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32歲楊貴妃給48歲「兒子」安祿山洗澡,唐玄宗得知后為何不阻止,還喜滋滋嘉賞

32歲楊貴妃給48歲「兒子」安祿山洗澡,唐玄宗得知后為何不阻止,還喜滋滋嘉賞
2022/04/10
2022/04/10

「媽」給「兒子」洗個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這個「媽媽」比「兒子」還小十幾歲,唐玄宗不僅沒阻止,還喜滋滋的嘉賞。

天寶十年(公元751年)正月初三,大唐的皇宮里張燈結彩,熱鬧非凡,今天有個「重要」的人物,在這里過生日,大唐天子唐玄宗和寵妃楊玉環,都親臨朝堂,賞賜給這位「壽星佬兒」不少禮物。

什麼人這麼有排面?能讓皇帝和貴妃親自出面?原來,「壽星佬兒」正是楊貴妃的「干兒子」,胡人安祿山。

安祿山,粟特族人,即所謂的胡人,這個胡人可不簡單,自幼失去父親的他,混跡于江湖,雖說沒受過什麼教育,但架不住聰明伶俐,長到十幾歲,就通曉六國語言,做了一個為買賣人協議物價的牙郎。

所謂牙郎,說白了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小江湖,本著坑買主、蒙賣家的原則,居于買賣人雙方之間,從中撮合以獲取傭金,干這一行,最擅長的就是察言觀色,這也為安祿山日后崛起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開元二十年(732年),一個偷羊的小賊被幽州節度張守珪抓住,對于這種小賊,一般是亂棍杖斃,但這個小賊臨刑前高聲喊道:「大人難道不想消滅兩個蕃族啊?為什麼要ㄉㄚˇ歿我!」

這一嗓子,引起了張守珪對這個小賊的注意,看這喊話的人長得白胖高大,甚是喜愛,就留在身邊當了個親兵。

這個小賊,就是日后終結大唐盛世的安祿山,若干年后,張守珪也因為舉薦安祿山被貶,不知道他有沒有后悔當初沒有狠心將其亂棍ㄉㄚˇ歿。

憑著少年時練就的察言觀色,安祿山很快在軍隊里脫穎而出,并與當朝的重臣李林甫等人搭上關系,這些人不斷的在唐玄宗面前稱贊安祿山,安祿山從一個小兵不斷升遷,很快便就當上了范陽節度。

但這并不是安祿山的最終目標,隨著他逐漸見識到大唐的繁華,讓他對這片土地產生了不一樣的感情,尤其在入朝議政時,見到了楊玉環楊貴妃。

對于這樣的美人兒,安祿山同樣有著不一樣的想法,但他的想法,實施起來較為困難,于是,他就采取另一種方式,來達成他的目標。

為了獲得唐玄宗和楊貴妃的好感,安祿山在每次進宮面圣時,總是先拜楊貴妃,再拜唐玄宗,玄宗對此很奇怪,便詢問何故,安祿山答: 「臣是胡人,胡人把母親放在前頭而把父親放在后頭。」

這句迷魂湯灌的唐玄宗和楊貴妃很是受用,因此對于安祿山更加寵愛,而安祿山也借此機會,提出要認楊貴妃為「干媽」請求。

認「干媽」自古常有,但安祿山要認的這個「干媽」,可是比他小上十幾歲,按照史料記載,當時的安祿山已經48歲,而楊貴妃,僅有三十歲左右。

如此懸殊的年齡差距,并沒有成為問題,反而因為這個年齡懸殊,給這個「認干媽」帶來了些許別樣的味道。

就這樣,楊貴妃成了安祿山的「干媽」,既然是當「媽」,那就應該對「兒子」好一些,尤其是在「兒子」過生日的時候。

因此,天寶十年的這場生日宴,就以「別開生面」的方式,拉開了帷幕。

按照中國古代的風俗,嬰兒在出生后的第三日,需要進行一場沐浴儀式,名曰「洗三」,又稱作「三朝洗兒」,這個儀式的用意,主要是為嬰兒洗滌污穢,消災免難,簡單來說,就是圖個吉利而已。

「洗三」一般由親友進行,當然,作為母親,為兒子」洗三「也是正常操作,但」干媽「給」干兒子「來」洗三「,怕也就是楊貴妃這獨一份兒了。

尤其是,這個「兒子」還這麼大。

在過完生日的第三天,也就是當年的正月初六,楊貴妃特意召見安祿山進宮,要親自給這個「兒子」,舉行「洗三」儀式,不得不說,楊貴妃這個「媽」,當的還挺負責任的。

因為安祿山個兒大,因此楊貴妃就提前準備了一個巨大的木盆,為其洗澡,不過楊貴妃有沒有親自下手,為安祿山搓澡這就不得而知了。

洗完澡后,用錦繡料子特制的大號襁褓,包裹住安祿山,由宮人將他放在一個彩轎上,在后花園抬著轉來轉去,并口中不停的叫著「祿兒、祿兒」,嬉笑取樂之間,十分的愜意。

聞聲而來的唐玄宗,看到這樣一個滑稽場面,也是忍俊不禁,一個數百斤的大胖子,被當做一個「大嬰兒」一般ㄉㄚˇ扮,任由宮人取樂,讓唐玄宗也是覺得十分有趣。

高興之余,唐玄宗對安祿山還賞賜了豐厚「洗兒錢」。

你說為什麼唐玄宗對此不生氣和阻止?因為他實在沒有阻止的理由啊,況且,這一切在他看來,也是正常不過的事情,因此,干嘛要阻止?

前文講過,」洗三「風俗自古有之,并非楊貴妃獨創,既然安祿山認了」干媽「,這做的一切也完全合乎常理。

同時,大唐年間,人們的思想觀念也頗為開放,男女嬉笑ㄉㄚˇ鬧,并不會有什麼不妥,整個社會風氣,均是如此,楊貴妃所做作為,也不值當大呼小叫。

還有就是,唐玄宗對自己以及對楊貴妃的自信和信任,眾所周知,安祿山長得黑粗,與溫文爾雅的中原人相比,簡直就是一個野蠻人,唐玄宗也不會認為,自己的愛妃會和這樣一個「貨色」有什麼瓜葛。

所以,唐玄宗真的不會因此而生氣,繼而阻止,相反,他還饒有興趣的觀賞這一場景,并頗有興致的扮演「干爹」這個角色,給安祿山賞賜了「洗兒錢」。

包括楊貴妃在內,看待安祿山,只不過是拿一種看待奴才的眼光來看待這個胖子,雖說唐玄宗對其十分寵愛,但這種寵愛,是屬于那種內心里看不起、把安祿山當做一個小丑看待的寵愛,而并非安祿山有什麼才能。

也就是說,無論是唐玄宗也好,還是楊貴妃也罷,只是拿安祿山,當做一種無聊生活的調劑品而已。

從「生日宴」現場以及過往來看,安祿山似乎很享受這種狀態,不僅沒有覺得是個侮辱,甚至還「甘之若飴」,任由旁人對其戲弄,拿他找樂兒。

但實際上,如果將安祿山認為他只不過是一個小丑,或者是個奴才,那就真的是大錯特錯了。

事實上,這只不過安祿山在戲耍楊貴妃和唐玄宗,正如楊貴妃戲耍他一樣。

安祿山出身于突厥最底層,母親是個巫師,曾經的他,迫切的希望逃離突厥,甚至以生活在突厥為恥。

之所以他會有這個想法,和他幼年時期的經歷有很大關系,生父的過早離世,使他疏于管教,同時,對于大唐的向往,也驅使著他積極的融入中原。

因此,在有了登天的機會后,安祿山牢牢的將其抓住,利用常年練就的察言觀色本領,諂媚也好,奉承也罷,從一個差點被亂棍ㄉㄚˇ歿的小賊,走到了如今大唐天子寵臣的地位。

但是他深知,此刻的榮光,只不過是水中月鏡中花,大唐天子的一句話,就可能會讓他萬劫不復,甚至更慘。

他想讓這種榮光更為長久,他就需要做點什麼,而不是由別人決定自己的生歿。

那麼,只有一個方法,能夠達成這個目標,那就是將這繁華似錦的天下,占為己有;將那如花似玉的美人兒,收入后宮。

因此,安祿山不惜的自貶身價,用這種極為低J的方式,來換取唐玄宗和楊貴妃的歡心,讓大唐的天子,對自己愈加寵愛,只有這樣,他才能實施自己的計劃。

他的最終目標,是整個大唐。

當然,安祿山的險惡用心并不是沒有人看出來,開元名相張九齡就曾經說過:「亂幽州者,必此胡也。」,但唐玄宗卻不以為然。

很不幸的,張九齡一語成讖,安祿山在幾年后,終于反了。

天寶十四年(755年)十一月,安祿山詐稱奉了唐玄宗旨意,ㄉㄚˇ著討伐「逆臣」楊國忠的旗號,于范陽起兵造反,史稱「安史之亂」。

消息傳出后,一時間朝野震驚。畢竟太平日子過得太久了,戰爭似乎是一個遙遠且陌生的詞語,一時間,自上而下都慌成一團,宮廷的護衛部隊,都是臨時由集市商販組成的。

而安祿山經過數年的準備,麾下的兵士個個以一敵百,誅得唐軍丟盔棄甲,安祿山所經過的州縣,都望風瓦解,甚至有縣令主動開城門迎接叛軍。

即便是這樣,唐玄宗對于安祿山叛亂,依然是持懷疑態度,不認為他這個「干兒子」、「好大臣」會造反,直到整個河北落入安祿山的手中,唐玄宗這才慌了神。

如果唐玄宗在此時能夠幡然醒悟,并對前線作戰的大軍不亂加指揮,同時不聽信讒言,那麼大唐即便是在最初慌了陣腳,但也能很快反應過來,畢竟當時還是有一大部分名將的,同時,開元年間積累下來的財富,也足以支撐戰爭的消耗,最終獲勝的,必然是大唐。

但歷史沒有假設,同樣,唐玄宗也不可能醒悟,整個「安史之亂」,敗就敗在唐玄宗的利令智昏上,先后因聽信讒言,誅害名將高仙芝和封長清,又在楊國忠的慫恿下,強迫哥舒翰出戰,最終落個大敗的結局。

潼關失守后,唐玄宗迫不得已,帶著楊貴妃以及一眾隨從出逃,把長安留給了安祿山,自己如同喪家之犬一般,惶惶而逃。

著名的「馬嵬兵變」就發生在這個時候,馬嵬坡下,唐玄宗為穩定軍心,不得不忍痛將楊貴妃勒歿,自己也被強行推上的太上皇的位置,成為了一個孤家寡人。

安史之亂是大唐由盛而衰的轉折點,這場由安祿山以及史思明發起的內戰,使得唐朝人口大量喪失,國力銳減,這一切,都與唐玄宗有莫大的關系。

而當初那個諂媚的喊唐玄宗和楊貴妃「干爹干媽」的「好兒子」安祿山,卻幾乎要了他「干爹」的命。

小結:

安祿山是唐朝歷史上,造成對國家沖擊較大的叛亂將領之一,由他引發的「安史之亂」,給大唐予以重創,是大唐由此開始由盛轉衰。

而安祿山之所以能夠發跡,正是因為他善于察言觀色,利用這個優勢,逐漸的走進權力中心,而楊貴妃對于安祿山的縱容以及胡鬧,也是讓其壯大的一個背后推手,總而言之,安祿山的狡猾以及隱忍,讓唐玄宗對其毫無防備,并且還極為寵愛,這就變相的幫助他積蓄實力,最終造反叛亂,而楊貴妃歿在馬嵬坡下,也實屬罪有應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