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霍去病射歿了李廣的兒子李敢後,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霍去病射歿了李廣的兒子李敢後,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2022/02/10
2022/02/10

霍去病幹掉了李廣唯一剩存的兒子李敢,第二年他病歿了,歿的很蹊蹺,對于他的歿,兩千多年來爭議不斷,據說在漠北之ㄓㄢ中,他是喝了病歿的牛羊W染的生水,得了W疫而歿的。霍去病S時年僅23歲,「絕無後」。

「光未歿時上書曰:‘臣兄驃騎將軍去病從軍有功,病歿,賜諡景桓侯,絕無後,臣光願以所封東武陽邑三千五百戶分與山。」——褚少孫在《史記》卷二十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中補記。

這是霍去病的異母弟霍光在S前上書漢宣帝劉詢的奏摺。

霍去病為什麼要幹掉李廣的兒子李敢?

這要從飛將軍李廣之歿說起。

在漢武帝元狩四年(前119年),漢武帝揮師漠北。 他支出10萬大軍,讓衛青、霍去病率領直擊匈奴本部,霍去病率領5萬軍,李敢為校尉。但是漢武帝並沒有讓李廣去。

作為秦朝大將李信後代的李廣,堅決要爭取參加這場ㄓㄢ鬥的機會。

李廣有勇有謀,擅長騎射,自認為是匈奴騎兵的剋星。

他多次打擊匈奴,曾率幾千騎兵就擊退了十幾萬匈奴大軍,匈奴兵對他聞風S膽。

匈奴騎兵大舉入Q上郡時,漢景帝派近侍宦官跟李廣去視察。

宦官帶著幾十名騎兵遇到3名匈奴人,幾十名騎兵被射滅全軍F沒,宦官也身受重傷。

宦官跑到李廣面前訴說情況,李廣根據經驗分析,這三人一定是射雕的人。

李廣帶著百名騎兵去追,為歿去的士兵們報仇,他親手射歿兩個,活捉一個。

可就在返回時突遇上千匈奴騎兵,被匈奴兵誤認為是Y敵騎兵。李廣的手下有些恐慌,李廣十分冷靜,反對逃跑,敵眾我寡,逃跑肯定會失敗。

他下令讓手下到距離匈奴軍隊二裡的地方,解下馬鞍休息來誤導匈奴兵,讓匈奴兵認為是大軍壓境。

果然匈奴畏懼不敢進前,當匈奴的白馬將軍前去偵查時,也被李廣干掉。

上千匈奴騎兵嚇得不行,在夜半時分,偷偷撤離了。

匈奴便將李廣稱作飛將軍,很長時間不敢南下。

還有一次,李廣從雁門出擊匈奴敵眾他寡被捉。

匈奴把他放置在兩匹馬的中間的網上,李廣躺在網上閉目養神尋找脫身的時機。

大約走了十多裡,早瞄上了旁邊一個匈奴騎兵騎的好馬,李廣假裝歿去。

趁匈奴兵查看時,一躍飛上馬背, 狂奔數十裡,數百名匈奴騎兵也未追趕上,李廣順利與所屬部下會合。

李廣單Q匹馬所向披靡從眾多匈奴兵中沖出脫身也算夠厲害的了。

有勇有謀的李廣, 最遺憾的事就是沒有被封侯,最感興趣的事就是G打匈奴,一提起匈奴,他立刻精神抖擻。

李廣曾對星象家王朔說過:自漢朝攻匈奴以來,我沒一次不參加,可各部隊校尉以下軍官,才能還不如中等人,然因攻D匈奴有軍功幾十人被封侯。

我不比別人差,但沒有一點功勞用來得到封地,這是什麼原因,難道是我的骨相不該封侯嗎?還是本命如此呢?

「廣嘗與望氣王朔燕語,曰:「自漢擊匈奴而廣未嘗不在其中,而諸部校尉以下,才能不及中人,然以擊胡軍功取侯者數十人,而廣不為後人,然無尺寸之功以得封邑者,何也?豈吾相不當侯邪?且固命也?」朔曰:「將軍自念,豈嘗有所恨乎?」廣曰:「吾嘗為隴西守,羌嘗反,吾誘而降,降者八百餘人,吾詐而同日幹掉之。至今大恨獨此耳。」朔曰:「禍莫大于幹掉已降,此乃將軍所以不得侯者也。」——《史記》

當漢武帝傾舉國之力發動漠北之ㄓㄢ時,李廣已經60多歲了,在古代算是老壽星級別了,若不參加這次大ㄓㄢ鬥,就更沒有封侯的機會了,對李廣這將是終身遺憾,他還指望這一ㄓㄢ能實現封侯的目標呢。

可是這次打漠北,李廣連個候補人員也沒撈上。

他那個憋屈就別提了,但他不放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地飛將李廣進宮多次向漢武帝請求隨行。

漢武帝看著他那張佈滿皺紋的面孔怎麼也不答應,後來李廣一而再再而三地請求,好事多磨,漢武帝就點頭同意了,讓他出任前將軍。

可是,漢武帝卻秘見衛青說, 「李老頭太老了,運氣又不好,不能讓這個不祥之人直接去和單于拼幹掉,別讓他耽誤我們H捉單于的大事」。

「大將軍青亦陰受上誡,以為李廣老,數奇,毋令當單于,恐不得所欲。」(《史記•卷一百九•列傳第四十九》)

衛青聽後,拍胸脯保證, 「放心吧陛下,我有招支開他」

漢軍出塞後,衛青捉了一個匈奴兵,知道了單于的駐地,他帶精兵直奔單于而去,臨行前卻命令李廣和右將軍隊伍合併,從東路繞開單于,去缺乏水草的地方,然後迂回包抄摧毀單于主力。

李廣一聽,有些不滿,直接找到衛青說: 「我的職務是前將軍,您卻命令我從東路出兵,況且我從少年時就與匈奴作ㄓㄢ,幾天是一場滅匈大ㄓㄢ,機會難得,我願做前鋒,先與單于決ㄓㄢ。」

衛青咬緊牙關不同意,他卻讓丟掉了侯爵任中將軍的公孫敖跟自己去捉單于。

李廣氣的臉都變成豬肝色,覺得很失面子,也很失望。但他依舊不放棄。他要求衛青改調令,還是被衛青堅決拒絕:

衛青對他下行軍文書曰: 「速去右將軍部隊,照文書辦。」

李廣又氣又惱,長歎一聲不辭而別。他與趙食其合兵後從東路出發,繞啊繞,結果犯了路癡,不知畫了多少圈圈。

衛青在前線與單于鬥的正歡,誰知道狡猾的單于逃了,衛青連他根頭髮也沒抓住,只希望李廣能突然出現,截住單于。

但終究讓他失望了,李廣沒能及時在約定地點和衛青會和,他還在畫圈圈。

最終導致單于徹底逃跑了,沒有完成漢武帝活H捉單于的計畫。

衛青率軍往南追擊匈奴,當渡過沙漠時,才碰見李廣與趙食其的軍隊。

他送上乾糧和9帶來安慰,目的就是想了解李廣迷路的情況,好給漢武帝寫ㄓㄢ後彙報。

李廣硬著脖子沒理他。

衛青就令李廣的幕府人員去受審對質,做筆錄上報。

素愛部將的李廣氣呼呼地說: 「這與校尉們何干?都怪我迷路,就讓我去受審吧。」

又說:「我和匈奴作ㄓㄢ達70餘次,好不容易有機會對抗單于,可是大將軍把我支走繞遠路,還迷了路!天意如此,我活了60多年,從沒這麼窩囊過,怎麼能讓那群刀筆吏污R。」

「廣結髮與匈奴大小七十餘ㄓㄢ,今幸從大將軍出接單于兵,而大將軍又徙廣部行回遠,而又迷失道,豈非天哉!且廣年六十餘矣,終不能復對刀筆之吏。」

說完,帶著滿腔的羞愧氣憤加絕望,自J了。

司馬遷對此感歎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軍中哭聲一片,聽聞的百姓也紛紛落淚。

李廣的兒子李敢,聽聞事件始末,血氣上湧,「若不是衛青任意調離我老爹,怎能有我老爹晚節不保,自J的慘劇!」,一萬個復仇決心在胸中回蕩: 「老爹本有三個兒子,大哥李當戶,二哥李椒都歿了,唯剩我這一個兒子,幹掉父之仇就有我來報了!」

當時李敢的上司是霍去病,李敢爵位關內侯。

霍去病是衛青同母異父的姐姐衛少兒的兒子,衛青是霍去病的舅舅,衛子夫的弟弟。

為報仇李敢就尋了個機會去刺衛青,沒成功,只是S了衛青。

大概李敢在很大程度上是畏懼衛青背後的靠山吧,對此,司馬遷發出感歎: 「李氏L遲衰微矣」

——李家真是後繼無人,怪不得會敗落衰微啊!

衛青對李廣有虧欠之心,又向來對人寬宏大量,就瞞下了自己被刺的事。

但是衛青的外甥,血氣方剛的霍去病卻無法忍受。

霍去病是被他的單親媽媽衛少兒帶大的,他的父親霍仲孺離開他們母子另娶妻生子了,生了霍光。

霍去病能有今天, 主要是靠著他的舅舅衛青和姨夫劉徹的栽培,舅舅如父,他怎能讓部屬S害自己的舅舅。

一年後(前118年),在甘泉宮狩獵時,霍去病在眾目睽睽之下射歿了李敢。

霍去病向漢武帝請罪。

漢武帝就讓可愛的小鹿背了鍋,他對外聲稱「李敢狩獵時被鹿撞歿」。

「居無何,敢從上雍,至甘泉宮獵,驃騎將軍去病與青有親,射干掉敢去病時方貴幸,上諱雲鹿觸幹掉之。」(《史記•卷一百九•列傳第四十九》)

有人看到這忍不住大跌眼鏡:

漢武帝怎麼會說謊包庇霍去病呢?

原來,1、當時衛、霍兩家是漢武帝的大紅人,受寵程度超過任何大臣,漢武帝怎會為了李敢去處理霍去病?再說霍去病幹掉歿李敢後就連忙向漢武帝請罪了, 若真要論起李敢的S父仇人,還得追根到漢武帝身上

換言之,李敢為了報仇藐視了朝廷, 漢武帝如果真追究李敢的話,定個G擊上司罪或者M反罪,李敢也是得掉腦袋。

再說李廣是自J,李廣雖對衛青有怨言,並沒有上升到仇恨衛青的地步。

2,如果說報仇的話,復仇在西漢多了去了。幹掉父之仇焉能不報?參考《春秋公羊傳》,可知上下都支持 「有仇必報」。再看(《禮記•檀弓上第三》):

「子夏問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夫子曰:‘寢苫枕幹,不仕,弗與共天下也。遇諸市朝,不反兵而鬥。’」

意思是,弒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哪怕在大街上遇到仇人,也要奮力幹掉之,做不到就沒人味。

所以說,報血親之仇在當時那個年代有輿論支持,大眾支持, 是符合道德標準的

李敢為父報仇和霍去病為舅報仇都是合理的。 漢武帝自然可正大光明包庇霍去病。

這樣的事例可參見東漢的趙娥孝女、西漢的淮南王劉長等。

霍去病射干掉李敢後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霍去病幹掉了李敢後,沒有付出任何代價, 他雖然在李敢歿後一年就歿了,看似有某種巧合,其實這是正常的

霍去病長年累月在外征ㄓㄢ,透支了身體。

18歲時霍去病就被武帝任命為剽姚校尉,跟著衛青抗擊匈奴。

他年輕氣盛有著永不服輸的勁頭,和衛青一樣善于長途奔襲、樂于閃電ㄓㄢ和大迂回、大穿插作ㄓㄢ。

為了追擊匈奴常常晝夜在馬背上急行軍上千里,很難按時吃飯。

就拿漠北之ㄓㄢ來說,霍去病一馬當先,消滅匈奴左賢王部主力七萬余人,把匈奴趕到狼居胥山與姑衍山。

長年累月的出征導致他身體勞累過度,加上環境的艱苦最終病歿,實際上他屬于自然S去。

如果他歿于陰謀的話,司馬遷對這位大英雄的歿會有詳細記載的,而不是只通過霍光的上書得出「病歿」二字。

而傳說霍去病喝生水染W疫不可信。

霍去病離開是在漠北之ㄓㄢ後的兩年,如果說是得了瘟疫的話,不科學。

W疫會間隔兩年再爆發?再說那麼多將士喝水,如果有G染,古代醫療條件落後,不得歿大批將士嗎?

對霍去病的歿漢武帝很悲傷,對其風光Z葬,陪Z茂陵,調遣邊境五郡的鐵甲軍,從長安到茂陵排列成陣,還把他的墓修成祁連山的形狀,紀念他攻克匈奴的奇功,讓匈奴留下 「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的歎息。

唐德宗時追封霍去病為古代六十四名將之一,到了宋徽宗時將他配享漢武帝廟廷。

對于李廣、李敢,後世唐朝皇帝李淵、李世民佩服他們的勇謀,追認他們為自己的先祖。


用戶評論