦檜的妻子王氏某次應吳皇后(趙構之妻)邀請,前去宮中赴宴,席間,上了一道清蒸鯔魚,這鯔魚味道鮮美,但因為其產自沿海,南宋建立後,由于邊境戰事不斷,所以很少有機會吃到。

因此,吳皇后就問王氏吃沒吃過,結果,王氏回答到,自己不僅吃過,並且這種魚在她家裡多得是,還承諾次日給皇后送來幾條更大的。

等到王氏回到家後,把這件事給秦檜一說,讓秦檜當場大驚失色,趕快命令下人裝了幾條與鯔魚十分相像的大青魚,給皇后送了過去,以打消皇后的疑慮。

那麼,這種昂貴且不容易吃到的鯔魚,在秦檜家中有沒有呢?當然有,並且還多的是,就是因為他不想被猜忌,所以才把大青魚送進宮,以此來蒙混過關,避免了一場風波。

從這則故事裡,就能夠看出,當時的秦檜所擁有的要比皇帝趙構強得多,所謂「開門受賂,富可敵國」,說的就是秦檜。

除了坐擁海量的財富,以及掌握顯赫的權勢之外,秦檜在當時,為了達到,美化自己的目的,還幹起了篡改歷史的勾當。

史載,秦檜曾安排他的兒子秦熺任秘書少監,專門負責整理國史,而秦熺在上任後,極盡所能地開始修改各類史料,把所有涉及到父親秦檜的不好言論全部剔除銷毀,其中包括各類詔書、奏章等,總之凡是秦檜的黑料,全部清除個一乾二淨。

另外,秦檜在晚年身體每況愈下時,還試圖想把那些反對他的人徹底一網D盡,好給自己的後人鋪路。

比如,在秦檜去世那年的八月,當時身體尚且還行的他,接連將大臣張浚和胡寅等人投入大牢,又迫使歷來反對他的大臣趙鼎之子趙汾,誣告張浚和胡寅參與謀反,意圖將這二人定為*罪。

而當時受此案牽連的大臣,多達五十幾位,他們大多數都遭到了秦檜的惡意壓制。

對于秦檜的這一切,宋高宗趙構知道不知道呢?他當然知道,只不過,他還沒有信心對權勢滔天的秦檜展開處理,因此,他能做的就只有等。

趙構在等什麼呢?他在等著秦家的主心骨,也就是秦檜咽氣的那一刻到來。

從紹興二十五年八月開始,秦檜的病情就越來越重,要說具體是什麼病史料沒有記載,但大抵是一些老年病,畢竟當時的他已經古稀老人了。

並且,根據《宋史》記載,在當年九月初,秦檜在處理完趙汾等人一案時,由于定罪的文書需要他確認,因此相關官員就來到秦檜家中,請他在文書上簽字。

不過,當時秦檜病的已經相當嚴重了,據說連簽字的筆都已經拿不起來了。

這個消息,通過某種管道傳到了趙構的耳中,讓趙構十分興奮,簽字連筆都拿不起來,這預示著秦檜已經命不久矣。

但是,為了防止這是秦檜在演戲給趙構看,所以趙構決定,親自去一趟,看看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因此,就出現了前文所說的一幕場景,趙構來到秦府,明為慰問秦檜的病情,實際上是來一探虛實。

而探視的結果,讓趙構十分滿意,當時的秦檜話都已經說不出來了,看到趙構前來,他也只是緊緊地拉著趙構的手,淚流不止。

看來,秦檜他真的已經病入膏肓了,既如此,趙構就可以開始他的計畫了。

在「看望」完秦檜之後,趙構回到宮中,連夜起草了一份詔書,這就是前文提到的那份加封秦檜為異姓王,以及晉封秦檜之子為少師的詔書。

但在詔書的最後,趙構特意加上了三個大字,這三個字分別是「皆致仕」。

這就是趙構的計畫,他利用把秦檜封為異姓王的機會,勒令秦檜以及兒子秦熺致仕,而所謂的致仕,說白了就是讓他們捲舖蓋走人。

換句話說,趙構這是明確無誤地告訴秦檜,你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大宋朝也不再需要你,所以,你該幹嘛幹嘛去。

趙構的突然轉變態度,讓秦檜極為意外,他知道趙構在近幾年對他頗有微詞,但他想著自己根深蒂固,又處心積慮地培植了不少黨羽,更在朝中一呼百應,他趙構無論如何,也不敢這麼對待自己。

並且,在趙構前來探視他秦檜的時候,秦熺曾試探地提出要代替父親接任相位,雖說趙構當時沒有答應,但秦熺已經緊急聯繫部分死黨,準備逼迫趙構就范,同意他的要求。

因此,秦檜算來算去,都覺得秦家的風光將會繼續,最重要的是,他太熟悉趙構了,他知道趙構沒有勇氣拋棄秦家。

但不曾想,事情的發展,遠遠出乎秦檜的意料,趙構如同一個蓄謀已久的老獵手,一招就擊中了秦檜的要害。

一旦被勒令致仕,那麼秦家的風光就會不復存在,曾經的權勢和地位,同樣也蕩然無存,接下來的結果,就是秦家被徹底打翻在地,再無翻身的可能。

如果秦檜沒有病入膏肓,那麼這一切倒不足為懼,他有信心重新讓秦家回到巔峰,但現實是,秦檜此刻的生命,已經要用倒計時來算了,他也沒有了讓秦家翻身的時間和機會。

所以,留給秦家的,就是在秦檜去世後,被壓制清洗,徹底失去一切。

想到這裡,再回顧自己一生苦苦地鑽營,好不容易才換來了如今權傾朝野的局面,卻在一夜之間轟然倒塌,秦相爺那是相當不甘心啊,而心中煩悶之下,一口老*噴湧而出,最終,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